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同尘:批评《软埋》就是文革余孽,就是极左,就是反改革吗?

作者: 褚红 日期: 2018-02-13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批评《软埋》就是文革余孽,就是极左吗?

——读一部为土地改革翻案的小说

褚 红

昆仑策研究院

  小说《软埋》用伪造的手段歪曲历史,用淋漓尽致的艺术笔法抹黑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土地改革,十分露骨地为地主阶级翻案,煽动公众质疑通过土地改革而建立和攻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理性和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而受到了许许多多的为维护党的利益、维护国家的安全、维护社会主义制度的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依照宪法和法律、党章和党纪进行了深刻的揭露和严厉的批评。

  而《软埋》作者和支持者不是虚心接受批评,而是恼羞成怒,强烈地“回应”反扑。反扑口径之一就是谩骂批评的人们是文革余孽,是极左派,是反对改革。其实这是一种很不高明“贼喊捉贼”的低劣伎俩,原意是为逃脱责任,故意转移目标,偷换概念,把揭露自己偷盗的人说成是“贼”。

  对于“文革”,1981年6月27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会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中共《决议》”)是进行了批评和否定的。所谓“极左”也是“中共《决议》”中反复批评过的犯“左倾”错误的人们;而“改革”就是指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所实行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这样看来,《软埋》及其支持者们对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决议和政策还是十分重视和认真对待的。但是,不知他们是完全拥护中共的决议和政策?还是唯我所用故意选择性地、随心所欲地对待中共的政策和决议呢?

  首先,批评《软埋》与“文革”、与“极左”、与“反改革”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的,是八杆子也扯不到一起的,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请《软埋》及支持者们看一看“中共《决议》中”的两段话:

  “从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一九五六年,我们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有步骤地实现从新民主义的转变……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党确定的指导方针和基本政策是正确的,取得的胜利是辉煌的。”

  “建国后的头三年,我们肃清了国民党反动派在大陆的残余武装力量和土匪……完成了新解放区土地制度的改革,镇压了反革命……”

  “中共《决议》”中充分肯定了建国初期党确定的指导方针和包括在新解放区进行的土地改革政策是正确的,取得的胜利是辉煌的。

  出现利用小说《软埋》抹黑妖化党领导的土地改革,歪曲党的历史,每一位共产党员和共和国公民都有义务和权力依法依纪进行揭露和批评,这与文革、改革和极左有什么关系呢?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广播、电视、报刊、书籍、讲座、论坛、报告会、座谈会等方式,有下列行为之一,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三)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或者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歪曲党史、军史的。”

  《软埋》及其支持者们,如果你是中共党员,请你对照一下此条党纪认真检查一下自己的行为,不要在违纪的路上越走越远。如果你不是中共党员,但你是经党的决定提升的官员或者是吃着共产党饭的体制内工作人员,也要参照党纪深刻反省,不要再吃着共产党的饭去砸共产党的锅。

  有《软埋》的支持者提出了“作家有权利作出与党和历史学家不同的理解”,还有人提出了“对文学作品进行泛意识形态的批评是否可取?”“政治或其他标准能否作为衡量文艺的准绳?”

  一句话,就是要作家不受政府与政治的约束,不受意识形态的限制任意自由的创作。笔者认为,这些观点的实施不仅在中国而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的。

  在中国,作家不可能具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是党员的不可能具有超越党章和党纪的特权,他们的行为包括创作必须受到法律和党纪的约束,任何自由包括创作自由不可能没有底线。政党具有鲜明的政治特征,政党与国家政权是紧密相连,夺取和维护政权是政党区别于其他政治组织、社会团体的根本标志。在世界的众多国家中,其国家信仰即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不同,决定了为维护本国社会制度、国家政权安全稳固所制定的宪法和其他法律的不同。不同的国家信仰、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社会制度,不同的历史背景等,决定了国家宪法和法律的不同。如果一个国家的公民对本国的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不满意,却要以另一个国家为模式来改变本国的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并且用各种方式付诸于行动,那就肯定是触犯了本国的相关法律,犯下了“颠覆国家政权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了中国共产党是国家的执政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是国家的指导思想,社会主义制度是国家的根本制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还指出:“一九四九年,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在经历了长期的艰难曲折的武装斗争和其他形式的斗争以后,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逐步实现了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度。”

  国家的根本大法中对包括土地改革在内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行了充分的肯定,宪法中所指的封建主义就是已经被消灭了的地主阶级。并且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在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基础上而建立的。

  小说《软埋》只字未提地主阶级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只字没有提在土地改革中地主还乡团极其野蛮地对农民血腥屠杀的反人类罪行,而是歪曲历史,造谣伪造事实,对地主阶级刻意进行美化和怜悯,对善良的翻身农民肆意进行妖魔丑化,对土地改革的进步性和合理性进行诽谤和控诉。小说面世后,已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客观上已经起到了煽动公众质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合理性,客观上正在发挥着动摇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犯罪行为。

  《中华共和国刑罚》(以下简称《刑罚》)第二条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罚的任务,是用刑罚同一切犯罪行为作斗争,以保卫国家安全,保卫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

  《刑罚》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规定:“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颠覆国家政权行为有暴力和非暴力两种形式,利用小说煽动公众颠覆国家政权属非暴力方式,适用于《刑罚》上述的条款。但经过非暴力手段煽动后,往往也会转换成暴力手段或引发暴力事件甚至动乱的发生。《刑罚》中并没有规定“颠覆国家政权罪”不适应于文艺作品和小说。因此,在法治的国家和社会中,法律完全应该成为衡量文艺的准绳。

  有《软埋》的支持者说赵可铭上将等批评《软埋》的文章“都充满着浓厚的阶级斗争意味。”

  好像讲阶级斗争成了当前不可触及的“禁区”,以此大帽子来恐吓《软埋》的批评者。是的,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中国共产党是果断地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作出了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但是,“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关键是不要“为纲”这两个字,并不是说现阶段没有阶级斗争和不搞阶级斗争。

  现行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中指出:“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但已经不是主要矛盾。”

  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也明文规定:“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    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

  自称是身后有“巨大的背景!他的名叫常识”的《软埋》作者,不知懂不懂得《党章》和《宪法》中仍然有承认现阶段存在“阶级斗争”的这个“基本常识”。《软埋》作者强硬的大背景是“常识”,而批评《软埋》的大背景是:党史+党的决议+党章+党纪+宪法+法律。

最新推荐

习近平:全面加强新时代我军党的领导建设工作以生命的名义——献给首个“中国医师节”划重点!重温习近平8·19讲话精髓《红歌会周刊》0802期:“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热门文章

“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郭松民: “中国空军”鲜为人知的故事

郭松民 :纪念抗战,最重要的是总结国民党抗战失败的教训

吴铭:再说上将受降图

刘源谈刘少奇和毛泽东关系:“深厚密切、相契相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