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山行:党政大员何来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陕西30万灾民请求人大督促彻查融资办学大案

作者: 虎山行 日期: 2018-03-01 来源: 红歌会网

  全国人大常委会:

  我们是西安13所民办院校受害债权人代表,现接受西安30万社会力量办学债权人之委托,就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人为制造西安民办教育融资腐败大案涉嫌违纪违法问题实名举报如下,请求依法查处。

  案 件 概 况

  由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等一手操办的所谓“中国民办教育硅谷”之地古都西安,如今已经成为全国教育领域融资腐败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包括西安华西大学、西安联合学院在内的13所院校相继被搞垮犯法。其中,有5所院校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诈骗罪,其余8所行将依照前案判决,从而导致人被抓了,学校垮了,而30余万受害群众出借的80多亿元办学资金血本无归!为讨还平生仅有的活命钱,受害群众经年奔走呼号,苦不堪言,已有王小莉、张香香、张春芝等百余人因悲愤无奈、贫病交攻、家庭破裂或重病无钱就医,而采用上吊、跳河等非常手段含恨离开人世。

  然而,由于地方当局渎职,司法不公,导致6年来先后有数十万人次受害群众持续大规模群访请愿,而省市两级政府非但文过饰非,无视群众疾苦,而且,一直打着“维稳”的旗号,动不动滥用警力上千人甚至万余人,野蛮驱赶、殴打、追截、抓扣无辜访民,导致警民关系紧张、党群严重对立,致使事态愈演愈烈,矛盾不断恶化,更大规模的官民冲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令人惊恐不安。

  在党中央全面推行依法治国的今天,陕西不应成为法治中国的世外禁区,更不能无法无天。

  主 要 问 题

  西安30余万受害群众遵照《宪法》第十九条、《民办教育促进法》总则第二条,以及国务院、教育部、陕西省与西安市关于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民办教育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规定,将平生仅有的活命钱悉数出借给民办学校办学,可谓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理应依法保护。然而,令人不解和震惊的是,赵正永居然好大喜功,漠视国法,从民办院校的胡批滥办、监管渎职,一直发展到以权压法甚至和中央对着干的地步,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现就主要问题分述于后:

  一、无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胡批滥办,先天不足,导致民办院校走上不归之路。1997年10月1日施行的国家《社会力量办学条例》和2003年9月1日施行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等,都对设立民办学校做了严格规定。然而,赵正永等竟将民办教育当作一项面子工程,好大喜功,盲目冒进,非但无视国务院《社会力量办学条例》关于“国家严格控制社会力量举办高等教育机构”的规定,而且,严重违反《民办教育促进法》有关设立民办学校“应当具备教育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以及“民办学校的设置标准参照同级同类公办学校的设置标准执行”等法律条款。同时,既不依照该法规定审查落实举办方的“资产来源、资金数额及有效证明文件”,又不依法“设立专项资金,用于资助民办学校的发展”。反而,把设立民办学校视作儿戏,不管是张三李四、有钱没钱、有求必应、说办就办。诸如,西安华西大学的举办者王明亮仅凭虚假注册的30万元,陕西省教育厅就向其颁发了国家《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准其开办大学(见证据一)。结果,该校先后从民间借款23亿元,至今约拖欠15亿元未能归还。西安市人社局甚至还向一无所有的“皮包”骗子刘钊颁发了举办西安现代科技学校的办学许可证,导致该刘诈骗群众1亿多元,至今人校两无,谁都不管。

  二、政府发文号召,领导站台宣传,放任校方放肆借款扩张,终究酿成祸端。设立民办学校既然无须举办者出资,也不花国家一分钱,赵正永的高招就是“社会力量”拿钱。何谓“社会力量?按照《陕西省社会力量办学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社会力量办学,是指在本省行政区内由企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利用非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依法举办各类学校和教育机构”。为此,陕西省和西安市还先后出台八部支持“社会力量办学”“非禁即入”的地方性法规,导致民间资金潮水般涌进教育领域,民校应运林立,从而制造出了中国民办教育的“陕西现象”和“西安民办高教的成功经验”,竟至于被赵正永海夸为“民办教育对发展陕西经济做出了突出贡献”,“是陕西一张亮丽名片”。然而,由于被举报方渎职枉法,未能履行《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八条和第三十八条规定的监管职责,致使包括西安华西大学、西安联合学院在内的13所民办院校大肆借款、疯狂扩张、混乱不堪长达10年之久,而审批监管部门一直年检年审合格(见证据二),甚至直到华西大学资金困难的2012年6月7日,陕西省教育厅民教处处长权秋虎不但对该校工作“给予充分肯定”,竟还希望学校“在教育规模上能有更大突破”。西安市教育局局长赵晓林和高职成教处处长胡宗焕2013年4月26日还号召上访群众继续向学校“放水养鱼”。直到此时,省市领导和主管部门从未说过借款办学是什么“非法集资”,教育主管部门亦未发出过风险预警。此后,因赵正永将陕西社会力量办学法外定性为“非法集资”,上行下效,开创了陕西党政一条龙干预司法的先河,足见其面目可憎。

  三、以权压法,以言代法,嘴里高喊向中央基准看齐,行动上和依法治国唱对台戏。赵正永在陕主政期间,俨然以太上皇自居,金口玉言,言出法随,无法无天,他不但可以勾结最高法院的老虎副院长奚晓明伙同省政协常委刘娟盗取巨额国有资产,而且,明目张胆地协助周永康之子周斌套取陕北百亿元煤田,据传媒公开曝光其妻涉嫌受贿5亿元等等。在利用社会力量办学方面,更是一手遮天,以嘴为法,上行下效,一条龙作案,导致“办案者不定性,定性者不办案”成了陕西特产。此类事实比比皆是,仅举如下数例,以资说明问题。

  其一,不惜违反宪法和法律,以“省委专题会议”之名将社会力量办学法外定性为“非法集资”,开创陕西党政一条龙干预独立司法的先河。由赵正永一手操办、政府发文号召、本人站台鼓吹、中省媒体推波助澜、既有“突出贡献”、又是“亮丽名片”的西安民办教育办学,仅因资金困难,该赵立马翻脸改口,并于2014年9月15日以“省委专题会议”之名,将西安社会力量办学法外定性为“非法集资”。并且,罪恶滔天,诸如“欺骗性强”、“涉及群众多”、“社会危害性强”,云云。但却闭口不提追责追赃,反而要求“引导群众主动配合政府承担因非法集资造成的损失”(见证据三)。公然推卸责任、嫁祸于民,并为赖账者撑腰张目。

  其二,以“政法委协调会议”之名阻挡生效裁决的执行,致使国法形同虚设,群众蒙冤呼告无门。由于赵正永们决策失误、监管失职,致使群众出借的办学资金无法偿还。为挽回损失,华西大学有近百名助学群众于2013年初代交仲裁费上百万元向西安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该委依法裁定群众出借自有资金发展民办教育行为为“民间借贷”,校方必须在限定时间内还本付息赔付违约金。而且,裁决书文末载明“本裁决为终局裁决”。然而,按照赵正永法外定性的“统一规定”,经市政法委“协调”,法院至今拒不执行(见证据四)。

  其三,《行政诉讼法》在陕碰壁受阻,民告官难于上青天。遵照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2014年12月2日中央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设立跨行政区划行政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试点方案》,陕西省有幸被最高法院列为试点省区。并且,设立试点早在2014年12月由西安铁路运输法院筹备就绪,并通过媒体披露将于2015年1月受理行政诉讼案件。然而,自《行政诉讼法》于2015年5月1日生效,直到国务院和最高法院三令五申必须加强行政诉讼工作、实行立案登记的今天,陕西的各级法院依然拒绝受理民教融资行政诉讼案件。设立跨行政区划的行政诉讼法院是我国司法改革的一大举措,也是党中央的重大决定,陕西当局顶住不办,是否公开和中央对着干?(见证据五)

  其四,公开污蔑打击律师行使执业权利,明目张胆地挑战依法治国的国策。律师制度是一个国家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法治文明进步的标志。正因为如此,五院部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中央政法委又印发了《关于建立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制度的意见(试行)》。而陕西当局则背道而驰,顶风逆行。2015年陕西律协发布的新规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典型。该律协在腾讯网发布的新规造谣诬蔑律师打着“维权”的旗号,频繁参与和插手重大敏感案件或社会热点问题等等。而且,严令律师集体学习贯彻,害得律师谈案色变,不敢代理相关案件,生怕丢掉饭碗。此后,省律师协会又打着维稳的旗号,要求各分支律协成立“维稳办”,借以打压律师履行执业权利,被广大律师耻笑为“恶婆婆”。

  其五,公安机关渎职枉法,介入前坐视不管,纵虎为患,介入后案子办了,钱不见了。西安市公安局早在2011年6月1日编发的《送阅件》中已经点名包括华西大学、西安联合学院等五所院校“非法募集资金已对社会稳定构成潜在威胁”,并由副市长朱智生、黄海青批示严肃查办(见证据六)。然而,公安机关却一直坐视不理,放纵学校大肆借款扩张,直到校方资金困难、群众大规模上街之际的2014年后方才司法介入。介入后又选择性执法,暗箱操作,涉嫌敛财办案疑点多多。比如,西安高新学院四个操盘手拿走1.7亿元,至今逍遥法外,无人追脏。长安区公安局涉嫌动用追赃款新建两幢职工住宅楼,遭到多次举报,无人理睬。华西大学业务员拿走6.8亿元,至今未见追缴赃款。将价值将近18亿元的固定资产侦办得不足一半,三个评估单位,三个评估结果。西联资产居然有40多亿元不知去向,相反却将出借群众曾经用过5元一餐的农家乐却记得一清二楚。我国刑法的立法宗旨是“惩罚犯罪,保护人民”,以上行为是这样吗?

  举 报 请 求

  一、西安民教融资办学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生效裁决可证,确属民间借贷,应予依法保护。司法部门应当明确认识到除人大和人大常委会,任何部门无权二次立法,目前在办理民办教育案件中所采取的两院一部的司法条文解释并非办案适用法律,请求重新审视原省委领导对案件错误的法外定性,以民办教育专项法律法规,恢复其民间借贷的正确定性。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于2016年12月29日又印发了国发(2016)81号《国务院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该文件再次强调“积极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办学”“放宽社会力量投入教育的准入条件”。一方面中央一如既往地鼓励支持,而另一方面陕西依然打压查办,这是否继续与中央对着干?

  二、按照《行政许可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第63条规定,追究省市决策和监管部门的疏于管理和监管失职之责,依法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三、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华商报等中省媒体,违规出卖时段和版面,进行虚假宣传,影响恶劣,危害甚烈,应依照《刑法》222条规定追究其刑事责任,并退还违法所得。

  四、严查公安机关暗箱操作,敛财办案,以及违法截访、殴打和抓扣无辜访众,并对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者承担赔偿责任。

  五、彻查追究阻拦行政诉讼者的责任,责令西安铁路法院立即依法受理民教融资办学行政诉讼案件。

  六、西安民教融资案发6年以来,受害群众对案件进展一无所知,省市领导也无一人和群众见面。请求建立对话平台,传达上级政令,听取群众意见,共创和谐陕西新局面。

  

  具名人:(略)

  西安华西专修大学债权人代表

  西安联合职业培训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高新技术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金融财贸专修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现代科技技工学校债权人代表

  西安电力专修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机电科技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利民技工学校债权人代表

  西安电子科技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军旅艺术学院债权人代表

  西安协和医学培训学院债权人代表

  陕西明德技术学校债权人代表

  西安光华技师培训学院债权人代表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习近平要求掌握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