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出路(八)

作者: 顽石 日期: 2018-04-14 来源: 红歌会网

出  路(八)

(小说)

(接上文)

  回忆中没有多少快乐与幸福,过去的时光留给琢孟的几乎全是苦涩和辛酸。可那些往事,如一个痴迷读书的人读过一本跌宕起伏的小说一样,虽然过去了许久,但在某一个契机的触发下,小说里的情节便会纷至沓来,一一呈现于眼前。琢孟不愿再想下去了,他知道,越往后想,心里就会越悲苦。为什么命运对我如此不公?为什么自己拼命挣扎却始终找不到出路?为什么像父母这样的好人没有好报?为什么一些坏人可以活得很滋润?为什么有些人富得流油,有些人穷得叮当响?为什么新闻里天天有人喊关心百姓,而自己这样的人却从来没有被关心过?……琢孟有一肚子的疑问,可他找不到答案。他感觉自己已经走上了绝路,前面就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想着想着,胸闷又开始发作了,呼吸也紧促起来,琢孟只好起身又吃了两颗速效救心丸。吃完药,琢孟靠着床头坐了一会,感觉舒服了一些,就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刚过12点。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唉,还要六七个小时才会天亮!”冬天的夜晚实在是太长了,他躺下来,闭上眼睛,打算睡一会。

  躺了好久,还是睡不着,往事像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至,无可阻挡。琢孟又回到了六年前。

  那是琢孟陪父母过的最后一个年。他当时没有想到,回家第二天晚上父母和他说的那些话,除夕夜母亲破例给老伴和儿子夹红烧肉,父亲敬神时支开自己独自祷告,初二家里请客父亲在饭桌上对舅舅和堂伯堂叔的嘱托,父亲阻止自己上山砍柴……这一件一件的事,都表明那个时候父母已经做好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打算,自己怎么那么傻,为什么就没想到他们会去寻短见?

  刚出元宵,琢孟就要走了。那天早上,母亲煎了四个荷包蛋,吃饭的时候,母亲一个接一个往儿子碗里夹,琢孟又将荷包蛋夹到父亲和母亲的碗里,夹来夹去,母亲就说:“我们在家里有蛋吃,崽啊,你在外面生活苦,今天煎的蛋都是给你吃的。”琢孟哽咽着说:“你们不吃,我也不吃!”在琢孟的坚持下,父亲和母亲各吃了一个。看着父母亲吃完,琢孟就将剩下的两个都吃了,他不能拂逆了父母的心意。“妈,以后不要卖鸡蛋了,留着自己吃。你们天天吃蔬菜,营养太差了!”“不卖了,不卖了,以后都留着自己吃。放心吧!”母亲答应得出乎意料的爽快。

  刚吃完早餐,富强就来了。老莫和老伴拄着拐杖,将儿子送到富强跟前。老莫对他们两个说:“你们是从小一起玩大的,现在都在一个地方打工,以后要互相帮忙。富强你是哥,拜托你帮我们好好照顾琢孟。你们在外面要学好,千万莫和家旺一样!”

  富强一开始还笑哈哈地和老莫他们打招呼,看到老莫这么严肃,他连忙收敛了笑容,诚恳地说道:“叔叔,婶婶,你们放心吧,我和琢孟都会照顾好自己的,也会互相帮忙的。琢孟在外面一天到晚都牵挂你们,你们在家里好好养病,下次我再回来看你们!”

  琢孟也说:“富强一直很照顾我,爸,妈,你们放心。我都这么大了,你们不要太担心我。只要你们在家里好好治病,我外在外面打工就会安心!”

  琢孟的母亲看看琢孟,又看看富强,忍不住又流泪了。她叮嘱道:“你们都是听话的孩子,我晓得。都是二十几的人了,莫耽误了,抓紧找个堂客!”说完,她摸了摸儿子的头,又仔细地看了看儿子,好像还有很多话要对儿子说,但都没有说出来。

  “老伴,莫耽误他们时间了,让他们早点走吧!”老莫催促说,“富强,你慢点开,路上注意安全!”

  “叔叔,婶婶,你们放心吧。早两天,我在表哥的修理店把摩托车修好了,路上不会出问题的!”富强一边说,一边发动了摩托车。

  琢孟告别了父母,和富强骑着摩托离开了。当他走到村口那个拐弯的地方时,回头看,父亲和母亲还站在屋前的路上对他们挥手。他也朝父母挥了挥手,迅速消失在了父母的视野里。

  车修过了,果然没出什么故障,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富强和琢孟来就到了粤北山区。

  “还有五六个小时就到了,我们干脆开回厂里再休息,好不好?”富强问琢孟。

  琢孟有点担心地说:“你开了那么久,会不会太累?”

  “累什么呀?看我的!”

  富强说完,特意加大了油门,不大一会儿,摩托车就爬上了一个又弯又陡的山坡。过了坡顶,前面有一段很长的下坡路。为了省油,富强熄了火,挂着空挡,朝山下疾驰而去。越行越快,富强开始踩刹,车速降下了一些。才过了一会,车速又快了。

  “不好,刹车失灵了!”富强大喊了一声。

  车速越来越快,在一个拐弯的地方,下面迎面驶来一辆大货车。“兄弟,赌命吧!”那一刹那,富强做出了一个抉择。他双手抓住车把,奋力将车头提起,骑着摩托车飞出了左侧公路外。“砰”的一声,琢孟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琢孟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他急切地问医生:“富强在哪里?富强怎么样了?”

  “谁是富强?”

  “就是骑摩托车载我的那个人!”

  “送到医院来抢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医生的话很平和,但听在琢孟的耳朵里却有如炸雷。

  “他怎么会死?”“他怎么会死?”“是我害死了他!”“该死的是我啊!”琢孟捶打着床沿,痛悔不已。他多么希望死去的是自己,而活下来的是富强!

  琢孟挣扎着爬起来,他要去看看富强,送富强最后一程。护士告诉他,富强已经送到了火葬场。琢孟颓然坐到病床上,任凭泪水流淌。二十多年的伙伴,唯一的朋友,就这样死了,就因为自己提议骑摩托车回家过年死了。那一刻如果富强不是骑着车冲向路外,他们两个都会被那辆大货车撞死,是富强救了自己。

  交警过来告诉琢孟,那个货车司机看到他们飞车的一幕,立即就拨打了122和120。打完电话,司机将车停在路边,顺着他们飞出去的方向往山下找,先在一棵大树旁边找到了昏迷的琢孟。再往前走,在一堆石头边上找到了富强,那个时候富强还有微弱的呼吸。一个多小时后,富强和琢孟才被急救车送到附近的医院。交警判断,富强是连摩托车一起摔到了石头上,琢孟则是从摩托车上飞了出去,大约是碰到了大树的树梢,由于树梢来回晃动,卸去大部分的冲击力,掉到地上的时候,就没有受到太多损伤,只是因为头部磕在了隆起的树根上,才造成了昏迷和脑震荡。交警告诉琢孟,在他和富强身上找到了身份证,已经通知到了他们的家人,这起车祸不属于交通事故,所有费用都由琢孟和富强的家人承担。

  父母亲都没有手机,琢孟就赶紧给堂叔打电话,要堂叔告诉父母,自己没事,不用为他担心。

  交警刚离开,护士就来催琢孟交费。急救车的使用,一天的住院,加起来一共要三千多。可琢孟身上仅有两百多块钱,交个零头都不够。医院停止了给琢孟治疗,扣了他的身份证,叫他赶快筹钱来换回证件。

  琢孟一筹莫展,他知道跟医院讲情是不管用的。以往要是遇到这样的事,还可以打电话给富强,现在富强死了,找谁帮忙?还没有从富强死亡的悲伤中解脱出来,琢孟又陷入了新的困境。

  头还昏昏沉沉,但琢孟只能走出医院。到哪里去?跟谁去借钱?富强的父亲要到傍晚才能到吧?那就到汽车站去等。

  来到汽车站,才中午时分。看到一些人买了快餐面坐在车站门前的台阶上吃,琢孟意识到,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肚子似乎有点饿了,可他什么都不想吃。

  琢孟在车站外面花圃边的石凳上木然地坐了下来,默默地流着泪。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头有些疼了,琢孟就将背包放在石凳的一头,躺了下去,头枕在背包上,呆呆地望着阴沉的天空。好像富强来到了面前,自己坐在摩托车后面,抱着富强的腰,甚至还能感觉到富强身上温暖,他们有说有笑,一路飞奔…… “砰”的一声,琢孟又回到了现实中,他很清楚地意识到,富强已经不在了!可和富强在一起的那些片段,无需经过蒙太奇的剪接,就一一浮现在了眼前,画面那么清晰,色彩那么分明,动感那么强烈……

  冷风削过面颊,石凳的冰凉也从后背渗入肺腑,琢孟打了一个猛烈的寒颤,突然醒了。怎么会睡在这里?片刻的茫然过后,琢孟立刻想起了富强。他看了一下时间,快五点钟了,富强的爸爸差不多要到了,于是坐了起来。

  (未完待续)

  2018.04.08

相关文章:

顽石:出路(七)

顽石:出路(六)

顽石:出路(五)

顽石:出路(四)

顽石:出路(三)

顽石:出路(二)

顽石:出路(一)

最新推荐

习近平致信祝贺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开幕习近平: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朝鲜宣布:停止核试验和导弹试射习近平向劳尔·卡斯特罗和迪亚斯-卡内尔致贺电

热门文章

老田:冷评中兴事件背后的总体性战略纠葛

李旭之:经典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走进朝鲜

郭松民|中兴事件:“飞鱼”还是“海鹰”?这是个问题

司马南:劝君莫欺少年郎一一中国“芯”离开美国,还活得下去吗?

智广俊:粮食被制裁才是最可怕的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