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东兴日记揭密:毛主席第一次出访苏联前的各种准备

作者: 佚名 日期: 2018-12-06 来源: 黑金说历史

  1949年12月,毛泽东在莫斯科

  本文摘自《汪东兴日记》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至一九五○年三月毛主席第一次出访苏联。这次出访是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最重要的外事活动之一。

  一九四五年蒋介石曾派宋子文访问过苏联。那次访问,国民党政府与苏联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这个条约使《雅尔塔协定》关于中国的条款得以公开化、合法化。看得出那时斯大林还不相信中国共产党有能力统一中国。

  以后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的解放战争使中国的局势发生了令人瞩目的变化。斯大林开始对中国共产党刮目相看了。

  一九四八年四月,斯大林邀请毛主席访问苏联,毛主席接受邀请并准备访苏。为准备毛主席访问苏联,我曾三次被派往石家庄。第一次去石家庄前,任弼时同志把我找来,他对我说:“你马上准备一下去石家庄,为毛主席出访苏联购置必要的物品和皮箱。”我去了石家庄,并买回八只皮箱和其他必需品。第二、第三次去石家庄都是为迎接米高扬做准备工作。

  一九四八年夏秋季,中共中央派刘少奇同志访苏,向苏联方面介绍了中国革命的发展形势,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战胜国民党军队,准备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希望苏联给予援助,帮助我们开展经济建设。

  一九四八年冬,斯大林派米高扬作特使访问中国,专程到西柏坡来见毛主席。

  为确保米高扬的安全,我和几个领导同志第二次去石家庄。我们带人先察看了机场位置,了解清楚飞机降落时的有关程序和应该做的保卫工作,然后返回西柏坡向毛主席、周副主席报告情况。在他们的指示、安排下,师哲和我第三次去石家庄迎接米高扬的到来。

  我按预先规定好的信号买了三匹白布,在飞机降落地点,一横向北,摆了一个大大的“丁”字。米高扬乘坐的飞机从大连苏军机场起飞,直抵石家庄。飞机安全着陆后,米高扬和他的随行人员走下飞机,师哲同志与米高扬同车,我乘另外的一辆汽车,米高扬的其他随员分乘五辆吉普车于当天下午顺利到达西柏坡。毛主席、少奇、恩来、朱德、弼时同志在住所门口迎接他们。

  毛主席同米高扬等会谈了好几次,双方各自介绍了本国的一般情况,并对当时国际局势的发展变化进行了分析,彼此交换了各自的看法。毛主席对中国战争形势的分析整整谈了三次。谈话中米高扬一般不插话,也不表态,他曾明确表示,他只带耳朵来听,一切问题待他回去向斯大林汇报后,由斯大林决定。几天的会谈使米高扬认为毛主席是一个有远见卓识、有战略眼光、懂得策略、很了不起的领袖人物。

  米高扬一行离开石家庄,由朱德、任弼时同志送到机场,去机场前游览了石家庄市容,随后乘飞机回国。

  米高扬这次来中国一是摸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底,二是代表斯大林再次邀请毛主席访问苏联。毛主席接受了斯大林的邀请。鉴于毛主席正忙于指挥国内三大战役和农村的土地改革,请米高扬同志报告斯大林同志,待我们把蒋介石军队消灭得差不多了,大概在斯大林同志七十大寿时再前往苏联访问。

  一九四九年春,我随毛主席、党中央一起进驻北京城。

  一九四九年八、九月份党中央召开政协会议时,毛主席给我下达了准备出访苏联的指示。由我具体负责毛主席的保卫工作。毛主席对我说:“新中国刚刚成立,社会情况很复杂,这次出访苏联一定要保密,不要作宣传。沿途的警卫工作你去找聂荣臻、滕代远、李克农、罗瑞卿等同志①商量着办。”我和他们几个人研究后决定,为确保毛主席此次出访的安全,派足够的兵力负责从北京至满洲里沿线桥梁、涵洞、制高点的警卫工作,由我负责毛主席的专列组织和身边保卫工作。

  毛主席的专列由前卫车、主列车、后卫车三部分组成。前卫车由五个车皮组成,上驻五十个士兵和一些铁道工作人员;后卫车也有五个车皮,除有五十个士兵担任警卫外,还有毛主席给斯大林七十寿辰准备的礼品等。主列车由十个车皮组成。我安排了一个连兵力在前几个车皮内作警卫,我、叶子龙、李加吉同毛主席乘坐一节公事车。毛主席乘坐的公事车内共有四个房间:毛主席用中间的一间,我们几个人用后面的两间,前面还有一间做会客室。陈伯达、师哲同用一节公事车;滕代远、罗瑞卿同用一节公事车;其他人都乘头等卧。主列车还包括餐车、行李车等。

  毛主席了解到苏联缺少新鲜水果和蔬菜,特地提前打电报给山东,请山东准备最好的大黄牙白菜、大萝卜、大葱、大鸭梨每样五千斤,由中央派飞机直接从山东运回北京。为了这次出访,我们还准备了江西景德镇青花瓷器一套;湖南湘绣被面三十条,枕套六十个;江西南丰桔一千斤,冬笋五百斤;还有浙江的龙井茶、贵州的茅台酒和上海的名烟等。

  新中国刚刚建立,党中央领导同志的生活也是很艰苦的,除做了必要的衣服和买了必需品外,没有人提出其他要求。为了抵御苏联西伯利亚的寒冷,我们提议为毛主席做件呢子大衣,毛主席坚决不同意做。只同意做了一件呢子斗篷。

  出访前一天,毛主席向我们宣布了三条纪律:

  一、此次出访为秘密行动,对外不宣传、不带记者;

  二、沿途各地可允许当地党政军领导两人来车上看望,其他人不要来;

 

  三、在中国境内沿途不下车,也不准向地方要东西。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六日,毛主席、陈伯达、师哲、叶子龙、陈秉忱、沈剑心、李加吉、田树彬和我一行由中南海丰泽园出发,至北京西直门火车站登上去苏联的火车。到车站送行的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聂荣臻、李克农等同志。

  一路上我们可以看到铁道两旁布置好的岗哨。列车行至沈阳时,高岗上车,他要送毛主席到满洲里,毛主席没有同意。两天后我们到达满洲里,换乘苏联的火车。苏联方面准备的专列有前卫车,没有后卫车。主车编排以三个车厢为一组,互不相通。在苏联境内行驶约三十分钟左右,停在苏联境内奥特堡尔车站上。由苏联方面举行了简单的欢迎仪式,苏副外长拉夫伦捷夫致欢迎词,毛主席检阅了仪仗队。列车在苏联境内行驶一周后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抵达莫斯科

最新推荐

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同厄瓜多尔总统举行会谈习近平的改革足迹——正定

热门文章

决战:为什么中纪委拿任志强胡舒立茅于轼们没办法?

决战:谈谈安邦、胡舒立,还有走向诡异的侠客岛、环球时报

胡舒立vs郭文贵交锋全解析:黑吃黑?

毛主席警卫集体发声!太震撼了!

吴铭: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是中国人民最主要敌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