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新四军老战士:不认同社会主义而认同资本主义

作者: 陈守礼 日期: 2018-03-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按:笔者是一个1940年参加新四军的抗日战争老战士,九十四岁了,说什么呢?辞典这样的“修订”是明显违反我国的立国之本四项基本原则,违反我国《宪法》的。笔者希望党、国家和人民来关注辞典的“修订”,解答和解决问题。

TIM截图20180314152121.jpg

  不认同社会主义而认同资本主义

  ——评《辞海》和《现汉》增写与取消大量词目、词语的错误

  陈守礼

  “《辞海》总条目近13万条”,通过“修订”,“词条改动幅度超过三分之一”(见《人民日报》2009年9月8日第8版报道)。这就是改动43000多条词目、词语。《现汉》负责人说《现汉》三次“修订”也删除8700多条词目、词语。所谓“修订”的“改动”幅度如此之大,这是为什么?

  笔者经过近20年对《辞海》和《现汉》的新旧版本千万条词目的对比和核实,发现“修订”中有严重的政治错误,已写出揭露和批驳的专题文章七十多篇,先后在杂志和网上发表多篇,并出版了专著。笔者发现我国某些辞典是利用“修订”改写词条,不认同不提倡社会主义,而认同、提倡资本主义。

  对这个重大问题,《辞海》和《现汉》负责人的讲话也未否认,他们并已用增减千万个词目、词语的实际行动证实了他们是:否定社会主义,以资本主义取而代之,是搞的“全盘西化”“与国际接轨”。

  (一)《辞海》和《现汉》负责人自己的明确表态

  1、《辞海》负责人夏征农发表《公开信》说“根据中美合编辞书《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为样版,“按美方的修改意见办理”,把美“不接受”的词语删除,“此后《辞海》等辞书均按此意见办理”(见《百年潮》2000年第6期)。

  2、夏征农又说“什么词汇已经过时了,不适用了,大家不会去用,就可以去掉;有些新出现的词汇要收进去。吐旧纳新,这是很重要的一条。”(见《解放日报》2008年10月7日第2版)。

  3、《辞海》负责人王元化说“据我所知,当时毛泽东把中国社会性质定为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中国革命的性质自然也就相应为反帝反封建”了。王元化还说由此形成的观念应“重新认识”重新清理” (见上海《文汇读书周报》1999年5月1日第2版)。

  于是,1999年《辞海》修订版就把“反帝反封建”的词语删除了。

  4、《现汉》负责人江蓝生说“词语的收录或不收录”,“作为规范性的工具书必须考量价值观和社会效果”,又说如“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录……作为一部规范性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见《扬子晚报》2012年7月16日A13版报道)。

  5、《现汉》负责人晁继周说取消、删除的是“陈旧过时的词语”,“内容多涉及政治方面”,“第三版删除四千条,第五版删除二千七百条,第六版删除二千条”“每一次修订,实际上都是在进行这样的吐故纳新”(见《人民日报》2009年9月22日05版晁继周答记者问和《辞书研究》杂志2012年第4期)。

  6、《现汉》在“陈旧”词条中写道“【陈旧】(形容词)设备虽然有点陈旧,但还能使用,陈旧的观念应该抛弃”(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164页)。

  7、《现汉》在“创新”词条中写道“【创新】(动词)抛开旧的,创造新的”(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205页)。

  修订者的这些说法是不约而同还是有人“统一口径”的,读者笔者无权去作调查。这就是说词条的收录或不收录,取消或收录是有“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为依据的。修订者认为:甲、没有过时现今还有用的;乙、应提倡的;丙、认同的。不符合“价值观和社会效果”和这三个要求的不收录,己收录了的取消或删改重写。

  其实,对“旧的”也不是一律可以“抛弃”“抛开”的,首先要分清正确与否。邓小平说四项基本原则不是新的。我国就是不能“抛弃”“抛开”四项基本原则。

  (二)现在来看看《辞海》和《现汉》实际上的做法

  第一、《现汉》修订者不认同不收录不提倡并取消、删除社会主义的词条词语

  1、不认同不收录不提倡“同志”词条,把原写的“同志”是“我国人民之间的称呼”删除,不认同这称呼符合规范(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142页与2012年版第1307页)。

  这是不承认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人人都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同志。

  2、不认同不收录不提倡并取消“社会主义改造”这个词条:

  【社会主义改造】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按社会主义的原则改造非社会主义的经济成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种形式,如通过合作化道路使农业手工业者个体经济逐步改造成社会主义经济,通过各种国家资本主义形式使资本主义经济逐步改造成社会主义经济(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012页与2012年版第1148页)。

  3、【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被取消(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526页与2012年版第1733页)。

  4、在【路线】词条中“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被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739页与2012年版第845页)。

  5、【坚决】词条中,“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被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848页与2012年版第628页)。

  6、取消【同心同德】思想、行动一致,同心同德搞社会主义建设词条(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496页与2012年版第1306页)。

  例不胜举。不认同不收录不提倡并取消以上六条词条词语,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否定走社会主义道路难道还不明确吗?

  第二、《现汉》修订者认同、收录、提倡并增收搞资本主义的词条词语

  修订者肯定资本主义的发展会永远高涨下去,增写“高涨”词条:

  1、【高涨】资本主义再生产周期中继复苏之后的一个阶段。其特征是生产水平超过前一周期达到的最高点,新的工业企业纷纷兴建,失业工人人数减少,社会消费增加,商业兴旺,投机活跃,信用活动频繁等(见《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174页)

  显然,这是认同和提倡发展资本主义。于是,把原有批判资本主义腐朽腐败的词条词语取消和改写,例如

  2、把“资本主义已经腐朽”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1444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1626页)。

  3、把“资本主义国家前景暗淡”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9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11页)。

  4、把“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删除(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338页与2012年修订版第408页)。

  5、把“清除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肮脏思想”、“抵制资产阶思想的侵蝕”、“克服个人主义”等等全删除,把“利己主义是剥削阶级世界观的一种表现”等也删除。

  例不胜举。这样的舆论导向,能不导致党的干部共产主义信仰丧失、蜕化变质吗?

  第三、《现汉》修订者认同、收录和提倡全盘西化并增收词条词语

  1、《现汉》修订者重写提倡 “西化”的词目:【西化】(动词)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等在西方文化影响下发生趋同转变(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1388页)。

  2、《现汉》修订者增写“趋同”词条【趋同】(动词)趋于一致(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107页)。

  3、《现汉》修订者增写“融合”词条【融合】(动词)几种不同的事物融合成一体,文化融合(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1101页)

  4、《现汉》修订者增写“接轨”词条与国际接轨见《现汉》2012年修订版第668页)。

  于是,把原收录批判“西化”的词条取消:

  5、《现汉》修订者取消批判“西化”词条【西化】西化:所谓全盘西化的主张,乃是一种错误观点(《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525页,被2012年修订版1338页取消)。

  可是,党的文件,《人民日报》答记者问,都是否定和批判“全盘西化”和“与国际接轨”的。

  第四、《现汉》修订者认同、收录和提倡西方世界普遍存在的东西并增收词条词语

  色情、赌博行业,嫖娼卖淫,投机倒把等,在西方世界是普遍存在的,但在社会主义新中国已取消、禁绝或严禁的。却被某些辞书恢复:

  1、恢复妓院词条“【妓院】旧时妓女卖淫的处所”(可对比《现汉》2012年版第614页)。

  只有西方世界才把色情服务作为第三产业。新中国已取消“妓院”,辞典中也已取消妓院词条,凭什理由要把它恢复?

  2、删改妓女词条,把“【妓女】旧社会里被迫卖淫的女人”改写为“以卖淫为业的女人”(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525页与2012年版第614页)。

  这就把“卖淫”说成女人的职业了,是想搞第三产业吗?

  3、恢复暗娼词条“【暗娼】(名词)暗地里卖淫的妓女”(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9页取消与2012年版第11页恢复)新中国已禁绝公开与不公开的“卖淫”,凭什理由要把它恢复?

  《现汉》把旧版中的有关“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词条词语十多条全部取消、删除,却恢复、增写赌博、赌场、赌风、赌东道。赌局、赌具、赌资、赌本、赌窝、赌棍等十多个词条,并美化赌棍,否定赌棍属坏人。

  4、删改【赌棍】词条,把赌棍是“旧社会里靠赌博生活的坏人”改写为“指赌博成性以赌博为生的人”;这就把赌博说成赌棍的职业,否定赌棍是“坏人”(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264页与2012年版第322页)。

  5、删改“投机倒把”词条:在“【投机倒把】以买空卖空,囤积居奇,套购转卖等欺诈手段牟取暴利”这句中修订者把“欺诈”二字删除,承认买空卖空,囤积居奇等都不属“欺诈”,这是否定投机倒把是欺诈” 犯罪(可对比《现汉》1979年版第1147页与2012年版第1313页)。

  6、删改“开绿灯”词条,“【开绿灯绝不允许为投机倒把的人开绿灯”,修订者把这句话删除,是把不允许变为允许(可对比《现汉》1989年《补编卷》版第276页与2012年版第720页)。

  7、在【拒】词条中,“拒腐蚀,永不沾”被删除(可对比《现汉》1993年版第934页与2012年版第1071页)。

  8、还把【三反五反运动】词条取消(可对比《辞海》1979年版第23页有与《现汉》1989年《补编卷》第429页有,2012年版第1116页取消)。这是否意味着为贪污、偷漏税等等也“开绿灯”?

  例不胜举,修订者认同提倡的是什么难道还不明显?这岂不与反腐败背道而驰?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现汉》把反映我国近、现代史上重要事件的词条如【三大政策】、【三一八惨案】、【三大法宝】、【三大作风、【三大纪律】、【三大民主】、三湾改编】、【三年游击战争】、【三次反共高潮】,【三个世界】、三老四严】等,反映日本侵略军暴行的如【三光政策】等大量词条词语都取消、删除或不收录。

  但是,《现汉》却无批地收录:【三点式】、【三陪】(多为女性)、【三角恋爱】、【三K党】、【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等等词条可对比1979年版《辞海》缩印本第13页与2012年版《现汉》第1115页

最新推荐

网论:“剥削阶级场”与社会主义社会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习近平推动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发展的探索与实践习近平会见“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外方代表

热门文章

郭松民:这是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我们必须认清

三面红旗迎风飘扬,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正式亮相

“娱乐圈”的毁灭——“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末路

司马南:我的国,到底厉害不厉害?

“民国大师”们的“中国梦”不就是毛泽东缔造的新中国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