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殿杰:《红楼梦》人物之贾雨村——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作者: 高殿杰 日期: 2018-06-11 来源: 微信公号“新红歌会网”

  新官上任三把火,总要弄出点名堂,树立点形象,为自己进一步提升奠定根基。贾雨村也不能例外。复职应天府任上,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薛蟠打死冯渊的命案。这时他初来乍到,哪知道谁是谁啊,一听人命关天,就要发签拿人,不想却被门子的一个眼色劝止住了。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办事员在法庭上干涉审判长办案,是门子敢于直谏?同样也很奇怪,审判长竟乖乖听了,开庭办案要看办事员眼色行事,是贾雨村善于纳谏?

  不是,都不是。要知道这不是贾雨村第一次当官了,先前已经当过一回,但没当多久就被人奏本告倒了。他应该是吸取了经验教训的,那时年轻气盛,恃才傲物,不懂官场潜规则啊。现在则懂了,要圆滑、世故、老道、精致些,要学会见风使舵、阿谀奉承、曲意逢迎,既要拍好上司的马屁,也不能得罪下属,上上下下方方面面都要维护好,切莫辜负了爹娘给的高智商。李鸿章就说,当官是最简单的了,官都不会当,还能干啥?

  大清与胥吏共天下,贾雨村这回是深得官场当官之道了。他很清楚,自己异地为官,人生地不熟,要依靠的就是这些熟悉本地关系网络人情世故的胥吏,千万不能小瞧了他们。所以,当他看到门子使眼色,立刻就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文章,也意识到自己的果断有些鲁莽了,自己的秉公办案有些幼稚了,于是发签拿人也就暂停了。

  人都有落魄的时候,高俅本是泼皮无赖只会踢气毬的高毬,朱元璋放过牛讨过饭做过和尚,刘邦曾也是一个不事生产不入他爹法眼的二流子。一个共同点,一旦发迹了,这段历史这段不光彩的历史这段他们认为有辱自身高大形象的历史就要避而不谈或者需要美化美化。原来这贾雨村当年读书的时候,也过着一段穷困潦倒不堪回首的苦日子,寄居在葫芦庙里;而门子就是葫芦庙里的小沙弥。想必两人一起喝过酒一起吃过饭一起扯过闲嗑,不料多年以后竟在这应天府大堂上相遇了。

  贾雨村自然认不出门子了,就像门子所说的,贵人多忘事;而门子却一眼就认出了贾雨村。从前的朋友,如今官老爷,门子敢大堂之上干涉司法,也不是什么敢于直谏,就是出于这一点私交,他还以为是从前呢。老朋友当大官了,这是多好的资源!赶紧巴结巴结,抱抱大腿,日后不愁升官发财。

  可门子还是算计失误了,显然道行不及贾雨村高。他忘了,陈胜称王后,把前来投奔他的当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都给杀了,因为他们天天讲陈胜小时候光屁股的破烂事。门子知道贾雨村贫贱的底细,贾雨村能放心他?后来到底被贾雨村寻了个不是远远地发配了事,也是十分自然的了。

  而贾雨村却是人生的大赢家。当初破落时因读书识文断字,看上去文质彬彬,又会做几首酸诗,赢得了甄士隐的喜爱,得到了甄士隐的资助。这是贾雨村遇到的第一个大恩人。遇到的第二个大恩人,则是林如海,贾雨村做了林黛玉的家庭教师,得到了林如海的推荐,得以攀上了贾政这棵高枝,于是贾政就成了贾雨村的第三个大恩人。正是在贾政的运作下,贾雨村得以官复原职,做上了应天府的知府。这样就接手了这么一个官司,遇到了门子;门子此时也成了贾雨村的大恩人。

  一个人,任何一个人,要想有点出息,自身因素不谈,外力是必不可少的,甚至更是重要的。贾雨村的经历就诠释了这一点。如果没有门子,如果没有门子提供的“护官符”,后果不堪设想。多年以后贾雨村如果再回忆起这堂上的情况,会惊出一身冷汗,有个后害怕的。如果把薛蟠拿了会怎样?贾政怪罪下来,好不容易到手的官岂不又没了?这分明是人家提携了你,你却不懂感恩嘛!说不定还会被安个什么罪名被关进牢子。门子也说:“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

  贾雨村实际上是陷入两难之中。整个事件脉络其实很清晰,罪魁祸首当然是拐卖人口的人口贩子,最可怜的是自己大恩人甄士隐的女儿英莲(香菱),最短命的是冯渊,最霸道的是薛蟠——打死个人没事一样,如同踩死了一只蚂蚁,该干啥干啥,而不是冯家告状说的跑路。抓,还是不抓?这是一个问题,这是摆在贾雨村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不妨先做个假设,贾雨村不是徇情枉法而是严格执法秉公办事,把薛蟠缉拿归案了。不过这样一来,不说贾政那关,又出现了一个问题,这算不算对甄士隐的感恩?对香菱来说,是好是坏?冯渊现在已经不在了,这是既定事实;再把薛蟠抓起来,香菱怎么办?她本人愿意吗?如果按照今天女权主义者的观点,香菱应大胆站出来,独立、自主,离婚,离开呆霸王薛蟠才对。但事态发展到这,香菱离开薛蟠是不是最优选择?肯定不是。薛蟠一开始纳香菱为妾,对香菱还是不错的,只是后来娶了夏金桂,香菱倒霉了。等夏金桂死了,香菱又被扶正了。薛蟠一次被柳湘莲打了,香菱还哭肿了眼睛,这说明她对薛蟠还是有感情的。

  可见,抓薛蟠,无论从贾政那一面来讲,还是从甄士隐、香菱那一面来讲,都不是好的选择。但,问题是,不抓薛蟠,用贾雨村自己的话来说:“事关人命,蒙皇上隆恩起复委用,正竭力图报之时,岂可因私枉法,是实不忍为的。”——说的好一个刚正不阿、清正廉明!好一副青天大老爷形象!可贾雨村还是忘了,贾王史薛四大家族是皇亲国戚,皇上不下令动他们,谁敢动?谁动得了?抓了薛蟠才是不懂得报皇恩呢,也正如门子所说的俗语“大丈夫相时而动”、“趋吉避凶者为君子”。

  法律是人制定的,而人又是灵活的,这时候贾雨村要完成的是一个程序上的正义。“被死亡”显然不是今天的发明,贾雨村运用得炉火纯青。就这样,薛蟠被暴病身亡了,冯家也被用钱摆平了,贾雨村又忙不迭给贾政、王子腾写信:“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八面玲珑,皆大欢喜,法律党所鼓吹的法律早在贾雨村这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手里就被解构得七零八落了。

  原载:微信“旧世界与新视界”

最新推荐

从改革开放40年看中国砥柱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广西发展纪实习近平会见朝鲜外相重庆多地查删孙政才、薄熙来、王立军相关信息

热门文章

打着“退役军人”旗号暴力袭警!公安机关侦办山东平度严重暴力犯罪案件

一篇对毛主席公正的评价!

郭松民 | 孟晚舟事件:一切寄希望于“美国的法律体系”吗?

黄卫东:美国真的对中国开放?评美国诱捕华为孟总

外交部召见加拿大驻华大使:立即放人 否则后果自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