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震动华北的町店伏击战

作者: 王聚英 文清 日期: 2018-09-07 来源: 中红网

  徐海东大将

  黄克诚大将

  阳城,位于晋东南太行山以西。町店镇位于阳城县城北部。一条芦苇河静静地从这里流过,记叙着当年徐海东、黄克诚率领八路军344旅指战员流血牺牲、英勇抗日作战的光荣历史。

  一、曾参加平型关战斗的八路军344旅

  344旅在八路军序列中属于八路军第115师,但是从1937年底,即明确为由八路军总部直接指挥的机动战略部队。1938年4月,徐海东、黄克诚率部配合129师粉碎日寇对晋东南地区的“九路围攻”后,在长治一带休整,扩大队伍。

  1938年6月至8月,344旅的战斗序列:

  旅长徐海东,政治委员兼太南军政委员会书记黄克诚,参谋长韩振纪,政治部主任崔田民(1938年夏)、副主任谭甫仁。

  344旅司令部设作战科、教育科、修械处(后称所),以及电台队、测绘股、通信股等。其中:作战科长张池明(后阎东山);旅政治部设组织科、宣传科、民运科,以及敌工股、青年股等。其中宣传科科长邓逸凡、民运科科长(后任组织科科长)高农斧;副官处,副官主任苏焕清;供给处(后称供给部),处长傅家选;卫生处(后称卫生部),政治委员吴大明;旅直教导大队长卢绍武。

  344旅所辖各部:第687团团长田守尧,政治委员吴信泉;第688团团长韦杰,政委刘震;第689团团长韩先楚,政治委员崔田民(后任旅政治部主任,康志强任689团政委。)

  1938年4月,689团归八路军129师指挥,挺进冀南;7月,八路军115师曾国华第5支队曾经归344旅指挥;覃健和常玉清还搞起一支挺进纵队,这支队伍也属344旅建制。

  1938年晋东南“反九路围攻”胜利后,八路军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旅部部分首长合影。左二为旅政委黄克诚,左四为旅参谋长韩振纪,左三为旅政治部副主任唐亮。左一为旅教导大队长卢绍武,左五为旅政治部民运科长高农斧。

  二、徐海东、黄克诚指挥町店伏击战

  1938年6月底,第2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指挥发起了侯马战役。为配合友军在晋南作战,截击驰援同蒲铁路西、犯侵华日军第25师团。徐海东、黄克诚奉八路军总部命令,率344旅做好战斗准备。此时,经总部批准,临时接受徐海东、黄克诚指挥的还有129师第386旅772团1营和2营。

  6月29日午夜,徐海东、黄克诚率344旅旅直、第687、688团、386旅772团第1营和第2营,以及一个由新兵营组成的加强支队,经过昼夜行军,抵达长治县西大营村。

  344旅司令部设在大营村中一所普通的民房院内,警卫营部署在村东、村西两翼。徐海东旅长、黄克诚政委与参谋长韩振纪一起反复查看作战地图,经过详细研究,决定在町店一带,截击经由晋城开往侯马的日军。徐海东命令各部强行军,两日内务必赶到町店集结!”韩振纪遵照徐海东的命令,下达了行军部署。这时,晋豫边区唐天际游击支队,也从驾岭出发,在将军腰、圪针树腰一带集结,配合344旅主力行动。

  韩振纪率旅司令部机关,先行由长治出发,经高平,向町店前进。这时候,天气十分炎热,指战员汗流浃背,不多会儿,天上又下大雨。旅司令部机关在泥泞道路上疾行100多公里,于7月1日夜间,首先进至町店附近,做各方面的准备。紧接着,徐、黄首长率警卫营到达,当晚,旅部及直属队驻在苏家岭、善后岭。各部陆续抵达,687团驻在张山,688团驻在柏坑堆、孔家庙等地。部队刚刚驻下,徐海东、韩振纪就带领各团主官,亲赴前沿进行实地勘察,町店公路南北两侧是山,路边还有条水势不深的河流。他们回去以后经与黄克诚政委研究,大家都认为于此地伏击日军是有利的。

  黄克诚与当地党组织和县、区、村抗日政权协商,在他们的积极协助下,部队被安排在各个村庄驻扎。地方党组织及县政府负责人向黄克诚汇报了地方武装和群众组织情况。黄克诚要求他们布置游击队、自卫队周围警戒,作后援参战准备,组织群众转移。

  7月2日,344旅司令部获得情报,日军驻晋城108师团工藤联队西行运送战争物资,将在山西晋城以西地区通过,以町店为中心的芦苇河谷是必经之地。

  344旅司令部立即在苏家岭召开战前会议。参战各团营以上干部,晋豫边区游击支队司令员唐天际、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方升普、副参谋长李景良以及地方军政主要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黄克诚传达总部命令,作战斗动员。徐海东对战斗进行部署,他强调,日军骄横轻敌,我们要抓住这一点,就把工事修筑在据公路100米至200米处,只要隐蔽好,到时就能打他们措手不及。具体战斗部署:

  以687团1营,沿土地庙、西马庄、薛家岭到王家庄、沁河渡口一带,占领町店东北侧制高点,伏击,切断敌人退路,阻击敌人援兵;3营往西到山口处,和晋豫边区游击支队配合切断日军西进道路;2营在义城柏山、柳沟一带构筑工事,准备正面伏击;新兵营的1连驻窑堂,2连驻龙王、后岭、福家坪、山庄一带,待战斗打响后,迅速到五龙沟西山集结,准备增援688团2营伏击敌人;772团1营、2营在乌龙沟、义城埋伏机动;晋豫边游击支队除了与688团3营配合把守山口之外,并于黄崖南面山包阻击敌人,堵敌西进之路;当地自卫队在外围进行袭扰,围歼零散逃敌,并担负护卫群众担架队、运输队之任务。

  韩振纪参谋长根据徐、黄首长的命令,又一次强调了作战要点,就参谋工作、各参战部队之间的统一协调、通讯联络,以及后勤保障、战地救护等项提出了具体要求。

  最后,徐海东严肃下达了作战行动命令。会后,各部迅速到达町店周围,进入指定作战位置,占据芦苇河两侧制高点,构筑隐蔽阵地工事。

  7月3日晨,敌机在町店一带盘旋侦察,出现了敌人即将出动的迹象。344旅司令部接到侦察队报告:日军占领阳城县城,屠杀群众600多人。次日,我侦察队再次队报告,日敌已渡过沁河,其先头骑兵200余已进入黄崖休息,其余日军即将进至义城、町店。徐海东、黄克诚命令各部注意隐蔽,进入迎敌战斗状态。

  6日,从凌晨开始,参战各部埋伏在道路两侧的青纱帐里,正是夏季,天气炎热,地上又潮湿,各种小虫子在指战员身上乱爬乱咬,这些困难大家都忍耐住了。

  上午10时左右,日军骑兵一部先行,50余辆汽车载着步兵、辎重在后,由西而来,如入无人之境。日军骑兵过后,汽车正好进入了我军的伏击路段。这时,大批日本鬼子居然下了汽车,有点在路边休息,有的钻到汽车底下睡大觉,有的坐在树荫下打盹儿,有的甚至光着身子跳到河里洗澡。

  688团2营营长冯志湘命令部队离开掩体,利用地形,迅速向敌人靠近,就在这时候,徐海东旅长命令田守尧、吴信泉指挥687团向敌人尾部开火、猛攻,枪声、杀声一片,688团2营指战员一跃而起,猛冲向敌群,一边冲锋一边开枪射击。毫无准备的日军慌乱不堪,被八路军包围,活活挨打。战士用刺刀捅,用梭镖扎,敌人手里没有枪支,纷纷倒下。那些在河里洗澡的日本鬼子光着屁股往岸上爬,有的还没上岸,就被八路军开枪打死。这一部分鬼子大都被消灭掉了。

  敌人指挥官渐渐把队伍组织起来,在王家庄小河口集结顽抗,准备渡河撤退。徐海东命令687团1连阻击,切断其退路,敌多次强攻,均未得逞。687团2、3连又从云拱寺出击,被围之敌全部被歼。

  15时,西援日军向我687团3营阵地发起猛攻。该营弹药不足,以劣势英勇奋战,双方展开激烈的刀枪搏杀,鲜血溅满大地。

  战斗异常惨烈,徐海东、黄克诚及韩振纪一直坚守在前沿阵地,掌握战斗进程,枪弹如雨,一颗炮弹飞来,把掩体炸毁,弹片把韩振纪手中的望远镜炸碎,身边的战士牺牲了好几个。这时,侦察参谋报告,日军从沁水出动兵力1000余人增援町店。徐海东命令部队边打边撤至町店北边的松树岭上。

  傍晚,日军组织兵力对688团阵地进行疯狂反扑,一批批冲上来,又一批批被打下去,我军先后击退敌人6次冲锋。687团2营在营长蔡家永率领下赶到,与688团团长韦杰、政委刘震研究,达成统一部署, 688团2营营长冯志湘率一部分人坚持正面反攻,其余部队向左运动。687团2营在营长蔡家永率领下向右运动。准备居中,合并两翼迎击再次进攻之敌。

  傍晚,日军炮弹纷飞,炸得我阵地石土飞扬,我军伤亡数十人,日军进至距离我688团2营约30米时,韦杰命令部队甩集束手榴弹,与此同时,两翼一齐开火,敌人一片一片倒地。

  19时左右,日军炮火延伸,步兵蜂拥而来,一发炮弹落在688团2营的掩体内爆炸,该营特派员何传洲牺牲,营长冯志湘负重伤。敌人第7从进攻又一次被打退。这时,徐海东旅长亲赴688团2营前沿阵地亲自指挥,又打退敌人第8次冲锋。

  在战斗中,我军消耗过大,日军大批援兵到了,344旅三面受敌,20时,徐海东命令部队主动撤出战斗。

  三、町店战斗的战绩与重大意义

  据韦杰、冯志湘于1986年1月回忆,344旅共毙伤日军500余人,俘虏4人,缴获步枪900余支、轻重机枪38挺,掷弹筒100余具,八二迫击炮15门,六0迫击炮18门,战马130余匹,焚毁汽车20余辆,并缴获军用物资一大批。

  我军伤亡情况,除上面讲到之外,据韩振纪当时的战场笔记,八路军伤366人,亡143人。旅司令部牺牲一位科长;据史料介绍,战斗中687团1营营长牺牲、教导员负伤;晋豫边游击队中队长王科等英勇牺牲。

  从战术上讲,町店战斗还存在一些问题。据《黄克诚自述》:

  战斗开始时,敌人毫无察觉,这种情况,为我军伏击歼灭该敌造成了十分有利的态势。当时我军如果采取周围架设迫击炮和机枪轰击、扫射,予敌以重大杀伤之后再发起冲锋的打法,则完全可以以较小的伤亡获得较大的战果。但我军第687、第688团都是惯于猛打猛冲的老红军部队。战斗打响不久,就与敌人拼开了刺刀。日军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遭到我军打击,开始有点措手不及,被消灭不少。但敌人很快就稳住了部队,组织了顽强抵抗,死不缴械。日军的枪法也相当准,他们趴在汽车底下或躲在芦苇中向我军疯狂射击,我军也被杀伤不少。日军边拼命抵抗,边组织撤退,企图突围。但我军紧紧咬住不放,使其无法突围。激战至傍晚,日军援兵到达,终使町店之敌逃脱。我军因伤亡太大,亦随即撤出战斗,这次战斗结束后,344旅奉八路军总部命令,进驻沁水县端氏镇。朱德总司令亲临344旅指导整训。

  町店之役,在我军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当时有个说法,町店战斗对日敌杀伤数目之多,是对日抗战以来,仅次于平型关战斗的一次作战。在抗日国共统一战线方面,此役也有着重要意义,我八路军344旅浴血奋战,重创日军,迟滞了日军增援行动,在整个侯马战役中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1938年7月15日,《人民日报》以及重庆《新华日报》曾以题为《町店浴血战》的文章向全国作了报道。当时,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也播发了这篇文章。为纪念这次战斗,2010年,町店战斗纪念园落成,在雄伟的纪念碑后修建了“町店战斗英雄烈士公墓”,供人民群众瞻仰、缅怀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英烈们。

  (此文曾发表于《党史文汇》2018年第8期、《八路军》2018年第2期,此处题目及个别文字有变动)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视频| 王立华大校披露特朗普贸易战惊天阴谋……

顽石:做人还得讲点良心吧

官媒: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组利益集团的后果比腐败问题更严重

老田:一个有关新民主主义的大谣言

郭松民 | 评《美国狙击手》:美国的精神内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