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征路:击缶(四)

作者: 曹征路 日期: 2018-02-12 来源: 郭松民的散兵坑

击缶

曹征路

  舍人是干什么的?就是一奴仆啊,就是一马仔,那时候叫舍人,顶多也就是一门客一秘书。估计你最初进都城没什么门路,那时候的邯郸已经挺繁华的了,差不多也算挥汗如雨联衽成云吧,凭什么让你一个乡巴佬出人头地?而且你最初投靠的既不是文臣也不是武将,更不是王公贵族,不知道你是怎么考虑的。投靠文臣得有一手好文章,至少口才不错,估计你拿不出来。投靠武将得有一身好功夫,至少得有一身好肌肉,估计你也没有。你是没什么路子可走,才去投靠一个宦官令的吧?可你有一个好使的脑袋瓜子,爱琢磨事儿。还有就是你够胆儿,反正你本来什么也不是,你失去的只是锁链。这么一想,你当初也就是一个京漂儿,跟北影大门口外那帮找活儿的人差不离。

  可也不一定,宦官好啊,宦官才能接近君王啊。宦官令相当于中办主任吧?那你就是主任的马仔啦。这就看出你的精明之处,你等于一步就跨越了宫墙。混好了,你就一步登天啦。如果从文臣武将那儿走,那得攀上多少朵云彩才能达到这个高度?当然也有风险,干大事的谁不冒风险?最大的风险就是那个宦官令缪贤把你也给骟了,还没等爬上去呢,就成了阉货。那你就是登了天又能怎么样?半个神仙的快活,挺着个肚子缺两个蛋,见着美女装不乱,有意思吗?不过你运气还不错。

  你的出现,正是老赵国宦官令缪贤忧心忡忡的时刻。老赵武灵王死了,新惠文王刚刚掌权,缪贤跟新主子没什么旧情,天天担心失宠。估计你看准的就是这一点。换季了就得换衣服,裁缝都知道生意来了,你没长心眼儿?

  规定情境一定是这样的:某个深夜,月明星稀,万籁俱寂,只有秋虫交欢的声响,令人惴惴不安,带点儿恐怖的那种。缪贤一个人独坐厅前,面对着门口一个方形的惨白月光。他已经接连几夜睡不着了,这天又看见惠文王冲自己皱眉了,而且直直打了一个喷嚏,说倒是没说什么,可这比骂他还厉害的喷嚏直奔脸面而来。当年先王也没这么待过他呀,他琢磨着,先王打喷嚏也是长袖掩面的呀,新王居然连手都不抬?他慨然一声长叹,令灯捻发出哔哔啵啵的哀嚎,那微光覆倾又复燃,复燃又哔啵。而早就在等待这一刻的你,蔺相如,适时地出现在门口,你已经窥探多日并且熬过多夜了。你也是个裁缝。你的影子被一束方形的追光长长地投在地上,又被油灯的微光鬼魅一般地摇曳着,陡然直立起来。缪贤大骇,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口中叫着先王啊先王啊,我不想背赵而去啊,只是这日子没法儿混呀。

  你自然是就势跪倒,纳头便拜:主子呀主子,舍人相如无以相报,愿为主子解忧!

  惊魂甫定的缪贤只好将心事和盘托出,新王年轻气盛,视己如无物,奈何?

  你自然劝慰几句,什么慢慢来呀,急不得呀,只是不直说一个阉人他不靠着君王他能靠谁?

  缪贤说,燕王待己不薄,有一次如厕,还跟自己私下拉手“愿结友”。你看我去投靠燕国如何?

  你立马磕头如捣蒜,主子啊主子啊,你这是昏招儿啊。彼时赵强燕弱,而你又是赵王的心腹,所以他愿意跟你交朋友。如今形势变了吗?没变,还是燕畏赵依附赵。你背赵去燕,于情于理必不敢留君。他非但不敢留你,反而会将你捆缚送回赵国,讨好赵王。主子啊,你这是自取灭亡啊。

  缪贤吸鼻落泪道,如此下去,将奈何?一个阉人不得宠幸就三魂五魄没着落儿啊,你不懂我的苦哇。

  你这才献上一计。明摆着呀,新王掌权不久,内政外交大事儿都顾不过来,怎么会像先王一样在意你呢?打个喷嚏算什么呀,这正说明他没把你当外人,顶多是不重视你而已。你如果真想吸引大王的注意就裸奔呀,就把衣服扒光了把自己绑起来,背上插一把斧头向大王请罪,请大王砍死自己,就说有这样念头就该死就有罪。大王肯定不会给你定罪的,不过他以后会多看你几眼多问你几句,一定会的。这造型多炫呐多酷啊。

  缪贤吸一口凉气道,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找时间认个错吧。不过经你这样一分析,我心里倒是宽慰了不少。你这孩子看上去不吭不哈的,倒也不缺心眼儿,踏实实干吧。

  自此,你算是站住了脚跟,你的识见开始显示,但你还需要积蓄能量等待机会,直到公元前283年。

  这一年,有楚国人因内乱来投奔赵国,献上的竟是举国共传之宝“和氏璧”。楚国几代君王家传的宝贝,为这块玉砍掉了雕刻大师卞和的两只脚,现在玉竟然到了赵王手里。

  消息传到秦国,让秦昭王忿忿不平,心想我联合韩魏齐攻楚,费好大的劲儿才把楚怀王扣住,怎么竟让你小子拣了便宜?但秦昭王毕竟不是声色犬马之徒,往深处一想就明白,在天下曾经“非秦即楚,非楚即秦”的时代,突然冒出一个赵国,本来就够麻烦了,这块玉的出现不是很蹊跷吗?难道这块玉会无缘无故落到你赵惠文王手里?找几个智囊来一研究,很明显嘛是楚人的阳谋嘛,这是要转移大秦的视线嘛。但众人一致认为,应该就汤下面,趁机敲打敲打赵惠文王,看看这小子宣布韬光养晦永远不当头儿是不是真的。于是就画了一张八杆子挨不着的地图送给惠文王,说是愿意用这十五座城来换这块玉。

  这块玉后来成为了一个象征,据说先是被秦始皇刻成了印章吊在裤腰里,成为了权把子,实际上是祸根子。又经历无数杀伐争夺,又经过好几百年,好几个朝代,直到唐朝才销声匿迹,这已是后话了。

  当然那赵惠文王也不是傻子,知道这块玉是块烫手的山芋。面对秦国使臣送来的地图和信件,老臣宿将们也争作一团。老廉颇们认为应当实行三不政策,不换,不理,不睬。他以为老了还能顿饭斗米,吃一只猪胯子,谁都不敢把他怎么样。而老谋深算的老臣们知道,傲慢态度并不是强大的表现,也不符合外交惯例,赵国真正需要的是软实力,既要落着好又不得罪人,人家跟你装笑脸你总伸胳膊亮肌肉块儿,不够礼貌不够文明啊。

  你,正是在这种条件下被隆重推出的,赵国需要一个真正的外交家。

  宦官令缪贤推荐了你。推荐的理由正是当年你建议主子不必“亡赵走燕”,只需“肉袒质斧”。果然惠文王召见了你,至少他认为你还有点儿见识,跟那班老臣宿将不一样。果然,一上来你就说“秦强赵弱,不可不予”。其实你心里早就有数了,惠文王愿意召见就说明了一切。你是宦官令的舍人,怎么可能不清楚惠文王的心事?只不过你能把这其中利弊分析得的更加透彻:“曲在赵”的事儿不能干,“曲在秦”的事儿可以一试。两策相较,“曲在赵”,免不了要挨揍挨打,“曲在秦”则有可能既保面子又保里子。当然你还得吹上一把,城给了赵国,就把璧留在秦国;城池不给赵国,我保证把和氏璧带回来。惠文王怎么决定你不需要知道,你先露一脸儿再说。

  那时候你需要的是惠文王的信任,没有这一条你怎么出场?没有舞台你怎么表演?其实惠文王也并不指望完璧归赵,甚至不考虑你还能不能回来。他首先考虑的是怎么才能推迟战争,他还没准备好开战呢,国都保不住,要一块玉有什么用?他需要一个胆儿大而且有头脑的人。你成功了,你获得了舞台。

  

  认真论起来,你真正的大赌就是赌这块玉。跟今天云南那帮子赌石头的混小子差不多。

  那个时候你不可能知道秦王不杀你,就是秦王不吭声,他身边的侍从美女也得把你撕巴喽。凭什么呀,拿一块玉换人家十五座城?那时候大秦气焰正盛,根本没拿正眼瞧你,否则不会在章台接见你。而你也清楚,赵王也不会把你看得太重,他只是要拖延时间推迟战争,否则也不会派你出使,更不会相信你的拍胸脯,人家得了玉就是不给城,你能怎么着?赵王不派你完全可以派别人,反正他是看准了一条,不能“曲在赵”,更不能草率开战,能保面子更好,不能保面子就保里子。可对你就不同了,你是拿这块玉来赌自己的命运,你已经苦苦等了十多年,你连赵王的面都见不着,你差不多都急疯了。你也三十多岁了,该成家立业了。

  你是把一辈子的精气神儿都压上去了。

  章台,估计不是什么正规场合,大概是一个观鱼赏花的亭子。否则司马迁不会刻意强调这个地方,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美女侍从传看这块玉,也不会兴高采烈三呼万岁视你如无物。司马迁是在说,秦王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有故意羞辱赵国的意思,换城的事儿提都懒得提了。而这,正是你期待已久的机会。

  你不可能期待秦王信守承偌,这样的好事轮不到你做,王公贵胄多得是。让一个舍人出使大秦,本身就说明了风险,弄不好连小命都搭进去。反过来说,你要的不正是秦王的蛮横无礼吗?是他的傲慢成就了你蔺相如,也是他的理智清醒帮了你的大忙。

  这应该是个长镜头,至少三分钟。你的脸慢慢红起来,像一只青涩的辣椒先从尖头泛红,脖子,下巴,鼻翼,红血球像排着队往脑门上挤。你的心狂跳不已,你提醒自己深呼吸,深呼吸……然后你慢慢地做诚惶诚恐状,声音是那样沙哑如蝇虫般冒出来。你说:其实和氏璧也有瑕疵呢,请让我指给大王看看。

  啪,镜头一转,秦王随手把玉还给了你。啪,镜头再一转,你就跟青蛙似的回身一跳,靠在柱子上。接着镜头猛推上去,一个特大的特写:怒发冲冠啊。你的发根弹簧似的直立起来,生生地把纱帽顶得乱晃……摇,接着摇……直到把人们的眼睛摇昏。大王啊,你说,当初赵国君臣都知道秦之贪婪,都认为换城是打白条子说空话,只有我认为平头老百姓做买卖尚且讲信用,何况大国之间的交往呢?而且为一块玉惹得伟大的秦国不高兴,不应该呀。于是我们赵王斋戒了五日,在朝堂之上行过叩拜礼,亲自拜送国书,这是为什么?这是对大秦表示敬意呀。而现在呢,大王在这么个亭子里接见我,太不规范了吧?又把和氏璧让嫔妃们传来传去,太不尊重了吧?既然这样捉弄我,看来大王是没有诚意补偿赵国的,我也没脸再回去复命了。我现在就把头和璧玉一起撞碎在这根柱子上!

  镜头拉回,平移,缓推。秦王尴尬,沉思。秦王好言相劝,制止美女和侍从,又招呼人拿地图,说这儿那儿全都划归赵国了。而你呢,一只眼观察秦王表情,另只眼斜视柱子,始终摆出这么个姿势。这个动作难度很大,要折腾。至此,你的赌注已经下完,接下来就是怎么全身而退了。

  之前你当然设想过这样那样的各种可能性,你最担心的就是还没等见到秦王就被干掉,玉也没了命也丢了,等于没亮相呢没叫板呢就落幕了。这当然是最糟糕的情况,真出现了你也就认了,这只能怨自己时运不济,生在这个万恶的奴隶制时代。然而没有,事情正在向比较文明的方向发展,这就有了你腾挪的空间。有一点你坚信不移,此时的大秦并没有强大到可以完全不管不顾的程度,对小国多少还得装模作样摆摆外交姿态。

  你说,和氏璧是天下公认的宝物,赵王敬畏大王,不敢不献,送璧的时候还斋戒了五日。大王若有诚意也应斋戒五天,朝堂之上迎以九宾之礼,我才敢正式献上。于是镜头一路平移,把你送进广成宾馆。

  接下来的故事天下共知,可以略过。五日后,秦王设九宾礼,和氏璧已经归赵,你慨然请受汤镬之刑。秦国君臣面面相觑,恨得牙根痒痒。而秦昭王却由怒转喜,哈哈大笑。秦王毕竟是秦王,不会跟人一般见识。

  你赌赢了,秦王不但不杀还礼送出境,为赵国挣足了面子,当上了上大夫。你赢就赢在对天下大势有个准确判断,对秦王的心思揣摩得透辟入里。

  试想,秦王如果真的想要那块玉,怎么着也都得着了,那是个冷兵器的时代,怎么可能让你的随从“褐衣径道”轻松逃走?早就完璧归秦啦,你丢了还没地方说理去。再一说,秦王若一翻脸,就拿这个理由开战不是最好?你一个下国小臣竟敢戏弄本大王?甚至可以推测,是秦王下令暗中保护你都不一定,秦国缺拍马屁的人吗?他们不想弄到玉献秦王吗?历史真相是,秦王并不想此时开战,只不过借一块玉敲打赵王罢了。赵王老老实实送来了,秦王目的就达到了。赵王挣了面子又得了里子,目的也达到了。你借机充分表演出了大名,从此翻身得解放,更是目的达到了。皆大欢喜呀。

  这么分析不冤枉你吧。(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 听取雄安新区规划编制汇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启示录总书记的牵挂·一枝一叶总关情:发展 在您坚实的足迹下中国为不安的世界注入正能量——写在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闭幕之际

热门文章

郭松民:中国应恢复在朝鲜半岛的存在

北大教授:为什么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都交给了资本家?

勒马:又上当了

曹征路:文革实践是世界性命题

顽石:阿Q的梦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