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尚达:老树新花(散文)

作者: 吴尚达 日期: 2018-02-12 来源: 红歌会网

  对父母 最孝敬的儿女 , 就是给自己没有了老  伴儿又想找个老伴儿的父母找个老伴儿。原因就是,儿女对父母多么亲也不如他们的老伴儿亲。  年轻人可能认为我这是一种歪理邪说,我也不给你辩,你老了就知道了。

  由一个真实的故事,引起我深深的思考。

  我正在电脑上打文章,“咣当”’一声,大门开了。一个脆生生的、银铃一般的、甜丝丝的声音:“尚达,吃饺子去。”

  她说;"别白吃我的饺子,动动脑筋,看咱们村谁合适,给我娘找个老伴儿。你那破嘴,可不要跟别人瞎说。”我一听,又喜又惊,活了一辈子了第一次听见说,自己的丫头给她娘找老伴。我在全村搜索着。她说:“你看那个叫长顺的怎么样,人老实、会木匠’。我娘受了一辈子苦,不管跟着谁,反正不能叫我娘再受苦。”

  不再叫娘受苦,要叫她享享福。这就当女儿的心愿。 她娘,65岁了,守了40年寡了。她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女人,能把3个孩子拉扯大,既盖房又娶媳妇,泪水、汗水天天流。尤其是在这个小家小户自己种地的年代,就更不容易了。家里非常穷,丫头八九岁了,还穿着活裆裤哩。

  结婚以后,她经常看望她娘,总是牵挂着她娘。她娘,苦水里泡大的人、从艰难中磨炼出来的人,既结实又有骨气,六十多岁的人了还自己种着二三亩地,总不叫儿女们帮着。一个人的生活还总算能过得下去。当娘的总说,现在比过去好得多了,有吃的,有喝的就得了呗。

  父母可以这么想,当儿女的就不能只有这个想法。请看看吧,当父母瘫在炕上不能动弹的时候,儿女们对他们是怎样的“待遇”呢?一碗饭、一罐水——够吃、够喝,天知道?当老人不能使用筷子时,难道就不能喂喂他们吗?怎么忍心叫老人一把一把地用手抓着吃呢?三年床前无孝子,就好好地伺候3个月老人也知足。病了的老人总好说:谁不是一家,不干活、不挣钱怎么过?老人明白到这个地步,他也就不累着儿女们了,喝药死了就一了百了的有的是。老人们即使躺在炕上,不能动弹了,也不愿意使唤儿女们。宁肯自己喝药死了,也不愿意再累着儿女们。难道当儿女们的心里就那么踏实吗?

  她通情达理,比别人通透得多,她决不等娘瘫在炕上才知道她一辈子受苦、没有享过福,趁着她结实就叫她享享福。她对我说,这两年她娘精神非常好,她就找原因,她说:“我娘家去,经常看见一个老头到她娘那儿去。”她怕老头儿不好意思就装着没有看见,更什么都不说。老头儿,没有了老伴儿,有两个儿子,一个人过,也是感到孤单、寂寞。她娘养着两只羊,又不会放,老头儿自觉自愿地给她娘放羊,中午,在她娘那儿吃顿饭。老头儿非常老实、勤谨,自己早早吃了饭就来喂羊。她娘吃饭用的锅盆碗筷,老头儿洗个干干净净。有时,早晨过来早,她娘还没有起来,就不声不响地点火做饭。她娘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有个老头儿就是好,40年的寡妇生活真苦、真难熬。当女儿的心领神会,有了心事:决不再让娘守寡,千方百计地 给她找个老伴儿。

  现在,所说的老人安度晚年、过个幸福的晚年,并没有提到儿女们的议事日程上  ,难道说老人们有吃有喝,就是幸福?当他的老伴儿去了世的时候,就是他最痛苦、最难熬、最孤单、最寂寞的时候,也是他最有损健康的时候,常常老伴去世了,活着的人也不结实了,有的一年两载的也就走了。尤其是有找老伴儿愿望的,一旦遇到儿女们阻拦,对他的打击极大  。儿女不遂老人心,还谈得上什么孝敬?为什么失偶 的 老人       结合的那么多、那么快,就是老人最怕孤单、寂寞 ,这是任何物质  生活也无法解除之苦。 “少年夫妻,老年伴”    有谁真正理解它的   深刻含义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呢?

  她给我说过,如果嫁给这个老头,我娘准愿意,老头儿也高兴,就怕老头儿的小子和儿媳妇们不愿意。她平时白天常去看望她娘,忙了就晚上去。一个寒冷的夜晚,独自一人闯入娘家,听见老头儿在屋里说话,她不冒冒失失地进去,就趴在窗台上,把玻璃擦亮一小块儿,一只眼往里望,只见’两个老人正看娘那个常出毛病的破电视,娘的两脚泡在盆里。老头儿说:“要不就把我那个电视搬过来,不我也不在家看。她娘说:”看以后的情况吧,丫头要不拦着,就把你的电视搬过来”。她想,娘这句话说的挺含蓄,别看你丫头没有上过学,我也猜它个八九不离十。娘,你放心,我支持你,40年了,孤苦伶仃的,我当丫头的决不再让你受苦了。想到这里,她哭了,流了一窗台泪水。

  忽然,老头儿说要回去睡觉,听娘说:‘锅里给你撂着碗饺子,吃了,做梦就不想吃东西了。”老头儿说:“做梦,我不做吃的梦,光做给你放羊的梦。”她嗤嗤地笑了 。老头儿,开门刚探出半个身子,就见娘一把拉住他:"拿着你的帽子,明天丫头来了,叫她怀疑我?要不就再看会儿  电视,怎么翻身调肚地一点以前也睡不着觉。”

  她,没有进屋,连夜赶回家。

  过了两天,老头儿他孩子那边捎过来实信:“我们支持、没有意见。”高兴得她一溜烟儿地跑到娘家,一进门,只见老头儿要去放羊,见闺女来了,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似地低下了头,娘的头低得稍微高点。她严肃而和蔼地说:“你们的事情已经到了纸包不住火的地步了,你们的感情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了,今天我正式告诉你们—你们都抬起头来吧——两家都没有意见,明天就你们办办,你们就放心地过你们的幸福生活吧!”

  丫头进屋捅了捅煤火,小火苗欢快地冒着,屋里温暖如春  。

     2018年2月12日

最新推荐

习近平:全面加强新时代我军党的领导建设工作以生命的名义——献给首个“中国医师节”划重点!重温习近平8·19讲话精髓《红歌会周刊》0802期:“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热门文章

“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郭松民: “中国空军”鲜为人知的故事

郭松民 :纪念抗战,最重要的是总结国民党抗战失败的教训

吴铭:再说上将受降图

刘源谈刘少奇和毛泽东关系:“深厚密切、相契相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