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病人:明天真的会更好吗?

作者: 三秦学子君 日期: 2019-03-04 来源: 三秦学子君

  原编者按:本文和上一篇《20年青春换来尘肺病 | 农民工: 这是穷人病》(点击查看)是三秦学子君收到的系列投稿。

  今年寒假,有几个西安大学生去陕西镇安县的一个尘肺病村调研,这是一系列作者投稿,讲述的是一个个普通的尘肺病患者的故事。

  本篇是大学生本人在整理和尘肺病患者的对话后,以第一人称写出的一个尘肺农民工患病的前前后后。在此,这些大学生说,十分感谢镇安县莲池村的村支书、副支书、村长、副村长、村监督主任和其他领导的大力支持,感谢大爱清尘和当地的大爱清尘志愿者的大力协助!

  尘肺病,又称尘肺、矽肺、砂肺,是一种肺部纤维化疾病,是一种职业病。患者通常长期处于充满尘埃或垃圾堆积的场所,因吸入大量灰尘,导致末梢支气管下的肺泡积存灰尘,一段时间后肺内发生变化感到不适,形成纤维化灶。

  尘肺病是我国头号职业病,占所有职业病的80%以上。据卫计部门的公开报告显示,尘肺病的死亡率高达22.04%,且发病率年增长幅度高达39%。

  初步估算,我国尘肺病患者可能接近600万,他们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们是怎么患病的?他们能不能得到职业病的权益维护?让我们通过这些大学生的故事去了解详情。同时,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尘肺病患者,关注这600万生命。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我从小生活在秦巴山区,这里有连绵的大山和新鲜的空气。最近,几个来我们这里调研的大学生连连感叹说:想把这里画下来!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样的风景如画带给我们怎样的困扰。

  这里山岭起伏,资源匮乏,交通不便,不管是发展工业还是农业都十分受限,所以我们这里一直很贫困,不得已,为了生存,我们只能出去打工。

  上世纪90年代,我们这里的人都出去“搞副业”,农闲的时候出门,农忙的时候回来,他们回来时总是喜气洋洋的,出手阔气了很多,有的给家里置办了新家具,有的盖了新房,我看着眼馋了。听说他们是在河南三门峡的金矿发的财,我决定也去那里碰碰运气。

  1994年,我23岁,在农村早就应该挑起家里的大梁了。我和七八个同学一起去了那里,这里到处都是小金矿,听说是因为政府鼓励村民自己致富,只要有钱就可以挖金矿,所以到处是小金矿,老板也参与劳动。

  我们都很兴奋,感觉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做着衣锦还乡、盖新房子的美梦,但是很快,我们的梦想就破灭了。

 

  我们深切的体会到钱不好赚。

  我的工作是打钻爆破,那时候是干钻,风钻机一开动,灰尘四起,弥漫在整个空气中。我们当时没有防护的意识,灰尘落在我们的身上到处都是,同时钻进鼻子、嘴巴、耳朵里,每次停工,只有看到工友转动的眼睛,才能意识到这是一个活着的人。后来有了湿钻,有的老板怕花钱不给我们买,有的老板买了,工友怕影响进度也不会用。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八年,到2002年,三门峡金矿开始枯竭,一些工人不再挖矿了,一些老板破产,当然有一些老板赚的盆满钵盈。

  但是我们又不能说什么,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

  很快,我找到了去柞水县伐木的活,一年干三四个月,很辛苦,但是感觉比金矿会好一些,好歹没有那种窒息的感觉。期间我还会去打树皮、去建筑工地、去砖厂干一些零活、去当麦客,总之什么都干。

  我给来调研的孩子说,我干过也会干很多活,他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直夸我好厉害。我有点开心,因为几乎没有人这样夸过我;也有点难过,因为如果生活过得去,谁愿意做各种各样的苦力呢?

  这段时间我的身体开始吃不消,总是咳嗽,呼吸不畅,上陡坡的时候有点吃力,我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在矿上的时候跟老矿工聊天,他说我们打钻的可能会得一种叫“肺尘”的病,很难受,最后跪着死去,因为只有这种屈辱的姿势才能让自己呼吸畅通一点。

  我去了很多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有肺纹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一直没有说是“肺尘”,我想医生也不知道这种病吧。

 

  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过的。

  我还是出去干活、赚钱、盖房子,但是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天气一冷,很容易感冒,而且几个月都好不了,我家屋后的小坡,以前我可以一溜烟跑上去,现在却要缓好几次才能爬上去。

  村里有几个去矿上的也有同样的症状,恐惧开始在村里蔓延,大家都在找解决的办法。有人去三门峡找老板索赔,但有的老板已经死了,有的转行了,有的发达了,根本找不着人,大家只好作罢。

  来调研的娃娃问:当时有没有签劳动合同,有没有买社保等,大家都笑了,他们果然还是学校的娃娃,就算是现在我们去外面干活也没几个签合同的,更别说当时了。

  2010年,我们打听到秦皇岛有个医院可以洗肺,我和弟弟都去了,花了1万3左右,合作医疗报销了八千多,之后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出去干活,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2012年,我们去商洛市疾病控制中心检查了,正式确定是尘肺一期,医生说是因为我洗肺了,所以鉴定结果要轻一些,之后还是得出去干活。但天气冷了就出不去了,一年差不多干五六个月,家里的收入瞬间减少了一半以上,不过幸好大儿子已经出去打工,不需要我供养了。

  到了2014年,毕竟年纪大了,想着最好不出去打工,让家人都省省心,也可以照顾一下残疾的母亲,尽尽孝。

  当时,我们这里种烤烟的很多,收成也不错,于是我也决定种烤烟,一共种了40亩,一直很顺利,但是在临烤时遭了冰雹,颗粒无收。

  第二年,还想再碰碰运气,结果又遭了冰雹,又是颗粒无收……

  2016年,我家被评为建档立卡户,政府鼓励种白芨,可以贷款3万,当时的价格还是80块一斤,但是在2018年白芨长成的时候,价格降到不到8块一斤。

  来这里的大学生说这是因为市场调节的局限性导致的,还有农作物的生长周期长等等。我不太懂,只是觉得我们农民不管是出去打工还是在家务农,致富好像一直离我们很远。

  来这里的大学生安慰我们说:孩子慢慢长大了,能赚钱了,医疗技术不断更新,不管是生活还是我自己的病,都会好起来的,我知道这些孩子只是安慰我们罢了。

  尘肺病就是一种“贫困病”,越贫穷越尘肺,越尘肺越贫穷,我目睹着一些同乡尘肺病友在屈辱中死去,又有一些同乡还是出去干风钻,再患上尘肺病,再在屈辱中死去……

  最后,我想问:明天真的会更好吗?就像大家期待的那样。

扫码关注三秦学子君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中法都是具有远见和独立自主精神的民族习近平同摩纳哥亲王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举行会谈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

热门文章

为什么说电动车快完蛋了?

韬光养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可制造贫穷的根本不是社会主义

“劣迹斑斑”的大爆炸爆出的铜臭味

郭松民:拨开否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迷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