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泰长篇小说连载:《跨世纪的红土情缘》(41)

作者: 姚忠泰 日期: 2019-05-16 来源: 红歌会网

  二、江山红遍

  41

  那是在1951年的春天,杜鹃花漫山遍野盛开的时节。这日早晨赵洪涛背着那种常用的帆布挎包,迎着朝阳骑上自行车从南昌城出发,用了整整一个白天时间(从上午七点至下午五点),来到远远近近都是山的兴国县麒麟乡永安村。儿时的记忆,已经历历出现在眼前。永安村解放以后的变化,也确实算得上翻天覆地。

  黄昏即将来临的时候,种田人纷纷收工各自往家里走,农舍上空炊烟袅袅,呈现出一片和平安宁的景象。牛儿哞哞,狗儿汪汪叫着。赵洪涛刚要进入村子里面,看见旁边一个身材魁梧肩扛犁耙的年轻庄稼汉也走了过来。就在这一瞬间,赵洪涛和年轻庄稼汉四目相对望着,同时吃了一惊,彼此觉得如在梦中。赵洪涛首先开口问,庄稼汉紧接着点头回答起来。

  “你是化勇哥哥?”“是的!”

  “你是洪涛弟弟?”“是的!”

  庄稼汉很快放下了犁耙,赵洪涛也立刻放下了自行车,两人迅速走近,紧紧握住对方双手,欢喜的眼泪流了出来,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内心感情。

  原来,这一个年轻庄稼汉就是钟化勇。赵洪涛眼力准,一下就认出了他。钟化勇也是记性好,顷刻就记起赵洪涛。这也难怪,他们从小就是兄弟,多年以来,他们都在互相思念,如今,他们终于重逢了。

  大约激动了一分钟,钟化勇才恍然大悟:我这洪涛弟弟,是回家了!想到这里,钟化勇连忙说:“洪涛弟弟,咱们快点回家;看家里两个老人,不知会有多么高兴!平常的日子里,两个老人总在念叨着你!”赵洪涛回答:“是吗!”钟化勇扛起犁耙,赵洪涛推着自行车,肩并着肩,一起走向村子里面。

  走到家门口时,钟化勇大声喊道:“爹,娘,俺家来客人了,俺洪涛弟弟回了!”喊声刚落,从屋里面走出两位头发花白的五旬老人,前面的是钟毅仁,后面的是周腊梅。赵洪涛赶紧放下自行车,快步走上前去,叫道:“钟爸爸,周妈妈,我是洪涛,您们的小洪涛!”同时一左一右拉着两位老人的手。

  “洪涛,我们的小洪涛!”钟毅仁周腊梅老两口激动得一边招呼,一边流着眼泪。直到钟化勇提醒两位老人:“俺洪涛弟弟远道而来,恐怕早就肚子饿了。”两位老人回过神来:“是的,洪涛饿了,我们赶紧做饭去,好好招待俺们的小洪涛。”这温馨的话语里面,显而易见两位老人情义丝毫未减。此时的赵洪涛眼眶里外都湿润了,仿佛回到了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

  这顿晚餐很丰盛,桌上摆了六碗菜,腌鱼、腊肉、鸡蛋、白菜、萝卜、红薯,还有一坛米酒。如果是在平常日子,乡里人家是决吃不上这多菜的,只有在招待贵客的时候,才如此舍得拿出来。在两位老人眼里,赵洪涛是最尊贵的客人,不,是他们的亲人。

  边吃边聊的时候,赵洪涛问:“我还没有看到春兰姐姐,她现在去了哪里?”钟毅仁答:“春兰已经出嫁一年了,婆家就在附近的村子里面,女婿是一个姓名叫李汉光的小学校长,会识文断字。”

  说起女儿钟春兰和女婿李汉光的婚姻,钟毅仁周腊梅老两口都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

  李汉光比钟春兰大一岁,出生于一个书香家庭。李汉光的祖父李润丰是前清秀才,民国初年担任兴国县衙门的一名文官,由于不愿阿谀奉迎上司而受到同僚的排挤,一气之下辞职回到麒麟乡集贤村中,开了一间私塾挣钱养家活口。数年以后,李润丰因为身体虚弱有病,不能继续教书,就把私塾交给长大成人的儿子李定锴操持。李定锴不仅有文化,而且会一点武功,他在向孩子们传授文化知识的同时,还经常告诫学生们注意锻炼身体。因此,李定锴这位私塾先生在周围一带远近闻名。

  红军来到兴国县以后,年近三旬已经娶妻而且育有一子的李定锴也曾打算参加工农革命队伍,但他在家里面刚一提出这个想法,就首先受到父亲李润丰的严厉斥责。老秀才李润丰饱经仕途坎坷人间风雨,深知党争灾祸,加上自家几代单传男丁,唯恐遭遇断子绝孙境况。接着,妻子孟仙桃也是哭啼抹泪的。面对父亲的不允,妻子的反对,李定锴只好答应,放下参加红军的念头。他的妻子温柔内向,尤其胆小怕事。虽然李定锴未能参加红军,但是没有放弃帮助共产党做事情,比如村子里的农会工作,他总是不甘落后。麒麟乡苏维埃政府重新查田时,李定锴主动把自家多余的土地交出来分给穷苦老百姓。他的进步思想和行动,曾受到苏维埃政府的表扬,并被吸收加入了共产党,成为农会工作骨干,得以熟识永安村农会主任钟毅仁。时间一久,他们两人又成为好朋友。主力红军长征之后,李定锴与钟毅仁一样留在家乡继续默默坚持从事着党的地下工作。

  日军占领中国大片土地以后,需要在各处乡村任命一些本地人当伪村长。受兴国县地下党组织的布置和安排,李定锴和钟毅仁假装反动,忍辱负重,同时在各自乡村担任伪村长,明里是替日本人做事,暗中却想方设法保护中国人。李定锴和钟毅仁这两位地下共产党员,经常私下互通消息,破坏鬼子阴谋活动,认真执行上级指示坚持抗战到底。李定锴善于交际,在与鬼子汉奸的周旋中间,多次设法获取具有重大价值的情报,让钟毅仁转交给上级党组织,在不便亲自前往的情况下,就派儿子李汉光送信到钟毅仁家里面。去来次数多了,机智勇敢的李汉光熟识了年龄相仿聪明伶俐的钟家女儿钟春兰。受李汉光的影响,钟春兰很快也成为一名抗日的地下小交通员,在他们彼此心中,对方都很忠诚坚强纯洁善良。抗战胜利前夕,李汉光的父亲李定凯因叛徒无耻出卖,被日本特务抓捕,关进监狱。面对侵略者的严刑逼供,李定凯坚强不屈,正义凛然,没有出卖党组织和同志,结果惨遭鬼子杀害,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过了一个月后,李汉光的母亲忧郁而死。李汉光父母的安葬事情,都是由钟毅仁周腊梅夫妇想方设法完成的。日本鬼子投降以后,年轻的李汉光、钟春兰已经是一对心心相应的恋人,尽显男儿的英俊、女儿的娟秀,他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解放战争期间,他们两人一如既往密切配合,积极参加地下活动,一起光荣地加入共产党。伴随着人民共和国的来临,他们得以结为伉俪,此时的钟春兰已是麒麟乡政府妇联主任,李汉光任职麒麟乡中心小学的校长。他们比翼齐飞努力为党工作,从不以权谋私,因此,在周围一带有着良好的口碑。女儿女婿有好名声,钟毅仁周腊梅老两口自然心里也高兴。

  就这样边吃边谈,饭后又接着聊,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深夜了。钟毅仁周腊梅老两口考虑到,洪涛走了一天远路,肯定非常累,还是准备早点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仔细聊。这一宿,赵洪涛和钟化勇躺在一个床上,就像当年那样,兄弟俩说了不少的家常话,直到都打起呵欠困乏极了,他们才各自盖上被褥睡觉。

  (待续)

最新推荐

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一周年 半岛局势仍待解中国外卖员“难逃速命”习近平江西考察之行特意嘱托这些事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