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同尘:方方为什么把两个“主义”说成一个“主义”?

作者: 刘同尘 日期: 2018-04-16 来源: 红歌会网

方方为什么把两个“主义”说成一个“主义”?

——评方方答澎湃新闻专访之十五

  2016年8月12日,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方方说:“我个人是比较关注现实的,说我是新写实主义我认同。”

  同年同月的25日,在回答澎湃新闻采访时却说:“我有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的,但是我现在会觉得也没有关系。”

  “实际上放到当时的历史阶段中,现实主义写作中有一类作品叫做‘批判现实主义’,而‘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是忌讳的,所以我想,评论家很聪明,他们换一个叫法儿,就是新写实主义。我觉得我的小说基本上是现实主义小说。”

  方方对新写实主义有三种态度:

  一、“说我是新写实主义我认同。”

  二、“我有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的”。这就不认同了。

  三、“现实主义写作中有一类作品叫做‘批判现实主义’,而‘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是忌讳的,所以我想,评论家很聪明,他们换一个叫法儿,就是新写实主义。”把新写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并为一个“主义”了。

  仅仅十几天,方方对新写实主义的态度,是:认同→否定→升级。

  作为省级的作家协会主席,她不会不知新写实主义的价码,认同之后,想想又觉得有损自己的身价。

  在回答澎湃新闻提问时,她趁机表明自己“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的”。即使“大部分作品是归纳不到‘新写实主义’里”,但是“小部分作品”也是属于新写实主义的。方方清楚,她与新写实主义是脱离不了关系的。

  当她想到正在受到热捧的《软埋》时,她就认为她的小说应该属于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她应该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于是把新写实主义与批判现实主义划等号了。

  这是方方对新写实主义的“升级”。为什么要“升级”新写实主义?

  第一,抬高身价。

  君不见?历史上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都是大师。百度网说有:俄国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契诃夫,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莫泊桑,著名作家巴尔扎克、司汤达,美国著名作家欧·亨利,英国的狄更斯,俄国的托尔斯泰等都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

  方方给自己戴上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桂冠,与上述大家为伍,身价提高百倍。

  第二,抬高《软埋》品味。

  水涨船高,方方给自己戴上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桂冠,也就自己给自己的小说《软埋》,披上了批判现实主义的外衣。

  方方说:“我觉得我的小说基本上是现实主义小说。”

  她没直截了当的说“我的小说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小说”,这是因为她觉得,“‘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是忌讳的”。

  其实批判现实主义这几个字,没人忌讳。这几个字的关键字,是“批判”两个字。这就看你批判什么?站在什么立场批判?

  历史上欧美批判现实主义的大师们,是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以现实主义的态度,揭露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现象,描写贵族阶级的必然没落和资产阶级的兴起与没落的过程;它塑造了很多具有典型意义的贵族、资产阶级人物形象,表现了当时的社会风俗与历史,引起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怀疑。因此而成为资产阶级进步文学。

  但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只能以人道主义为思想武器,企图以人道主义、改良主义来为社会病疴开药方,这就远不可能触动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更不可能正确指出社会发展的趋势和人民群众的出路。这是阶级及时代的局限性。

  方方的“批判现实主义”,是不能与大师们的批判现实主义同日而语的。

  《软埋》矛头所向是土地改革,土地改革是史无前例的革命,这场革命推动了中国历史的飞越。批判土地改革,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是反动的。

  大师们批判的目的,是想以人道主义、改良主义消除、改变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

  方方批判土地改革是什么目的?是为被打倒的地主阶级喊冤叫屈,反攻倒算!

  批判这两个字,不但不犯忌讳,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武器。没有批判人们就会被谬误蒙住眼睛,没有批判人们就真假难辨,批判见真理。

  批判是武器,武器不能乱用,这要看你批判什么?站在什么立场上批判?批判的目的又是什么?

  方方给新写实主义的“升级”,是为了抬高她自己的身价,拉大旗做虎皮无济于事,假的就是假的,真不了。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最新推荐

5年来,习近平这样说“金砖”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盟委员会主席郝贵生:论《共产党宣言》的现实意义(一)蒋高明:关于转基因几个流行说法的商榷

热门文章

纪录片《抗美援朝战争》(完整版)

新华社怒发十问,问得触目惊心!

栾祖虎:抗美援朝为何能取胜?毛泽东的总结发人猛省

太珍贵!1951年版纪录片《抗美援朝》

胡澄:装“神”弄“鬼”糊弄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