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几百万中国年轻人愿意送外卖不想去工厂?

作者: 瞭望智库 日期: 2019-03-04 来源: 昆仑策网

  

  每年春节后都会发生的制造业“招人荒”,今年比以往更令人瞩目

  在2018年820万毕业生最想就业的行业里,我们看不到任何制造业工人的影子。

  那么工人究竟去哪儿了呢?

  外卖在抢制造业的人?

  去年,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与前阵子新闻里刷屏的“大学生送外卖”不同,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骑手在送外卖之前,职业身份是产业工人。

  

  并且,一部分目前还在工厂里的工人,已经选择在业余时间兼职送起了外卖。

  

  数据来源:美团点评研究院

  不妨做个对比。

  1、就业人数

  从就业人数来看,东莞市很有发言权。

  根据艾媒咨询统计,自2013年到2018年六年间,东莞市蜂鸟骑手数量增长了31倍,与之对应的是,东莞市人社局在年前公布的2019年东莞市企业节后用工需求信息显示,800多家企业节后将空缺岗位近10万个。

  2015年,美团外卖骑手人数仅为1.5万人,但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日均活跃骑手人数已接近60万人,而饿了么旗下蜂鸟骑手的注册人数则早已突破300万人。

  

  2、劳动力来源地

  从来源地来看,确实存在外卖行业分流制造业劳动力的现象。

  75%的美团外卖骑手和77%的饿了么骑手来自农村,大多来自河南、安徽、四川等三个省份。这三省均为劳动力输出大省。

  3、年轻人吸引力

  外卖骑手的平均年龄在26-30岁左右,35岁以下占比近70%。

  而根据富士康工业互联招股说明书的记录,27万名员工中,30岁以下的员工占到59.65%,看上去还算和外卖行业旗鼓相当,但这个人数相比2012年,已经整整缩减了三分之一。

  

  数据来源:蜂鸟配送《2018外卖骑手报告》

  制造业越来越不吸引年轻人,对其打击最为致命。

  然而,外卖行业其实只是大量分流势力中的冰山一角。

  截至2018年,全国快递员总数超300万人,加上近些年互联网公司在生鲜配送、餐饮供应链等等不断发力,未来所需劳动力只会更多。

  考虑到兼职,就又有一股势力冒头:已登记在案的、合规的网约车司机,截至目前共计373万人。

 

  服务业革命

  饿了么的全职骑手月均收入在8000元以上,算上兼职骑手,月平均也有4000-8000元左右,能力出众的“单王”月收入甚至可达3万元。

  这组数字已远远超过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均薪资3813.4元。

  

  数据来源:蜂鸟配送《2018外卖骑手报告》

  而据报道,2018年富士康工人的月平均工资为6000元,结合性价比,也早已跑输外卖行业。更何况,普通的制造业工厂根本拿不出富士康这么高的工资。

  与此同时,人还会随着产业发生流动。

  2012年,中国的第三产业首次超越第二产业,且比重逐年抬升。

  因此,外卖行业从制造业抢人,从本质上说,属于中国式服务业革命中的一个具体场景。

 

  制造业转型

  革命就意味着制造业缺人之势将难以逆转,只能转移或转型。

  从2013年开始,中国就有大量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了东南亚。

  

  国内纺织业制造龙头东南亚扩产情况

  2014年,就在外卖小哥人数激增的同时,一场“机器换人”三年行动计划在东莞悄然展开。机器换人后,一家企业同样的产能,用工量从8000多人减至1800人。

  截至目前,东莞这一举措,共帮助企业节约用工近20万人。

  放眼全国亦如是。2013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并连续五年保持第一。

  流水线上的蓝领工人,普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当工人;在某地的招聘会上,95后表示“工厂一线已经不太适合年轻人”。

  在2018年820万毕业生最想就业的行业里,我们看不到任何制造业工人的影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服务业革命倒逼着制造业升级,而制造业的升级,最终,又会在未来的某一时点,带动服务业发生进一步变革

最新推荐

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台湾一高人精辟分析中美博弈:美国大局已定!包钢白云铁矿建设与草原英雄小姐妹礼赞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