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世界向何处去?

作者: 钱昌明 日期: 2018-09-15 来源: 红歌会网

  历史与现实是相通的,它们互为因果。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正在书写的历史。历史是现实的因,现实是历史的果。

  你对现实的发展感到迷茫吗?那就去感悟历史吧!从感悟历史中获得历史的感悟,现实中的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timg (83).jpg

  自1991年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崩溃以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挫折,走向低潮。资产阶级文人欣喜若狂,高呼资本主义万岁。美籍日裔的资产阶级学者福山,甚至狂妄地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苏东社会主义的解体就是共产主义的终结;历史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即西方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会与世长存!

  世界向何处去?

  是维持资本主义制度,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归根到底,是剥削阶级要维持一个“劳而不获、获而不劳”的不平等的剥削制度社会,还是被剥削阶级争取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公有制社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低潮之际,人们还要不要坚持革命,还要不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一个摆在革命人民和一切进步人士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主张私有制,就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主张公有制,就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根本不是一个是非问题,而是由不同的阶级所产生的不同的阶级立场问题。

  站在人类和平发展的愿望看问题,究竟该走哪条路?唯有靠人们去感悟历史,才能得到历史的感悟,从中找到正确的答案。

  人类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已有两、三百万年的时间。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五千年的私有剥削制社会只是人类历史的瞬间,仅占人类整个发展史的千分之一点七左右!而在绝对大部分的时间里,即有百分之99.8%以上的时间里,人们一直是过着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生活。

  推行剥削制度的阶级社会,只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第一个阶段——感性发展阶段的产物,它是人类文明发展不成熟的低级阶段;人类必将向文明时代的第二阶段——理性发展阶段,也就是人类文明成熟的高级阶段——科学共产主义社会发展。

  正视客观历史

  历史,是人类过往经历的记载。有了人类,才有了历史。记载历史的主要形式有:文字的记载,口碑的“记载”,实物(文物)的“记载”。记载有真、有伪,历史学的目的,就是要去伪求真,从感悟历史中获得历史的感悟:领会真知。

  人类不过是地球的衍生物,他们是从动物界分离出来的。人、兽的本质区别在于:人会制造、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生产;兽只会向自然界简单地索取(觅食)。

  马克思主义认为,是劳动创造了人,让“人猿”脱离了动物界成为人。“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毛泽东:《贺新郎·读史》)。唯心主义则认为,是神创造了人类。

  1968年、1972年,考古学家先后在东非肯尼亚的地层,出土了打制石器和人类的头骨碎片(复原后大体完整)。经科学测定,均为两百多万年前的遗物。这是实物(文物)“记载”的历史。据此证明,在二、三百万年前,人类就已在地球上出现。也就是说,人类的历史,至今已有二、三百万年之久了,而绝不只是几千年。

  人类历史发展至今,以文字的出现为界限,实际上经历了两大时期:无文字时代,称史前时期;有文字时代,又称文明时期。

  史前时期,是人类的幼年时期,也即原始社会时期。它从二、三百万年前人类在地球上出现,直到五千年前国家的形成为止。

  文明时期,是人类的成年时期,也称阶级社会时期。从公元前31世纪古埃及王国形成起,发展至今。古代埃及人已创造、应用象形文字,标志着人类历史进入了文明时代。由此算来,人类的文明史,也就“上下五千年”。如果将文明时期的五千年与整个人类的二、三百万年历史相比,几乎不成比例。诚如恩格斯所言:

  “自从文明时代开始以来所经过的时间,只是人类已经经历过的生存时间的一小部分,只是人类将要经历的生存时间的一小部分。”(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公有制,曾有二、三百万年的历史

  人类所以能够在地球上生存、发展,不仅要靠个体力量;更得依靠集体——社会群体的力量。没有个体,当然不能组成群体社会;反之,没有群体社会,个体就不可能生存。个体与群体之间,就是一种辩证统一的关系。

  人类在二、三百万年的漫长原始社会中,生产资料是公有的,人们共同劳动、共同消费,没有剥削、压迫,人人平等,故称原始共产主义社会。

  在中国的古籍中,对这段历史,称为“上古”时代,认为这是一个“公天下”的“大同”世界。它是这样描述的: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户外而不闭,是谓大同。”(《礼记·礼运》)

  只是到了夏王朝(公元前21世纪)起,随着私有社会制度的确立,这才由“公天下”变成了“家天下”:“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同上)

  在西方,恩格斯认为,在1847年之前,人们对史前社会状态,几乎完全没人知道。后来,哈克斯特豪森(按:普鲁士旅游家、学者,著有《俄罗斯帝国》)发现了俄国的土地公有制,毛勒证明了这种所有制是一切条顿族(按:指日耳曼民族)的历史发展所由起始的社会基础,而且人们逐渐发现,土地公有制的村社是从印度起到爱尔兰止各地社会的原始形态。最后摩尔根发现了氏族的真正本质及其对部落的关系,这一卓绝发现把这种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内部组织的典型形式揭示出来了。随着这种原始公社的解体,社会开始分裂为各个独特的、终于彼此对立的阶级。(参见《共产党宣言》注释2)

  原始社会历经了原始人群、氏族公社两大时期。氏族公社又可分为母系氏族公社、父系氏族公社前后两个阶段的发展。

  原始社会时期,生产资料虽是公有的,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但社会生产力极端低下。随着生产力水平的逐渐提高,到了父系氏族公社后期,产品有了剩余,出现了贫富分化和私有制;原先的共同劳动和共同消费的关系也遭到破坏,原始社会解体,最终被阶级社会私有剥削制度所取代。

  私有制是人类感性、自发的产物

  史前时期原始社会的解体,文明时期的奴隶制私有制取代原始共产主义的公有制,这是一个漫长的“和平演变”过程。

  任何事物的变化、发展,都有其内在主观和外在客观两方面的因素促成的。也即事物的内因与外因。人类社会所以会从原始社会演变为奴隶社会,同样离不开这两方面的因素。即客观社会条件变化与人类主观愿望的意向。

  从客观的社会条件讲,原始社会时期生产力极端低下,人们只能依靠集体的力量才能生存与发展。那时所获取的劳动成果,连维持人们的最低生存需要也很困难,自然没有产品剩余,根本不存在产生私有制的先决条件。但到了父系氏族公社晚期,随着社会生产力提高,产品开始有了剩余,这就为私有制的产生提供了物质前提条件。

  从人类的主观意愿讲,是人们在原始社会时代形成的公有观念,最终被私有观念所取代的结果。

  原始社会时期的共同劳动、共同消费,自然形成公有观念。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父系氏族公社的生产方式也发生了改变。生产个体化已不再需要人们的共同劳动。如掌握了弓箭的猎人,可以单独行猎;农业生产也已不需要氏族成员一起劳动。公社的土地定期分配到家庭,家庭已成了社会经济单位,劳动产品开始归属各家私有。

  存在决定意识。人的思想、意识,或者说人的意愿,都是客观世界在主观头脑的反映,都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原始社会末期社会生产方式的悄然改变,必然引起人们观念的改变:私有观念逐渐形成,并不断得以强化。

  人类的活动总是从感性、自发地开始的。社会越是向前发展,人的理性程度就不断提高,人类行动的自觉性就会不断增强。

  人,天生是一个个的个体,自然就会有个人利益,或称“私利”;人同时又是集体的、社会的,因为人离开了集体就不可能生存,这就必须维护集体利益,即所谓“公利”。人的这种个体性与集体性的对立统一,决定了人既存在个人“私利”一面,同时,必然还存在着“公利”一面。“公”是善,“私”是恶。人的这种两重性,反映在人性上就表现为:善与恶的两面,也即“半是天使半是魔鬼”。

  然而,人是社会的人,不是脱离具体社会抽象的人。因此,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抽象的人性。人的这种“私利”与“公利”的两重性的表现,也总是同某种具体的社会形态结合在一起的。

  在原始社会里,成员的个体利益(“私利”)因有“群”、“氏族公社”的存在而得到保障(比如能公平地分配到食物,分享到集体劳动的成果,获得生命的安全等);反之,“群”与“氏族公社”的集体利益(“公利”)又因成员个体的付出与牺牲,得以保障,社会才得以正常运行与发展。

  原始社会末期,私有制导致社会的两极分化:占人口少数的掌权的氏族贵族和富有的氏族公社成员(从非法到合法)占有的私产越来越多,这两种人构成为奴隶主阶级;占人口多数的战争中的战俘和贫困的氏族公社成员,则沦落为奴隶阶级。奴隶阶级不甘心受剥削、受压迫与受奴役的地位,必然要进行反抗;奴隶主阶级利用手中掌握的政治、经济资源,组织了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暴力机构,对奴隶阶级进行残酷镇压与统治,这样,奴隶制国家就形成了。说白了,诚如列宁所言: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恩格斯说:“文明时代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从此,“卑劣的贪欲”成了私有剥削制度发展的“动力”(《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有了阶级,就有了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毛泽东:《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实践论》)

  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私’是人类本性”,是无法改变的。茅予轼宣扬“‘私’是人类本性,也是市场机制运行的基础。”并以此立论,鼓吹阶级社会私有剥削制度“天然合理”。这不仅从根本上曲解了人性,否定了人性中的“公利”性的一面,割裂了人性中“私利”与“公利”的辩证统一关系;而且事实上,抽象的人性是不存在的,离开了人的社会性本质,实际上就是把人性混同为兽性,把人当作了兽。

  人类本身,就是生物体从低级向高级的发展过程,是一个从自在到自为的发展群体;人类的行为,同样是一个从自发到自觉的必然过程。这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一定是从感性向理性发展的。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随着人们理性水平的不断提高,人类终于认识到:

  阶级社会的私有剥削制度,是人类万恶之源。人类应该创建更为美好的社会制度!于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共产主义,也就应运而生了!

  五千年私有制已走到了尽头

  人类从史前时期进入到文明时期,从原始社会演变到奴隶社会,从原始共产主义的公有制演变成为阶级社会的私有制,这是历史发展的自然过程。它是与这一历史时期的社会生产力相适应的,也是人类处在感性阶段,即处于自在、自发阶段,尚未发展到理性阶段,即还未能到达自为、自觉阶段的一种必然。这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是文明进步道路上一段不可逾越的进程。

  五千年阶级社会的私有制度发展至今,经历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过程,如今已走到了它的尽头。

  任何社会制度,都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只能适应其特定阶段的历史。就像原始共产主义不是永衡的道理一样,阶级社会的私有制也不会是永衡的,它也不可能是万世长存的。如果说,原始共产主义是人类幼年时期的产物,是与那个时期的历史发展相适应的;那么,阶级社会的私有制度,则是文明时期第一阶段的产物。随着人类文明的进一步发展,人类历史必将向文明时期的第二阶段——即它的成熟阶段发展,进入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社会。

  阶级社会的私有剥削制度,造就了一个“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少数人成为剥削阶级,他们依靠国家机器,用赤裸裸的暴力和最无耻的欺骗进行统治,把天生平等的人变成不平等;他们高高在上,成为统治阶级,把多数人变为奴隶、农奴和资本奴隶;它们不劳而获,穷奢极欲,剥削、压迫和奴役多数人,将多数人打入“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悲惨境地。还在中国古代的“黄金时代”——唐代,就有诗人李绅留下了如下诗句:“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至今读来仍令人寒心。

  另外,私有剥削制度必然导致贫富两极分化,结果就是极少数人的豪富与极大多数人的赤贫。当这种两极分化到达一定极限时,就必然发生周期性的社会大动乱,造成人类的大灾难:饥饿、瘟疫、战争、屠杀┄┄,直至文明被摧毁,历史大倒退。中国历史上周期性的王朝改朝换代——“其兴亦勃,其亡亦忽”的周期律不正是它的写照吗?!

  当今的资本主义制度,改变不了阶级私有剥削制度的弊端与罪恶,只是把它推向更为极致。美国无疑是当今世界最发达的资本主义,被普遍地奉为资本主义的楷模。然而,恰恰就是在这一个掠夺了全世界财富、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国家里,始终改变不了多数人贫困的局面,反而使两极分化变得更为极端。

  1929——1933年,美国爆发了一场因生产资料私有制所造成的经济危机,其危害扩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当时唯独社会主义的苏联例外,未受波及。

  这场危机导致全美发生大饥荒,普遍的营养不良,大量人口非正常死亡。根据美国政府人口统计局和劳工部公布的人口变动数据,有学者估算,至少有800万人以上被活活饿死,约占当时美国总人口的7%!(当时美国不是因为缺乏面包和牛奶,恰恰是因为物资过剩,成吨的牛奶倒向大海;数以万头计的猪推向密西西比河,大批麦田被烧。大批美国人所以被饿死,仅仅是因为他们没“钱”!)

  另据1932年9月号的《财富》杂志评论:当时美国,“应该说至少有2500万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20%)衣食不周,这才是美国经济状况比较准确的描写。”另外,《财富》杂志、《旧金山纪事报》、《大西洋》月刊、《纽约时报》和国会听证会也都记载了当时关于饥民被活活饿死的事例。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美国的社会财富已从1933年GDP的564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17万3926亿美元,美国社会的财富已增加了308倍。美国的人口从1930年的1.23亿发展到3.17亿,仅增长2.6倍。按理,美国人都应该富得流油了!可是,严酷的事实并非如此。

  2013年9月,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最新数字显示,美国贫困人口已达4650万人。2014年,美国有近千万人日生活费不足2美元!(见《参考消息》2014年9月18日)

  反之,富有的人所拥有的财富,连自己也无法计算清楚。据2007年《福布斯》杂志公布的美国400名富人排行榜,盖茨的总资产达到了590亿美元,巴菲特的资产也达520亿美元!

  归根到底,社会财富是靠劳动创造的。知识、科学技术,确实很重要,然而,这些都是前人成果的积累,是社会文明与历史进步的产物,岂能成为个人谋利的手段?岂能成为资本的奴仆,成为剥削、掠夺社会大众的筹码?比尔·盖茨也好,巴菲特也好,从他们成为富翁那天起,他们就是凭着资本而赢利(剥削他人劳动成果)的,早已不是什么科学家和经济学家,而成了贪婪资本的化身。一个人凭借正当劳动,其一生能创造多少社会财富?尔·盖茨、巴菲特等人,如果不是靠资本专制的剥削和掠夺,在短短的几十年里,怎能积累起这么巨大的财富?

  几千年来,对人世间多数人劳而不获、少数人获而不劳的不合理社会现象,尽管不断地被剥削阶级思想家炮制出许多玄而又玄的“理论”所美化、包装,但终究会被无情的历史所戳穿。

  资本主义和历史上所有的私有制社会,核心就是一个“私”字,是一种主张“私利”驱动的世界观价值体系,认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然而,历史已经证明,由于实行私有剥削制度,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完全是对立的:

  奴隶主与奴隶,封建主与农奴,资本家与工人,它们都是利益相悖、互相对立,不能调和的不同阶级。剥削制度,完全是统治阶级赖着“国家”名义、用暴力机构来维持的。

  在私有制的条件下,人们的立场、利益的对立,必然酿成人与人、阶级与阶级、集团与集团、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国家集团与国家集团之间的矛盾与斗争。这种矛盾与斗争几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这种矛盾与斗争常常是你死我活的、极端残酷的。

  所谓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实质上就是一部鲜血淋淋的阶级剥削史、压迫史、奴役史;更是一部民族征服史、同类屠杀史、种族灭绝史。

  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理性的思想家纷纷起来批判这种社会制度。鲁迅在《狂人日记》中写道: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15世纪的英国人文主义学者、思想家莫尔,在深入观察社会丑恶现象之后,得出结论:“私有制是一切社会祸害的总根源”。

  随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思想家康帕内拉,对五千年的“文明史”也作过高度概括:“私有制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近代法国思想家卢梭也认为,“私有制产生贫富对立,是社会不平等和一切罪恶的、祸害的根源”。一句话:“私”是万恶之源!

  客观地讲,五千年的阶级社会私有制,给人类历史的发展带来了发展与进步;但同时它又给人类带来了数不尽的灾难。

  往小里说,一家人的同胞兄弟姐妹,可以为了一点遗产,打得头破血流,反目成仇。为什么会这样?说穿了,无非就是为了那一丁点儿“私利”。

  往大里说,政治上你死我活的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国家、民族之间尔虞我诈的斗争与战争,所有这些无休止的矛盾与斗争,实质上都是阶级社会私有制度造成的。

  如果说以往历史上人类的相互残杀、斗争,虽然曾经多次造成文明的毁灭(如达罗毗荼文明、印第安文明等)与历史的倒退,但还不至于从整体上毁灭人类。可是如今就大不一样了,当今人类已进入了“核与导弹时代”。放眼世界,不仅美国、俄国具有能够瞬间毁灭人类的能力;即使像英国、法国、中国等国家,同样拥有这样的威胁力;何况还有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以及朝鲜,也都掌握了这些“家伙什儿”;还有日本、伊朗、韩国等国家正在排着队作“后备”,它们何尝不想跃跃欲试?

  列宁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现今,这些论断已不再是一种理论,它早已被无情的历史所一再证实。特别是从世界历史进入近代以来,资本主义的殖民战争与帝国主义的争霸战争,有哪一天停止过?这个世界又有哪一天消停过?

  看看现实吧,当今美帝国主义独霸世界,尽管其国力在不断衰落(2017年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债务已高达20.162万亿美元!政府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高达77%,总债务则占到101%!),但其对外的贪欲野心与霸权势头依然咄咄逼人!他裹胁盟友和仆从,四处伸手:在中亚、阿拉伯世界继续进行“反恐”战争;在乌克兰、叙利亚与俄国争雄;在亚洲,更是剑拔弩张,一再以“先发制人”的神经战,不间断地搞军事演习,时刻用现实的战争威胁着朝鲜;还推行“再平衡”政策,铁了心扶植日本军国主义与要与中国为敌,既要从中国获利,又要遏制、削弱中国,不惜挑战中国的底线;┄┄

  可以设想:在上述一系列的矛盾与斗争中,只要有一方领导人因坚持自身利益、不能忍受霸权的高压,或因某一方在战争中失利,或某一方领导人“头脑发热”、产生了误判或幻觉,届时只要一按电纽,动用了核导弹(在多国掌握“一箭二十星”发射的技术条件下),引发双方互射,这个世界完全可能在瞬间遭到毁灭!这决不是什么危言耸听,完全是一种合理的推论。

  人类为什么要把自己推入毁灭自己这样一种危险的、不可思议的境地?说到底,就是一个“私”字在起作用。为什么会有这个“私”?这是推行了五千年的阶级私有剥削制度所结出的苦果。人类要拯救自己,只有改变“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彻底埋葬阶级社会的私有剥削制度。也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讲:只有公有制的共产主义才能拯救人类。

timg (84).jpg

  公有制是人类理性、自觉的必然

  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人类才第一次以理性的方式审视自己过去五千年的文明史,创立了科学共产主义学说。马克思主义无情地批判了阶级社会私有剥削制度的罪恶,号召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和一切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的人们起来,砸碎旧世界,创建共产主义的新世界。

  共产主义是一种“公利”、“共赢”驱动的世界观价值体系,反对“金”字塔式的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结构;主张建立上下一致、人人平等、合作互利的“柱”式的社会结构。认为只有保证集体利益才可能有个体利益,实现个体利益与集体利益的辩证统一。它强调集体主义与利他主义,以此保证整体的发展,主张在整体发展过程中实现个体利益与价值。

  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核心问题是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只有解决了这一条,才能消灭剥削,才能改变一切:

  “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

  “民族内部的阶级对立一消失,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

  随着公有制的建立,“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共产党宣言》)

  在科学共产主义的感召下,1917年列宁领导俄国人民取得了伟大的十月革命的胜利,第一次把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俄罗斯曾经是欧洲最为落后、黑暗的帝国主义国家。自社会主义制度(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建立后,苏俄(后为苏联)人民在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战胜了三年国际帝国主义的围攻,在“一战”遭受严重创伤的基础上进行经济建设,迅速成长为世界上的工业发达国家。仅仅用了两个五年计划,到1936年,苏联的工业总产值就超越了英、德,跃居欧洲第一位!并在“二战”中几乎是单独地战胜了德国法西斯。

  1949年,继十月革命后,毛泽东领导人民取得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穷二白”的废墟上,开始建设社会主义。尽管新中国一直处于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战争、封锁与破坏环境之下,但仅仅化了十几年时间,就建立起从基础到高端、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能够自己制造汽车、火车、喷气式飞机、原子弹、氢弹、万吨级远洋巨轮、电子计算机等重型产品的工业国家,成为能够发射运载火箭、卫星等在许多领域进入世界先进行列的科技大国。

  更为重要的是,阶级社会私有制度的改变,使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一改旧中国百姓“私字当头”所形成的“一盘散沙”、“各人自扫门前雪”的状况;代之以“以公为荣,以私为耻”,人人怀有美好的理想,愿意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贡献力量。

  随着社会主义公有观念的形成和共产主义的道德品质的发扬,极大地限制了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私有观念和剥削阶级的腐朽意识,由此涤荡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切污泥浊水,中国社会一度成为世界上最为美好的净土:

  在这块土地上,人们的利益相同、目标一致,互相帮助、互相支持,男女老幼精神奋发、积极向上,集中力量办大事,共产主义精神大发扬;

  在这块土地上,没有剥削、压迫,百姓生活安定。做到了生有所育,长有所学,壮有所为,老有所养,基本上实现了几千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想;

  在这块土地上,人们之间没有尊卑高下,人人以“同志”相称,亲切和谐、助人为乐,男女平等、互相尊重;

  在这块土地上,黄黒毒赌一扫光,社会秩序井然,几乎可以夜不闭户,很少有人犯罪,更罕有恶性案件发生……

  要问:中国社会为什么会有这样变化?结论就是:都是因为公有制替代了私有制;“公”字取代了“私”字。

  历史的感悟

  有人说,“社会主义就是吃‘大锅饭’,人们都会变成‘懒汉’”;“只有把公有制改成私有制,才能调动人的积极性,中国才能富起来”;“只有分田单干,搞‘土地流转’,农业才能发展”;等等。

  这些话,其实都是私有剥削制度代理人一再重复的烂言,目的就是为了复辟旧制度。这也是五千来被一直张扬的“私”字,对1917年以来不到百年所发扬的“公”字,所进行的疯狂反扑!是“恶”对“善”的反攻倒算!

  什么是“社会主义”?无非就是人民群众都能在经济上、政治上获得平等地位。什么叫“吃‘大锅饭’”?无非就是不容许利用资本进行剥削,实行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制度。

  对社会的极大多数的成员来讲,他们能会因摆脱了阶级社会私有剥削制度下受剥削、受压迫的地位而不高兴吗?他们会因留恋剥削制度下“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处境,反而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丧失了劳动积极性吗?真是天方夜谭!除非是那些极少数的统治阶级与寄生虫,他们会因失去旧日的天堂而恶毒地反对。

  我们这一代人,就是亲身经历了毛泽东时代“公有制”的“过来人”。我们完全可以、也最有资格出来作证:至少,就我本人、家人,以及所有认识的、接触过的亲朋中(包括像杨怀远、杨富珍这样的代表人物),几乎无一不是力求上进,努力工作的人。我们大家吃的都是“社会主义大锅饭”,但根本没有一个是“懒汉”!虽说我们这些人中,各人的岗位不一,职位有高低,能力有差异,贡献有大小,但他们都能在自己的工作中尽其所能,为建设新社会作出最大的努力。

  其实,早在160多年前,资产阶级就提出过这样的“高论”:“私有制一消灭,一切活动就会停止,懒惰之风就会兴起。”当时,马克思的回答是:

  “这样说来,资产阶级社会早就应该因懒惰而灭亡了,因为在这个社会里是劳者不获,获者不劳的”。(《共产党宣言》)

  有人说,国有、集体企业只会亏本,没有效率。只有把它改为私有制,中国的经济才会发展。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经济为什么能够得以飞速发展?

  1949年中国的GDP为466亿元;1978年为3645亿元,29年,共增长为782%!除以29年=平均每年增长了26。96%!

  旧中国是一个饱受帝国主义百年欺凌、由“东亚病夫”组成、“一穷二白”、极端贫困、任人宰割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可是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仅仅化了20年左右时间,就跨越西方发达国家(以英美法为代表)三个世纪的发展进程,迅速地由一个农业国变为世界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第六工业大国!成为一个拥有两弹一星、航天技术、核潜艇、运十大飞机的第三军事大国!

  由于历史原因,其时虽说中国人民的总体生活水平不算高,只能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而逐步改善;但人人衣食无忧,生活安定。全国人民,居有其屋,养有所育,长有所学,壮有所为,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不管城乡,生老病死皆有保障。近代百年,中国人口始终徘徊在“四万万同胞”的水平上,但新中国建立后,人口迅速增长,从1949年的5.4亿,发展到1979年的9.7亿(1962年起全国还正式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增长了80%!中国人的人均寿命亦大为提高,已从1949年以前的平均35岁,提高到70年代中期的65岁!这难道不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创造的奇迹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就世界范围而言,社会主义阵营崩溃,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复辟了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劳动人民重吃二遍苦,重遭二茬罪。这本是件坏事,但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能从反面更深刻地教育人们,使他们能从正、反两方面都受到教育。实践证明,反面教员往往要比正面教员更有效。如今的俄国和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劳动人民,正在不断地反思与觉醒。他们正重新打出列宁、斯大林的旗帜,在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复兴而斗争。

  (《近代西方的“兴”与“衰”》连载之十七)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菲律宾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顽石:武大郎何辜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