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常:孝经•二十四孝批判(18)

作者: 赵云常 日期: 2018-04-17 来源: 红歌会网

二十四孝批判

——愚孝与智孝辨析

  第一章   孝感动天——儿童如何对面家庭暴力

  《孝感动天》是《二十四孝》中的第一个故事。它向人们讲述的是远古帝王舜性善至孝,感动了上天,最终登上了帝位的故事。读这个故事,让笔者感觉到《二十四孝》开篇就讲愚孝,赞美愚孝,传播愚孝。这个故事的原文如下:

  虞舜,瞽 瞍之子。性至孝。父顽,母嚣,弟象傲。舜耕于厉山,有象为之耕,鸟为之耘。其孝感如此。帝尧闻之,事以九男,妻以二女,遂以天下让焉

  队队春耕象,纷纷耘草禽。嗣尧登宝位,孝感动天心。

  从《孝感动天》这个故事中,我们了解到,舜生活在一个相当恶劣的家庭环境中。舜的父亲是一个盲人,眼睛里没有瞳仁。这样的父亲对于舜来说,所能给予舜的父爱比起一个身体健全的父亲来,一定是少得可怜。他不能像他身边任何一个有着身体健全父亲的同伴们一样,得到父亲大山一样的呵护。父亲身体高大不能为他遮风挡雨,身有蛮力,不能为他驱赶虎狼之害。父亲眼无瞳仁,明丽而空旷的世界对于他来说是一片永远撕不破的厚厚的黑暗,到处充满了危机,迈一步都得担心掉在陷井里。舜深爱着父亲,他用一根细棍牵引盲父亲前行,使父亲免除了路途中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灾难。他把好吃的让给父亲吃,把好穿的让给父亲吃。舜的父亲因残疾而品性固执,不懂礼仪。宠爱着他的母亲又早亡。父亲又娶妻而使他有了继母。继母不贤,性情刁钻,对丈夫前妻之子,舜,极端嫌弃,横看竖看不顺眼,经常对舜恶语相向,拳脚相加,最后严重到唆使舜的父亲要杀了舜。象是继母所生之子,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是舜的灾星。这个象为人傲慢,仇视舜,经常挑唆父母打骂舜。面对如此严峻的家庭暴力,舜竟仍然对父母很孝顺,对弟弟很友爱,灾害来临时,只是设法避免祸害,对父母弟弟的恶行毫无怨恨,并承担起全家的劳动,常常在厉山耕种田地。上天看到舜的孝行,深受感动,派大象帮他耕种土地,派飞鸟帮他锄草。在父母弟弟的非打即骂中,舜终于长大了,长成二十岁的小伙子了。这时候,他忍受来自父母弟弟的家庭暴力也取得了巨大成绩——孝名远扬。到了三十岁,舜的鸿福来了。年老的尧帝为找寻接班人,问计于管四时的官四岳。四岳一齐向尧帝推荐了舜。尧帝没有轻信四岳之言,还要对舜进行进一步的考察,便把自己的两个爱女娥皇和女英嫁给舜,同时命自己的九个儿子和舜一起种地,观察他对内对外如何作为。舜成亲后,要求妻子孝敬公婆,尽媳妇之道,关照弟弟,尽嫂嫂的本分,不可因为妻子的高贵出身而破坏家庭的规矩。舜对尧的九个儿子要求也很严格,一点也不迁就他们。使他们为人更敦厚谨慎,事事心存尊敬的态度。

  舜在历山耕作,由于和气谦让,同他一起开荒种地的人受到感染,变得能够互让,和谐相处。人们都愿意亲近他,他住的地方本来很偏僻,但一年后就变成村落,两年成了邑,三年成了都。尧帝很赏识舜人的才干,把高级衣料做成的衣服,名贵的琴,牛羊奖赏给了他,还为他修建了粮仓。舜的继母和弟弟象看到后,一腔的妒忌,一心想暗害了他, 舜的无目的父亲,听到后,竟也妒忌填胸,想置他于死地。一天,舜的父亲让舜爬上高高粮仓去涂抹仓顶,暗中却放起火来,想烧死舜。幸得娥皇,女英预先给舜准备了竹笠,,舜机警地用两个斗笠保护自己,且像鸟一样张开翅膀轻轻地跳下,成功地逃离了火境,没有被烧死。舜的父亲仍然想害死舜,有一日,让舜去挖井。舜早有防备之心,顺便挖了一个暗道,使自己一旦有危险来临,便可从旁边的井口出去。井越挖越深,舜的父亲就和舜的弟弟象一起倒土填井,想活埋了舜。但是,舜从暗道里逃出,又一次脱离了险境。 舜的父亲和弟弟象很是高兴,他们认为舜肯定死了。舜的恶父恶弟就商量着分舜的遗产,象说:“是我最先出的这个主意我应分得舜的那张琴和两个老婆。”得到了父亲的同意,象就住进了舜的家。他得意地操着舜的那张琴,弹出一阵乱音。没有想到就在他得意之时,舜突然回来了。象惊愕不已,装模作样地说:“我正思念你哪,我心里好不忧愁!”舜心中明知父亲、继母和弟弟象在合计害他,但不把事情捅破,只是说了声:“是啊,你与我兄弟之间的友悌之情,很深厚啊!”事后,仍然和过去一样,孝敬父母,友爱弟弟,并没有一丝埋怨. 尧帝对舜经过长期的考察,认为舜的品德确实很好,并且很有才干,便将帝位传给了舜。舜对家庭暴力的忍让,终于得到了正果,以一介平民,一跃而成为帝王。

  对于孝感天地这个故事,有评者说:《二十四孝》开始第一篇安排虞舜的故事,很有深意:一从时代上来说,具有久远性,虞舜是“三皇五帝”时代的人物;二是从人物的地位上说,具有权威性;三是从影响来说,具有广泛性;四是综合起来说,最有典范性。

  评者从《孝经》的角度来看,认为《二十四孝》里的首篇《孝感动天》回应了《开宗明义章第一》里孔子所说的“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顺天下,民用和睦,上下无怨”,“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舜,就是这样的先王,有“至孝”的“至德要道”,也成了帝王们的一个典范。

  评者还认为,这故事也回应了《孝经》《感应章第十六》:“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无所不通。”

  评者又认为:从现代的角度去看,舍去故事中古人原始思维的一些东西,而抽取其合理的内核,则有三点可说:一,在种种不和睦的家庭中怎样去行孝?那便是学会忍受、克制、宽容,用自己的真诚去感动家人。二,孝绝不是“愚孝”,舜的种种逃生的机警与智慧,就是“至孝”中的聪明之孝,而不是愚蠢之孝。三,古代选拔人才时,孝行也是一个必要的条件,孝就是舜被选举为尧的继承人的一个必要条件。这对今人又有何启发?四,孝的层次是:孝--能孝--尽孝--非愚孝--至孝,舜让大家看到了“至孝”的古代典范。

  《孝感动天》确实是一个感人的故事。舜至孝的故事确实也被后人当作典范来教育世人,启蒙儿童。就连今人中,仍有人提倡用《孝感动天》来教化世人,美化世风。然而,作为一个读书者,如果没有盲从的习惯,是要坐下来认真思考一番的。

  中国的孝,或者说历代儒家们所提倡的孝,往往体现在一个“顺”字,顺者为孝,逆者为不孝。《孝感动天》对舜的孝行的赞美就是在这个“顺”字上。正如上面的评者所言:“在种种不和睦的家庭中怎样去行孝?那便是学会忍受、克制、宽容,用自己的真诚去感动家人。”问题是“学会忍受、克制、宽容,用自己的真诚去感动家人”这条路行的通吗?

  老实说,读《孝感动天》这个故事时,我的头脑中像泉水一样涌些出这样一些故事来。

  故事之一:小的时候,我的一个邻居大娘为人奶过一个女孩。为了不给当事人带来一些麻烦,现把邻居大娘起化名李大娘,为他的奶女儿起化名为杏儿。杏儿从小就是我的玩伴。杏儿三岁时,被一个女人接走了。杏儿与我们村仅一河之隔,她走后不久,我便从大人的口里知道,杏儿不被她的母亲喜爱,她的母亲虽然是亲身母亲。但却因为她是一个由奶妈带大的孩子,她被带回家后,父母对她爱不起来,而且还从心里曾恨她。成天对她非打及骂,常常不给她吃饭。她饿极了就偷偷地抓院里的鸡食吃。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件关于她的事终生难忘。有一天,李大娘想自己的奶女儿,想让可怜的杏儿住几天奶妈,便趟过河去,对杏儿的亲妈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把杏儿接了回来。进得家门,看到杏儿的头发凌乱,李大娘便拿来一把梳子为杏儿梳头。不想一梳子下去,一股鲜血顺着头发流了出来。一问才知,原来杏儿的头上被母亲用做饭的火铲打伤,伤口结痂。奶妈用梳子为她梳头时,梳齿扎破血痂,鲜血奔流了出来。另一件是杏儿长到六七岁时,因母亲不让她吃饱饭,不堪饥饿,常常偷跑出家门,到邻近的村子要饭。有一次,我们村一户人家娶媳妇,她不知怎么得到了信息,一个人过了河,跑到这户人家的院里讨饭吃。刚一进院,就被村里一群儿童驱赶。其惊恐之状就如一只被驱赶的小猴子。那种可怜的神态,从此便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至今一想起来,心就一阵颤抖。那时候我觉得,我们这些儿童生长在解放后的阳光里,而杏儿却在黑暗的旧社会挣扎着。

  杏儿的奶妈特别同情她的遭遇,曾经想把杏儿要过来自己扶养,而杏儿的恶母却不同意。大约一年后的某一天,我的母亲向我讲了一个更加令人发指的故事。一天,杏儿的母亲要活埋她,她母亲扛着铁锹,小小的她跟在母亲的后面,由于想到被母亲活埋后的可怕,她弱弱地求她的母亲说:妈,你埋我的时候,把我的头露出来吧。刚好有一位邻村拾粪的老汉路过那儿,老汉听到了杏儿的话,马上明白了这位扛锹的母亲要埋她的女儿,便对杏儿的母亲说:“你这女人我认识你,你不是XX的女人吗?你要埋了你的女儿,我就到公安局告你。”杏儿母亲知道自己的恶行已经败露,便央求老人放他一马。老人说,放她一马可以,但她不得再向女儿下黑手,如果哪一天打听到她的女儿不在人世了,老人定向公安局报案。

  杏儿虽然被老人救下了,但母亲对她的虐待却没有停了下来。恶母的虐待,使杏儿的生长发育受到了严重影响。她只是比侏儒人长的稍高了一点儿。如今她跟我一样,也是50来岁的人了,在我们县的某村做媳妇。

  故事之二:在我约十多岁的时候,我们灵丘县城发生了一起父母虐待女儿至死案。恶父恶母将其十多岁的女儿母虐了整整一夜,用锥子在女儿身上深一下浅一下,一夜扎了180多下。临明时,女儿不堪忍受,咽了气。这事传到乡下,传到我父母的耳里,我父母深表同情,常常唉声叹气,叹息一个生命的可怜。不久,我妹子出世了。我父母深信我妹妹是这个被恶父恶母虐待的女孩转世了,因此,对我妹妹倍加疼爱。

  故事之三:如果你在百度里输入“虐待女儿”几个字,就会搜索到许多父母虐待女儿的新闻。下面的这个故事就是我用百度搜索到的发表在2008年12月18日深圳晶报的上一起父母虐待女儿事件:

深圳10岁女童疑遭父母虐待致死 全身伤痕累累

  昨天中午12时,一个名叫许侨青的10岁女孩在深圳武警医院因抢救无效身亡。这名女孩死前全身水肿,身上有多处新旧交替的淤伤、烫伤,医生怀疑女孩长期遭受暴力伤害。经警方初步调查,女童父母承认曾打过女儿,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女童全身多处淤伤烫伤

  昨天上午9时许,记者接到报料,称广东公安边防总队医院(深圳武警医院)接诊了一名小女孩,疑长期遭暴力伤害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 记者赶到医院时,医护人员正在急救室抢救。记者看到,女孩处于昏迷状态,通过呼吸机帮助呼吸。当医护人员掀开被子,记者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女孩全身浮肿,肚子上有多处大片通红的伤口,皮肤脱落,腿上还有多处愈合不久的伤口和淤伤。

  据医院急诊科接诊的缪医生说,昨天上午8∶03,医院接到电话称附近金湖路上有一名女孩昏倒,120急救车立即出动,1分钟后在武警新花园门口接到了晕倒的女孩。“当时一男一女用床单把女孩裹住,女孩的心跳和呼吸已经停止,嘴唇和脚发紫,我们立即给她输氧,迅速送回医院。”缪医生说,在急救车上医护人员掀开被单后被震惊。“全身多处淤伤、烫伤,有新伤,有旧伤,有些已经结痂了。送女孩的应该是家属,他们说女孩叫许侨青,今年10岁,身上的伤是‘不小心被开水烫伤的’。”缪医生告诉记者,送院时家属神情紧张,很担心女孩的状况。随后记者从警方了解到,送女童入院的是她的父母。

  抢救近4小时不治身亡

  由于离医院很近,上午8∶05,女童被送到医院,急诊科的医护人员立即对其进行心肺复苏。“来的时候已经深昏迷,瞳孔放大固定了。心脏按压了5分钟后心跳回来了,然后马上给她上呼吸机。虽然心跳和呼吸恢复了,但血压一直很低。”上午10时50分左右,正当急诊科副主任翟成顺准备给记者介绍情况时,女童的心跳突然又停止了。他立即冲回急诊室,对女孩进行心脏按压。记者看到,两名医生轮流对女孩进行心脏按压,护士给女孩注射强心和收缩血管药物提升血压,但最终没能挽回她幼小的生命。昨天中午12时,医生宣布女孩不治身亡。

  怀疑女孩长期遭受暴力

  翟成顺告诉记者,死亡女童全身水肿,营养不良,有贫血状况,而且身上多处受伤,膝盖背后不容易受伤的腘窝部位也有明显的淤伤,而且头上还有两个肿起来的包块。他推测可能有人刻意伤害女童,身上的伤痕应该是长期受到暴力伤害所致。接诊的缪医生说,他觉得送女孩来的家属也有些不对劲,刚开始说女孩身上的伤是烫伤的,然后又说女孩是摔伤的。家属还说女孩平时身体很好,没什么病痛,只是前天晚上觉得呼吸有些不畅。

  由于觉得女孩身上的伤不寻常,武警医院的医护人员决定报警。昨天上午,清水河派出所民警已到医院对医护人员做调查笔录。

  父母承认曾打过女童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医院时,女童的父母已被警方带走调查。随后记者来到清水河派出所。

  据警方初步问讯,许侨青今年10岁,老家广东普宁。据父母称,小青是超生的,出生不久后送回了普宁老家,小青的父母和哥哥都是深圳户口,而小青是普宁户口。3岁时,小青才被接回深圳。之后,小青在附近的凤光小学和侨香学校读过书,父母称“因为学习成绩和表现都很差”,“怕她影响别的同学”,就干脆不让她读书了。

  据办案民警介绍,父母口中的小青是个调皮的孩子,不仅有尿床的习惯,而且还会在阳台随意大小便,为此父母都曾打过她。大概半个月前,小青的奶奶来到深圳,小青又搞起了“小动作”,将奶奶坐的一张椅子弄坏了,小青的爸爸就用衣架,妈妈用鞋子打过她。但小青的父母都不承认最近打过小青,只是说小青最近有点感冒。对于小青身上新旧交替的伤痕,她父母的解释是“孩子用热水器洗澡时不小心烫伤的”。

  女童父母已被警方控制

  清水河派出所所长王智勇表示,目前,小青的父母已被采取强制性措施,需要接受进一步深入调查。接报后,派出所民警还前往了小青所住的居民小区调查,并将小青12岁的哥哥请回派出所协助调查。

  中午12点多,小青的父母接到武警医院的电话,被告知小青已死亡。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当时小青的母亲哭了,小青的父亲一脸茫然。随后,民警带领小青的父亲到医院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名,此时小青的父亲已被扣上了手铐。

 

  2009年8月15日,深圳晶报又对此事进行了后续报道:

《10岁女童疑遭父母虐待致死》后续

虐待女儿致死    父母双双获刑

作者:冯宇飞

  案情回放

  毒打女儿成家常便饭    大面积烫伤不送院治疗

  被告人许继和、张卓茸是夫妻关系,女儿许某某于1998年2月21日在普宁县出生。两被告人迷信和重男轻女思想严重,自小将许某某寄养在普宁亲戚家;许某某6岁时被许继和、张卓茸接到深圳共同生活。

  许某某在与两被告人共同生活期间,两被告人经常使用衣架、拖鞋等物不分轻重、不分部位对许某某进行殴打。

  2008年12月初,因怀疑女儿弄坏奶奶上洗手间用的椅架和发现女儿在家里阳台大小便,许继和、张卓茸轮流用衣架、电线、拖鞋、皮鞋等物对许某某进行暴打。

  同年12月10日前后的一天晚上,许某某在家中的洗手间被开水烫伤脸部、胸部、腹部、大腿等部位,许继和、张卓茸未将女儿许某某送往医院救治,之后,许某某病卧在床一直未进食。

  2008年12月16日晚上,张卓茸发现女儿许某某呼吸急促后也未予理会。12月17日早上,二被告人发现女儿许某某在床上无法呼吸后才拨打120救护车将女儿送往医院,12月17日12时,许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经鉴定,被害人许某某因全身多处损伤后创面感染,造成双肺肺炎、肺出血及肺水肿,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庭审焦点1   父母供认经常殴打女儿

  根据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和庭审查明的事实,许继和、张卓茸两被告人对被害人许某某到深圳后二人经常对其殴打的事实予以供认;另有证人许继某的证言予以印证,还有被害人生前就读学校的老师证言发现被害人许某某在校期间身上被打得多处伤痕,足以认定。

  虽然两被告人辩解是出于教育的目的,但是根据鉴定结论,被害人许某某身体多部位有多处淤血、伤痕、疤痕,证实两被告人对许某某进行过长期、多次、严重殴打,已经大大超过了家长教育子女过程中打骂孩子出手过重的程度。另根据被害人许某某验尸报告,许某某心肌细胞及肝细胞空泡样改变,该鉴定结论说明许某某生前缺乏食物营养,被许继和、张卓茸两被告人长期饥饿虐待。这些都足以认定被告人许继和、张卓茸长期虐待被害人许某某,且情节恶劣。

  庭审焦点2   被害人死亡与虐待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根据相关证据和事实,在被害人许某某被烫伤之后,两被告人只是在家中为被害人许某某涂抹烫伤药膏进行救治,而未送医院进行及时有效救治,造成许某某创面感染,双肺肺炎、肺出血及肺水肿,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对于被害人许某某未被送医院进行及时有效救治的原因,被告人许继和、张卓茸供述是认为被害人许某某伤情不是十分严重。但结合被告人许继和、张卓茸的其他供述(供述许某某死亡之前已经连续几日未进食),二人的文化程度(许继和为大专、张卓茸为初中),及被害人许某某生前长期受二被告人虐待的恶劣情节等事实情况,足以认定两被告人未将许某某送医院及时救治并非是由于缺乏医学常识,不能认识到许某某病情严重程度,而是基于二人长期虐待许某某的主观故意,继续对许某某的伤情、病情不管不顾,是之前殴打、饥饿许某某等虐待行为的继续。被害人许某某在被烫伤至死亡的这六天时间内,已不能正常起居、进食,病情日愈严重,两被告人仍拒不送被害人进院治疗,即被害人许某某的死亡与两被告人的虐待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应对被害人死亡负刑事责任。

  法院判决

  被告人张卓茸犯虐待罪,判刑六年

  被告人许继和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被告人许继和对张卓茸的虐待行为听之任之,偶尔打骂被害人,白天在外工作,对被害人的虐待情节要轻于张卓茸,依法应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许继和主观恶性较浅,一贯表现尚好,并且是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家中尚有未成年的子女需要抚养,而本人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决定适用缓。

  无需再讲故事了,相信许多读者也曾耳闻目睹过父母虐待子女的事件。如果把这些悲惨事件跟《二十四孝》中的《孝感动天》的故事相比较,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那些被恶父恶母暴力过的孩子们没有像舜一样感动天地?为什么这些孩子面对父母的虐待,忍受、克制、宽容,没有像舜一样用自己的真诚去感动家人?《二十四孝》既然意在为教育儿童树立榜样,就不应该无视不幸儿童克制自己,忍受来自父母暴力可能带来的后果,以所谓的“孝感动天”来掩盖这种危险,实际上是在残害儿童。

  实际上,舜对来自父母弟弟的虐待,忍受、克制、宽容,并没有感动上天。现代人读《孝感动天》,对所谓“舜耕于历山,有象为之耕,鸟为之耘。其孝感如此。”一看就知道这是个神话。舜的忍受、克制、宽容不仅没有感动上天,而且连自己的父母也没有感动。至于“帝尧闻之,事以九男,妻以二女,遂以天下让焉”未必就是看上了舜的对父母的逆来顺受的“孝”。一代帝王,治理天下,需要好多能力和品质,尧帝对舜的考察一定是多方面的。并不仅仅看其是否“孝顺父母,悌爱兄弟”。 所谓帝尧听说舜对家人的虐待忍受、克制、宽容,深爱感动,并“事以九男,妻以二女,遂以天下让焉”可信吗?

  《二十四孝》生产于封建社会。“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让子亡,子不得不亡”是封建社会的伦理秩序。这种伦理秩序用“愚忠”“愚孝”来维持是符合统治者需要的。《二十四孝》满足的就是这种需要。《孝感动天》为二十四孝之首,借大舜之名,宣扬“逆来顺受的”的孝。实际上是就“愚孝”,并非“智孝 ”。拿来用以教育今天的儿童,首先受害的是儿童,其次受害的是家庭和社会。暴力下的儿童,即使不死,也是身心俱伤。他们在身体方面,往往发育不良,严重者成为残废;心理方面,也会因为受到严重摧残,人格而不健全。现代社会早已不是封建社会了,对于父母虐待虐待儿童这种不人道的野蛮行为,国家立有专门法律加以制裁,社会上的其他人也要伸出援救之手,解救被父母虐待的孩子。用《二十四孝》中的《孝感动天》来教育儿童,实在算不上明智之举。

最新推荐

从改革开放40年看中国砥柱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广西发展纪实习近平会见朝鲜外相重庆多地查删孙政才、薄熙来、王立军相关信息

热门文章

打着“退役军人”旗号暴力袭警!公安机关侦办山东平度严重暴力犯罪案件

一篇对毛主席公正的评价!

郭松民 | 孟晚舟事件:一切寄希望于“美国的法律体系”吗?

黄卫东:美国真的对中国开放?评美国诱捕华为孟总

外交部召见加拿大驻华大使:立即放人 否则后果自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