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为什么给中国人?

作者: 刘同尘 日期: 2018-09-12 来源: 红歌会网

  一些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崇拜的五体投地,值得如此崇拜吗?它究竟是个什么奖?为什么给中国人?应该弄个明白。弄明白这三个问号很简便。请看看瑞典文学院给高行健、莫言的“授奖词”,就十分清楚了。抄在下面。

  给高行健的“授奖词”(转自新浪网)——

  尊敬的国王和王后陛下、殿下,女士们和先生们:

  高行健的作品包括十八部戏剧,两部长篇小说,和其他数量可观的中短篇小说。他出生于1940年,早在六十年代,他就开始了他的作家生涯。他的作品本应更多,但在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的情形下,他被迫烧毁了所有的手稿。八十年代,他对中国小说和戏剧的形成与影响的研究作了十分重要的贡献。正如当初为文学奠定了心理学基础一样,他的著作在关于文学形式与结构的方面,开创了一片新的天地。

  小说《灵山》(1990)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最杰出的代表之一。高行健为这部小说构建了一种存在主义的两难境地:出于人性本能的驱策,试图在同渴望他人(可能是他或她)施与温存与交情的欲念作着孤独的抗争中,保存一种绝对的独立。但尽管如此,这种日益增进的共同关系却仍然威胁到个体存在的完整性,除非破裂,否则,势必会以为某种权势的相争而告终。

  对专制国家的强烈的疏离让作者在八十年代早期深入到中国南方及西南部地区。在那里,至今仍保存着原始文化与远古萨满教仪式的痕迹,以及道教的遗风。在对这些文化的描述中,往往又充实着他从传统说书人那听来的荒诞而又异想天开的故事。同时,因为反对因意识形态上的专制而导致思想的屈从与一元化,他对儒家正统以及马克思主义学说一直持猛烈批判的态度。

  在通往灵山的朝圣路上,他希冀能够找到关于人生与人类境遇的终极真谛。因为不甘寂寞,作者不得不创造出一个“你”,一个自我的写照;但是,尽管如此,“你”与“我”依然未能摆脱寂寞的侵袭,于是“她”诞生了。这些众多的人物莫不都是作者自我的写照。藉由这些代词,作者成功地审视了人与人之间的一系列关系及其作为个体存在的最终结局。

  小说《一个人的圣经》(1999)被高行健看作是《灵山》的姊妹篇,是作者对自己在文革期间扮演的三种不同类型角色的反思:一个造反派领袖、一个受迫害者以及一个冷静的审视者。他再一次运用代词“你”和“他”,以离间两种不同程度的疏远:“你”代表着流亡此地的作者,“他”意味着文革彼时的自我。在这些穿插着对作者现时流亡状态的叙述的篇章中,作者如实地袒露出他在文革中所呈现出不同身份的角色的种种亲历及其所作所为;正是这些篇章,才使得作者能够将他的视野置于人类存在的意义、文学的本质属性以及作品本身的状态之上——更为重要的是,纪实与虚构并重的手法使作者的这些观点变得更为令人信服。

  高行健的先锋创举源自其以一名剧作者的身份,于八十年代上半期在当时被公认为全国最优秀的剧院——北京人艺担任艺术顾问、导演和编剧的时候。尽管高行健的戏剧以其独创性著称,但无疑地,他的戏剧受到来自西方现代主义与中国传统戏曲的影响,而他的成功之处正在于糅合了这些个原本迥异的戏剧手段,从而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戏剧理念。

  亲爱的高行健:

  您未曾空着手离开中国。当您离开这个对您而言真正而又现实的国家的时候,随同您而来的母语业已深刻地影响了您。且让我代表瑞典学院,赠与您以无上的荣光,并向您致以最热烈的祝贺。现在,就请您从国王陛下手中接受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

  给莫言的“授奖词”(转自凯迪社区 文化散论)——

  尊敬的国王和皇后陛下,尊敬的诺贝尔奖得主们,女士们,先生们:

  莫言是个诗人,他撕下了程式化的宣传海报,让个人从无名人海中突出。莫言用荒诞和讥讽攻击历史的谬误、贫乏及政治的虚伪。他用戏弄和不加掩饰的快感,揭露了人类最黑暗的一面,不经意间找到具强烈象征意义的形象。

  高密东北乡体现了中国的民间故事和历史,却又超越这些进入一个国度,驴和猪的声音淹没人声,爱与邪恶都呈现超乎自然的比例。

  莫言的幻想跳出人类生存现实。他善于描述自然;也彻底了解饥饿的含意,他笔下的英雄、情人、施暴者、强盗,尤其是坚强不屈的母亲们,令20世纪中国的残酷前所未有如此赤裸地呈现,向我们展示一个没有真理、常识、怜悯的国度,以及那里鲁莽、无助和荒唐的人们。

  中国历史上反覆出现的〝人吃人〞证实了这种苦难。莫言笔下〝吃人〞象征无节制的消费、铺张、垃圾、肉欲和无法描述的欲望,只有他能那样跨越禁忌尝试去阐释。

  莫言的小说《酒国》中,极品佳肴是烤三岁童子肉。只有男童能入膳;被忽视的女童反得以生存。这一讽刺指向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令天文数字的女婴被流产:重男轻女,女孩连被吃的资格都没有。莫言还就此话题写了一部完整的小说《蛙》。

  莫言的故事用神话和寓言做掩饰,将价值观置于故事的主题。在莫言笔下没有毛时代中国的〝标准人民〞,而是充满活力、不惜用不道德的手段来满足他们的生活,打破被命运和政治划下的牢笼。

  莫言所描述的过去,不是共产主义宣传画报里的快乐历史。他用夸张、滑稽模仿加上变异的神话和民间故事,对50年来的宣传进行修正,并令人信服。

  在他最著名的小说《丰乳肥臀》中,从女性视角描述了大跃进和1960年的大饥荒,用嘲笑的笔法写革命伪科学试图用兔子精液让母羊受孕,并把所有对此表示怀疑的人斥为右派分子。小说结尾描述的90年代新资本主义,骗子们卖化妆品致富,仍在试图用异体受精孵出凤凰。

  莫言作品将一个被遗忘的农民世界生动展现人前,甚至不惜用刺鼻的气息刺激感官,既冷酷无情得教人目瞪口呆,又掺合令人愉快的无私,他笔下没有一刻枯燥乏味。这个作家彷佛通晓并善于描述形形式式人类生活,各种手工艺、冶炼、建筑、挖渠开沟、畜牧和土匪的花招诡计通过他的笔尖跃然纸上。

  他比拉伯雷和斯威夫特以及当代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以来多数作家更滑稽和震撼人心。他语言辛辣,在他描述的中国近100年的画卷中,既没有跳舞的独角兽和仙女,但他描述的猪圈式的生活,令人亲历其境。意识形态和改革运动来来去去,但人的自我和贪婪恒在。而莫言为所有小人物抱打不平,无论是日本侵华期间、毛式恐怖之下、还是今天的生产狂潮中面对不公的个体。

  莫言创作出的家乡是一个美德与卑鄙残酷交战之地,是一次踉跄的文学冒险。中国以及世界何曾被如此史诗般的春潮席卷?在莫言的作品中,世界文学的声音掩盖同侪。

  瑞典文学院祝贺你。请你从国王手中接过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这两篇“授奖词”,对高、莫大加赞扬。

  对中国如何呢?是友谊还是敌视?是赞颂还是侮辱?

  这个“奖”,为什么给中国人?

  凡是有正义感的中国人,看了这两篇“授奖词”,都会十分明白吧?

  2018年9月8日星期六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视频|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朗普贸易战惊天阴谋……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顽石:做人还得讲点良心吧

顽石|如何看待媒体连续曝光台湾对大陆的间谍活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