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作者: 十念生 日期: 2019-02-11 来源: 作者微信

  我已经针对《流浪地球》写了三篇点评了,本来觉得差不多了,已经点评比较到位全面了,但是随着春节假期结束,很多大V,各路喷子,甚至南方系媒体都参与进来。关于《流浪地球》的影评,已经成为一场舆论战役。作为自干五爱国者,正是寸土必争的关键时刻,怎么可以在舆论战争真刀实枪碰撞的时候临阵休息了呢?

  所以还是要再写一篇影评,本文特地吊打抹黑分子,让它们更加醒目一些,也成全了它们的最初愿望,让它们遗臭万年!

  再次强调我的观点,跨越4年的时间,7000人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制作,这是一项众志成城的现代文化工业匠心之作。《流浪地球》是一部史诗级别的、里程碑式的、为中国科幻电影未来发展培养了人才、打下了坚实物质基础的伟大影片!

  20年后,30年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时,便会更加清楚《流浪地球》对于中国电影事业的重要性,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上的一次耀眼的天启式预兆。

  经济上来了,工业科技上来了,但是我们的人文社科领域的专家学者和文艺工作者们的思维仍然还停留在几十年乃至解放前的那种被西方阴谋刻意丑化的黑暗落后的思维桎梏中。

  华为是科技产业全面崛起代表,《流浪地球》则标志着文化产业的崛起。汉奸带路党以及西方敌对势力是多么害怕中国人觉醒。

  他们看不见伟大的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建设新中国70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他们仍然坚持沉迷在黑暗的臭水塘里面,孜孜不倦挖掘各种臭虫和苍蝇,来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恶心中国人民。

  他们看不见这个时代的进步,看不见广大人民群众的觉醒,他们整天待在自己的那个封闭的小圈子里面,拒绝与人民群众沟通交流,拒绝响应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仍然妄图以探路觉醒者的身份自居来进行他们的所谓“开启民智”,然而其实他们早已落伍于时代了!

  至于那些“作家电影”(文艺片)、“边缘片”、“纪录片”,作为抹黑丑化中国的特定电影套路,都有西方大资本特定基金扶持和投资推广,完全不需要市场反馈,他们的本来目的就是抹黑丑化中国,这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文化文明战争——从精神打垮你们,让你们永远站不起来,永远对欧美人跪着舔着,永远觉得欧美人的品牌牛逼上档次,比如中国曾经最好的瓷器和茶叶,现在就有那么一小股小精英心中,只有英美的才是最好的,而完全忘记了他们的祖宗是谁。

  由于《流浪地球》的成功,注定是他们的失败。所以他们眼红,他们心焦,他们无法接受自己带路党汉奸的失败,必然还是要竭尽全力垂死挣扎。

  总而言之,你和那些喷子讲科学,他们会和你讲人文。你和他们讲人文,他们会掉过头来和你讲科学。你说好莱坞爆米花片的硬bug更多,脑洞更大,他们就胡搅蛮缠的说别人都是民科,或是底层理工狗,却没一个敢把自己的教育背景亮一亮,估计连高等数学都没学过。这种人网上(比如豆瓣)多了去了,为了反对而反对,和他们讲什么道理都没有用。

  比如有的喷子自我标榜有所谓的科学知识,认为地木轨道早就可以计算清楚等等,这是《流浪地球》太明显的一个大bug!

  来看看一位爱国网民怎么回答的:

  作为计算物理出身的硬核科研工作者,我来给你解释一下为何地木轨道没法精确计算。

  木星如果是一个刚体或者只是简单的静止流体,用现有的手段地木轨道都可以准确的计算出来。可问题在于木星不是刚体,木星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氢气,而且也不是简单的静止流体,木星上存在着巨大的风暴。

  这两项就导致了当地球接近木星的时候,在地球自身引力作用下,你不知道会对木星内部结构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有可能只是简单的潮起潮落,但也有可能会引起某种雪崩效应从而对木星产生某种形变,最后改变木星内部质量分部,最后导致引力激增。

  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却不是不存在的。

  同样,地球接近木星的时候,受到木星引力的影响,地壳会发生什么情况也同样是我们所不能提前判断的。电影中就出现了全球近半发动机停机的危机。这种停机应该是发动机的一种自我保护设定。

  以上两种因素要想提前预判,分别需要提前掌握木星和地球的全部内部构造。而这明显是当时人类科技所无法实现的。于是出现电影中的危机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了。

  关于这段,电影制作方是请了中科院的专家做参谋的。所以不要自视过高,以为只有你才能发现问题。

  你说的第二个问题,火石存放的问题。之前官网有人提出过这样的解释。行星发动机是重聚变技术,那火石的真面目很有可能就是微型核弹。那集中管理存储火石就非常合理了。

  你说的第三个问题,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是需要大量基础建设的。在电影那种地表环境中并不适合自动驾驶。

  由此对喷子们的智商可见一斑。今天,我特意把抹黑攻击《流浪地球》的小丑们言语行径汇总一下,留待十年之后鞭尸!大概可以分成6大类。

  1、双标狗

  我上篇评论中已经专门有一大段说到这个双标狗了。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对吴京和流浪地球挖苦嘲讽。再看看下面这只狗怎么跪舔星际穿越的。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2、无脑喷子

  发现一个更奇葩的言论,要求“叫停《流浪地球》“!微博原文在我上一篇点评中已经摘录(原文已经隐藏不能查看了,这只狗暴露了,害怕了),奇文共欣赏(吊打)。

  来源:微博@Anarchy247

  为什么《流浪地球》必须被叫停?

  首先值得声明的一点是,这并不是我自愿买票观看电影的。最近我和沙织回了农村,家里人叫我们出去看电影,我们就随便选了一个,然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电影一开始出现了“刘慈欣”三个字。看完电影后农村弟弟一脸自豪的样子,就好像故意挑衅一般。因为我知道,马列主义和其它一些派别比如自由派人为地在农村或其它基层散布了许多关于无政府主义的偏见和谣言,尽管这些人除了垃圾网络小说外什么书都不读,但他们打心底总是对无政府主义有着优越感。这一下,看了个《流浪地球》后事情就更了不得了。不过这件事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不并是很多人讨厌刘慈欣和他的著作,而是很多人讨厌这个人,却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论点和反击的手段(当然极有可能发生的是他们的声音被刘慈欣的营销水军淹没掉)。关于中国的一切都像一场噩梦。由于我抽烟比较多运动又少免疫力下降,再加上电影院环境不是很好,现在发烧了浑身难受。大年初一就遭中了。

  很多人觉得《流浪地球》是“科幻片”,其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观点。科幻是一种基于科学幻想的伦理学探讨,诸如人性、宗教、政治,这一切都基于哲学和现实的演绎 。正如木城雪户谈论科幻——它是哲学思辨的舞台。但《流浪地球》究竟提供了什么?我们可以把一种意识形态和奴性价值观的灌输叫做“科幻片”吗?连教育都谈不上,这分明就是一种洗脑片和传教片披上了科幻的外皮。我们经常攻击好莱坞的科幻是宗教片,但是至少新教尚且有一个“善与恶”的主题,《流浪地球》则倒退回了中世纪,好么,上帝=理性=德性,上帝的光芒是至善的光芒,信上帝得永生——即便人类全部牺牲掉也无所谓,因为人类可以以一种“精神方式”永远地将他们的文明理性之光传递下去。就是这样一种传销电影,它的情节丝毫不吸引人,因为你永远可以轻松地得知作者究竟要表达什么样的观点,然后得知以后的情节。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至少我是在无聊中度过的,它的电影叙事手法实际上也称不上高明,唯独有一个“大制作”,“高成本”的幌子。没有文化、没有思想,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中国给我们带来了可怕的空洞。给这种电影很高的评价,实在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们遭遇《流浪地球》绝不是什么偶然事件。这必须从刘慈欣的营销模式说起——它不胜在内容和深度,而胜在营销策略,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它是在科幻领域把病毒营销模式运用得最好的,通过一种对大众心理的掌控来实现。刘慈欣最惹人厌恶的一点就在于此,他成功地调动人们的群氓心理。虽然把“理性”、“无情”当成第一准则,但实际上,刘慈欣最擅长的手法就是“抢占道德制高点”。——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人类和文明就要灭亡,你可怎样负的起这样的责任?凡是反对所谓“理性”的人,就是“危害人类的圣母婊”;进一步,凡是反对“牺牲自己”的最高准则的人,就是自私自利的害群之马和卑鄙之徒。刘慈欣的粉丝如同洪水一般充斥在整个互联网,他在营销方面深知什么是最好的方式:有人在抹黑《流浪地球》?——一定是“精日”分子不怀好意。总有人觉得这些“低素质”粉丝是对刘慈欣的“背叛”,但实际上这样的低劣内容恰恰是刘慈欣在作品中表达的主要观点,而这样的观点在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群体中很容易流行开来。他们只是再用一种辩证法的诡辩来甩锅和洗地。

  刘慈欣不仅仅赶上了网络贱民狂欢的好时代,也得到了马列主义制造出的优渥条件的支持,此外它也迎合了所谓“科学工作者”的虚无主义心理。值得一提,刘慈欣是马列主义发展的一个结果,而不是马列主义本身。意识形态这个词是虚假的,我们不应该被齐泽克所误导,因为往往决定意识形态的是语言、机构和价值与习俗,这样才能引出我们的批判。一方面,构成刘慈欣观点的价值观来自社会主义,这包括“螺丝钉”价值、工程师崇拜、“牺牲小我为社会理想而奋斗”、“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爱国主义等等;另一方面,就像苏联,社会主义总是发展为一种社会沙文主义,刘慈欣刚好配合了这种政治需要。社会沙文主义翻转了马列主义的“目的论”,使作为手段的社会主义的法西斯统治成为目的本身。国家不再是应当“被消灭”的东西,而是墨索里尼的最高准则:国家即是一切,国家拥有一切,一切为了国家。社会主义的奴性价值导致它一般培养不出来高端工程师,相反的,它专门培养大批低端、廉价和敬业的工程师和科学技术人员(我们不应被工程师或科学这个高端词所误导,农民工是工程师,搞网络测试的一样可以是科学家)。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刘慈欣迎合了一种失意的理工科学生的庸俗需要,并且制造出一种关于科技的庸俗想象。

  科技总是被设想为“大场面”的庞然巨物,而不是某种精细仪器,这是因为低端工程师胜在量多,他们的优点被归结为勤劳,而不是聪明。因此强调工程师的“奉献精神”而不是“创造精神”更容易引起共鸣。此外,还有诸多面临下岗的“科学工作者”转投科普行业,一种急功近利的思想弥散在科研领域。在中国,没有几个核心科技是我们自己的,但是这种低端科学工作者确是叫的最凶的,一切功劳都好像是自己的就是因为它从事了某种科学行业,一切待遇都应该是最优的,因为是科学改变了一切。成绩没几个,待遇却总是要最好的。而科普的商业化带来的经济利润足以让所有兢兢业业的人眼红。刘慈欣正好也搭上了这种现象的顺风车,只要能够制造热点,那么就有足够多的营收或“外快”。科普行业的恶性发展,必然给真正的科研工作带来歪风邪气。

  除了迎合低端工程师、工业党、所谓“理科生”和科技人员的庸俗心理,刘慈欣不仅在中国政治生态中被需求,一样也在国际资本市场中被需要。因为资本主义更需要稳定的流水线,更便利、更低廉和更可控的劳工政策,更“勤劳”的劳动力,更多的生产和消费。所谓“中国拯救世界”绝不是一句说笑,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国际资本现在非常依赖中国模式,这也是为什么一种马列主义可以被容忍。

  然而,正是出于一种社会主义的“总设计师”情结崇拜,刘慈欣更进一步地,将“民主集中制”转向寡头与技术官僚的统治。从社会主义的民主,走向彻底的反民主,吸引庸俗人群的支持,只是为了向“夺权”再走一步。他是通过一种“类邪教”的道德观与精神控制模式来实现的。法西斯和邪教总是形影不离。

  刘慈欣的叙事方式的特点就在于此,一种邪教末世论的变体,因而它从根本上来说更接近当代的“类邪教”或某种“灵修”。末世论的目的就在于造成人的恐惧,并且使之作出极端抉择。所以这种邪教的一个特点就在于设置一种极端环境,以这种极端性摧毁参与者的人格、心智,从而使其成为自己I的附庸。举个例子,邪教会设置这样一种场景,假如有一船人,如果都在船上那么所有人都必死无疑,那么参与者就必须通过个人喜恶决定谁该去死,并且在决定某人死亡时必须大声地当面说“对不起,你去死吧!” 邪教仿佛看透了人间的“真理”,把一种残酷置于参与者面前,以这种方式锻炼他们的残酷性。然而,实际上这背后的逻辑,是一种霍布斯以来,特别是法西斯提倡的“生存空间理论”。以这种末世论及其变体提供的极端环境,彻底地瓦解参与者的自主意识,使民主彻底沦为一种空谈。美名其曰——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

  原文很长,这只是一部分。。。

  3、二笔青(中)年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这帮汉奸新发明的词语“qiang奸式爱国”,真想当面删他几巴掌,让它们清醒一下!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4、大V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知乎大佬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下面这个科兰赤裸裸的造谣啊!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5、南方系媒体赤膊上阵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6、红眼病患者

  宇宙国棒子国的网民评论。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最后正面的也来一张,央视进行硬广告了

  

《流浪地球》影评场已成为2019年的首场舆论阵地争夺战!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十念生1”,授权察网发布】

最新推荐

党领导全面依法治国 习近平强调这十六个字习近平会见美国贸易代表和财政部长从这九个字读懂习近平的家国情怀情深意长!习近平春天里的祝福

热门文章

原中顾委委员周惠谈李锐与庐山会议

一名彭德怀麾下的后代痛批李锐和《炎黄春秋》

李锐是什么人!再读庐山会议实录及其反毛言论

最新消息:自我标榜“毛泽东秘书”却反毛的李锐去世

为何多位重要人物骂李锐是小人?一篇看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