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在“文明对话”中的地位

作者: 薛遒 日期: 2019-05-16 来源: 红歌会网

  古希腊思想先驱德谟克利特宣称:“发现一种因果联系比接受一顶波斯王冠更有益。”(策勒尔:《古希腊哲学史纲》)

  那么,明确世界统一性及其历史进程的内在规律,对于人类的自我意识,又该有怎样的意义!

  ——题记

  历史上,思想体系的辉煌总因于现实的呼求。

  佛教适应古印度诸国纷争的统一需要,扬弃“六道”,创立新说,成就了阿育王朝的繁荣,也开辟了自身的光大路。

  基督教适应罗马帝国剧烈扩张吞并诸民族的统一需要,弃“多神崇拜”而将蔓延各民族的“耶稣信仰”奉为国教,化解宗教纷争和政治动荡,为千年梵蒂冈奠下根基。

  伊斯兰教适应阿拉伯半岛各部族相互征伐的统一需要,代言安拉,攻取麦加, “合纵连横”,劲扫欧亚,铸就了穆斯林之凛凛剑锋。

  同样,儒学适应中华春秋战国“八百诸侯”并存的统一需要,结束分裂,兴秦入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世代皇权立法。

  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儒学以不同的观念形态,推动了特定区域的统一任务,也便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走向衰亡。

  所谓新佛教、新基督教、新伊斯兰教、新儒学,无非回光返照,并倾尽这一回光,将自己曾经的辉煌与深邃的思想,留给正在形成的全球一体化理论。

  所谓“文明的冲突”,则无非拘泥并寄望一隅之学说或教理征服世界,不管出于善意的教化还是卑劣的野心,不过是幻想。

  基督教领袖朋霍费尔诉诸同胞:否定宗教形式,保留耶稣精神,建立“非宗教的基督教”。

  非宗教的佛教!

  非宗教的伊斯兰教!

  还有,超越自我的的儒学。

  经济全球化的大潮,呼唤上层建筑的全球化。人类的物质大同,推动人类的精神大同。

  统一的精神要求统一的精神形式。

  在全球化历史趋势中,新兴资产阶级与新兴无产阶级分别提出了全球化理论。

  资产阶级先驱加尔文、洛克、卢梭、黑格尔以资本主义形态提出这个理论;然而,资本主义桎梏于私有制和私有观念,抽象的“人类命运体”和“普世价值”被资本的贪婪与嗜血所扭曲,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理论异化为商品的实用。

  被资本鄙弃与侮辱的人类命运体,必然抛弃资本主义。

  无产阶级先驱马克思、恩格斯以社会主义形态提出这个理论;在生产力的高歌猛进中,社会化成为不可遏制的必然趋势,经济的伟力日益彰显并强化人类整体的自觉:“我们从前称之为历史的东西终结了,五千年时间……只是一瞬间。在这一瞬间,可以说人类已聚集为群体,为世界历史的进程而合力活动,并且获得了他们所需要的知识和技术装备,以便踏上这刚刚开始的旅途。”(亚斯培尔斯:《智慧之路》)

  五千年,人类从氏族图腾中走出,从部落联盟的英雄崇拜中走出,从民族国家的宗教信仰中走出。

  全球一体化呼求全球一体化的理论。

  科学共产主义!——马克思融汇各家学说,创立了这个理论。

  21世纪,共产主义学说将占据主导地位。

  薛遒

  (本文节选自美国学术出版社2019年1月版《中国:21世纪宣言——2500年人类文明源流》)

最新推荐

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一周年 半岛局势仍待解中国外卖员“难逃速命”习近平江西考察之行特意嘱托这些事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