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 再谈《疯狂的外星人》:有趣的文化心理现象

作者: 郭松民 日期: 2019-03-11 来源: 红歌会网

  01

  同样改编自刘慈欣的小说,如果说《流浪地球》可谓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话,则《疯狂的外星人》就算是低调谦虚有内涵了。

  由于把镜头对准市井生活,《疯狂的外星人》就像一面镜子,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可以审视一下自己的形象。

  

  02

  《疯狂的外星人》绝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一座三线城市的世界公园里。

  世界公园的特点,是用微缩景观的方式,将全世界所有的风景名胜,包括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耶稣巨像、莫斯科红场上的东正教大教堂、埃及的大金字塔、美国的国会山等,全数收入囊中。

  这一创意看起来超出了美国人最大胆的想象,害的特工组满世界乱跑,处处扑空,出尽了洋相。

  也许没有哪个国家象我们这样热衷于建世界公园了。北京、深圳、长沙等许多大城市以及一些三、四线的城市都有类似景观。

  世界公园的建筑热潮,发端于80年代,极盛于90年代,进入新世纪之后,尤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世界公园渐呈颓势,取而代之的是海外旅游热。

  世界公园,颇能折射国人面对“世界”时的复杂心态:

  首先是仰慕,“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渴望能够去看一看;其次,又有一点戏谑、恶搞,不甘心让“世界”对自己构成压力;最后还有一点非常符合市场经济“成本/收益”逻辑的考量:只需花100元左右的门票钱,再加上半天时间,就可以环游世界,没有比这更合算的事了。

  世界公园的衰微,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我们终于能够平视“世界”了,开始专注于解决自己的问题,这当然可以说是国民心态渐趋成熟的表现。

  03

  外星人的飞船被卫星撞击后坠落在耿浩(黄渤饰)的院子里,头上的“能量带”失落了,他被耿浩当成是来自南美洲的猴子,要用来代替自己驯养的猴子“欢欢”,于是耿浩和外星人之间,发生了一连串斗智斗勇。

  这期间,耿浩和他的朋友大飞(沈腾饰)都表现得很不堪:

  一方面,得势时就作威作福,残忍暴戾,无所不用其极。

  可怜的外星人,穿越3万5千光年的时空,到地球来和人类建交,却在皮鞭的威胁下天天练习立正敬礼走正步、骑自行车、金枪锁喉、走平衡木、做俯卧撑加仰卧起坐,稍不如意就皮鞭伺候。

  无论耿浩还是大飞,在这个过程中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怜悯之心,更不用说人道情怀了。

  另一方面,当外星人拿到了“能量带”,爆发出惊人的超能力,甚至可以将耿浩和大飞悬置半空时,他们又表现的毫无尊严,奴颜婢膝,简直是吃屎都甘之如饴了。大飞更是在外星人面前极尽谄媚讨好之能事,数落耿浩:“你看你把大哥给气的,脸都绿了!”

  04

  这些桥段是《疯狂的外星人》的主要笑点,环顾全场观众,个个笑得前仰后合,没有谁觉得有什么奇怪。

  似乎谁都没想到,难道不应该在失势的时候,哪怕是“落在它的手里”之后,也要保持自己最起码的尊严,不能为了活命而去舔对方的靴子吗?

  反过来说,在得势的时候,可以掌握别人命运的时候,难道不应该有原则地对待那些“落在我们手里”的人,不把过分的羞辱与残暴加诸在他们头上吗?

  事实上,这种得势就趾高气扬,失势就奴颜婢膝,相互之间的不断反转,也是许多大受欢迎小品的主要搞笑手段。

  不想简单地说,这是对中国人的丑化。在我们身上,的确有耿浩和大飞的影子,这不是我们的优点,我们应该勇于面对。

  古人把“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视为人生至高境界,毛主席把“骨头最硬”的鲁迅视为圣人,相比较而言,这些年来我们失去了什么?

  应该认真想一想了。

  05

  顺便说一句,影片中有一段耿浩、大飞用外星人泡酒的镜头,让人产生了极大不适。

  我们可以用植物类药材泡酒,也可以用蝎子、蛇泡酒,因为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昆虫或爬行类动物距离人类比较远,我们不会同他们产生感情。

  但我们不能用同属于灵长类的猴子泡酒,而这个外星人,刚刚还在和耿浩、大飞谈笑风生,大飞还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嘴上像抹了蜜,一转眼就用他来泡酒喝了!

  这的确是一种可怕的残忍,但居然还在影院里引起了爆笑。

最新推荐

特朗普对华为下狠手后,CCTV6改播抗美援朝电影朝中社:朝鲜遭遇严重旱情习近平会见自强模范助残先进代表新工人:只能在“不好”和“非常不好”之中做出选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