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拉新之战

作者: 关东草 日期: 2018-05-11 来源: 红歌会网

  (短篇小说)拉新之战

  作者      关东草

  故事梗概:

  1946年6月7日上午,是国共双方签署的临时停战15天生效的日。但是,到达拉法之敌在蛟河附近炮击县城造成大批平民死伤,敌人还利用飞机轰炸了蛟河敦化一线。民主联军一师(梁兴初),二师(罗华生)决定消灭这股敌人,报请东总批准与6月7日午夜发起对拉法之敌的总攻,全歼地一个营的兵力190多人,次日午夜发起向新站守军的攻击,10日晨7时结束战斗,全歼两个团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毙俘敌190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为我军立足东满、北满建立巩固的根据地赢得四个月的宝贵时间。

  2016/3/24

  1、追兵尾随——————————————————————————————————————1

  2、二梁上阵——————————————————————————————————————2

  3、攻打拉法——————————————————————————————————————3

  4、山岭阻击——————————————————————————————————————4

  5、炸毁铁桥——————————————————————————————————————5

  6、铁路运兵——————————————————————————————————————6

  7、扒路阻援——————————————————————————————————————7

  8、攻打新站——————————————————————————————————————8

  01、尾追布兵

  拉法位于蛟河以北,吉林东部山区,与新站相距9公里,是扼守拉滨线和吉敦线的咽喉要地。早在1928年以前小日本就看中了这块宝地,在这里修建了铁路,贯通南满和北满为侵略东北和掠夺东北的宝贵财富,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非兵家不识其重要性。蒋介石,要占领整个东北,自然不会就轻易放过这里,1946年5月23日一飞抵东北沈阳,就盯上了拉法、新站这个战略重镇。东北剿总司令杜聿明在沈阳官邸里,报告委座:“共军已与5月19日从四平败退,国军于5月23日占领长春,5月28日占领吉林。”

  蒋介石听了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的“捷报”,蒋介石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踌躇满志地打开军用地图,见拉法为永吉(吉林)以东铁路公路交叉点,即面谕杜聿明: “拉法非常重要,必须派兵一团固守。”

  5月 30 日蒋介石又飞至长春,在机场大厅召见廖耀湘面授机宜:“拉法为战略重点,必须以一个加强团固守。 ”廖耀湘即命七十一军八十八师,二六三团和二六四团一个营,于 6 月 5 日向我老爷岭进犯,6 月 6 日进占拉法和新站。

  我东北民主联军一、二师,5 月 28 日从吉林市小丰满东撤,6 月 5 日到达蛟河、奶子山 一带。敌孤军尾随其后进占拉法、新站。蒋军违背从 6 月 7 日,12 时起停战 15 天的东北暂时停战声明的命令, 日午后起永吉以东拉法方面国民党军,向拉法东南面蛟河县城进攻。

  6月7日国名党在停战协议生效之日用炮火向蛟河县城袭击,并且派飞机轰炸蛟河,一度进犯到敦化一线。

  我一师师长梁兴初、政委梁必业,刘兴元等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军事实力情况说:“敌军是孤军深入,立足未稳,没有群众基础,唯一的后援通道是铁路线,只要我军把小姑家一线的铁路线控制了,敌人通路陆路增援很难。而我军的兵力明显优于敌人,还有地方群众的大利支援。总的来说是敌人劣势我处于优势。”于是在 6 月 6 日,先后两次向“东总”发报请战,建议消灭拉法、新站之敌。 我“东总”为了阻止蒋军继续东犯,于 6 月 6 日晚电令东满军区和一师、 二师首长:“坚决设法保持拉法,拒敌于拉法以西。”

  02、二梁上阵

  5月30日,刚刚组建半年多的的县委和县武装部正在开会群动员众支援民主联军。县委罗孟文书记说:“敌人已经把拉法、新站占领了,民主联军也马上就要到蛟河一带了,战斗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上级指示各个区中队的任务是摸清敌人的兵力部署和碉堡的分布情况,其次是做好后勤的保障工作,组织好民兵的担架队和运输队伍。”县武装部长黄生发同志指示新站区中队:“一定要积极配合民主联军打击敌人,要派人侦查敌情。”指示蛟河区中队:“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先把运输队组织起来,需要征集三十万斤粮食!”县武装部长黄部长嘱咐说:“各个区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三个区中队的领导也都在会上表示:一定要完成任务。会议上,黄部长还特意给新站区的交代一个任务,等待命令必要时准备拆掉三角线至小姑家一带的铁路。

  面对国民党军队的嚣张气焰,二梁给“东总”发报,请求惩罚眼前这股孤军。“东总”回电同意了二梁的建议。

  攻打拉法的决定也争得陈光的同意。6月7日下午,东满军区副司令员陈光乘火车从延吉抵达蛟河,听了梁兴初的敌情报告和战斗部署后表示支持,说:“好,打吧!一、二师还吃不了他一个团。”

  兵分两路,同时突进,一路沿着山岭想老爷岭方向进军,老红军部队的老四团,团长是贺东升,一路直取拉法山下。战役于6月7日晚上同时打响。

  03、攻打拉法

  1946年6月7日晚,东北民主联军第1师第1团在副师长李梓斌、师政治部副主任吴岱和团长唐青山带领下,由蛟河县城以东下洼子出发,沿铁路东侧经砬子前阳、东安乐,第2团在团长江拥辉带领下由中岗屯经蛟河县城直奔拉法,其他团紧随其后跟进。

  第1、第2团于午夜过后分别进到拉法东山的574.0高地和西山的466.2高地下面,随即展开进攻。第2团第2营第4连发现466.2高地旁边一个无名高地上有火光闪动,就径直向主峰攻击。攻在前面的第3排击毙敌哨兵后,立即发起了冲锋,10几分钟便攻占了两道堑壕。高地北侧帐篷里的国军听到枪声,仓皇进入第三道堑壕应战。第2营集中全营轻重机枪向敌猛烈射击。第4连在营火力掩护下,经过20多分钟战斗,占领了466.2高地,毙伤俘敌190余人,缴获迫击炮2门、轻重机枪5挺、其他枪100余支。

  466.2高地被东北民主联军攻占后,国军遂以2个连的兵力拼命反扑。第4连迅即转入防御,将敌人第一次反扑打退。趁敌溃退之机,第2营以第5、第6连接替第4连进行防御,他们又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冲击。

  与此同时,第1团也歼灭了574高地上一个排的敌军,并随即以第3营从东北、第2营从东南向拉法村发起攻击。当第2营第6连突入村内时,第1营也加入了战斗。第2团看到第1团已在攻击拉法村,便转以466.2高地作依托从西南向拉法村进攻。战至拂晓,东北民主联军攻占拉法,守敌一个加强营大部被歼,少数逃往新站。

  部队迅速地前进着。二团走完一段大路以后,开始踏着山边小道和山洼地向前运动,接近敌人。前面就是笔陡的“四六六·二”高地。队伍在尽是鹅卵石的山坡上悄悄地往上爬。四连走在最前面,战士们把鞋子脱下掖好,赤着脚往上爬。爬到山头,只见树丛里架着许多帐蓬,帐蓬里鼾声此起彼伏,敌人大概正在做着占领哈尔滨的美梦哩。忽然,敌哨兵喊了起来:“哪部分的?”“八十八师的”。“口令?……”敌哨兵话音没落,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立刻倒下去了。 战士们立即向敌人发起了冲锋,枪声、手榴弹爆炸声撕裂了宁静的夜空。敌人有的刚从被窝爬出来还没有来得及拉开枪栓,就被打倒。我军火力在敌群中劲射,敌人乱作一团,叽哩哇拉喊叫;三排长张世鸿一马当先,冲入敌群,夺过敌人的机枪,一搂板机,“哒哒哒……”把敌人嚎叫声压下去了。“ 过了一会,清醒过来的敌人又反扑了,以两个多连的兵力从前面的山顶上冲杀过来。四连的战士从新占领的阵地,向敌人猛烈回击。于是在山头上展开了反复的争夺战。战士们前扑后继,奋力冲杀,敌人终于溃败下去。五、六两连趁机接替了四连继续抗击着敌人一次再一次的反击。这时拉法村内的敌人正向山上增援,企图把我们逼下山去。这次敌人来势更猛,炮弹在阵地上爆炸着,机枪打得阵地上空风尘翻卷,一群群敌人向五、六连冲来。可是,敌人刚露头,五、六两连的三挺重机枪便同时吼叫起来。把敌人打得抱头鼠窜。战士们大声地向溃败的敌人喊道:“欢迎中央军再来一次。!”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战斗全部结束了,山头上烧起了两堆熊熊的烈火,宣告敌四六六·二"高地被我全部占领。 就在这时,一团在师副主任吴岱和副师长李梓斌同志率领下,仅以一小部分兵力,就把据守在“五七四”高地的一个排敌人消灭了,随即率全部兵力向拉法东南方向攻击。 两个虎牙被拨掉了,拉法敌人陷于我东南西三面夹攻中,敌人利用水沟、土墙、房屋拼死反抗。但敌人的一切妄想都落空了。我军猛然地单刀直入,把敌人分割包围,随后,遂个歼灭,只有少数敌人逃往新站。

  04、山岭战斗

  老爷岭阻击战是拉法新站战役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拉法战役打响之际,小姑家战斗也打响了。

  小姑家守敌有一个营的兵力,我军是由二师副师长贺东生带领的一个团(红军老四团)的兵力投入这场战斗的。老爷岭守军领头的敌团长雷乃殿,清一色的美式武器装备,包括机关枪迫击炮等各种轻重武器都有。

  小姑家站距离长春站202公里,离图们站327公里,小姑家车站是距离新站和拉法最近的一站,约12公里,小姑家往西是大姑家和老爷岭。敌人在小姑家部署兵力主要是给老爷岭当桥头堡的作用,敌人在小姑家铁路车站上利用小日本鬼子遗留下来的钢筋水泥碉堡负隅顽抗,此外还在车站附近的铁路两侧用麻袋垒起来的工事和单兵掩体,以阻击拉法和新站方向来的我军。

  6月7日午夜,老四团接近敌人工事附近,侦查好了地形,确定了作战方案和选择了攻击的目标,一声枪响,突然开火打了措手不及,睡梦中的敌人慌忙之中都退缩在碉堡中,利用射击孔还击。

  这时一营和二营兵分两路,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分别对付铁路两翼的碉堡。我军在集中火力的掩护下,爆破手(战斗英雄金松根)带着炸药包冲上了地碉堡附近,拉响了炸药包,断掉了敌人的敌人的二层碉堡。经过激烈战斗一个营的敌人很快就被解决了,天还没亮就结束了战斗。

  05、炸毁桥梁

  新站战斗打响后,9日上午,敌人由吉林仅仅派来了一个营的兵力增援。看来廖耀湘既舍不得丢掉吉林,同时也没有更多的兵力往新站投放了。但是援军依仗美国供给的枪炮,一次又一次向四团的阵地扑来。四团战士在贺东升副师长的指挥下,在老爷岭至大姑家、小姑家一线摆开战场予以阻击。

  四团全体指战员,士气旺盛,斗志昂扬,纷纷表示:“人在阵地在,决不让敌人前进一步!”敌人在四团战士火力的勇猛反击下,一次又一次地遭到惨败。剩下的残余不得不退回到马尾山一线。

  在击退敌人的疯狂进攻之后,和贺团长组织了一个由老战士和特务连参加的四十多人的尖刀队,白天隐蔽在丛林中,6月9日夜晚,配合一团二团的在新站发起的攻势,摸黑绕到七道河至老爷岭之间的铁路线上,将七道河附近的铁桥炸毁。这样就使敌人的增援部队难以前进。援军的桥梁被炸,兵运通道被阻截,吉林方向再也没有增加兵力援助新站之敌,

  老爷岭的阻击战进行两天三夜,它是拉法、新站战斗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保证了拉法、新站战斗的胜利。

  06、铁路运兵

  敌人在新站的兵力部署主要集中在南部和镇内街道的碉堡暗堡中,西北面一带几乎是一片盲区,从北山到东山到东北方向的龙凤一线只有一个邓克明的独立旅待命。向新站的北侧同通过列车运送兵力,速度又快,又便捷。但是属于冒险行为,目标太大,极容易遭到敌人的地面火力的打击,可能会付出代价的。如果准备充分,指挥得当,还是有胜利的把握的。师部研究决定以铁路运输的方式向北部派遣一个营的兵力,然后向新站火车站的方向压缩敌人,打击敌人的后背,形成腹背受敌,南北夹击的态势。

  拉法战斗结束后,东北民主联军的指挥所转移到新站东南1公里处的一所民房里。梁兴初、梁必业、罗华生、刘兴元和陈光一起立即商议进攻新站的作战部署。决定以第1师第1、第3团、第2师第5团为第一梯队,第1师第2团为预备队;第2师第4团由第2师副师长贺东生带领在新站以西老爷岭以南地区阻敌增援和截断新站之敌退路。同时决定,各团务于8日黄昏向新站周边指定位置开进,于午夜按照信号一齐发起攻击。

  拉法至新站9公里,列车全速行驶十分钟足够用了。从铁路三角线的铁桥到机务段以北,是一段直线路程,经过站内的区间,共三公里,列车以最快速度通过也就需要五六分钟左右。铁道西侧是一片开阔地带,除了铁路的给水所之外就没有什么建筑物,只有路旁的一对护路碉堡和暗堡,此外敌人就没有部署重兵把守。铁道东侧靠近市区街道,建筑物比较多一些,敌人的主要火力配置也都集中在铁道东侧的街里。

  就在这几公里的范围内上演了一幕立体的现代化的战争场面,天上有飞机投弹轰炸和俯冲少射,地上有飞驰的列车,列车挂了六节火车体,车上有一个营战士的步枪、机枪的还击,地面上还有从碉堡了射向列车的子弹和阵地上打来的炮弹。飞机的轰鸣声,列车的呼啸声,汽笛声,喷气声,枪声,炮声,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惊心动魄,惊天动地。

  乘坐火车北上的三团二营战士,在飞驰的列车上,分成了六个作战单元,对着敌机和地面两侧的敌人顽强地战斗着,虽然铁路线依然完好,但是列车上二营一部分战士还是中弹牺牲了。

  机车驾驶员和司炉都是经过地方党组织精心挑选的敦化折返段的共党员张业发(副司机杨俊生,司炉王志明),接受任务时就做好了分工,司机一面紧握驾驶杠,加快速度。一面命令司炉:“加煤!”,司炉不顾枪林弹雨狂轰乱炸,一锹一锹地往锅炉里加煤添火,增加动力,担任副司机的是地方党的领导干部也是一位司机,他一面瞭望,一面指挥司机开车。

  列车从拉法出发,时速是四十公里,五十公里,六十公里,时速不断地加快,冒着枪林弹雨呼啸着前进,一直冲到了机务段以北的三道牌子附近,在这一带一直到东北方向都是敌人兵力部署的空档地带,二营战士虽有牺牲但是终于到达了预定的目的地,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任务。司机完成了任务之后,驾驶单机又护送伤员返回到蛟河。

  在机车上添乘指挥这次战斗任务的是三团的副团长黄才芳同志,久经沙场,经验丰富,作战机智勇敢,胆大心细,他站在驾驶楼的门口,一手握着扶手,一首拿着手枪,泰然自若地指挥着全营的战士集中火力反击敌人。

  列车冲到铁路桥到酒厂附近时战斗最为激烈,距离盘踞在街里的敌人更近了,敌人在碉堡中开枪向列车上射击,二营战士在行驶的列车上也在不断地向敌人还击,黄团长对着司机和战士们高喊着:“继续前进,不要惊慌,对空射击!”话音未落,激烈的枪声已经响成一片。最激烈的战斗持续时间也就是五分钟。

  列车上和机车煤水箱上的机枪构成移动的火力网,迎着俯冲的敌机猛烈射击,敌机被打得不敢低空接近列车只好窜入高空。敌机盘旋到拉法上空时,占领“四六六.二”高地的战士们,也用重机枪向低飞的敌机开火,五架敌机呜咽了一阵,子弹也耗费殆尽,只好狼狈逃走。

  列车运兵,机动作战,地空对抗,这是一次开创我军利用现代化运输手段展开的一次战斗的先例。也是解放东北的战争中第一次有工人阶级直接参加的战斗先例。

  07、扒路阻援

  这次战役的一个有利的条件是整个贯通南满和北满的铁路线和主要的行车部门已经被我军在控制在手里,拉法至哈尔滨,拉法至图们一线的铁路也已经完全掌控在共产党的手中了,还有地方党委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敌人在铁路运输上失去了优势。

  国民党军队不懂得做群众工作也不懂得抓住铁路的重要性,6月30日到了新站,就开始抓民夫,筑碉堡,修工事。根本没有意思到铁路的抓铁路的重要性。所以到6月7日拉法战役打响了,铁路系统还掌握在人民的手中。新站机务段,图们机务段,蛟河折返段,敦化折返段这些重要的行车部门都掌握在人民的手中,这都是取得胜利的必要的物质保障。

  地方党组织和武装部队根据上级党委的指示,积极配合了这次战斗,务必在拉法小姑家战役打响之后立即拆掉铁路线,不得提前和延误战机。新站区中队长刘得利接到县委送来的情报,后立即召开了党小组会议,做了周密的行动计划和战前的动员。

  刘区长动员大家说:“同志们,这次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是艰巨而光荣的,虽然我们不能直接上战场打击敌人,但是,完成后方打援的任务也同样是打击敌人的。”刘区长对完成这次任务也早有成竹在胸。

  接着刘区长开始交代任务,在三角线人字形铁路附近,划分出三个区间,分别派出三个作战小分队,并且自己还担任了第一小组的主长靠前指挥,每一个小分队由二十人组成,负责切断铁路线,每个小分队负责切断三个区间的铁路,使敌人在沿着铁路上行和下行的方向上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使整个吉五线和吉敦线全线瘫痪。敌人如果从吉林方向派兵增援,也只能坐火车到达老爷岭地区再往前铁路已经被切断了,敌人失去了向拉法和新站继续投送兵力的优势。

  任务交代完毕,刘区长问大家:“同志们有信心完成任务吗?”有!大家都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为了预防战役打响以后,敌人从吉林方向乘坐火车派兵增援,地方游击队,发动了当地民兵和群众,组成了三个作战小组,每个小组的成员都是由新站公务段的铁路养路工区的工人和土改工作组的基干民兵组成的,他们中的多数人都是起道钉,宁螺栓,拆卸鱼尾板,抬铁轨,抗枕木的行家里手,在拉法战役打响的同时,他们手里拿着板子,撬棍,铁镐等维护铁路的施工工具,趁着夜色,就把三角线一至小姑家一线的铁路线全线切割成若干段连夜扒掉了。行动也是在保密状态下进行的,小分队驾驶着三辆咕噜码子(手动轨道车)带着工具分三路同时展开行动。路边上的人还以为是养路工在正常施工,行动并没有引起敌人的主意。到了预定路段,在沿着三角线的方向开始向下行方向扒铁路的,起道钉的,宁螺栓的,拆卸掉链接两根钢轨之间的鱼尾板的,小鬼子的铁轨都是短轨,十二米长,很好往下拆卸,每隔二十四米拆卸一段,拆卸完了之后,大家一起搬起铁轨扔到在路基的两侧,剩下的还有路基上的枕木,力气大的就把枕木扛到了路基底下,不到两个小时就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开着轨道车就返回到三角线附近的村子里埋伏起来了,他们这一次果敢的行动有力地配合了东北民主联军一师的军事行动,同时也受到了上级党委的表扬。

  他们完成了任务之后又去参加保卫拉法至新站的铁路桥梁的战斗,敌人虽然占据着新站,但是始终没有能控制铁路的行车部门,有几股小部队几次接近大桥,图谋爆破大桥,都被地方游击队给打了回去,大桥还是安全。有力地保障了铁路的畅通。

  08、攻打新站

  5月30日敌人进驻新站的部队有两个团和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总兵力共有二千多人。他们在一周之内修筑了两道防御工事,设置了上百个火力集群。一道是外围的工事,一道是街垒工事。

  外围防御工事是利用新站四周原有的三米高的土墙上构筑的,同时在街内构筑了碉堡、暗堡等坚固的防御工事,把一些民用的房屋也打通了,在街里的几个十字路口上,包括日伪时期的老邮局处都筑起暗堡,设上鹿砦和铁丝网。外围主要是面向拉法方向的,那里是一片较为开阔的丘陵、农田、沼泽地带。 新站的北面则是一片空档没有兵力部署。双方一交活,接近万人的枪支一起开火,就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根本听不出个数来,以当年的老百姓都说:“枪一响起来就像刮大风似的!”

  我一团由拉法沿铁路右侧向新站东南方向前进。五团直奔新站正南,担任正面主攻任务,三团二营由蛟河乘火车后遇到地面炮火袭击和空中火力打击,冲破阻力北上至机务段以北往回压缩至车站和铁路线的西南方向。三个团形成围三阙一攻击态势,各部队到达指定地点已经是6月8日,早晨8点了。

  新站的西南方向是一片开阔地出了沼泽地和一些农田地没有什么建筑物,唯一可以作为工事的就是铁路桥梁和路基,这是天然的步兵工事。三团二营的三个连战士就部署在铁路桥至南道口一线的路基旁。总攻一开始爆破队就先把南道口附近的两座碉堡给端掉了。二营的全体干部战士依托铁路路基集中火力打击街里敌人的几个据点。

  6月8日,深夜两点,师长罗华生同志看了看手表跟政委刘兴远说:“总攻的时间已经到了,” 他同时拿起电话筒亲自向前线各个团指挥部发布命令:“总攻开始!”刘兴远命令信号员:“打三发信号弹。”霎时三颗红色信号呼啸着弹腾空升起,一、三、五团三个团近五千人的兵力,突然之间一跃而起,伴随着刺破夜空的冲锋号声,喊声、杀声响彻云霄。各级干部率先冲在最新前面,率领着战士们越过稻田、水沟、丘陵,铁路的路基迅速向敌人阵地发起冲锋。三个团一个团担任主攻,两团是侧翼助攻助攻方向是盘踞在街里的敌人的堡垒群落。一个回合敌人的围墙防御工事基本都被摧毁了,街垒中心的地堡群落就暴露出来。

  新站虽然比拉法大一些,但是居民一共900户不到五千人,历史上也从来没有经历这么大规模的战争场面,许多老百姓有和青壮年害怕被抓了壮丁都跑到了深山躲了起来。在短短的一周时间内双方就迅速集结了近万人的部队,开战是实际双方投入总兵力共8个团(老爷岭两个团)接近一万人。国民党的二千来人已经来了一个星期了,吃的开始紧张起来。实际上就是我军不围不打一个孤军缺乏必要的后勤保障也难坚持多久。

  新站的东南方向上没有什么坚固的地面建筑物,过了一条河(南大河即东大河的下游),山坡上散落几个小的村庄,都是一些泥土磊的草苫房子,村庄再往东南方向就是大砬子和龙头山一线,敌人在这一带只能是挖几条土壕,构筑一些简易的临时工事,但也都是不抗手榴弹炸的。 他们在这一带布置兵力主要目的是防止我军通过东南方向穿插到北面去,形成包围之势。所以东南方向是敌人的一个兵力部署薄弱据点,部署仅有一个营的兵力,也是我军重点突破的目标之一。

  敌军处于守势,我军处于攻势。我军是早晨八点钟到达的埋伏地点,还没有没有什么工事只能利用简易的地形地物作为掩体。在东南方向担任突击任务的是一团二连和团警卫连,总攻一开始,二连长李景云和警卫连连长就分别率领两个连的战士从两翼冲破敌人猛烈火力的拦阻,仅十分钟就突破了敌阵前沿,占领了敌人的一部分阵地。

  敌人占领新站时重点不在东北而在正南方向。而在新站车站到东北方向最近的一个屯子就是保安屯,这个屯子比较大一些,有是四五百口人。也是最早实行土地改革的屯子,群众基础好,是我党的一个农村根据地。距离新站的南山最远处有大约是来里地远。在往东北方向走二十里地就是龙凤屯了。这个保安屯是通过东山方向山路在山上骑马走和蛟河进行联络的。

  土改工作队长对来参加村民会议的人们说:“民主联军一万多人已经到了蛟河,新站就要解放了,上级交给咱们屯子的一个光荣任务,今天晚上就给民主联军的战士们准备伙食做饭吃,青壮年准备去送饭,会后就立即行动。” 村民们议论了一番之后,村民张老头说:“我家烙饼支援大军。”村民老韩也抢着说:“我家还有几只鸡今天就杀了支援民族联军。” 队长说:“好啊!好啊!大家就分头准备吧!”

  民兵和儿童团站岗放哨,防止坏人往新站方向跑去给敌人送信。民兵队长检查着岗哨说:“一定看好路口,今天晚上不许有任何人前往新站方向去。”武装民兵回答说:“是!”

  晚上八点以后,保安屯里,家家生火,户户冒烟,一片繁忙景象。支前队长和土改工作队长,正在挨家挨户走访着。

  村民刘家正在推着碾子磨米,见村长来了说:“我家准备多做些饭菜支援前线。我儿子去年就参加了民主联军也在前线打敌人呢。”

  一百来名青壮年动员起来有的挑着水桶和担子的,还有的背着背筐的,有的背着粮袋子的,过了东河,就沿着山路,绕道往八九里地之外南山战斗部队送水送饭。 队长说:“大家加快几步,不要掉队!”当队伍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时,突然从远处看到到了新站街的方向火光冲天,传来了阵阵激烈的枪声炮声。队长说:“打起来了!大家不要怕!子弹是向北射击的不会打到东边来的。”

  战斗到第二天早晨(6月9日),激战了大半夜的双方都有些疲倦了敌人龟缩在战壕中,不敢露头。枪声也逐渐稀落下来。这时地方党的组织领导的支前小分队也送来了热腾腾的早饭,招呼战士们吃早饭,支前队长对大家说:“同志们先吃点饭吧,吃饱了好继续打击敌人。”各级指挥员正在阵地上警惕地观察着敌人的动向,连长下命令让战士们先开始轮流吃饭,担架队正在紧急运送抢救伤员。

  敌人凭借着准备了七八天的防御工事和美式装备拼命地组织了十多次的疯狂反扑,但是都遭到两个连兵力的无情打击。在密集的炮火和如雨般的枪弹中,每一次冲锋和反冲锋,双方参战人员都有损失,顽固的敌人也被我军消灭了一大半,我军的伤亡也很大。当敌人再一次向我方阵地反扑过来时,警卫连指导员张纪杰同志和二连长李景云同志,带领部队与敌人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敌我双方刀光剑影,杀气袭人,厮杀在一起。战斗中,他们俩先后壮烈牺牲了。由于敌众我寡,我军伤亡也较大,两个连大部分都牺牲了,仅剩十多名战士。曹纬同志把剩下的十多名战士,重新组织起来,利用残壁秃墙坚守着阵地。

  这时,东北方向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从吉林出援之敌一个营,在小姑家遭到了由二师副师长贺东生同志指挥的四团的阻击。敌人向四团阵地反复冲锋,但始终没能前进一步。他们击溃了敌人一个营的增援,有力地保障了对新站攻击的侧翼安全。 我军经过重新部署,对骄横顽抗之敌发起了第二次攻击,战士们从四平撤出后,经过连续十昼夜的行军,现在又连续两昼夜的苦战,本来已经很疲劳了,但一打起仗来,精神倍增,无不以一当十。战士冒着炽烈的火力,步步逼近,炸毁了敌人的地堡,越过鹿、铁丝网,打垮了敌人十余次反复冲锋,进入市街,与敌人展开白刃战。

  9日晨,我军攻击进展不大。设立在在蛟河的总指挥部里召集一、二师各团长会议,听取了各个参战团的战况汇报,分析了昨夜的战况,其中有的同志产生了动摇的心里,梁兴初和梁必业等同志认真地分析敌我双方的战场情况,梁必业,刘兴元通报了三角线,小姑家,老爷岭一线的战况说:“敌人的铁路线已经被我切断,援兵不可能通过铁路运输了”。这一战况通报打消了一些同志担心敌人援军的疑虑。梁兴初说:“敌人是在暗处,我军是在明处,我军是强攻,敌人是死守,但是,敌军是孤军弹药和给养都已经成为问题,我军的后援充分,敌军的后援线路已经被切断了,总的来说,我军处于优势,敌军是处于劣势。陈光同志鼓励大家说:“不能半途而废,应再接再厉,一鼓作气,不怕牺牲,全歼新站之敌。 ”经过短暂的会议大家统一了思想坚定了必胜的信心。

  师部研究决定把伤亡较大的五团撤出正面阵地,由江永辉的二团接替,五团转移到新站的西北方向,在西山上的大利屯到五家子、大吉屯一线拦截敌人逃跑的路线。

  新站车站铁路线西侧是一片开阔地,除了一个靠近河边的铁路给水所之外,就没有什么建筑物,有少量的农田大部是藻泽地,靠近西山根底是一条西大河,有三五十米宽,西山上有几条小路都通往小姑家子放向,这是敌人的唯一的可能退往吉林的路,在这一带设防对于防止敌人逃跑有重要的意义。9日下午从新站战场上刚被二团替换下来的五团,就迅速地转移到了十里地远的新站西山一线,经过了大半夜的紧张的战备,各个营连已经在几条主要的路口两旁挖好了两道战壕,一道前沿战壕设置在西河沿上,一道战壕设置在西山的岭上,居高临下。五团在车站铁路线以西到西大甸子西大河到西山一带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络,张网以待,等着敌人来鑚网,完成了对新站镇里的敌人形成南线北夹攻进攻西线围堵的态势。战士们都戴上了伪装潜伏在战壕里,准备随时阻截可能从西山方向逃跑的敌人。

  果然不出我军所预料,早上六点多钟,隐蔽在铁路给水所,车站,机务段等处的各个连队派出的侦查员分别发现了有几股敌人穿过农田和沼泽地正在狼狈地地向西山方向逃跑。

  侦察队员以接力传递的方式,用最快的速度向五团的团部报告着战况。报告团长:“新站街里的守敌已经大部被歼灭,有三股散兵游勇正往西山我军阵地方向逃窜,企图向吉林方向。

  团长通过战地电话命令:“一营准备战斗,二营、三营待命后援,对于逃窜之敌一律歼灭。一个也不许放过。”“是!”各个营的营长接受了战斗任务。

  敌人刚一过河,就被一营战士迎面射来的密集的子弹一个一个击倒,剩下的敌人一见前面有阻击部队有掉头回撤,被我追击部队赶上消灭,逃跑之敌无一生还。五团战士大部迅速向新站街里包抄了过去,与一团和二团汇合,搜缴残敌。

  师指挥部设在离新站二里多地(旧站)的一个老百姓家里。敌人的炮弹连续在指挥所附近爆炸,硝烟从窗口灌了进来。二师师长罗华生同志和政委刘兴元同志都在指挥所里。刘兴元同志跳下炕,踱到窗前 ,望着烟尘滚滚的新站市街说:“唔,疯狗现在大概尝到了厉害锣!” 阵地上枪声相手榴弹爆炸声继续在响着,不过比原来稍为稀疏了。

  同一天中午,镇内的守军有收缩的动向已被我军观察到了。原来,应守敌的请求,敌人的空投援助物资的七架运输机飞抵新站上空。空投下100多副降落伞及大批弹药和军需物资。不知是失误还是故意,大批物资大多数都投降在我军的隐蔽阵地上。气的守敌团长韦耀东在电话里大骂笨蛋蠢货!这时,战场上传来了枪声和隐约的欢呼声。我团部电话铃也响了,唐青山同志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说:“首长吗?我们以为什么玩艺儿,原来是炮弹、子弹和美国饼干,战士可乐了,都说这些东西送的正是时候,蒋介石这个老牌运输队长,太了解我们了。 部队一度惊愕之后,现在更为振奋,吃着空中送来的饼干,枪膛里填满了美国子弹,更加英勇地向前冲击。敌人求援无效,空降物资、弹药又落在我们的手里,在我们猛烈地打击下纷纷动摇投降,一些顽固的,也被我们消灭了。

  我军各个部队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面向敌人喊话:“将军兄弟们,你们被包围了,援军的路被我军堵死了,投降是你们唯一出路!”接着就是一阵激烈的枪炮声。

  6月9日20点,我军炮兵阵地   陈光命令:“瞄准敌人的指挥所”,是!战士回答着。陈光命令:“开炮!”随着一声令下炮弹呼啸着飞向了敌人的指挥所,咣咣咣三声巨响,指挥所被炸开了半边,敌团长韦耀东,被炮弹的气浪掀翻在地,头部,胸部 ,腹部都被弹片击中,昏死了过去。

  我军再次发起攻击。在我各突击队的猛烈冲击下,扫清外围,杀伤敌人众多。残敌龟缩街里,妄图凭借街巷、民房,负隅顽抗。我一、二团突入镇内后,即对敌实施穿插分割,与敌展开巷战。

  一师二团团长江拥辉带5个连从南面进攻。敌人两面受攻,支持不住。至10日凌晨,全歼敌第二八三团,击毙团长韦耀东,缴获大批武器,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10日拂晓,我支前队伍就风尘仆仆地呼呼啦啦来了一百多号人,把早饭送到个连的阵地,战士们一面吃早饭,一面对着敌人喊话展开了新一轮的政治攻势。“蒋军兄弟们,开饭了,过来吃馒头吧!交枪不杀,我军优待俘虏!”敌人一听开饭了,更加饥饿难耐。

  战士们不断地对着敌人阵地喊着话,刚吃完早饭,我军首长就对敌人下了最后通牒,先半小时之内投降,否则七时就开始发起总攻击。

  至10日7时,新站之敌大部被歼,少数敌人向西北方向逃窜,亦被我五团、三团在西山上截歼。

  炮火中,敌人团长韦耀东被流弹机种毙命,面对着强大的对手,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局面。敌人大部分军心发生了动摇。逐渐开始有人出来交枪的,紧接着我军顺势又发起一次总攻,冲到了街里,敌人已经丧失了反抗的信心,大部分都举手投降了,我军光抓俘虏就有一千多人。战斗结束按照我军的政策战俘全部遣返回吉林。

  从拉法到新站两次连续战斗,我东北民主联军一师和二师奉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以下简称东总)之命, 在吉东拉法、新站地区,严惩违约向我进犯之敌,取得了在军事上敌强我弱、敌进我退形势 下的重大胜利,再创我军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孤立之敌的范例。经过三天激烈的战斗(29个小时),至 10 日 7 时,全歼敌八十八师二六三团和二六四团一个营,俘敌团长韦耀东以下 1900 人,毙伤敌 1000余人。 拉法、 新站战斗是我东北民主联军在战略撤退中第一个胜仗。 这次战斗不仅有力地打击 了敌人猖狂北进的嚣张气焰,迫使蒋介石在东北改变为“先南后北”的作战方针,而且,也 使我收复拉法、新站战略要地,为我党建立和巩固东满、北满根据地赢得四个月的宝贵时间。

  注,参考资料详见《拉新战役》开国中将梁兴初

  写作修改时间2018,3,21

最新推荐

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习近平以勇毅推进改革攻坚克难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卖淫有利于减少强奸”不仅是歪理邪说

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