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寒夜之后的快递工人

作者: Joe Allen 日期: 2019-03-11 来源: 两颗土逗

  图片来源:FedEx官网

  物流巨头“联邦快递”近期发生的工作场所死亡事故中,一名员工因在极寒天气继续工作而身亡。类似的工亡事故不止一件。“联邦快递”作为新自由主义的产物,不仅推崇将一切事物商品化,同时,公司使用策略阻止工人自建工会、维护权益,以扩张资本。吊诡的是,在企业内发生了一系列工亡事件的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竟然第三次提名联邦快递的一名执行官来担任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OSHA)的领导。回顾联邦快递的历史,正是国家与资本合作以实现企业资本积累的一个典型案例。

  作者 | Joe Allen

  编译 | 秋晓

  美编 | 太子豹

  微信编辑 | 侯丽

  1月31日上午9:30,在美国联邦快递的伊利诺伊州东莫林市的配送中心,一名六十九岁的“联邦快递”零担业务司机威廉·墨菲(William L. Murphy)的尸体被同事发现。

  报警以后,当地警察迅速抵达。没有人知道受伤的墨菲究竟在昏迷(或是半昏迷)的状态下在那里躺了多久,但可以确认的是:墨菲是以一种极其可怕的方式死亡的——他在重伤的情况下,瘫倒在了最致命的天气中。

  墨菲的雇主“联邦快递”货运公司附近的莫林市气温降到了零下33度——这是历史记录中的最低值。恶劣的天气之下,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外出,联邦快递员工墨菲却成为了美国中西部在旋涡期间死亡的二十一人之一。据验尸官称,墨菲是因为跌落至两辆半挂牵引车之间后头部受到创伤而死的。

  而墨菲的死亡,并非联邦快递内的第一起死亡事件。这家曾被多年奉为“最佳工作场所”的巨型公司自2014年以来发生了多起工亡事件,暴露出了其中存在的劳工问题。而这一切,无不牵扯到这家运输巨头一直在内部执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与反劳工主张。

  “最佳工作场所”中的死亡秘密

  极地漩涡的寒冷正在随着啸风而加剧。

  包括联邦快递、在内的一系列公司,都因为要求员工在这样的天气下工作而受到批评。比如UPS(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它要求其中心工作人员、包裹派送员和长途货运司机照常工作。在美国邮政局,一位当地邮递员则表示,尽管出于公众的压力美国邮政局宣告暂停配送,却仍要求每个工人向其所在邮局站点汇报派送行迹。诚然,许多大型物流公司确实给他们的配送和提货业务减了量——但在一些芝加哥物流工人看来,这并非出于对工人的关心,而只是因为许多客户在坏天气下关门了。

  “联邦快递”似乎有些特殊。与美国邮政局、UPS或亚马逊不同——它们过去都曾因恶劣的工作条件而受到抨击,但在工作场所内的操作问题方面,“联邦快递”不仅很少受到关注,相反,2018年,“联邦快递”被“财富”杂志列为最佳工作场所之一——在此之前的二十一年中,它有十三年登榜。

  

  UPS的快递员在雪中 图片来源:YAHOOFINANCE

  直到2014年开始,该公司出现了一系列工作场所死亡事故。这些工亡事件恰巧地集中在“联邦快递”位于田纳西州孟菲斯市的超级枢纽——这是联邦快递全球业务的中心。

  艾伦·格拉德尼(Ellen Gladney)是一名颇受欢迎的小组领导,也是一个孩子的祖母。就在2017年感恩节的凌晨,她的尸体在一个移动式传送带下被发现;而该事件之前的2年,克里斯托弗·希金博顿(Christopher Higginbottom),一位联邦快递的十八年资深员工,同时也是双胞胎男孩的父亲,被一辆牵引车拉动的拖船砸死;2014年,钱德勒·沃伦(Chandler Warren )则被货物升降机压死。

  这一系列的工亡事故终于将联邦快递存在的劳动安全问题揭露了出来,也暴露了联邦快递有多么吝于为自己的员工着想。每起事故中,本该由田纳西州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TOSHA)征收的数千美元的罚款,都因联邦快递的上诉而得到减免。

  有报道发现,2011年,联邦快递的新入职者只能当兼职,其时薪是10.5美元,四年后,其时薪最高只能涨到14.5美元。而只有和经理私交甚好的工人能转为全职或者升职。除此之外,在日常工作中,工人们常常需要装载包含150磅重的包裹;无论是冬天2华氏度(约为-17摄氏度)还是夏天115华氏度(约为46摄氏度),他们都得在拖车中工作。

  与此同时,举报“联邦快递”的人持续地受到该公司的骚扰。 据NBC洛杉矶报道:“联邦快递”洛杉矶站的一名前任员工和两名现任员工,曾因举报公司飞行器维护未达”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on Administration)的安全标准、重视盈利忽视安全而遭到公司严厉处罚。直到陪审团发现这一不当处罚后,这几名员工才获得了补偿。

 

  多样策略反对工会

  物流巨头“联邦快递”不止剥削普通劳工、打压有意识维权的个体,对作为集体力量的工会更是严防死守。

  多年来,“联邦快递”一直极其狡猾地通过操纵联邦法律,来阻挠一切工会化的努力,并分化各个部门,使之彼此分离。 虽然并非总是能做到,但它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

  在联邦快递内,工会会员率极低。最初,“联邦快递”是一家航空公司,它的飞行员依法受到雇主友好的“美国铁路劳工法案”[1]的保护,这5000名飞行员组织起了工会(ALPA),然而,在联邦快递业务拓展并招收了大量其他工种的工人后,那些飞行员仍然是仅有的工会成员——联邦快递中的其他大量劳工都没有参加工会。这与UPS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UPS中有280,000名工人拥有"卡车司机工会"。

  于是,工人发起了自发的斗争。以“卡车司机工会”为主的工会一直在为那些未被代表的劳工争取应有的权利。

  2005年,“卡车司机工会”的主席詹姆斯·霍法(James P. Hoffa)脱离美国最大的劳工组织劳工联合会暨产业工业联合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加入了名为Change to Win的新工会。 他承诺会做更多组织工作,他说: “先前AFL-CIO做的事情不起作用,我们要干点别的。”

  

  詹姆斯·霍法 图片来源:NPR

  2006年,“联邦快递”陆运公司拥有超过15,000名司机,他们负责向家庭和企业派送包裹。霍法将“‘联邦快递’陆运公司视为“我们的重要目标。” “卡车司机工会”在小型区域中心上花了许多心思,在这些地方“联邦快递”管理层往往占据上风,并曾解雇了不少工会支持者。霍法指责“联邦快递”陆运公司使用“20世纪30年代出台的反工会策略”。

  然而,拥有巨大财力和话语权的“联邦快递”通过干涉法律来反对工会。

  2011年,美国众议院运输和基础设施委员会批准了一项为期四年,价值597亿美元的“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拨款法案,该法案使原本受”美国铁路劳工法案“(RLA)管制的联邦快递公司空运部门转归到了“国家劳工关系法案”(NLRA)的管辖。对此,“联邦快递”进行了强烈反对,因为相比于RLA,NLRA更支持工人联合,它给予了劳工联盟召集行动的权力,这将威胁到整个系统的配送操作。公司还托辞,这一变化还会迫使其执行高成本的应急计划,以应对工人罢工可能产生的连锁反应,这将给消费者和运货上带来50亿美元的“隐形税收”。

  公司也会“给颗甜枣再赏个巴掌”——保障工人本就应享有的基本福利,再通过分化、洗脑的方式扼杀工人组织工会的念头。

  “联邦快递”在布鲁克顿的分公司里,原先90%的工人是黑人,而所有管理者都是白人。公司为了阻挡工会形成,将所有白人管理者替换成和善的非裔经理。工人们终于可以吃上露天烧烤餐,并被配予基本福利:入职一年后提供健康保险,一周假期,带薪休假,全新设备。但同时,经理们也散布着关于工会的谣言。一名工人透露,经理常常组织上小时的会议,“每一天都要读反对工会的资料”。

  工会内部分化对本就举步维艰的工人力量团结打击不小。

  2011年,在马萨诸塞州的布罗克顿,支持成立工会的工人得到了75%的陆运中心包裹处理工的选票,他们似乎正朝着胜利前进。 然而在最后一刻,“卡车司机工会”取消了选举。 这场失败选举的其中一位关键组织者认为,这是因为美国左翼托派政党“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2]的成员在活动组织中发挥了主导作用,而“卡车司机工会”的反共主义倾向,促使其取消了选举。

  而在联邦零担货运公司(FedEx Freight),尽管在几个“卡车司机工会”的会议成功上通过了决议,但其结果甚至更令人沮丧。 《今日美国》2017年10月报道:

  联邦零担货运公司周五表示,在“卡车司机地方工会701”宣布放弃代表司机后,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撤销了新泽西州和蒙茅斯转运点的地方司机工会的认证。该公司表示,这一撤销决定是在宾夕法尼亚州克罗伊登和北卡夏洛特市的其他工厂的司机投票反对该工会之后做出的。

  在过去的十五年中,“卡车司机工会”并没有什么新的举措,而是在联邦零担货运公司(FedEx Freight)和联邦陆运公司(FedEx Ground)中持续着一种传统而相似的失败模式,类似的失败运动在新兴的零担货运巨头XPO中也有出现。所有这些失败运动的主要缺陷在于,工会试图在这些物流巨头中一次只组织起一个地方的工会,而不是诉诸一种全国性的组织策略。

 

  新自由主义与工人剥削

  反对最低工资、劳工集体谈判,并且希望推卸一切有关劳动保障的责任,其目的是将公司效率和利益最大化——这也正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特点。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新自由主义和物流革命重塑了全球资本主义经济,“联邦快递”就是这两者的产物。

  “联邦快递”率先开创了美国的隔夜货运业务,这是创始人弗雷德里克·史密斯(Frederick W. Smith)的杰作。他曾经在越南的海军陆战队服过两次兵役,在那里,他参与的是与飞行员做协调的地面行动。一份文件显示,史密斯共执行了200多项任务。在此过程中,他“仔细观察了军事采购和配送程序”,并且梦想着将军事民用,“有朝一日建立一个庞大的次日快递网络”。

  1971年,史密斯创立了“联邦快递”公司。商业作家迈克·布鲁斯特(Mike Brewster)和弗雷德里克·达尔泽尔(Frederick Dalzell)认为“联邦快递”和UPS彻底改变了包裹递送行业:

  “到20世纪80年代初,‘联邦快递’已经彻底改变了空运业务,并成为领先的隔夜快递服务的供应商。UPS在20世纪20和30年代为地面综合快递做的革新,被‘联邦快递’在20世纪70和80年代初运用到了空中业务。”

  不过,生产方式的革新是建立在工人无休止的劳动的基础之上的。催生一系列压迫劳工制度的,正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底下激烈的市场竞争与资本盈利的全面合法化。

  当旧的信件和包裹递送或货运公司还在为了生存而挣扎着适应20世纪70年代末航空和卡车运输业放松管制后的新世界,“联邦快递”技术则是相对成熟的,并在这方面远超过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UPS),美国邮政局(USPS), 和敦豪快递(DHL);当其他公司还在使用纸张的时候,“联邦快递”已经在使用最新的计算机技术和条形码来跟踪包裹了。

  “联邦快递”也是航运业使用电视、空间广告的先驱,这曾成为它在市场竞争上的一项优势。其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的电视广告既令人难忘,还很有趣,比如 “一夜之间,使命必达” ( “When it absolutely, positively has to be there overnight” );相比于UPS无聊的棕色地面运输车,“联邦快递”早期纵横于全国各地的时尚喷气飞机也塑造了其迷人的形象;甚至其司机制服也给人留下了“地面飞行员”的印象。1988年,弗雷德·史密斯在华尔街日报上嘲笑UPS的笨拙形象和商业策略:“UPS就像政治局,那些棕色卡车就像俄罗斯军队一样 ——我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一夜之间,使命必达” 图片来源:亚马逊

  不过,UPS对不久之后就开始反击来自联邦快递的挑衅。20世纪80年代,在“卡车司机工会”向UPS做出巨大让步的情况下,UPS针对地、空部门中负责包装处理和分拣的兼职人员,U先后创建了永久性的工资双轨制,以降低稳定雇佣带来的劳动成本[3]——UPS由此和“联邦快递”展开了较量。随之,一场被商业媒体称为“包装大战”的角逐混战在全行业范围内展开,企业开始争相降低劳工待遇。

  虽然各方都试图占上风,但“联邦快递”和UPS开始在结构和服务方面开始互相模仿。 20世纪90年代末,“联邦快递”通过收购道路包裹服务(RPS)进军陆运业务,该服务被UPS视作是低成本送货的竞争对手,它后来发展成“联邦快递”陆运公司(FedEx Ground)。后来,通过收购美国货运(American Freightways)和维京货运(Viking),“联邦快递”又进入了货运行业。

  如今联邦快递的业务不断拓展。除了人尽皆知的次日送达服务,“联邦快递”拓展出了极其多样的业务,其子公司包括“联邦快递“办公(FedEx Office),速递公司(Express),陆运公司(Ground),零担货运公司(Freight),供应链公司(Supply Chain),高速运输投递公司(Custom Critical)和快递贸易网络公司(Trade Networks Services)等。

  如今,总部坐落在巨型超级枢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的“联邦快递”,其业务每天飞往220个国家,在2018年的总收入超过650亿美元,利润超过40亿美元,在全球拥有员工超过425,000名。

  然而,光辉的业绩背后,却是对于员工基本权益的极尽打压。在墨菲及其之前的一系列工亡事件,牵扯出的是这个巨头企业将劳动者的价值极尽剥削,甚至连生命也一并物化的事实。而讽刺的是,这样一家企业的高管斯科特·蒙哥——“联邦快递”陆运公司匹兹堡站安全、可持续发展和车辆维护部门的副总裁,却受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青睐而被三次提名担任美国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OSHA)的领导。

  那些死亡事故应该引发强烈质疑——蒙哥是否有资格去领导这个最重要的保护工人生命的联邦机构?工人运动应该反对特朗普的提名,否则像蒙哥这类代反工会的人物一旦登上了美国负责工人安全的最重要职位,将对工人的安全造成毁灭性影响,这或许会导致更多工人像墨菲那样死亡。

  [1]译者注:”美国铁路劳工法案“(Railway Labor Act)是联邦政府于1926年颁布的,调整铁路、航空领域劳资关系的法案,提倡以调解、仲裁等方法解决劳工和资方争议,而对职工参加工会和组织罢工有所限制。竞争对手UPS是以卡车运输公司登记注册,适用于“国家劳工关系法案”(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没有罢工保护。

  [2]Socialist Alternative作为一个社会主义组织,该团体目前最著名的公众人物,是西雅图市议会成员卡施瓦·斯万特(Kshama Sawant)]。

  [3]译者注:为了提供每周七天均可交货、满足电商消费者需求,UPS雇佣低收入工人进行兼职,并给予每小时15美元的工资。而UPS现有员工继续以每小时36美元的收入,每周工作五天。若是要求正职员工周末加班,时薪将提高到74美元。这对兼职工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剥削。

  本文译自: https://jacobinmag.com/2019/02/fedex-worker-safety-deaths-trump-mungo-hoffa,有删改。

  参考文献:

  http://www.dcvelocity.com/articles/20110217faa_funding_bill_excludes_fedex_labor_provision/

  https://labornotes.org/2011/07/fedex-package-handlers-vote-teamsters

  http://www.epochtimes.com/gb/9/3/7/n2453734.htm

  https://www.wsj.com/articles/ups-and-teamsters-discuss-two-tier-wages-sunday-deliveries-1525860000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中法都是具有远见和独立自主精神的民族习近平同摩纳哥亲王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举行会谈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

热门文章

为什么说电动车快完蛋了?

韬光养晦五十年:夹着尾巴的崛起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可制造贫穷的根本不是社会主义

“劣迹斑斑”的大爆炸爆出的铜臭味

郭松民:拨开否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迷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