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草:从正反两个方面看知青运动

作者: 关东草 日期: 2018-05-08 来源: 生活经历

  知青大事记读后感:

  吉林省知青上山下乡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一、1962年至1965年文革前,二、 1966 年至 1971 年文革初期,三、 1972 年至 1977 年文革中后期,四、 1978 年至 1980 年文革结束。

  知青运动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一直延续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到1968年形成了一个高潮。知青运动正反两个方面的历史经验和教训都是值得认真思考和研究的,不能简单地肯定和否定。

  知青上山下乡与农民工进城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主要体现在组织性和计划性上。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务院到农家院,都是有领导、有组织、有系统进行的。国家成立各级知青办,具体负责管理知青。“全省 1973年选派 3,071名“带队”干部,其中机关干部735人,企事业单位干部1,726人,教员 357人;地、市科局级干部99人,县、旗局组长干部 103人;女同志97人。

  “全省有下乡知识青年的1,037个公社中,有837个公社有“带队”干部。全省1973年至1980年共派出“带队”干部27,487人。 ”

  但是绝大多数知青都走上了相同的道路,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吉林省自 1962 年动员、安置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文化大革命”期间出现高潮, 1978 年开始收缩,1981 年停止。十九年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1,114,530人,其中插入国营农、林、牧、渔场(以下简称四场)和知青场队 60,500人,其余插入农村社队;下乡人数居全国第四位,占全省人口总数4.2% (全国平均约占 1.8%);国家拨付安置下乡知识青年经费47,083万元,实支 41,967万元;下乡青年回城108万人,有2,1000多人与当地农民结婚定居农村。”

  “十九年间,下乡知识青年中涌现出大批先进、模范代表。许多优秀知识青年加入党、团组织,还有一批青年参加地、市、县、社各级领导班子。有27,466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有694,874人加入共青团;有193,615人参加各级领导班子。”

  “截止 1981 年从全省下乡知识青年中招生 100,754人;征兵入伍 38,20人;提干 1,848 人。注:以上数据中, 1973 年以前知识青年调离农村的征兵、提干人数未查清。”

  知识青年不是全同分子,当然是可分析的。知青如果按照不同的标准来分类,也可以划分出不同的类别。按学历层次,有初中,高中,大学的学历层次之别,受教育的程度不同,思想觉悟、认识能力、生活能力就不同。按阶级成分,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根红苗正的,一类是可教子女;按地域划分,有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县城和乡镇;有的知青从没过接触农村生活,有的知青从小就接触过农村生活。下乡需要克服的困难程度是不同的。按家庭背景分类,工人,医生,教师,公、检、法,军人,政府机关干部等等。由于家庭背景不同,有的人有天然的优越感,认为自己属于不该下乡的那一类,以为知青下乡就是《蹉跎岁月》,有的则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在劳动中唯恐表现不够积极。但是,由于有政策底线和基层具体执行上的差别,尽管中央有“可教”政策(详见26号28号30号文件),在招工、升学、就业、征兵和入党等方面有很大区别。在阶级社会里,人们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所以,针对知青上山下乡的各种谬论,什么变相劳改论,镀金论,惩罚红卫兵论等各种奇谈怪论都是阶级斗争的反映。

  “知青下乡不仅有主流也有逆流,但主流大于逆流。十九年间,下乡知识青年中涌现出大批先进、模范代表。许多优秀知识青年加入党、团组织,还有一批青年参加地、市、县、社各级领导班子。有 27,466 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有694,874人加入共青团;有193,615人参加各级领导班子。”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由始至终存在着两种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都中。两条道路,两个阶级,两种思想的斗争。各级党委和政府组织城市慰问团和知青汇报团,双向交流,有利于了解知青在农村的情况。

  知青上山下乡直接促进了城乡之间的对口支援。“长春、吉林两个市 70 个单位给对口社队的支援物资和现款在一千万元以上。支援的物资多数是钢材、水泥、汽车、机床、木材、化肥和进口产品等国家计划内物资,有的无偿支援,有的降价收费,有的挂账借贷,把国家财物变为集体和个人所有,有的被社队干部侵占挪用。”

  召开省市县和公社级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表彰优秀知青。

  主流是好的,其中涌现出大批优秀知青典型。大批知青入党、入团、担任县、社、队各级干部,担任赤脚医生,民办代课教师等职务。 已经抽调回城进厂的知青又自愿申请回到农村的,也有上大学后又回到农村的。还有坚持留在农村不回城的知青。优秀知青,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

  “知青下乡不仅有主流也有逆流,但主流大于逆流。十九年间,下乡知识青年中涌现出大批先进、模范代表。许多优秀知识青年加入党、团组织,还有一批青年参加地、市、县、社各级领导班子。有27,466人加入中国共产党;有694,874人加入共青团;有193,615人参加各级领导班子。”

  支流或逆流也是有的。来自知青内部的,来自知青个人的,来自知青家庭的,还有来自于社会的,各种歪风邪气。个别知青酗酒,精神萎靡不振,不参加集体劳动,寻衅滋事,传播地下流氓歌曲,散布不满言论,偷听敌台等。也有擅自越境参加境外武装斗争的(这个问题只能历史地分析)。

  知青非正常死亡的;在生产劳动中,因病,因事故,因自然灾害,火灾,水灾,水土流失等。

  农村也是一个阶级社会。知青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这是主流,贫下中农是阶级概念,农民是职业概念。在农村,有贫下中农是多数,但是也有的少数贫下中农并没有多少真正的贫下中农思想觉悟,农村还有没改造好的地富反右牛鬼蛇神五类份子。农村是一个阶级社会,生产队也具有社会性。

  “十九年间,也发生了一些对知识青年残刑酷打、调戏、强奸、猥亵、逼婚、凶杀等犯罪案件。拒不完全统计,全省发生迫害知识青年件4,113起,知识青年死亡人数763人,其中非正常死亡377人,占49.4% 。1970年6月至 1972年6月,全省发生迫害知识青年案件2,080起,1970年贯彻中央转发“国家计委军代表关于进一步做好知识青年工作的报告”,严厉打击摧残知识青年的犯罪活动。处理了1,839起,处决22人,判刑508人。”

  这个数字表明平均每个公社发生两起迫害知青的案件。实际上迫害知青的案件并不是平均的,主要看当地的社会风气。我们公社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起这样的事。

  在农村,一方面是政社合一的社会政治经济组织,有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三级所有,按劳分配,集体经济制度,广大农民有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积极性,这是主流方面。但是,也有不可否认的一面,有极少数人故意破坏知青运动,有的社队干部侵吞,贪污、挪用、盗窃知青经费,有的干部利用职权之便,以招工升学征兵等为诱饵,拉拢腐蚀知青走下坡路,阶级敌人乘机破坏捣乱干扰知青上山下乡的,主要表现有,传播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黄赌毒以及黄色段子,打架,斗殴,盗抢,投毒,杀人,诱婚,骗婚,逼婚,奸污等等。这些现象都是客观存在的。农村中资本主义思想的阶级基础就是废除人民公社制度的阶级基础。

  我们是74届下乡的知青( 1974年全省下乡人数是98,008 人)。当年知青运动已经有了一段历史,城市和国营企业对知青的管理还有农村接受和管理知青也都有了比较成熟的经验。而且当时社会比较安定团结,所以没有发生什么不良的事情,75年省里拨款给集体户建了砖瓦结构的新房。知青回城也是比较有序进行的,包括招工、征兵、升学等都是按照原则通过民主程序进行的。知青普遍受到的锻炼与贫下中农团结的很好也很有感情。

  2018年5月5日星期六

  参考资料,来源于北京知青网

  寻找陕西省宁强县西北人民警察学校五七(干部)战士

  联系电话13304416712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郭松民评新片《影》:中国进步了,张艺谋一点都没有进步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卫兴华发言:简评某论坛宏论的实质

陈增煜:我老朽也来助小崔教授一臂之力

郭松民:毛主席为什么说教条主义者“比猪还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