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剩下的任务交给了我们——自焚身亡的《美丽青年全泰壹》

作者: 青年赵文凌 日期: 2019-10-10 来源: 青年思考

  你知道的,我是你们这一整体的一部分。我曾经用尽全力,推动着那块巨石,现在,我将剩下的任务交给了你们。 ——全泰壹 “遵守《劳工基准法》!” “我们不是机器!” “周末我们需要休息!” “不许bo削工人!” “他们不是机器!” 全泰壹满身都是火焰,喊着这些口号、举着被自己点着的《劳工基准法》冲向人群。这个画面,笔者每次想到心里都是五味杂陈,有心疼、有难过、有愤怒、有无奈、有羞愧……

  第一次知道全泰壹是上大学的时候,当时觉得韩国电影很不错,好多反映民生问题的,后来一个朋友推荐在网上看了《美丽青年全泰壹》。看完之后其实就是两个字:压抑,但又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自焚的韩国工人,所以又去看了他的评传《星星之火——全泰壹评传》。

  看完之后其实还是这两个字:压抑。但却有一种超脱这个时代年轻人的崇高感在自己心中萦绕。是啊,这位韩国工人为抗议政府和商家对劳动工人的劳役与bo削,自焚而死的时候才只有22 岁啊。

  壹

  星星之火:悲惨童年

  强烈的阳光,似乎要烤干地球上所有的东西。一个饥饿的十四岁男孩,拖着脚步朝永东桥方向走去,他只是问自己: “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如此开心?为什么我总是如此的饥饿,为什么我总是感到如此悲惨和不开心,穿着布满破洞的鞋子和褴褛的衣衫?”

  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位男孩的问题。这便是全泰壹的童年,这便是他对自己短促一生的记录。

  1948年8月26日,全泰壹出生于韩国大邱市的一个缝纫工家庭。和现在很多工友类似,全爸爸希望能自己出来做一份小生意,他买了一台缝纫机,以帮助学生加工制服来谋生,但1960年韩国政局动荡,他的经纪人捐款潜逃。全爸爸欠了一屁股债,变得身无分文,失望的老全整日借酒浇愁,并打骂老婆孩子。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不满13岁的全泰壹就在家乡道云镇的东门市场卖三脚架。1962年,14岁的泰壹前往首尔靠擦皮鞋谋生,差点没淹死在大海里。之后,他卖过夹克、当过搬运工、讨过饭,那年,他16岁,离开自己暴躁的父亲与善良的母亲,来到了首尔的和平市场,当了一名学徒工。

  60年代末、70年代初,首尔有三大纺织市场:东华市场、统一市场、和平市场。三大纺织市场占到了韩国70%以上的成衣制品需求。经济繁荣的背后,是纺织工人生活的艰难与困苦。

  《全泰壹评传》中用这样一个例子说明工厂中的状况:

  让我们从一名十三岁的工厂工人讲起吧。她最恨的一段时间是早晨。姐姐不停地摇着她,直到她从床上爬起来:“求求你了,哪怕只让我再多睡五分钟。

  这位13岁的女孩从早晨的八点钟一直工作到晚上的十一点钟,并且几乎整天见不到一丝阳光。因为害怕被贴上“懒惰”的标签,她甚至不能自由地上厕所。

  在这样的环境中呆上一整天之后,她的眼睛会发疼,她会打喷嚏和咳嗽,连吐出的痰,都是黑乎乎的粘液。

  展望未来,她们一无所有;她们拥有的,只是更多的疲劳、厌倦和疾病。她们没有未来,她们的未来与无止尽的劳动捆绑在一起。她们什么都不是,而是这样一种生物,一种被迫奉献上她们的青春、希望、健康和生命的生物。

  而这样的工人在当时的纺织市场不在少数,而占据了99%。笔者记得毛主席一再强调的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而奋斗,这个多数人就是指99%的人。而全泰壹在亲身体验和看到打工群体的苦难之后,他觉醒了,他立志于帮助那些血汗工厂里的那些纺织工人。

  壹

  四次努力全都失败后选择自焚

  没有怎么上过学的全泰壹就用自己懵懂的jie级意识企图想做些什么事情改变纺织市场的工人生存现状。从开始自己主动分担工作到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到最后选择自焚来警醒世人,全泰壹拼尽全力想要为工人阶级的解放做点什么。

  只是事与愿违。

  开始,他努力成为了一名剪裁工,试图作为老板和工人之间的管理人员帮助年轻的工厂女工,他很快发现所能够做的事情极其有限。

  他常常将劳累的年轻徒工们提前送回家,并亲自将她们的工作完成,直到深夜。一天,他的老板发现了这一点,当时,泰壹在送一名生病的工人回家之后,正清洗着工作场所。老板问泰壹在做什么,泰壹如实告诉了他真情。这位老板颇为光火,警告泰壹说:“裁剪工要做裁剪工的工作。你为什么要干预徒工的工作?你这样做会,是给她们开了一个不好的先河。”

  后来,全泰壹被解雇了。因为老板不需要一个总是站在工人一边的剪裁工。

  在这时,他发现了《劳工基准法》的存在!

  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傻子:因为他不知道,原来在法律上还存在着如此好的“各项规定”。讽刺又心酸,纸上的美好愿景终究只是遥远的梦想,现实再怎么与法律不符也没有人去过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到上世纪末,许多国家为了缓和国内的jie级矛盾,普遍制定了有着“光鲜亮丽”外表的劳动法,但总是在执行上大打折扣、极度缩水。

  事实上,就连阅读《劳动基准法》对于只有不到初中文化程度的泰壹而言也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正是在那个时候,泰壹开始希望能够有一位大学生朋友。他生前常常对自己的朋友说:“要是我们有一位大学生朋友就好了”,电影里、书本上反复出现的这句话在深深触动了当时争取民主的韩国大学生之外,也深深地触动了当时还在读大学的笔者的心。

  身为一个知识分子,笔者感到羞愧万分。一向自诩要为了祖国建设而奋斗的人为什么看不到经济奇迹的背后正在遭受苦难的千百万工人的问题?一向自诩要为国为民的知识分子们为什么心里总是自己的荣华富贵而全然没有占据人口大多数的工农群众?一向在别人的崇高故事里感动得无法自拔的我们为什么鲜有人自己选择崇高?

  面对全泰壹的这个愿望,笔者认为每个知识分子都应该反思自我。只是,这时候的全泰壹依靠《劳动基准法》就能改变现状吗?假如劳工部与工厂主们相互勾结,又该怎么办呢?

  尽管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年纪不大的全泰壹也必须全部承受,他问自己: “这是否意味着自己斗争的对象不仅仅包括雇主,还包括劳工监察员、劳工部,甚至是某种更为庞大的东西?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自己又怎么能够期待《劳工基准法》得到执行呢?要是每个人都反对我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战斗并取得胜利呢?这一罪恶现实的铜墙铁壁,该有多么的厚实?这道铜墙铁壁,该有多长、多远?”

  上层请愿失败了,泰壹想办一个模范工厂,他希望这个工厂“把工人当成人来对待”。这样的设想,其实在19世纪初的西欧,就有一些较同情工人疾苦的资本家去尝试过。但在一切为了利润、把工人当作机器、消磨他们劳动力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这样的梦想,注定无法实现。而且泰壹也没有钱,他筹集不到三千万以上韩元的资本去开设这样一家工厂。

  最后的最后,他选择了牺牲!

  1970年,泰壹在建筑工地上当了一段时间的搬运工后,回到了和平市场,他下定决心要同自己“贫困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泰壹找到了他之前认识的几位同志,大家就工时、休息时间、节假日、身体状况、职业病、工资等情况做了一份调查问卷,并向韩国劳工部递交了请愿书。劳工部的监察员与泰壹见了面,做出改善劳工待遇的许诺,作为回应,泰壹决定延迟计划在10月20日发动的工人示威游行。不过,劳工部官员欺骗了泰壹,事实证明这不过是政府作为老板代理人施加的一个缓兵之计。

  泰壹和他的同志们本打算在10月24日举行示威,但在那天,一群便衣警察过来夺走了横幅,组织者一一遭到逮捕。泰壹的母亲李小仙回忆:“泰壹见到工人的正义斗争如此遭到警察的惨酷镇压、受挫折,就狠心下了悲壮的决心。”

  11月13日,泰壹与自己的同志们决定举行一个焚烧《劳动基准法》的仪式,因为这部煌煌法典不过是老板和政府拿来欺骗、愚弄工人的文字把戏。绝望的泰壹把自己的好朋友金桂男拉到了小巷子里,对他说:“局势好像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中的一个人必须做出牺牲。”于是,他让桂南点燃了一根火彩,用火柴靠近自己的身体,并把一整罐汽油,泼到自己的身上。

  1970年11月14日早晨10点,泰壹离开了这个世界。

  壹

  剩下的任务交给了我们

  1970年11月13日,年轻的全泰壹永远离开了人世,他的故事结束了,但在世界的东方,千百万劳动群众为了改善自己所在群体所进行的事业才刚刚拉开序幕。

  泰壹选择死去的时候只有22岁,但他短暂的一生,都在致力于让工人过上人道的生活,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韩国民主化运动纪念事业会的朴炯奎指出: “全泰壹的抗争与牺牲,直接引导着韩国人民去认识这样一个事实:劳动关系的民主化,是整个社会民主化进程的内在组成部分。”

  可以说,全泰壹的惨烈去世,在劳工斗争与学生争取民主的政治斗争之间,建立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桥梁。从此,韩国的工人yun动和学生yun动以及更广泛的社会民主yun动走到了一起,汇集成推动韩国社会民主转型的滔滔洪流。

  全泰壹一生致力于用集体行动将劳工们zu织起来,他曾试图去撬开“社会秩序”这块巨石,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把任务交给了后继者。他留下了一封信作为遗言(节选):

  我亲爱的朋友们,请读读这封信吧。

  我的朋友们,所有那些懂得我朋友们,以及那些不懂得我的朋友们。

  我有一个请求,

  朋友们,不要忘记我。

  因为这一刻,我与你同在。

  你知道的,我是你们这一整体的一部分。

  我曾经用尽全力,推动着那块巨石,

  现在,我将剩下的任务交给了你们。

  我要离去,休息一会儿。

  我要到另一个世界里去。

  我希望,在那里没有人会受到有钱人的权势的威胁,

  或者,没有人会受到强权力量的蹂躏。

  请将那块巨石推到终点吧,因为我并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完成这一任务。

  只要可能,我将不断推动这块巨石,直到终点。

  哪怕是这意味着自己被放逐到另一个世界。

  剩下的任务交给了我们。鲜花和泪水不是最好的纪念,如果我们记得他,就要让他的理想活下去。

  恰巧,今天也是切格瓦拉牺牲的纪念日,那就以一直可以激励笔者的格瓦拉的一句话做结尾:

  “不要问篝火该不该燃烧,先问寒冷黑暗还在不在;不要问子弹该不该上膛,先问剥削压迫还在不在;不要问正义的事业有没有明天,先问人间不平还在不在!”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