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征路:击缶(五)

作者: 曹征路 日期: 2018-02-13 来源: 郭松民的散兵坑

击缶

曹征路

  

  这事儿啊,您还真不能赖我。中标的这三家公司都是您点着名儿让我关照的。我能说给谁不给谁?我敢吗?三一三十一,平均分配呗。到现在还我还让那帮公司操着呢,他们以为我是操盘手,我有生杀大权,我吃了多少多少回扣,我罪名多了去了。我他妈的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我。

  这么跟您说吧,我跟您也跟了多年,得了您不少好,您好歹也算了解我这个臭脾气。做完这一单,我就决定退休。真退休了,干不动了,真干不动了。我呢,鞍前马后的,也跟您学到了不少,长了见识,也算没白来世上走一回,我谢谢您,放我一马!

  我不是跟您尥蹶子发牢骚,真不是。我是干不动了,有心无力啊。就说这事儿吧,竞标的时候个个都说自己世界一流,中标以后个个都想低进高出,想多挣两个呗。他们是高富帅啊,时间就是金钱啊,效率就是生命啊,人家这么做也是天经地义,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LED灯它能坏,一坏就能坏了三分之一,这么高的科技它也不顶事儿。幸亏发现得早,要是再迟点儿,误了老佛爷听戏,那我不得封个斩监侯?

  怎么办?增加预算呗,反正里外里都得加,不缺仨瓜俩枣儿。这帮高富帅一肚子坏水,比我坏多了。得勒,我这就找他们去。是得算算账,好好算算。我还就不信了,一坏就坏一片?这么齐整?

  十一

  扯鸡巴蛋呢吧?你让上千人在大操场上敲瓦钵?敲酒缸也不行,酒缸倘卖无?少来这一套,跟我玩儿里格龙格龙?不就几张购物卡吗?我全部退给你,我还真把你们当成什么大公司了。当初你们那张图纸还不错,描龙画凤的,还真跟事儿似的,体量也够大,如今你就拿一木头框子来糊弄,里头装一瓦钵子就叫缶了?缶就长这德行样儿?搁从前这就叫欺君之罪,早把你咔嚓了,谁跟你费口舌,没那些吐沫。缶什么人敲的?皇上,大王!大——王——呀,缶就这等样子么——?扯鸡巴蛋!

  不知道?不知道你来竞标?文化设计?一看你就没文化。还博士呢,我看你够烈士级别了。

  对头罗,这就对——头罗。你得懂事儿,这是什么级别的事儿?国家办的,敲给人老外看的,世纪全球级!怎么着也得够吨位吧,办完了还得拍卖呢,这叫节约办奥运。你总不能让那些富豪大佬花钱收藏一破木头框子吧?我琢磨这里头它怎么着也该装着一面大鼓,看着够气派听着够宏亮。方的?方的就不能叫鼓啊?

  鼓好啊,你想想,几千号人马且鼓且舞呢,那是多大的声势?那叫战鼓雷动鼓舞人心!谁规定鼓是圆的?如今我们称它为缶,它就是方的。打今儿起,方的叫缶,圆的叫鼓,你的明白?

  办去吧,一色儿的硬牛皮,绷扎实实的,又好看又管用。甭跟我这儿哭穷,谁还不清楚谁?我是又要面子又要里子,你要不给我面子我就不给你里子!时间一到,开铡问斩,你甭怨我没帮衬过你。

  十二

  是啊,这帮坏小子是叫我大太监李莲英,他们挖苦我不为别的,也就是心疼我担心我罢了,那帮公司老板还管叫我盛宣怀呢。李莲英也好盛宣怀也罢,还不都是为老佛爷当差吗?他们俩可都是得着好儿的,李莲英富甲天下,盛宣怀也得着一个钓鱼岛,我得着什么了,老佛爷?也不过就是心脏里多了三个支架!

  赏我俩大嘴巴?遮!小李子谢过老佛爷了!

  您还真别说,眼瞅着日子一天天逼近,心里还真有那么一乐,这就叫成就感。这一路走来虽说磕磕绊绊,倒也算是大不离谱,小不离调。想想人一辈子,能办成这么大事儿的人能有几个?您也甭赏了,我知足了。我不是跟您这儿玩高境界,我就是一低级趣味的人,我还真是觉着自己幸运。

  LED灯您放心,全部换过一遍。我让他们百分之百,万分之万,天天给我试着,临到彩排再全部合成一遍。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什么时候自己个儿花钱也能这么爽就好了。大把银子满地一扔,甭找了,不够就哼一声,过瘾,确实过瘾。

  到这时候,您后退是来不及了,您就是想死,阎王爷他也不敢收啊。一场豪赌?我看不像。到这时候您已经胜券在握啦,跟掷骰子没关系啦。就是局部出点儿问题,那也无碍大局,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就是击缶真击出了差错,演砸了,他们也得大声叫好,好的不得了。这哪儿是您在击缶啊?这是中国在击缶。人家懂着呢,人家养一堆中国问题专家呢。(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红歌会周刊》0502期:柳传志“冲天一怒”引深思这位80后对世界洞若观火,妙招频出,人们刮目相看韩毓海: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说说“大胡子”的那些事儿习近平和母亲

热门文章

郭松民:朝鲜“午夜惊奇”是对美国蛮横立场的一次反击

柳传志是如何以“民营化”的名义鲸吞国有资产的

篝火:毛泽东是1,其它都是0

老田:柳传志的“冲天一怒”引人深思

有必要颠倒黑白贬低毛泽东么?谈谈毛泽东为何这样解决西安事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