合同工体制里的“孤魂野鬼”

作者: 墨三疯 日期: 2019-03-01 来源: 红歌会网

  想写这篇文章已经很久了,但笔者踌躇过,因为会触犯一些人的利益,也存在一些负面的地方,可有些事儿不吐不快。

  合同工体制里的一群另类。

  他们没有编制,没有正规的福利跟待遇,可工作的内容跟性质,比之正式工却更为辛苦,更没保障。

  同工不同酬大抵如此。

  就这种情况下,还有不少人对于体制里的“合同工”这个身份趋之若鹜!

  有些人是因为国考、省考、事业单位没上得了岸,想以此来积累基层工作经验,方便考试。

  有些人是觉得这些单位名头好听,在跟别人介绍自家孩子在哪儿上班的时候有种莫名的虚荣。

  当然也有一些有背景的人,把这个当成是一个进入官场的跳板。

  可现实真如他们所预期的吗?

  当然不会!

  拿合同制辅警举例?全国这么多省份,在职辅警有二百万左右,而辅警每年的死亡率,我们这些普通人甚至不知道。

  也不可能知道,因为这些数据是不会报出来的,也不允许报出来。

  可这些默默无闻的英雄是真实存在的。

  就拿2019年中国好人辅警沈银亮来说吧,10年间他协助破获恶性违法案件50余起,协助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300余名。可最后的结局遇袭壮烈牺牲。

  这样的人就算在警察里,也称得上是英雄。

  他没有执法权,没有正式编制,可面对危险、面对犯罪分子威胁的时候,却连犹豫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的人不优秀吗,不值得人敬佩吗?

  可即便牺牲了,他依旧只有一个“最美辅警”的称号,依旧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被承认的人民警察。

  笔者真的感觉心里有一团东西堵着。英雄不是因为他死了牺牲了,才伟大,而是因为他生来就伟大。

  如果一个英雄,因为牺牲了才让人记得,只会让千千万万默默无名于每个角落的好人们心寒。

  提到辅警就不能不提城管。可能对于这个词儿,很多老百姓会把他们跟“强拆”、“暴力执法”、“没有素质”联系在一起。

  可每年被打伤,被暴力抗法的不在少数。

  有人听过城管的心声吗?

  笔者问过一名合同制城管小胡(化名),你们被暴力抗法的时候,心里害不害怕。

  对方笑了笑,“我们没有正式编制,工资待遇也和正规军差了一大截,可领导布置的任务,上面下的文件,我们不可能不执行!”

  “执行不好要被扣绩效,要挨批。可执行过头,闹出了事情,首先被开除,被问责的就是我们这种没有编制没后台的!”

  为此,笔者特意去了解过城管的晋升机制,有考公务员、事业编的;也有街道、社区招募的,有晋升机会的;同样也存在着像小胡这样无法晋升的协管员。

  有时候,笔者真的想替这些合同工问一句,“我们是自己人吗?”

  考核下任务的时候,大家一视同仁。等发工资发福利待遇,出了事儿要担责任的时候,“我们”却是外人。

  当然,现在国家已经在逐步关注这块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的安全和收入将得到更多的保障。

  不过除了以上两类,笔者还要提一类人,居委会的社工。

  很多人一提街道居委会,就会想起大爷、大妈,可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却走入了社区。

  很多人对社区的工作性质不了解,认为那帮子人,整天就坐在那儿,闲的发慌没事儿做。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为此,笔者特意去南通市的某居委会了解过社区服务的一个基本架构。

  社区工作主要呢,分为几个大类:民政、计生、卫生、劳动保障等。

  可单民政其中一块就包含了:居民养老、低保、低收入保障、残疾人保障、困境儿童保障、军人事务处理等很多细碎繁杂的模块。

  笔者还特意采访了一名社区工作人员小袁(化名),你们工作平时忙不忙,收入怎么样?

  对方挠了挠头,“工作项目多,压力大,收入低,我这个岗位,去年一年已经走了四个人了!”

  我问他一个月大月多少钱?

  对方显得很无奈,“新人2600左右,一年加30,绩效没看见过,我家住在开发区,油费一千多,房贷一千多,一扣基本没钱了!”

  听到这儿笔者就很诧异了,因为在南通这个地方,一个月2600多块能干什么,就算一些私营企业也比这价码要高很多啊。

  年纪轻轻怎么能这么不求上进呢?

  以往那些大学生走,不是没有理由,没有道理的。

  “那你父母呢?”

  对方答:“我爸上班,我母亲乳腺癌,我老婆没上班,因为孩子还小!”

  那你这是啃老加好逸恶劳!听到这儿笔者很愤怒。

  南通这么大的地方,难道没有比社区更好的工作了吗?

  然而,小袁却如是说,“我曾经很多次想放弃,而且民政工作很繁杂,工作量非常大,一旦出错就要纪委问责!”

  “居民不理解你,动不动就要上访,可我们居委会没有执法权,最多只能调解建议!”

  “可真正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却很多,我爱这份工作,可家真的快支撑不下去了!”

  “而且动不动就是纪委检查,挺形式化的!”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听到他的话,笔者默然了,中国梦是惠及百姓的,可像小袁这种普通的社区工作者的待遇和家庭谁来管?

  而在广州市黄埔区一名社区干部梁某却说一年工作360天,到手20多万,有点不想干。

  这跟小袁的一个月2000多块比,着实惊掉别人的眼球,这绝对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

  笔者不知道,像小袁这样的基层社工有没有晋升的渠道。

  或者渠道是有,却成为了某些人的囊中之物,这着实让那些脚踏实地甘于奉献,不计得失年轻干部心寒。

  合同工做着和正规军一样的事情,我们作为公共的一份子,不应该有偏颇的眼光来看待他们,而应客观,应理解。

  同时,一些检查部门不能把眼光老放在合同工身上,不内查不自省。

  自由离不开约束,否则就会成为放纵。权力和福利也离不开媒体和公众的监督,否则就会成为弄权。

  公务员是否应该一考定终身,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你不能因为进了体制就庸庸碌碌、脱离群众、不干实事,整天想着高官厚禄,同时只要没原则性错误就高枕无忧。

  同样的,对于一些基层的优秀的没有晋升渠道的优秀合同工,我们也应该打开一个合理的,公正的晋升渠道。

  中国梦,不仅仅是要惠泽老百姓,同样也要惠泽那些默默无闻甘于奉献的体制内的没编制的小人物。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举行会谈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习近平:誓言铮铮这一年

热门文章

为什么说电动车快完蛋了?

李玲:把国计民生问题,都交给市场?导致今天形成了“四座大山”!

孔庆东:毛主席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经济学家!

赵磊:又见“井底之蛙”

突发!湖南高速一客车发生自燃事故,已造成26人死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