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公司里很久没怎么联系的同事微信我了

作者: 学且思 日期: 2020-07-02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2020.7.2 周四

  昨天晚上公司里很久没怎么联系的同事微信我了。

  因为部门调动的原因,我从四楼搬到三楼了。以前是和他面对面坐,现在离得远了,加之我项目又特别急,好几个月没上过4楼了。

  他和我年龄相仿,对,就是那位"坐功很好"的资深程序员。

  以前因为坐得近,又年龄相仿,所有经常一起出去吃午饭,聊天。后来,随着聊天的内容越来越深入政治话题,我们发现彼此很不相同。他的爷爷以前是山东小两百亩地的地主,奶奶更是出身当地大地主家庭。从小就被灌输恨毛主席的思想,是个反毛派。谁说阶级出身不影响人的世界观的?他现在不过是个中等小资产阶级而已,在资本家面前照样战战兢兢,但是一点不影响他反毛。

  分歧到了这地步,已经没办法聊天了。后来我们就彼此心照不宣的各自出去吃午饭了。

  他突然问我,很奇怪。肯定是HR或者啥人授意他探听我的真实意图的。否则,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情况呢?

  我随便敷衍了一下,说我正在积极找工作(我确实在积极找工作)。然后他就不再问啥了。这样,估计HR们也安心了。

  说到程序员这个群体,以我干16年的经验来看,他们是绝大多数是非常右倾,自觉跟着资产阶级走的。

  他们基本上个个都做发财梦,幻想有朝一日财务自由,过上寄生虫生活。很多程序员都是学霸出身,精致利己主义者。他们互相竞争,彼此嫉妒很厉害。典型的小资产阶级。为了讨老板的欢心,他们也是各种装和秀,有些人水平也堪称马屁精。他们之间残酷竞争,比不过技术就比加班,比不过加班就比拍马。自己996累死累活,不妨碍把老板崇拜得五体投地(他们不是假崇拜,是真崇拜)。

  罗永浩的粉丝类型到底如何分布我不知道,但是程序员群体绝对是一个大群体。就我周围的同事,崇拜他的,花钱参加他的发布会,花钱买锤子手机的就不少。他们其实大部分就是基于一个想法 -- 罗永浩这种高中毕业的能成功,我也能成功 -- 基于这种想法,他们就盼望他成功,甚至尽力帮助他成功。就是罗永浩到了今天这步田地,他们还是觉得自己没看错,觉得罗永浩还能扳回来。

  随着996之类的压迫越来越重,程序员反抗资本家的也开始增加了。比如去年的996icu事件。但是他们的反抗基本没有超出规劝资本家发善心这个范围。就是说,只要资本家发了善心,他们还是愿意跟着资本家走。可惜资本家们好像并没有幡然悔悟。

  程序员里过劳死的报道比较多,好像比别的行业多。别的行业过劳死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程序员过劳死一点都不值得同情。他们都是些精致利己主义者,就是为了往上爬,结果身体不争气,死在了半道上了而已!真有特别侥幸爬上去的,立马当资本家走狗,压迫起别的人来更加厉害。在360我就碰见过一位,曾经获得过一百多万股票奖励的,想必以前确实拼过命,现在手下十几号人,他天天摇着大扇子监督人加班。当年为了一个项目,也压我加班到两点,我据理抗拒,虽然没拒掉加班,但是挣得了两天调休,第二天我就把调休休了:) 当然,我后来被踢跟这些也是有关的。

  有次360开会,9点多一个瘦筋筋的哥们来会议室取电脑。一看就虚弱的不行,领导问他咋这么没精神,他气若游丝的说:"昨天干到10点多"。领导呵呵一笑。我当时心里就想,你他妈怎么不过劳死呢!

  要说互联网行业最接近工人阶级的,恐怕要数底层测试人员。他们按照一条一条的测试案例进行测试,特别便于领导监督,可以说跟计件工人有一比。就这样,他们也还是抱着发财梦的。我认识的几个人都参加培训班,企图升级为程序员。

  昨天是公司成立5周年。也不知道为啥,老板选了党的生日开公司。大概因为党很成功,想借点党的运气吧?还别说,老板里真有一位共产党员,现在一边当资本家,一边管公司党委。我不是党员,不知道他是怎么管党的。

  以前人少的时候,每次周年庆公司都拉出去玩一天,再不济也去眉州东坡大吃一顿。今年大概是人太多,改公司里开会抽奖了。我听着喇叭里含混不清的报中奖的工号,中奖的人各种虚情假意的大呼小叫,其他人假意虚情的起哄,心里真是觉得很痛苦的,为这种虚伪无聊的氛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