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非法插手经济纠纷何时休

作者: 老翁 日期: 2018-08-31 来源: 红歌会网

  中央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监察组前段时间发布消息说截止六月下旬,全国公安纪检监察组共收集民警涉黑涉恶问题线索407件,涉及445

  民警涉黑涉恶,少不了充当黑恶势力的“关系网”、“保护伞”。警界腐败分子往往会非法插手经济纠纷,利欲熏心、恣意妄为地地甘做不法商人或黑恶势力处理经济纠纷的“打手”或“马前卒”。甚至,有的公安机关也会为了“创收办案经费”,违法乱纪、越俎代庖地做起了“讨债公司”业务。

  2017年11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其中第二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严格区分经济犯罪与经济纠纷的界限,不得滥用职权、玩忽职守

  其实,早在1989年,公安部下发了《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1992年公安部又发布了《公安部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1995年公安部再次发布《公安部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但即使如此三令五申,到今天为止各地公安机关非法插手经济纠纷、滥用强制措施的情况还是时有发生。

  最高检呢,2002年发布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关于对合同诈骗、侵犯知识产权等经济犯罪案件依法正确适用逮捕措施的通知》,要求严格区分经济犯罪与经济纠纷的界限,严格把关逮捕条件。2017年又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同样要求检察机关严格区分经济案件中罪与非罪的界限,严禁非法侵犯公民合法的人身、财产权益。

  2018年1月1日,最高检、公安部联合施行的《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对当前公安机关在办理经济案件当中的刑事扣押、强制措施行为进一步作出了规范。

  然时至今日,也难以做到令行禁止,在全国范围内仍有不少公安机关滥用行政权力、非法插手经济案件。甚至一部分律师也在民事诉讼“无望解决”后,违法不当地建议当事人向公安机关报案,以刑事手段实现所谓的债权。

  以下这个案例,就是发生在鲁中W市的公安机关非法插手经济纠纷的典型案例。

  2013年12月,浙商A作为注册在鲁中W市的WH置业有限公

  司(以下简称WH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杭州与浙江JS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JS公司)法定代表人B,就山东省省市重点工程某配套项目“城中村改造”房产开发签订相关的投资合作协议。

  第一,在A完成其个人在WH公司股份中转让给JS35%的法人股工商登记的七日内,JS公司应当交付A个人525万股份转让款,逾期则不享有股权,A随时有权注销其在WH的35%股权,其应无条件配合办理注销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 。

  第二,约定在WH公司完成65%股权质押工商登记后3日内,JS公司提供我方借款2000万,逾期则注销65%股权质押的工商登记,并承担每日千分之一违约金。

  第三,JS在2014年5月28日以前给WH融资1亿,逾期承担违约金标准为30%。

  协议签订后,因A任法定代表人的WH公司方急需周转资金,被动地应所谓的投资方JS要求,出于先行履行35%股份转让的工商变更登记义务(当时股份转让工商登记原则必须实际出资到位), A在实际并未收到JS公司525万股份转让款的情况下,向其出具了合计金额525万的所谓股份转让款《收款收据》打印件提交工商部门办理手续。

  但JS公司却全部违约,525万股份转让款一直分文未付;2000万出借款因A方朋友责骂其根本没有实力投资系骗子,出于自尊,JS公司先后分六笔(最大额300万、最小额20万)到位895万,后以“融资信誉保证金”为由又要回100万,实际借给A方795万(75万为我个人名义借款,其余款项实际是履约保证金,)。1亿融资则更是不见分文。

  2016年4月8日在JS公司逾期两年违约,尤其是其被债权人查封、法定代表人B被控制失联、其在WH公司35%股权面临被牵连冻结风险,特别是应其高管邵某电话警示A方可以采取任意措施的前提条件下(有电话录音为证),A用其专门提供注销股权用的预留印鉴章的申请文本,将JS公司在WH公司的所谓35%股权以转回给本人的形式,制作《股东会决议》、《股份转让协议》各一份,向工商部门办理注销了JS在WH的法人股股权。

  此后,JS对于A方注销其股权行为也一直没有异议。

  但到2017年下半年许,JS却以A伪造公章、冒充签字、经济诈骗和非法侵占其股权为由,向鲁中W市公安局提出控告。

  W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至今先后在2018年年初及6月26日各讯问A一次,并于年初对A采取WH公司股权冻结和6月26日对其本人采取监视居住的人身和财产强制措施。造成A方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经济损失特别巨大。并因身心遭致该案的严重打击,重度脑血管病迸发而先后送医院抢救两次。A的左右两劲动脉分别堵塞100%和95%,由于该案被监禁,A无法采取正常医疗和基本的户外走动理疗。

  2018年4月11日,A向W市检察院提出申诉,该院于当月下旬即立案监督,向市公安局提出检察建议,要求补充证据但至今无果。

  2018年5月29日,A向杭州市某区法院提起合同纠纷诉讼,以JS公司违约未交付股份转让款525万元、借款2000万元、融资款1亿元、依约要承担违约金4300万为由,在诉权处分范围内,要求法院判令JS给付违约金1500万元。此民事案件尚在审理程序当中。

  法律界人士认为,本案焦点问题之一是A有无收到JS公司525万股权转让款? 焦点问题之二是A涉嫌伪造企业公章、文书是否构成犯罪?

  对于第一个焦点问题,A有下列6组证据证明没有收到股权款。

  1. JS银行汇款对账凭证一组。该组凭证系JS己方填制,在汇款

  “用途”一栏里显示为“借款”;虽然不是每笔款项均注明是“借款”,但结合其它证据相印证,即足可证明JS汇款系借款而并非股权款;

  2. 两份催告函。A的WH公司先后于2014年4月12日和同年4

  月28日致JS两份股权转让款催告函,其中4月12日出具的为电子邮件,金晟答复“不予解释”.而其820万出借款全部汇款在2014年4月12日即第一次催告之前数月,如果其已交付股权款,其又为何不做解释?

  3.电话录音一2016年2月6日9时40分JS法定代表人B与A电话录音承认“股份款是股份款、借款是借款,没有交付股权款”。

  4.《投资合作协议》A与JS约定,525万股权款在完成工商变更登记7日内不交付的,A方有权随时注销JS在WH公司的35%股权,JS不享有任何股东权益,还必须无条件配合办理注销股权手续。

  5.电话录音二2016年4月9日16点19分A与B通话录音证明,JS不付股权款等违约事实很清楚,是因为时年房地产市场形势不看好。

  6.两份股权转让款委托收付款函件。指定WH收款账号根本没有收到525万股份转让款。

  以上A方的若干证据环环紧扣,足以形成证明合力的证据链以证明JS根本未付525万股份转让款。

  即便是A方向JS出具过股权款的“白纸条”收款收据,审判实践中,债权人只举证借据或收据,又不能举证实际付款,债务人否认收到实际款项的,对债权人的主张原则不予支持。

  还有,JS公司在WH公司根本就没有实际出资。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及其它财务规定,如JS支付了525万股份款,应当有具体单笔科目明确的凭证账单。

  对于第二个焦点问题。A本人不承认、也没有证据证明其伪造JS公章和公司文书(即《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A坚持盖有JS公章的空白文本是B提供的,如果属实,其实就是构成相关民事司法解释当中的“任意授权”,更何况法人股的公司股东会决议或会议纪要只要加盖公章即可,法定代表人签名与否,并不影响实体效力,故A在涉案书证《股东会决议》和《股权转让协议》代表B签名,是并不构成犯罪的要件情节的。

  不管怎样,因JS违约未交付525万股权转让款,实际并未出资,依照合同约定,其不享有股东实体权利,还应按约定无条件配合A方办理注销其股权的工商登记,特别是JS原持有的所谓35%的WH公司股权,本身就是A的股权中转让出去的,故本案不具有侵财对象和犯罪客体,从而,即便A方伪造JS公章,也并不为罪而应适用治安处罚法规。

  综上所述,本案纯属民间借贷和股东权两个民事纠纷。况且,JS就连民间借贷也难以实现债权,否则,其早就起诉A方了。因为,JS违反协议应向A方承担的违约金就高达4500万许。

  目前,A就此案正在申诉当中,关心此案的社会各界人士正拭目以待结果。但最终,公安非法插手经济纠纷何时休啊?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