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白娘子变成恐怖分子的时候,终究证明法海还是对的

作者: 萧武 日期: 2019-02-08 来源: 熏烟字篓

  要说三观比主角还正的反派,法海应该有一席之地。

  法海追杀白蛇和青蛇,理由很简单,在法海看来,她们是妖。

  唐僧曾经曰过,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你妈贵姓?

  法海和唐僧是革命同志,都是和尚。但唐僧和法海的三观不同。

  唐僧认为,妖虽然是妖,但也是生命,也是需要佛法去度化的。

  孙悟空只要看到妖怪,就要上去一棒子打死,唐僧表示坚决反对,认为这是滥杀无辜。

  唐僧的理由有二,第一是妖也是有人权的,不应该随随便便就被打死,要做了坏事才能打死。

  第二,必须先教育,改造,教育改造不成,还是要为祸人间,才能打死。

  没有犯错误,做坏事,没有经过教育改造,就直接打死,这就是不教而诛。不光佛家反对,儒家也是反对的。

  更重要的,这也违反法治原则。

  万物皆有灵,万物平等,人的生命并不比草木鱼虫高贵。这是佛家的理念。

  妖不是妖必须死的理由,妖做了坏事,有了证据,才能打死。这就是罪刑法定原则。

  法海实际上也没有违反这个基本原则。

  法海并不是要直接把白蛇和青蛇打死,而是要让她们回到她们原来的位置上去。

  法海认为,白蛇和青蛇如果还是在山里继续修行,这没有问题,他也不会去管。

  他管的原因是,白蛇和青蛇不好好继续修行,却跑下山来,变成了人,要祸害人。

  人就是人,妖就是妖,应该各守本分,在一个不相交的平行宇宙里各安天命。

  惟其如此,神,人,妖的基本秩序才能维持,才不会混乱。

  所以,法海反对白蛇和许仙自由恋爱的理由和王母娘娘反对织女下凡一样,在他们看来,都是在维护既定的秩序。

  所以,法海并不是要彻底消灭白蛇和青蛇,而是反对白蛇和许仙自由恋爱,结婚生子。

  但白蛇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她认为她和许仙是自由恋爱,两情相悦,法海是多管闲事。

  问题在于,如果许仙事先就知道,白蛇是妖,还会不会和她自由恋爱?

  法海考验了许仙,端午节白蛇误饮雄黄酒,显出了原形,许仙吓得失魂落魄,跑去找法海承认错误去了。

  自由恋爱、两情相悦的前提是相互信任,但白蛇在下山的时候,对许仙隐瞒了自己是妖这个关键事实。

  许仙跑到金山寺,白蛇大怒,追到金山寺,要求法海把许仙交出来,法海不肯。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许仙被困金山寺,对白蛇也是一个考验。她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放弃,第二个选择是逼法海交出许仙。

  白蛇的选择是第二条路,而她采用的办法就是水漫金山。

  正常人的选择一定是第一个,而不会选择第二个,尤其是不会水漫金山。

  第一是普通人没有能力水漫金山,第二是普通人也不会邪恶到为了自己的目的,就牺牲不相干的无辜的人的地步。

  为了救回自己的丈夫,不惜发动大水,对周围的无辜百姓就行无差别攻击。这是什么行为?

  现在,对这种针对不相干的其他人的无差别伤害和攻击,已经有了明确定性,也就是恐怖主义。

  白蛇的选择和那种因为个人在社会上的不幸就袭击幼儿园、公交车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白蛇的决定等于以自己的方式证明,她确实只是个妖,而不是人,她连最起码的对无辜的人的生命和财产的尊重都没有。

  这就反过来证明了法海之前的判断是准确的,人就是人,妖就是妖,人不能成为妖,妖也不能成为人。

  因为妖没有人之初的那一点点善,她的眼里,只有她自己,以及她在乎的人和事物。

  除此之外,其它的一切都是草木禽兽,毫无价值。为了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和事物,其它的一切都可以牺牲。

  这就是人和妖的区别。马克思说,人之为人,最主要的就是人的社会性。

  即便是一般的自私的人,绝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会为了一己私利就殃及无辜。

  白蛇和法海在金山寺斗法,这没有问题,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走。但是打不过就水漫金山,这就属于耍无赖了。

  而法海在白蛇水漫金山之后,果然也放许仙出了金山寺。终于还是说明,他是慈悲的,而白蛇不是。

  因为法海会顾及金山寺周围的无辜百姓的生命,而白蛇不会。

  在做出水漫金山这个决定的时候,白蛇知道不知道这是触犯天条的严重犯罪行为?当然知道,但她仍然做出了这个决定。

  而法海在看到无辜百姓被淹死,家园被洪水淹没,就放了许仙。

  这就是法海和白蛇的差别,在无辜百姓的生命安全面前,不同的选择说明了各自的本性不同。

  法海的本性是光明的,是善,而白蛇的本性是黑暗的,是恶。

  因此,水漫金山之后不久,白蛇被法海降服,压在了雷峰塔下,永世不得翻身。

  许仙知道金山寺周围无辜百姓的死伤都是因自己而起,也深怀愧疚,终于斩断情缘,以身许佛,既为超度无辜亡灵,也为赎罪。

  至于白蛇和许仙的孩子许士林后来高中状元,更是作弊。

  科举本来是为凡夫俗子而设,但许士林是人妖杂交而生,天赋自然与凡夫俗子不同。

  许士林参加科举考试,几乎相当于人工智能与农村的穷孩子一起参加高考,不用考实际上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结果终究还是证明,法海对了,白蛇错了,人就是人,妖就是妖,人妖殊途,应该殊途,也必须殊途。

  而当我们读懂法海的时候,已经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年纪了。

最新推荐

哈佛大学研究:喝含糖饮料,癌症死亡风险高了16%赵磊:“信马者”的试金石,试试如何?大学生流水线遭压榨:连续工作23天,崩溃要跳楼金正恩抵俄后品尝蘸盐面包 受俄罗斯传统礼遇(图)

热门文章

再出发!用26天重走长征路 顽石等三位老师授课

甘肃副省长:谁跟老板过不去,我们就跟谁过不去

大家注意了,一个政治傀儡上台了

教育失误的证明——马鼎盛

郭松民:刘强东的从容不迫与志在必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