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粤赣红军游击中心的桂东八面山桃寮村

作者: 郭谦贵 日期: 2018-07-10 来源: 红歌会网

  湖南桂东的八面山原始次森林古树参天,密林簇拥。山中有一个大峡谷,四周长满了许多高大的野核桃树,野核桃林中藏着一个弹丸大小的村子。因其遍生野核桃,茅屋草房稀少,村子故名桃寮。

  一、桃寮村是湘粤赣红军西边山游击革命斗争的中心。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湘粤赣边区游击队、湘南游击队曾在大峡谷中的桃寮村及周边进行革命活动。1935年5月副政委游世雄和政治部主任李国兴率湘粤赣边区红军游击支队中的一支队伍,从东洛的赤水仙来到西边山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他们很快成立了西边山中心苏维埃政府,地址设在桃寮村的长排脑。在群众会议上钟为忠被推选为主席。钟为忠在党和红军游击队的培养下,懂得了革命的道理,决心为革命事业贡献一切。在他的带动下,钟为忠的父亲和妻子李凤才也参加了红军。

  桃寮村仅有17户人家,分钟、郭、李、杨、曾等姓。钟姓居多,全村六十余口人。红军以林海茫茫的八面山为根椐地,与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桃寮村中心苏维埃政府,在钟为忠的领导下打土豪,斗劣绅。同时扩大工作范围,在桂东、资兴、汝城等地边界上也建立了五个区域性的苏维埃政府。

  二、桃寮村的革命群众全力支持湘粤赣游击队。在那些极为艰难的岁月中,钟为忠和战友们为了巩固和发展西边山游击根据地,在支援红军队伍、动员群众参军参战上,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在游世雄和钟为忠的发动之下,桃寮村先后有23个男女青年参加了红军游击队,为革命补充了力量。在桂东桃寮村,当时只有17户的桃寮村,竟然有20多人当红军,几乎是家家一个。在静谧的桃寮河畔,我们看到一块巨石上,留下了无数当年红军与敌人奋战的斑驳弹痕。在一条小路旁,300多名红军长眠于此。他们,没有姓名,没有碑记;甚至由于战事吃紧,很多烈士的遗体都是合葬的,连一个人一个坟茔都没有。

  党组织和红军游击支队为了更好地开展地方工作,在八面山的桃寮村成立了三个工作团,分赴资兴、汝城、酃县开展革命活动。他们努力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帮助当地成立苏维埃政府、向殷实富户派粮捐款;探敌情、送情报、抬伤员,动员老百姓为红军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等等。组织上又安排钟为忠担任酃、桂边工作团主任。工作团为积极配合革命队伍打击敌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当年,桂东通往酃县唯一的道路,必须经过八面山桃寮,这条路叫“上路”。(八面山有三条路,上路、中路、下路)。进京赶考和酃县商贾贸易等都是从这条路上经过。从军营铺到桃寮得翻越海拔1670米以上的山,爬上这座高山一般二个小时左右,人们到了山坳上就得歇歇脚,喘口气。于是土匪趁机出来抢劫,行路人一般不从者便会被处死。

  桂东西边山的土匪有三支队伍,一支匪首叫“尺八仔”、另一支匪首叫“黄鼠狼”和一支匪首钟亚川的。经常在整个西边山区域打劫,其中在汝城、资兴、炎陵、桃寮一带活动最为猖狂,欺压老百姓,常常成群结伙地下到村子里抢东西。更为可恶的是帮助敌人刺探红军游击队的行踪,三支土匪队伍中以钟亚川与敌人的关系最为密切。他还能请来敌人的部队来攻打红军游击队。

  三、发生在桃寮村蛮人坳的惨烈战斗。在桃寮红军游击队和敌人多次展开战斗。最大的一次战役是桃寮蛮人坳之战,游世雄、钟为忠指挥红军游击队与国民党四十八军进行交战。红军未有伤亡,敌人就死伤13人之多。随后敌人很不服气,趁着红军不备,马上调来大批人马进行反击,在这车湾竹林中的小坡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炮火连天,子弹如雨。红军游击队终因寡不敌众,损失惨重。这次战斗造成红军伤亡二百余人,钟为忠与刘凤才等几位红军战士在一块巨石后面阻击敌人,才幸免于难。

  蛮人坳战斗之后,敌人叫嚣着树林要过火,石头要过刀。钟为忠一家全被杀光,杨家、曾家等全家老少被杀光。全村有10多人遭到国民党政府的严刑拷打,有的还用铁丝穿透手臂,造成终生残废。桃寮村20多栋茅草屋无一幸免,全部被烧毁,山林也被烧毁数十亩。如今桃寮再无杨、曾二姓。全村仅17户人家,先后46人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四、西边山中心苏维埃政府主席钟为忠被捕牺牲。后来,钟为忠在1936年7月中旬到墩里开展工作时,不幸被捕,铁丝穿手腕,五花大绑押至桂东县城,英勇就义。钟为忠的妻子刘凤才擦干自己的眼泪,接过烈士的枪,重展旗鼓,担起了西边山中心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担子。刘凤才把全部烈士的遗霜及家属组织起来,为红军游击队打草鞋、送粮食、购药品和其它物质,及时传递情报等等,并领导他们拿起刀枪和敌人进行英勇顽强的斗争。直至1949年桂东解放。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最新推荐

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习近平以勇毅推进改革攻坚克难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卖淫有利于减少强奸”不仅是歪理邪说

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