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农夫:是社会主义人民文艺,还是资本主义精英文艺?

作者: 潇湘农夫 日期: 2018-06-15 来源: 昆仑策网

  毋庸置疑也天经地义,社会主义国家的文艺一定是社会主义人民文艺。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指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说:‘我们的文艺属于人民’,‘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江泽民同志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在人民的历史创造中进行艺术的创造,在人民的进步中造就艺术的进步’。胡锦涛同志强调:‘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永远同人民在一起,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艺术之树才能长青。’”

  习总书记的这一阐述和引证,表明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是我们党发展繁荣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一以贯之、矢志不渝的根本方针,她像一根红线,连接中国革命、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国改革开放各个时期,指导着中国文艺的创作和发展,不断铸就着中国社会主义文艺的新辉煌。

  新中国的文艺事业在党的这一文艺根本方针指导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有事实为证。例如,我们曾创作了《青春之歌》《红旗谱》《林海雪原》《红日》《红岩》《创业史》《保卫延安》《金光大道》《野火春风斗古城》《三家巷》《铁道游击队》《苦菜花》等一大批红色经典小说;我们曾创作了《洪湖赤卫队》《红珊瑚》《江姐》,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等一批歌剧和舞剧作品;我们曾创作了《哥德巴赫猜想》《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扬眉剑出鞘》等一大批报告文学;我们曾创作了《有的人》《忆向阳》《甘蔗林——秋纱帐》《团泊洼的秋天》《至青年公民》《回延安》《雷锋之歌》《中国的十月》《西去列车的窗口》《周总理,您在哪里?》等恒河沙数般的诗歌;我们曾创作了《红色娘子军》《制取威虎山》《沙家浜》《红灯记》等二十二个创新的经典样板戏;我们曾创作了《让我们荡起双桨》《洗衣歌》《洪湖水,浪打浪》《珊瑚颂》《祝酒歌》《我们走在大路上》等一大批经典红歌;我们曾创作了《江山如此多娇》《绿色长城》《枣园春色》《红岩村》《和平鸽》《和平万岁》《奔马》等富有时代气息和特征的画作。这些文艺作品,绝不逊色于那些所谓“民国大师”,即使纳入世界文艺之林,也是熠熠生辉、光芒四射。

  临近新时期和在新时期,我国的社会主义文艺,还在进一步发展并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例如,《档案》《潜伏》《士兵突击》《暗算》《秋喜》《亮剑》《换了人间》《历史的天空》《血染湘江》《三八线》《让子弹飞》,等等。这些作品高扬人民文艺、社会主义文艺的主旋律,将人民既当作历史的“剧中人”,又当作历史的“剧作者”,很好地完成了时代交给它们的历史任务,为中华文化增添了瑰宝,达到了以文艺化人的目的。

  但是,在我国社会主义人民文艺这股洪流不断向前发展的同时,一直有一股违背我国文艺发展根本方针的暗流在不断涌动,这股暗流由涓涓细流已经汇合成汩汩大流,以至我国著名导演贾樟柯批判现在的银幕,说:“现在中国银幕很单调。”“而现在一年只剩下两三部大片了。”——现在我国每年生产五百多部影片,但在贾樟柯看来基本是垃圾——只有两三部大片!以至我国文化学者孔庆东愤怒地指出:“今天出版的都是垃圾。今天你到书店里看看那书有多少!很多家长都发愁不知道买什么书,我就告诉他们:不用买,那都不是书,只能叫印刷品,不叫书。”(孔庆东:《文革时期的文艺》)

  也许贾樟柯和孔庆东先生的观点是主观的揭批,也许两位先生是文化人、文艺人揭露的是文艺界的“家事”,总之,俩位先生的揭露是狂人的“呐喊”:虽然赢得了几位“闲人”的围观,但不过是博得几位“闲人”的一笑;笑过之后,也就“散了罢!”完事。

  但是,是脓疮总要流脓,是问题总要暴露,必然性总会通过特殊的偶然性表现出来。当然我国文艺界存在的问题,不能通过贾樟柯和孔庆东先生揭露出来,总会通过其他的“贾樟柯”和“孔庆东”先生表现出来,总会在某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通过某个或某些人形成了某个或几个合适的事件表现出来——我国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著名文学家刘震云、著名影视明星范冰冰拍摄电影《手机2》事件,范冰冰签订阴阳合同偷税漏税和领取某一外企颁发的“中国国家精神造就奖”这两个相关联的事件,恰恰充当了这“某个或某几个事件”!——这两个事件,激起了中国社会不分阶级、不分阶层、不分左右、不分贵贱众口一词、口径一致的谴责!这两个事件,又引发了我国众多的互联网群众对文艺界存在的问题进一步的揭批;而通过揭批,将我国文艺界存在的问题基本暴露在阳光之下;而这些被暴露的问题又引发人们的反思:这些问题是怎么产生的?怎样才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应坚持怎样的文艺发展方针?怎样才能促进我国文艺事业的既繁荣又健康地发展?等等。

  这种由冯小刚先生、刘震云先生、范冰冰女士因拍摄《手机2》和范冰冰女士的阴阳合同及领取所谓“中国国家精神造就奖”,引发全民讨伐、鞭笞,进而引发众多网友揭批我国当前文艺界所存在的问题,进而引起全民对文艺发展问题进行全面反思的现象,不妨叫做“文艺界乱象”引起的中国社会现象。

  显然,“文艺界乱象”在我国文艺界是一个比较普遍的存在,既然是比较普遍的存在,那么,“文艺界乱象”在文艺界和文艺领域有哪些具体表现呢?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一,就是企图消解和否定中国革命和中国革命文化。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的领导下,进行得是那样的艰苦卓绝、波澜壮阔,中国人民在中国革命中表现得是那样的英勇顽强、壮怀激烈,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为中国革命、为中国革命中英勇牺牲的英雄流下敬仰的热泪、激发起为祖国、为人民不懈奋斗的斗志。

  可是,我们文艺界的一些人却不。他们认为中国革命搞早了、搞糟了;中国革命是“痞子运动”;中国革命除了抗日战争以外,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根本不值得搞;那些在中国革命中牺牲的英雄是土匪、是流氓,是上了共产党的当枉死的人。

  对中国革命持消解和否定态度最典型的文艺作品是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

  新中国的成立和全国土地改革的完成,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任务最终完成的标志性的事件。新中国的建立,使当时处于“乡土社会”的中国农民获得了政治上的解放,而土地改革任务的加速完成,不仅使农民获得了经济上的解放,而且这一事件本身表明了:土地改革是多么的切合了农民的意愿、反映了农民的要求。土地改革是现代中国发生的最伟大的事件之一,其功绩怎么评价都不为过。这一事件,早就在我国人民作家周立波的名著《暴风骤雨》、丁玲的名著《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得到了经典的表现。

  可是,事过六十多年后,具有经典革命意义的土地改革竟在方方笔下竟然具有了经典的反革命意义,——这里以方方小说《软埋》中最主要的悲剧人物陆子樵为例。他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财主,而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辛亥革命时立过功,抗日时接济过游击队,剿匪时为解放军帮过忙,政府号召捐献粮食时捐的最多。更重要的是,他不仅和政府有良好关系,而且因为他是“大善人”,所以全村人都签字画押要保他,“工作同志一看到有全村人签名的具保书,就同意不斗争陆家了”,执意要斗争陆家的只有一个有旧恨的长工。可为什么就这一个长工就能推翻土改工作队的决定,并吓得陆子樵全家自杀,自我灭门!而方方在《软埋》中浓墨重彩渲染的陆子樵全家灭门的惨剧,对照方方自己的家族土改史,都没有具体的事实印证。方方认为她那嫁给南京警察局局长逃台后的“大姨最惨”,可是这位“最惨的大姨”“‘土改’时,大姨失去土地和财产,带着五个老人六个孩子,住在乡下祠堂。因为成分不好,大姨的儿孙两代人都没能好好读书。”这也就是说,作为有血债的镇压对象,其大姨家人在土改中也只是“失去土地和财产”,“五个老人六个孩子”都能够生活,也都安然无恙,仅仅“儿孙两代人都没能好好读书”而已。(郭松民:《必须重视<软埋>现象》)

  可是,方方却用本来最人道、最公平、最正义的土改事实,包括她亲属的土改事实,艺术地再现为了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土地改革!——这不是方方“软埋”封建制度,而是方方在“软埋”中国革命、“软埋”土地改革、“软埋”人间的真善美和公平正义!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消解和否定中国革命和中国革命文化的小说不仅使得方方名利双收,而且竟使得我国政界、文艺界等有那么多的人为其叫座、叫好!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二,就是消解和否定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文化。

  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以及改革开放,是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我们尽管交了一些学费,付出了沉痛的代价,然而,“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中国改革开放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使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十九大政治报告)因而中国社会主义的革命、建设、改革,是一个《火红的年代》,更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还是个不断推进中华民族实现伟大梦想和复兴的时代,是值得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所赞美、所讴歌的。

  可是,我们文艺界的某些人偏不,偏要将中国社会主义时代描写成黑暗专制、民不堪命的时代。1980年代的《苦恋》《河殇》年代已远,似已不用言说,但冯小刚导演的《芳华》却是“昨天的故事”,还是值得说道说道。

  《芳华》的时间脉络从文革后期开始,一直延伸到新世纪,贯穿的主题是“好人没好报”。男主角刘峰,质朴善良,乐于助人;女主角何小萍,嫉恶如仇,性格刚烈。但无论在“改革前”还是“改革后”,他们的命运都令人扼腕长叹。

  在改革前,刘峰的不幸是被人利用。他自己认为是在学雷锋,别人看来却是傻子,他始终没有得到何小萍之外的其他文工团战友发自内心的尊重,人们一方面利用他的道德行为占便宜,另一方面却在背后嘲笑他。

  何小萍的遭遇则是被排挤、倾轧、她是文工团里的怪物和异类,甚至在本该怜香惜玉的男兵那里都得不到一点点照顾与同情。

  在改革后的岁月里,刘峰和何小萍都因为受到倾轧和排挤而被迫上了前线,结果双双受到重创。刘峰失去了右臂,成为身体上的残疾人;何小萍变成了精神病,成为精神上的残疾人。

  在九十年代,“南巡讲话”之后开始的中国社会急剧分化过程中,刘峰与何小萍又双双沦落到了社会底层,或靠当小贩为生,或靠救济为生,饱受白眼和欺侮,而他们那些出身高干家庭的文工团战友,则要么成为海外富婆,要么成为地产富豪,和他们已经不再是同一个阶级了。(郭松民:《<芳华>的“嫁接术”》

  应当承认,“好人没好报”的事情,在任何时代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在毛泽东时代必然也有个别事例的存在。问题的关键是个别的、非典型的存在还是普遍的、典型的存在,因为文艺作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而文艺的典型意义,不在于表现时代的“个别的、非典型的”“这一个”,而完全在于表现那个时代“普遍的、典型的”“这一个”。将《芳华》的主人公刘峰和何小萍的遭际放在毛泽东时代和改革开放时代的大背景之下,显然是没有普遍和典型意义的。这是由于,毛泽东时代实际像原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张全景指出的那样,是一个人心纯净、学雷锋蔚然成风的时代,是整个社会诚信、人际关系融洽的时代,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居民不知防匪防盗为何物的时代。(张全景:《毛泽东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历史巨人》)这还由于,改革开放时代实际还延续着景仰英雄、厚待军人的方针政策和社会风尚。一个明显的例证是,军转干部回到地方都是提升半级安置,一般大学生可能进不了公检法司党政机关部门而军转干部和带安置卡的军人却能基本进入这些机关和部门。《芳华》主人公后来的悲惨遭际,不是由于“好人难做”,不是由于党和政府没有善待他们,而是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由于某些政策的失误导致产生了一个富可敌国的有可能演化为自由资产阶级的分利联盟集团,其中这个分利集团的右翼,就有文艺界一些人,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们美其名曰是“资本运作”,实际是“空手套白狼”——空手套取海量的社会财富。正是这个富可敌国的有可能演化为自由资产阶级的分利联盟集团攫取和非法攫取的财富超过了刘峰和何小萍们的想象力,才造成了刘峰和何小萍们的不幸。

  然而,冯小刚不是这样艺术地展现,而是通过看似一个“真实的故事”,将毛泽东时代描写为尔虞我诈、冷酷无情,将改革开放时代描写成了对弱势群体的任意宰割和剥夺,从而将刘峰和何小萍们的不幸归结为“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归结为党和政府的不负责任和对军人的欺诈和哄骗。通过这样的艺术展现也就消解和否定了中国社会主义的政治合理性、道德合法性,这正是冯小刚们的高明之处,也是冯小刚们的根本目的所在!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三,就是毫无底线地恶搞红色经典。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我国人民文艺工作者创作了大量的反映时代声音、体现时代价值的红色经典。这些作品不仅在其产生的时代鼓舞了人民斗志、凝聚了民族精神,而且以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在岁月的洗礼中历久弥新,逐渐成为红色经典而显示出跨越时空的意义和价值。

  然而,近些年来,一些深具历史价值、时代价值的红色经典屡被文化界的一些人在舞台上、互联网上肆无忌惮地恶搞。从借用《十送红军》的旋律胡乱填词,到伴着《黄河大合唱》的歌声群魔乱舞;从《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有了情人,到《红色娘子军》中的女战士谈起了恋爱;从《闪闪的红星》中的潘冬子变成了整日做着明星梦的富家子弟,到《铁道游击队》的队员变成了满口脏话的青歌赛选手,红色转化为了黄色,经典演绎成了笑点,低俗取代了通俗,感官娱乐取代了思想感悟。就这样,一则则为人们熟知的革命故事被调侃,一个个为青少年崇敬的偶像人物被丑化。(左鹏:《红色经典不容恶搞》)社会主义文艺的价值观和艺术观,思想和精神也就在这样的恶搞中被消解和颠覆,——崇高被卑鄙欺负、高尚被下流凌辱,光明正大则被阴谋诡计打倒在地。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四,就是恬不知耻地为蒋记国民党歌功颂德、涂脂抹粉。

  稍有良知和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蒋记国民党统治时期是百年耻辱中的耻辱、屈辱中的屈辱,是只有更黑没有最黑、只有更烂没有最烂、只有更坏没有最坏、只有更残暴没有最残暴的社会。这个蒋记中华民国的基本特征就是:大大小小的蒋介石、汪精卫相互倾轧、勾心斗角,只谋一人或某一小集团之私利而全不谋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之公利,对外屈服于帝国主义之压力成为帝国主义之走狗,对内热衷于自己的独裁统治残酷剥削欺压中国人民,其结果将中国搞得民不聊生、国已不国。

  可是,这样的蒋记中华民国经过文艺界一些人的涂脂抹粉、梳妆打扮,蒋记中华民国成了西施貂蝉,灿若桃花、美若天仙了。

  这些人作品里的蒋介石就很美。蒋介石本来是一个算得精、拎得清,消极抗战、积极反共、残酷屠杀和镇压中国革命和中国人民的刽子手和独夫民贼;是抗战八年,除了台儿庄一役算是惨胜,再没有打过胜仗,没有收复一座城市,也没有成建制的消灭一个日军联队。一句话,蒋介石是屡战屡败,屡败时常惦记着媾和投降,只是有共产党、全国人民和各种进步势力的反对才没有实现其图谋的所谓抗战领袖。可是,这样的蒋介石在冯小刚们的文艺作品里,蒋介石却成了忧国忧民、为国为民,民之忧乐、常在我心的人民解放者;是率领中国人民誓死抵抗日本、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的民族大英雄。这有全国各地大小电视台播放的抗日神剧为证。在这些抗日神剧中,到处都是蒋介石、蒋介石的将领们组织的抗日会战,到处都是蒋介石、蒋介石的将领组织的会战取得的“辉煌”的胜利。例如,被观众誉为比凤凰台还凤凰台的湖南卫视就播放了《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湘西会战》,而且战果都很辉煌,好像实际的战果就像影视中这样的辉煌。由于屏幕银幕上有这么多的辉煌抗战战果,本来没有什么抗战战果的蒋介石在屏幕银幕上真的成了战果辉煌的抗战领袖和抗战英雄了。然而,台湾的国民党至今并不领这些人的情,因为台湾的国民党上有羞耻之心,还有自知之明,因为,在台湾的国民党看来,蒋介石作为国民党先领袖,都是负资产!

  这些人作品里的汪精卫也在被漂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都知道,汪精卫是现代中国最大的汉奸,这是任何人想洗都洗不白的。可是,现在的文艺界的一些人认为,汪精卫并非“卖国”,而是想“救国”。比如那个大名鼎鼎的章诒和就能别出心裁:“出于‘曲线救国’的政治路线与‘主和’思想,在民族危亡时刻,汪精卫希望能保全沦陷区一部份民众和土地,他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了。”因而在章诒和的笔下,汪精卫简直高尚得不能再高尚。然而,无论章诒和怎样美化,汪精卫的高尚都是“卖国”的高尚、是汉奸的高尚!

  这些人作品里的蒋介石的走狗们也很美。蒋介石最忠实的走狗莫过于他的党卫军——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了,他被誉为蒋介石的希姆莱。但这个希姆莱,不过是一个内战内行、屠杀共产党和工农群众有术,对抗战锄敌、收集情报无方的蒋介石的鹰犬。抗战并没有立下什么业绩,更谈不上有什么汗马功劳了。可是,通过一部一部关于军统抗战的抗日神剧在屏幕银幕上的热播,戴笠哪里是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的刽子手,分明就是国之干城、民族英雄。不惟如此,戴笠的打手们也跟着“香”了起来、“红”了起来——如果不看历史事实,只看屏幕和银幕,军统特务才是最坚决抗日而且是最有效的抗日组织!例如,在电视剧《伪装者》中,军统特务们精忠报国、出生入死,专业、老练而又富有献身精神。尤其是主人公明台的老师王天凤,更是一位外表严厉冷峻,内心却充满慈爱的父亲的形象,堪比红色经典《英雄儿女》中的政委王文清。改开后的影视作品中,还没有一个共产党人被这样表现过。(郭松民:《谁在讲述民国往事——简述<伪装者>》然而,事实证明,这不是真实的戴笠和他的爪牙,这只不过是一些文艺人杜撰的“真实的”戴笠和他的爪牙。

  这些人的作品在将大大小小的蒋介石们洗地。满清皇朝完蛋后的中国社会产生的最绚丽的奇葩,就是不仅产生了袁世凯、蒋介石、段祺瑞、冯国璋等“大”皇帝,更产生了多如牛毛的“土皇帝”。这些土皇帝,独霸一方、横行乡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些人在民族危亡、国难当头的时候,有的还可能真抗过日、打过鬼子;有的根本是假抗日、真反共,变本加厉,鱼肉百姓。可是,就是这样的人,也被他们描绘成了大英雄。例如,党人碑先生就揭露:“如今内乡小军阀刘顾三被他捡来的后人们歌功颂德,又是抗日英雄,又是治理有方的本地乡贤。但实际上,在鬼子面前,他的民团既不想打更不禁打,保存实力草头王才能做得久,他在丹水南公路上只设了一个排的前哨,结果因为无人指挥,晚上被鬼子用坦克堵在饭铺里,烤火的团丁被押出来,在公路边被排枪全部屠杀。随后他的民团纷纷投敌当二皇军开维持会,他躲到山里继续糟践老百姓。镇平有帮盐商,十来个人带着18头驮盐骡子路过,刘就让人把盐商集体活埋,骡子盐包跟干湿活儿的部下分肥。除了抢群众的,抗战胜利后他连鬼子投降缴械给政府的军械库都敢抢,当然不管抢私还是劫官,都可以推给CP。”(党人碑:《民国乡贤到底有多丧尽天良?说说河南内乡小军阀刘顾三的发家史》)

  这些人的作品在为民国的繁荣富强背书。无人不知、谁人都晓,蒋记中华民国是一个积弱积贫、国已不国,民生凋敝、哀鸿遍野的国家。可是,在文艺界一些人的作品里,在他们把持的屏幕银幕上,蒋记民国不是城市现代,就是乡村俨然;不是灯红酒绿、流光溢彩,就是小桥流水、清新自然;不是富贵荣华、钟鸣鼎食,就是谦谦君子、窈窕淑女,国家的富强、社会的繁荣、人民的富足、生态的美好直把当今的中国比下去了。这不禁使人产生这样的联想:蒋记民国这样美好,共产党当初号召革命,是不是真的搞错了?共产党是不是真的成为了民族和国家的罪人?这也许是他们的无知无畏,也许正是这些人的意图和希望达到的结果和效果!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五,就是文艺界一些人在制造庸俗、低俗、媚俗的文艺垃圾。

  著名的电影导演贾樟柯批评中国的电影基本是垃圾作品,智勇的文化学者孔庆东评论现在的出版物那不是书而是印刷品,冯小刚也认为中国垃圾电影横行。不但他们是怎样的两样心思、琵琶别抱,都共同指向了中国文艺界这样一个事实:文艺界一些人不是在创造文艺作品——哪怕是在创造资产阶级的文艺作品,他们实实在在是在制造文艺垃圾。这些文艺垃圾,主要表现为庸俗、低俗、媚俗。例如,一些影视作品把色情淫秽的镜头作为自己的卖点,影视创作人员通过各种方式炒作绯闻,以此来吸引公众的注意。这样的影视作品不是在宣扬社会公德,而是在挑战社会道德的底线。个别媒体为了追求点击率、视听率,热衷追捧娱乐明星、网络红人,大量炒作个人隐私、情感绯闻,大肆宣扬纸醉金迷、花天酒地,使“星”闻弥漫着庸俗、低俗、媚俗气息。过度娱乐化、物质化、肤浅化的信息大行其道,廉价的笑声、无底线的娱乐、无节操的“爆料”淹没我们的生活,等等。这些垃圾文艺的横行,导致人们娱乐之上、娱乐至死,助长享乐主义、奢靡主义,影响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培育和养成,直接败坏了社会风气。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六,就是文艺界一些人长了一个资本的灵魂。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们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要热爱人民,因而文艺家安放的灵魂应该也必然是人民文艺,这是不言而喻的。可是,文艺界一些人不是,文艺界一些人安放的是资本的灵魂。

  这里就以冯小刚为例。冯小刚开了个叫东阳美拉的小公司,开盘资产是1.36万元。后来这个公司负债1.91万元,也就是这公司毛都没有,是一个皮包公司。可是,这个时候,有个有钱有势的上市公司,叫做华谊兄弟,用10.5亿远现金收购了冯小刚公司70%的股权。根据转让协议,华谊兄弟分别向老股东冯小刚一次性支付了全部股权转让款,共计人民币10.5亿元。我的乖乖,一个空壳公司一下就进账了天文数字的钱财!

  这哪里是“资本运作”,分明就是“空手套白狼”!钱财来得如此容易,又怎么能不让文艺界一些人安放资本的灵魂?!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七,就是文艺界一些人和他们的文艺作品成为了资本的婢女。

  文艺界一些人和他们的文艺作品被资本所控制并成为资本的婢女,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国际资本和国内资本大举进入了中国的文化市场。中国的广大影院、影线,诸如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等各大门户网站,一些电视广播台等都有国际国内资本的影子。这些资本集团有钱、有权,有舆论控制能力。正因为这些资本集团有钱、有权、有操控能力,因而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因而能操纵文艺界一些人的文艺意识和文艺创作,因而能将文艺作品塑造为资本所需要的形象,因而才能将那么多的作品变成了庸俗、低俗、媚俗的文艺垃圾。正因为这些资本有权、有钱、有操控能力,资本大王们才能横行无忌、无恶不作,偷税漏税、洗钱赌博,欺男霸女、践踏公理,侵蚀国家根基,侵犯人民利益。因此,是到了严管资本进入文艺市场的时候了!是到了正视资本的危害作用的时候了!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八,就是将中国文艺市场变成了“疯狂的石头”。

  按照常识,现在文艺市场造成了那么多的垃圾,那么多的废品,文艺市场该是不温不火,甚至是半死不活才是,可是现在的文艺市场是“一片繁荣”。小说出了一本又一本,电影拍了一部又一部,电视剧摄了一集又一集,可是,大多数是赔钱买吆喝。这该是投资者、导演、演员、剧组皆输的局面吧?可实际还真是皆大欢喜的多赢局面。一些名演员动辄每期片酬几百万、几千万,一些名导演拍一部戏就等于办了一个上市公司,一些歌唱演员的出场费动辄就是几十万、几百万。这样离谱的收入确实超过了许多吃瓜群众的想象力。其实,这种多赢的局面说穿了不过玩的就是“财富大挪移”的招数:不是将黑钱洗白,就是到股市圈钱!

  “文艺界乱象”的表现之九,就是企图将伪中国国家精神操纵为中国国家精神。

  中国自有中国的国家精神。这就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形成的中华民族精神,最主要的是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中国革命、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中形成的共产主义精神。基本的是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大庆精神、“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抗震救灾精神、抗洪救灾精神、张思德精神、白求恩精神、雷锋精神、铁人精神,等等。这些精神,铸就了中华民族的脊梁,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注入了绵绵不绝、生生不息的动力。但是,一个外国资本与文艺界勾结竟大言不渐地向中国颁发“中国国家精神造就奖”,而中国人也竟然恬不知耻去领并以此沾沾自喜!以至被怒怼:“一个竟敢发,一个竟敢领!”

  这件事不能小觑!这分明是外国资本企图在操控中国人的精神!这分明是对中国国家精神的践踏!这分明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述种种“文艺界乱象”表明:“文艺界乱象”的本质是社会主义人民文艺与资产阶级精英文艺之间的对立。这是因为“文艺界乱象”是文艺界一些人阳奉阴违,甚至是公然践踏社会主义文艺原则、理论、方针和政策的必然结果,是与社会主义人民文艺发展的方向根本对立的。要么是社会主义人民文艺,要么是资本主义精英文艺,这就是“文艺界乱象”对我们的昭示。

  上述种种“文艺界乱象”表明:当前我国文艺界和文艺作品确实病了,而且病得不轻。这已不是血脉之病,而是肠胃之病、腠理之疾。需要去死肌、杀三虫,针砭其症、刮骨疗毒,对症下药、固本培元,方能端正社会主义文艺航向,保障社会主义人民文艺的健康发展。

  这就必然要求保障党对社会主义人民文艺的绝对领导权。中国的事,必须要靠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人民文艺也必须依靠共产党的领导。任何企图偏离、淡化、削弱党的领导行为必然适得其反,不是使得社会主义人民文艺偏离方向,就会使得社会主义文艺不能快出作品、出好作品。

  这就必然要求我国文艺界必须坚持社会主义的文艺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基本的,就是要求我国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

  这就必然要求发挥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以使中国社会主义人民文艺行稳致远。这次中国“网络义勇军”齐心协力怒怼“文艺界乱象”,表明文艺界这些人的行为是不得人心的,资本主义精英文艺是令人厌恶的,社会主义人民文艺是合乎中国人民的意愿和要求的。将中国人民的力量发挥出来,文艺界的任何魑魅魍魉、牛鬼蛇神都将无处遁形,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也会得到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这就必然要求文艺主管部门和相关部门多管齐下、齐抓共管。文艺主管部门和相关部门真抓实干文艺界的管理是天经地义、职不容辞,尽职尽责是本分,监管不严不到位是失职,这毋庸多言。

  揭露“文艺界乱象”,实际是在挤中国文艺界的脓疮。这件事情的根本意义就在于:根治了“文艺界乱象”,中国社会主义人民文艺这条龙,就会在不久的将来腾飞九天、行云布雨,滋润中国、慈润寰宇、滋润人间所有人的心田!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金正恩习近平同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谈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热门文章

胡懋仁:资中筠谈爱国,隐藏了哪些见不得人的私货?

郭松民|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郭传志:方舟子的“使命”!

长安剑:三个月三次访华,金正恩来谈了三个问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