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独立师浴血奋战川河盖

作者: 刘发生 日期: 2018-07-17 来源: 红歌会网

  这是一支土家苗汉同胞组成的红军部队:

  这是一支活跃在渝黔湘鄂边区英雄部队:

  这是黔东红军英雄赞歌的“绝命后卫师”:

  谨以此文献给早期革命的红军亲人:

黔东独立师浴血奋战川河盖

  题记:电影《绝命后卫师》,讲的是1934年在红军长征期间,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掩护主力部队突围,突破敌人封锁线,与数十倍的敌人浴血奋战,突破湘江,6000余人全军覆没,气壮山河!而在当时渝黔湘鄂四省市边区结合部的秀山,确有其真人真事:1934年10月下旬,红二、六军团会师南腰界,重新组建黔东独立师,王光泽任师长,段苏权任政委,下辖三个团800余人。为配合中央红军长征,策应二、六军团主力东进湘西。黔东独立师以梵净山为中心激战印江、沿河、松桃等地,在胜利完成配合主力东征任务后,突破敌人围追阻击,进入秀山,在邑梅遭遇战中,段书权负伤;王光泽率部东进,进入川河盖,行至大板场时遭民团拦截,仓促应战,伤势惨重;王光泽不幸被俘,12月21日,在龙潭英勇就义,年仅31岁。川河盖一战,黔东独立师700多人大部牺牲,仅10余人突出重围到达湘西,找到主力部队,黔东独立师有效牵制了敌人,策应了中央红军长征,是一曲黔东红军悲壮英雄赞歌的“绝命后卫师”。

  

  黔东独立师:湘鄂川黔边区一颗红星

  1934年6月4日,贺龙率领红三军进入重庆酉阳南腰界。在红三军的指导下,酉阳、秀山、松桃等地的游击队合并组成川黔边独立团,覃世安任团长,马吉山任政委。

  9月,川黔边独立团与沿河、印江、德江独立团以及收编的冉少波“神兵”合并,正式改编为红三军黔东独立师,贺炳炎任师长,冉少波任副师长。

  1934年9月底,根据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将沿河独立团、黔东独立团、德江独立团及黔东纵队改编为正规红军部队,为军部直接指挥。

  黔东独立师在沿河县的淇滩成立。沿河独立团与黔东独立团、德江独立团、黔东纵队与及其他游击队近万人在淇滩河坝集中,正式宣布成立黔东独立师,贺炳炎任师长,冉少波(冉云)任副师长,熊仲卿任政治委员,有三千多名地方游击队员被宣布成为正式红军战士。

  黔东独立师下设四个团共4000余人。第一团由原沿河独立团组成,团长贺炳炎兼,政委胡宏升;第二团由原黔东纵队及德江独立团组成,团长冉少波兼,政委熊仲卿兼;第三团由黔东独立团组织,团长秦贞权,政委刘本玉;川黔边独立团,团长秦子开(或覃实安),政委马吉山。

  1934年10月下旬,红二、六军团会师后,重新组建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王光泽任师长,段苏权任政委,下辖三个团,约800余人,有枪支400余支,余为长茅大刀。这些红军战士,绝大多数是一、二十岁的土家苗寨后生伢子,他们血气方刚、生龙活虎,参加红军,跟着贺龙闹革命,一心一意跟党走,为劳苦大众打天下。

  战略转移:红军撤离南腰界

  10月27日下午,红三军和红六军团在南腰界猫洞大田举行会师大会,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红二、六军团统一行动,并整编部队,为东征湘西做好准备。建立湘鄂川黔边根据地红二、六军团在南腰界胜利会师时,中央红军已从中央革命根据地突围,正沿粤赣边境向湘南前进。于是,“追剿”红六军团的湘、桂两省敌军迅速东调,围堵中央红军。

  为策应中央红军行动,1934年10月28日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红二、六军团从黔东出发,向湘西发动攻势。

  激战湘西:贺龙创建川黔边根据地

  随着湘西攻势的展开,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率领下,红二、六军团先后占领了桑植、大庸、桃源、慈利等大部分地区。11月26日,为进一步开展湘西攻势作战,加快湘鄂川黔边根据地的建设,贺龙、任弼时根据中央指示,在大庸成立了中共湘鄂川黔省委、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员会和湘鄂川黔军区等领导机构。任弼时任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贺龙任省革命委员会主席兼军区司令员。

  随后,在相继展开的湘西攻势作战中,红二、六军团先后歼灭了敌第34师大部和独立第34旅主力,控制了永顺、桑植、大庸3县的大部和龙山、保靖、桃源、慈利、常德各县的一部;在永顺、大庸、桑植、保靖4县建立苏维埃政权和地方游击武装,初步建成了湘鄂川黔边根据地。

  红二、六军团湘西攻势作战所取得一系列胜利,迫使敌人抽调“追剿”中央红军的4个师兵力驰援湘西,从而有效减轻了中央红军军事压力,在战略上配合中央红军长征。

  在此之际,南腰界会师后,为牵制“围剿”根据地之敌,掩护两军团主力东进湖南接应中央红军长征,在贺龙、任弼时等指导下,红二、六军团帮助重新组建黔东特委,由王光泽任师长、段苏权兼政委的红军黔东独立师规模达700余人。

  黔东独立师:受命于危难之时

  在红二、六军团主力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挺进之际,川湘黔的敌人趁机向黔东特区大举进犯:黔敌王天锡、李成章部扼住印江、沿河各要塞;湘敌周燮卿旅抵达川黔边境南腰界、晓景一带;川敌达凤岗旅向沿河方向集结;黔东地区各地方武装也趁机回戈。敌人对黔东独立师形成层层包围态势,致使黔东特区根据地从原来的200多里缩小到60里,苏区人口从10万锐减到3万人。红军黔东独立师和特区面临极为严峻的考验。

  围追堵截:独立师迎战来犯之敌

  1934年10月29日,黔东独立师在黔东特委的领导下撤离南腰界。11月8日,黔东独立师、独立团各一部前往枫香溪与敌人展开激战,当晚黔东独立师退回耳当溪一线。

  此后,红军又在印山保与敌遭遇,打退敌人几次进攻后,退回到谯家铺和沙子坡一带。

  11日,敌人调集4个团兵力进攻沙子坡。

  黔东独立师打退敌人数次进攻后,除留下黔东独立团牵制对方外,其余部队在师长王光泽、政委段苏权的率领下撤离战场,于13日抵达梵净山脚下的张家坝、滥泥坳、洞德寺等地。10月16日,黔东独立团完成沙子坡阻击任务后,赶到梵净山与黔东独立师会合。

  在敌军重兵压境的形势下,11月15日,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保卫队及部分区乡苏维埃人员200余人,在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副主席秦育青、陈正国的带领下,撤出沿河白石溪、旧寨坝,开始艰难转移。一路上,队伍多次遭到地方团防的袭击,撤退队伍中有20多人牺牲,24人被俘。

  17日,队伍至火烧桥一带时,又遭地方武装张云梯、张云开等伏击,又有数十位同志牺牲或被俘,余部几经苦战,才突围至秀山坝芒一带。最后,由于反动武装重重拦击,这支200余人的队伍除少数脱险外,其余全部遇难。

  形势严峻:独立师顽强抗敌

  黔东独立师和部分游击队进入梵净山地区后,在积极进行备战、补充给养,还广泛开展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工作,动员青壮年参军支前,做好应对“围剿”之敌来犯的准备。

  正在此时,黔敌李成章部的2000余兵力,已分3路开始包围黔东独立师所在的梵净山地区。面对敌众我寡的严峻形势,黔东独立师顽强抗敌,打退多次进攻,粉碎了敌人妄想攻占梵净山的企图。

  但是,红军伤亡严重弹药将尽,无力击破敌人重重围攻。

  保存火种:独立师退出梵净山

  1934年11月24日,为了保存革命火种,段苏权、王光泽决定退出梵净山地区,带领部队去湘西寻找红军主力。黔东独立师撤离梵净山阵地后,经拜佛台、棉絮岭、大尖峰、金刀峡,翻越海拔2500米的梵净山顶。

  11月26日,黔东独立师辗转进入秀山县境内的双峰、兰桥一带,在占领兰桥后,又立即向秀山邑梅方向进发,沿途击退保警、乡丁以及等敌人的多次袭击。

  段苏权在突围中腿脚受伤,不能行走,由通讯班长李通珍背至安全地带。王光泽带领部队奋力突围,仅有300余人成功突出重围。

  负伤的段苏权被雅江车田村苗族农民李木富救护于山洞中,经一个月的调治后,前往湖南寻找部队。

  11月28日,黔东独立师余部抵达川湘交界的秀山川河盖。然而,就在部队行至大板场时,突然遭到峨溶乡一带民团的袭击和追兵的夹击。黔东独立师再次投入激战,但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部队只得被迫分散突围。

  在部队整体撤出已属不能情势下,王光泽将部队化整为零,潜伏转移湘西。一切安排妥当,王光泽在当地百姓帮助下,化装成农民向湘西转移,行致上川,因口音差异,被敌发现,不幸被俘。被杀害于酉阳龙潭镇邬家坡,时年31岁。

  最后,黔东独立师在独立团团长秦真权及邓吉星带领下,仅10余人突出重围,到达湘西,投入到红军主力怀抱。

  热心相助:红薯稀饭救活政委

  政委段苏权是黔东独立师后来活下来的唯一代表。依靠的是秀山雅江乡苗族农民李木富等人的保护。

  1934年11月27日晨,李木富闻讯赶至苏家坡,将腿部负伤的段苏权背至灵官庙救治。两日后,又乘夜将他藏于山洞躲避追捕,这就是现在的“红军洞”。李木富夫妻不顾个人安危,每日为段求医送药,送红薯稀饭充饥,乡邻皆守口如瓶并于多方关照,使段政委安全养伤1月有余,康复归队。雅江乡苏家坡苗家兄弟李木富,冒死掩护红军黔东特委书记兼独立师政委段苏权,给他治伤,让他重返红军部队,用真诚、善良、朴实,谱写了苗家山寨鱼水旷世情缘!

  硝烟散尽:英雄赞歌万代传

  据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考证得知:当时黔东独立师只有700多人,还有部分丧失战斗力的伤员。武器装备只有400多条枪。他们面对的,是10倍余己的军阀队伍,以及穷凶极恶的地方反动民团组织。这是一场悲壮的战斗,在和“围剿”黔东根据地的万余川军血战10多个昼夜后,独立师在秀山川河盖高地全军覆灭。段苏权负伤和部队失联,被秀山苗族农民李木富救下;师长王光泽壮烈牺牲,年仅31岁。

  如今的川河盖,漫山遍野盛开着鲜艳的映山红、杜鹃花,各种不知名的鸟儿在茂密的森林里放声歌唱,仿佛是年轻的红军战士们在林间戏耍;山边不时飘逸七彩云朵,蓝天白云间不时传来优雅的旋律:“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期盼红军亲人的歌声,成了“川河盖映山红文化旅游节”的主题曲;

  秀山川河盖红军战斗遗址、“黔东独立师红军战斗纪念碑”、“红军洞”、“红军桥”、和“红军的亲人”李木富的故事,成了全国红色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图01:贺龙和他领导的红三军战士们。
  图02: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师长王光泽。
  图03: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政委段苏权。

  图04:秀山:红二、六军团黔东独立师战斗纪念碑。
  图05:1984年4月,中共秀山县委和县政府,将一块“红军的亲人”的匾额,赠送李木富,转达段苏权将军对老人的亲切问候;并奉上段苏权寄来的1000元。
  图06:如今的川河盖,漫山遍野盛开着鲜艳的映山红、杜鹃花,各种不知名的鸟儿在茂密的森林里放声歌唱,仿佛是年轻的红军战士们在林间戏耍。
  图07:秀山拍摄微电影《漫山红》片场照,再现红军战斗在秀山的故事,开启一段尘封的记忆。
  图08:微电影《漫山红》再现红军女战士的英姿。
  图09:“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期盼红军亲人的歌声,成了“川河盖映山红文化旅游节”的主题曲。

  

  (本文取材于秀山县政协《秀山文史资料》、秀山党史办《秀山党史资料》、《红军在秀山》等文史资料。)

最新推荐

习近平谈改革: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郝贵生:谈谈《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习近平以勇毅推进改革攻坚克难

热门文章

央媒密集刊发两篇“宣言”,背后有何深意?

王立华、曹征路同您用26天重走长征路,第三辆车集结中

“卖淫有利于减少强奸”不仅是歪理邪说

郭松民:律师应仗人间义——谒施洋烈士墓随记

萨米尔·阿明:取消毛主席的公社制度是错误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