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巧扮“民夫”智取日军据点老顶山

作者: 江涛 日期: 2018-11-06 来源: 解放军报

  在太行山根据地长治城东10余里的地方,有一座南北走向的大山,主峰叫做老顶山。它是长治城东部的制高点,山势陡峭险峻,日寇把这里作为向八路军根据地蚕食、进攻和袭扰的据点。

  老顶山地面标高1000多公尺,山上光秃秃的,山顶3丈多高的方石台上有一座紫红色的古庙,敌人在石台周围构筑了7个大碉堡,并用2丈多高的石墙把这些碉堡连接起来,墙壁和台壁上下相连,形成一个整体。石台南壁下端修有一排窑洞,过去是和尚的宿舍,后来成了日伪维持会办公的地方。窑洞对面和东面是维持会的仓库和厨房,周围也用石墙圈着,仅在西边留着一个小门。从地势上来看,这里的确是长治外围一个理想的防御屏障。驻在山上的鬼子小队长吹嘘说:“即使八路军来上一个旅,我也能把他们统统打死在这里。”

  1945年2月的一天下午,太行军区四军分区司令员石志本给我布置任务:拔掉敌人安在我们头上的这颗钉子。

  受领任务后,我同分区侦察连和独立营的干部潜伏到老顶山现场进行侦察,大家一致认为不宜强攻。后来把维持会长(我们派到敌人内部的“钉子”)找来了,从他那里我们了解到,维持会每次请敌人吃饭时,鬼子们都是从碉堡里徒手走到维持会办公处的。当谈到元宵节快到了,可以把鬼子请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

  两天后,我安排情报处的苟佩英和刘林两位侦察员装扮成民夫,潜入老顶山据点。他们帮鬼子兵把浴池里的水挑得满满的,将水烧得暖暖的,把院子里也打扫得干干净净,让这帮法西斯野兽们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这两个“民夫”完成任务后返回。

  在党委会上,我们听取了两位侦察员的汇报,决定元宵节“招待”敌人,除送去酒、肉等礼品外,另加“铁元宵”(地雷)和“长眠药”。

  正月十五的前一夜,大雪已经停止,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到部队脚踏雪地的“沙沙”声,偶尔还传来几声犬吠。强烈的山风把地上的雪花吹到战士们的脸上,但战士们个个兴高采烈。天空中闪闪的寒星陪伴着那皎洁的明月,走在我后边的通信员小张指着月亮说:“这是给我们八路军照明的天灯。”

  拂晓前,我们的突击组和爆破组埋伏就绪,2挺机枪盯住敌人据点的门口和碉堡上的枪眼,其余的人伏在山洼里的雪地上。周围格外寂静,只是偶尔听到敌人出操的声音。

  天明后,观察员报告西边山下村边有一股浓烟升起,我们知道打援的部队已经到达预定地点。

  上午8点钟,东边山下走来两个“民夫”,一个穿着破旧长袍,像个厨师,褡裢里露着半截菜刀和铁勺;另一个挑着担子,一头装的酒、肉,一头挑的是谷草。两人身材虽不太高,但体格却很健壮,神态也很机警。他们向我们埋伏的山洼里瞟了一眼,便迈着强有力的步子,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碉堡。

  我握紧着枪,屏住呼吸,向同志们看了一眼。他们有的瞪着大眼在看我,有的在侧耳静听山上的动静。我明白大家都在担心“民夫”会不会遇到敌人的盘问和搜查?突然间“咚”的一声响,我的心里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但随即又安定下来,因为紧接着便听到“劈啪劈啪”的劈柴声,身边的小张向我微微地笑了笑。

  九点、十点、十一点……时间好像越走越慢,我看着临时借来的3块表,心想:可能是他们的“游击习气”太浓了,彼此竟差了12分钟。到底以哪块表为准呢?急得我嘴里冒火,额角发烧。小张看出了我的心思,又看了看太阳,掏出指北针,把一根火柴直立在指北针中央,火柴的阴影逐渐指向了正北方。“聪明的小鬼!”我心里想着,但没有说出来。

  一、二、三、四……我看着表,心里慢慢地数着。

  温暖的太阳照在洁白的大地上,多么美好的景色啊。11点40分,我们看到鬼子气势汹汹地走进维持会的窑洞里,喝呀!唱呀!吃呀!日军小队长对上等兵山田高声喊道:“棒格(乐器名)的拿来。”山田走出了窑洞,刚一踏上通向石台上边通道的台阶,便“啊!”的大喊了一声。原来是两个“民夫”正在盖通道上的顶盖。其余的敌人一跃而出,拼命要顶开通道上的顶盖,企图回到碉堡去。“民夫”不慌不忙地从腰里掏出两颗圆圆的地雷,拉开绳子往下一扔,“轰!轰!”“铁元宵”开花了!

  焦头烂额的敌人抛下了负伤的伙伴,向门口奔跑,企图逃回长治城里去。刚一开门,只见一群全身雪白的八路军勇士向他们猛扑过来,敌人立即缩回去顶上门,企图负隅顽抗,等待救援。

  我们的工兵炸开了门,突击组冲进院子里。鬼子用碗、碟子、火炉上拆下的砖头等不断地向我们砸来!我们用日语喊:“优待俘虏!”他们听也不听,还是拼命抵抗。

  战士们纷纷向我报名要求冲进窑洞里捉活的,于是由3个党员带头,带领战士们从门口、窑口一拥而入,和敌人扭打在一起,不管敌人怎样用嘴咬、脚踹、手打挣扎,都没有用处了。

  敌人的援兵出动了,在山下猛打了一阵排炮,接着便向山上攻来。打援部队的同志们居高临下,一阵手榴弹打得敌人连滚带爬地缩了回去。山下的敌人接着又是打炮、进攻……但无济于事,只有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把俘虏的鬼子兵绑在担架上抬下山。

  战斗结束了,无数群众跑上山来,欢天喜地地拆碉堡、搬胜利品,忙个不休。太阳在空中向凯旋的队伍微笑着。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文莱苏丹哈桑纳尔举行会谈习近平开始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演讲朝鲜社会主义农庄焕然一新

热门文章

毛泽东为什么要打倒陶铸

厉以宁成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表彰推荐人选,公示还剩最后一天

当前中国腐败全景图文,太吓人了

志愿军强悍攻坚战照片,尽显二十世纪步兵战术巅峰

顽石:武大郎何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