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作家绝不会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

作者: 刘同尘 日期: 2019-01-13 来源: 红歌会网

革命作家绝不会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

——评莫言《读鲁迅杂感》之一

  《读鲁迅杂感》开篇说:

  “大约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读鲁迅了。这绝不是也绝不敢自夸早慧,也绝不是绝不敢想借此冲淡一下那些‘德高望重’的革命作家涂抹在我脸上的反革命油彩”。

  这是句反话。

  “绝不是也绝不敢自夸早慧”——正是自夸!

  “也绝不是绝不敢想借此冲淡一下那些‘德高望重’的革命作家涂抹在我脸上的反革命油彩”——正是把矛头指向革命作家!

  油彩是含油质的颜料,可用于演员化装,画家作画。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那是美化反革命。

  革命作家绝不会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的,不是革命作家。

  一个时期以来,确实有些作家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你莫言就是其中的一位。

  彭荆风同志的文章:《莫言的枪投向哪里? ——评〈丰乳肥臀〉》披露——

  杭战胜利后,司马库带着人马打回来赶走了八路军,对乡亲们仍然是一如往昔的照顾,“他们杀了几十口猪,宰了十几头牛,挖出了几十缸酒。把肉煮熟了,用大盆盛着放在大街当中的桌子上。肉上插着几把刺刀,任何人都可以前来S.J食……”以致有人吃多了酒肉撑死在街头。

  这场面颇有普天同庆之感。

  何国瑞教授的评论披露——

  作者对地主国民党军队,却是用玫瑰色来加以歌颂。家有短枪队的大地主、“福生堂”二掌柜司马库在书中一出场就是一个活菩萨。同村的赤贫孙哑巴兄弟五个公然在大街上追杀了他家一头大骡子,他不但没说一句狠话,反而赏给了五块大洋。司马库再次亮相时就是一个抗日英雄了。为了阻击日寇,他既在蛟龙河拱石桥上大摆火龙阵,又爬上铁桥锯断钢梁,颠覆了鬼子的军列。

  书中还有著意的对比描写。日本投降了,司马库带着美式装备的别动大队进村包围了鲁立人的爆炸队,将其赶出大栏镇。司马要部队只是放空枪,“施行恐吓战术,没打死爆炸大队一个人”。可几年后,当爆炸大队改编为解放军某部杀回来时又是一个什么景象呢?鲁趁司马给他队伍和老百姓放电影之夜,包围了电影场,把手榴弹不停地抛向人群。司马的人顽强抵抗着,司马大叫:“投降吧,弟兄们,别伤了老百姓。”两相对照,司马库是何等宽厚,何等爱民。鲁立人则成了杀人魔鬼。

  ——莫言先生:你在《丰乳肥臀》中的这些笔墨,是货真价实的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

  在反革命脸上涂抹油彩,是往反革命脸上贴金!革命作家绝不会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莫言先生:革命作家批判你的《丰乳肥臀》,绝不是在你脸上涂抹油彩。

  2019年1月12日星期六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习近平:誓言铮铮这一年【一枝一叶总关情】习近平两会“惠”民生,

热门文章

老衲先生:澄清对遵义会议的一些历史篡改

年后,李小琳有了新消息

2018年全国结婚数据来了!现在的离婚率为什么这么高?

四年后再鼓励农民购房,释放什么信号?

女大学生“裸贷”“肉偿”震惊外媒:第一批95后,已经被校园贷毁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