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宋明作品研讨会

作者: 颂明 日期: 2021-09-21 来源: 红歌会网

  宋老头终于登堂入室了。他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作协的会议室。

  别看会议室不大却很精致。主吊灯大气辉煌,隐藏在天花板四周的灯带则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营造出了一种既庄严又温馨的气氛。环形会议桌的中央摆着鲜花,一圈则放着香蕉、橘子、葡萄等水果。宋老头想拿过来吃却见别人都正襟危坐,也就没好意思伸手了,心想“不能吃摆在这干啥玩意?”

  作协汪主席轻轻咳嗽了一声:“秋风送爽金桂飘香。值此欢庆中秋国庆两节到来之际,宋明先生的作品荣获银奖,使我乡土文学走出了全省,走向了全国,离世界更进一步了!”

  哗哗哗一阵热烈掌声。

  “今天,我们召开宋明作品研讨会,就是要加大乡土文学的创作力度,发掘新人,进一步提高我乡土文学的知名度,推进我乡里旅游事业,促进我乡经济大发展,大飞跃!”

  哗哗哗又是一阵热烈掌声。

  “下面,请与会代表就宋明文学作品炫丽词、陈灼见,畅所欲言!”

  老丁头拿起桌上的无线话筒:“我和宋明是世交,就来个开头炮吧。文学从来就不是歌功颂德的工具,是要针砭时弊的。文艺批评也是这样,因此,我就不在这里放彩虹屁了。”

  一阵哄笑声。

  “我觉得宋明的写作路子越来越窄了。莫言大师说过,一篇好的小说就像是走进了一个村庄,一个小镇,风土人情,众生百相,历历在目,栩栩如生。”

  会场顿时爆发出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张理事扶了扶眼镜,抢过了话头:“精辟!精辟!!绝对精辟!!!”他似乎有点激动,“以前我也是对莫大师颇有微词的。今天,就冲着这句话我也要为他点个大大的赞!”

  刘秘书长拍了拍话筒:“我插一句啊。我们今天是研讨宋明先生的作品,就不要偏离主题了啊。”

  “对对对。要紧扣主题,紧扣主题。”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刘秘书长的话。

  老丁头解释说:“其实秘书长误解了我刚才的发言。我是借莫大师的观点来帮助宋明进一步端正创作路线。我是坦荡无私的。论友情在座的没有……”

  “丁教授、丁博士所言极是。” 宋老头打断了老丁头,“论友情我和丁博士是最深的。”

  “丁教授啥时成了博士?”有人窃窃私语。

  “哦,各位有所不知。前不久我和丁教授一起回母校参加校庆。学校授予他名誉博士称号。别看只是中学,那也是给他戴了博士帽、发了证书的。有图有真相。”宋老头当场亮出了手机中的照片。

  “惭愧惭愧。”老丁头站起来向大家点着头,“虽然只是一个游戏,却表现了母校对我的厚爱。我定将余生全部奉献于我乡文化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又是掌声。

  “因此,我才不敢苟且,即便是对我的发小、我的同窗,也要讲句真话,实话。我不希望宋明的创作之路越走越窄而从此步入康庄大道!”老丁头的眼睛里居然闪出了泪花。

  “是是是。我洗耳恭听,敬请言无不尽。”宋老头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

  “莫大师是当代文学的一面旗帜,小说的珠穆朗玛峰。我们乡土文学也要高举他的旗帜,攀登他的高峰。”

  与会者如坠五里云雾,面面相觑,都未明就里。

  宋老头微微一笑:“恕我愚钝。请丁教授不要绕弯子。批评就得一针见血。”

  “那我就直言不讳了啊。你可不准在会场撒泼。”老丁头乜斜着宋老头。

  “请博士尽可把心放肚里。我一定虚心聆听教诲,绝不顶撞反驳。”

  “那好。宋明最近以来,打着乡土文学的幌子含沙射影地攻击莫大师。这绝对不是我们乡土文学的正确之道。你应当按照莫大师指出的正确方向写作。”老丁头坐下了,大概是讲得口干舌燥,伸手拿了一只橘子剥了就往口中送。

  宋老头长长舒了口气,心说总算有人带头吃了,也拿起了一只香蕉,对大家招呼着说:“吃吃,都吃点水果吧。”

  与会者这才纷纷从面前挑起自己爱吃的水果。

  “我们的丁博士现在是言必莫言。却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故事。”宋老头说。

  “说来听听。放松一下。”张理事说。

  “唐朝有个大诗人宋之问,想必各位都不陌生吧。”宋老头说。

  “紫禁仙舆诘旦来,青旂遥倚望春台。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

  “桂林风景异,秋似洛阳春。晚霁江天好,分明愁杀人……”

  大家纷纷背诵起宋之问的诗来,表示自己决非孤陋寡闻之人。

  “宋之问可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文采好、精力充沛还长得高大魁梧英俊帅气。武皇帝既爱华丽辞藻又好男色。宋之问就想,要论合武皇的口味,谁能比得过我呢?于是他就挖空心思示好武则天。有一天武皇帝带领群臣游洛阳龙门,兴致来了以后,武则天便命群臣赋诗助兴。宋之问做了一首《龙门应制》,武则天看后非常满意,当场赐给他一件锦袍。宋之问对着锦袍想入非非,莫非皇帝对我有意?便又悄悄写了一首诗《明河篇》。诗的结尾是‘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更将织女支机石,还访成都卖卜人。’用阿Q的话翻译就是‘我想和你困觉。’万没想到诗送出之后久久未得到答复。宋之问不知道武皇帝对自己哪点还不满意,便买通了一个贴身太监打听。这位太监是个结巴,说话费劲,就写了一首诗给宋之问:金蟾有心欲吞天,杏花树下想联翩。呈上启下须缘分,狗粮只撒自家犬。哈哈哈……”说完自个傻笑起来,搞得大家都一头糊涂酱。

  “你啥意思啊?”老丁头一脸的懵懂。

  “你还是请人去解吧。恕我莫言。”

  得得得,汪主席敲了敲桌子:“都不要扯闲篇了,继续研讨。”

  2021年9月20日星期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