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丁头解诗记

作者: 颂明 日期: 2021-09-21 来源: 红歌会网

  研讨会期间大家有吃有喝有玩,不亦乐乎,散会后都各回各家了。宋老头听了满耳朵的恭维话,飘飘然地走进了家门。老太婆赶紧地沏好茶送上:“瞧你一脸得意的样儿,这回过足瘾了吧?”

  “过瘾,那是相当地过瘾。你不知道,天天中午自助餐,山珍海味随便吃。就差没茅台了。都是些洋酒,跟刷锅水差不多,没劲。”然后宋老头就没完没了地海吹领导如何重视他云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老丁头的怀里却像揣了块铅饼,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悄悄把宋老头那首诗抄了下来,一路上琢磨来琢磨去,好像是有点懂却又不知道诗里到底隐藏着啥蹊跷。看上去明明和我无关啊,可为啥宋老头却说要我去请人解呢?难不成又是在变着法骂我?老丁头直想得头疼,又安慰自己:“管他呢,他骂我我看不懂就等于骂他自己。”他想放下却又放不下,那诗就像一只小虫子在他的心口窝里爬,又痒又疼,抓不到摸不着还摆脱不了。熬到了第三天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又去集上去找算命先生了。

  来到了算命先生雷打不动的摆摊老地方,居然没看到先生的人影儿。一打听才知道集上搞文明建设,这里不准摆摊了,算命打卦的全都集中到关帝庙去了。老丁头只好又颠颠地跑了二里地去了关帝庙,老远就看到了先生的幌子,上书“问卜算卦取名测字问阴阳”一行字。老丁头到那二话没说,丢了300块钱在地摊布上递过诗条:“略解,你看可是骂我的?”

  先生捡起钱塞回到老丁头的手里:“钱你请收好了。要详解这首诗起码得3000块。要是只问这一句我就免费了,还真是骂你的。”

  “3000块?!你也太过分了,我看你干脆去抢银行得了。”

  这下先生不乐意了:“你要这样说就给我鸡蛋长爪子——连滚带爬,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这也是凭学问吃饭。你有能耐自个儿解啊,我又没请你来。”

  “是我来找你的。可你也不能漫天要价啊。”老丁头也急眼了。

  “你说学问值多少钱?有价吗?我知道你是教授级的校长,你到省城开会好酒没少喝吧?好酒一瓶也不止3000块。凭啥单给你喝不给我喝呢?你有学问呗。现在你来请我,说明你的学问也有不如我的地方。我拿学问向你讨瓶酒喝,过分了吗?”

  听先生这么一说,老丁头无语了。他在心里嘀咕:这话也对。我给宋老头的那12只空酒瓶卖了3000块也不止呢。他只好服软了,用商量的口气说:“能不能打个折?”

  “你这说得还是人话。算你走运,今天是俺祖师爷姜太公的生日,我给你打个7折再优惠100,你就给2000整头好了。可丑话说头里啊,你要是不肯解,转身回来我就恢复原价。”

  老丁头一咬牙掏出手机用微信给他转了2000块钱。

  先生拿起诗条先念了一遍,然后用折扇指着说:“这还是字谜诗。第一句‘金蟾有心欲吞天’,前面五个字都是衬托,关键在吞天。吞去天为口。第二句‘杏花树下想联翩’,关键在前四个字,杏花树下还是个口。第三句呈上是口,启下还是口。最后‘狗粮只撒自家犬’一句关键在自家犬,自犬为臭。明白不?”

  老丁头还是一脸的懵圈:“这啥意思啊?”

  “写诗的是个结巴。骂你口臭哩!非让我把话说白了。还教授呢,咋这么笨哩?”

  老丁头这才恍然大悟,大叫“上当了!上当了!你这个宋老头让人骗了1500块不甘心,非要再拿我做垫背是吧?我跟你没完——”

  先生看着老丁头歇斯底里地狂叫,吓坏了。赶紧收拾摊子脚底抹油——溜了。

  2021年9月21日星期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