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和平门——第39军第115师的天津之战

作者: 严可复 日期: 2019-01-11 来源: 察网

突破和平门——第39军第115师的天津之战

  1948年11月初,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淮海战役又拉开了战幕,华北国民党军眼看末日将临,惶惶不可终日,收缩兵力于平、津、张一线,摆成一字长蛇阵,企图相机南逃或西窜。中共中央军委针对傅作义兵团“暂守平津,保持海口,扩充实力,以观时变”的方针,及时组织了平津战役。东北野战军在尚未结束休整的情况下,于1948年11月22日分左中右三路大举入关。第39军于12月1日,按照军直、115师(欠345团)、152师、117师的序列,尾随第44军居左路,沿北宁路南下,15日抵达山海关。116师及115师之345团则由沈阳乘火车抵达山海关归建。全军21日进入塘沽地区集结,预定配合友军首先歼灭塘沽之敌,控制海口,断敌海上退路。军长刘震在勘察地形后,发觉塘沽地形不便大兵团行动,敌方则可以得到停泊海上的军舰的火力支援,亦难以达到歼敌的预期目标。刘震集中大家的意见,以军党委名义呈报天津前线指挥部,建议先打天津、后打塘沽。前指采纳了第39军的建议,拟定了以第49军(两个师)及一个炮兵团封锁塘沽;以第38、39、44、45、46军包围天津的作战计划,并获得了中央军委的批准。12月30日晚,第39军抵达天津西部地区,准备参加夺取天津的作战。

  天津位临渤海,是北方水陆交通枢纽,市区周围是广阔绵垠的沿海洼地,市内被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白河和运河等切成多个片段,地形复杂。整个市区南北长约二十五华里,东西宽约十华里,高大建筑一般在南部,中部平房较多,北部开阔。天津之敌在此集中了九个正规师、四个特种兵团和地方部队共十三万余人,以较强的第62军布置在中部和北部。环绕全市有一道宽十米、深4-5米的护城河,水深约3米左右,护城河内侧连接一道土墙,墙顶到河底高6-7米,附有电网,每隔20-30米有一座碉堡,还设有铁丝网、电网、鹿寨、绊脚索等多种障碍,周围敷设了数以万计的地雷。沿护城河有大型碉堡群380余个,连同市区和纵深的碉堡共达1000多个,直达核心工事区。天津的最高城防指挥官陈长捷夸称为“天津堡垒化”,企图凭此固守顽抗。

  我天津前线指挥部根据敌城防情况,确定以四个军东西对进,采取拦腰切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弱后强、各个歼灭敌人的方针。即“以三十八、三十九两个军配属特司三分之二炮兵、战车廿辆,于天津西和平门南北地区突破,由西向东攻击,在金汤桥、金刚桥地区与由东向西攻击之部队会师,此主攻方向统归卅八军军长李天佑同志指挥”,以“四十四、四十五两军,附特师三分之一炮兵、战车十辆,于津东之王串场、民族门一线突破由东向西攻击,在金汤桥与西面主攻部队会师,此主攻方向统归四十四军军长邓华同志指挥”,“四十六军,附四十九军之一四五师由津南尖山子一线突破,向北攻击;四十三军之一二八师为总预备队”,“天津战役统归四野参谋长刘亚楼同志指挥”。

  

1、周密部署、充分准备

 

  第39军决心以115师、117师为军的第一梯队,协同第38军在和平门地段并肩突破。116师、152师为军的第二梯队,分别在117师、115师后跟进,突破后,116师和117师沿南运河以南街区向东发展进攻,与友军在金汤桥会合后,向东扩大战果,协同第46军等友军,歼灭老城东南核心之敌;115师和152师主力沿南运河以北街区向东攻击,与友军会合金刚桥后,向北扩大战果,肃清子牙河以北、北运河以西街区之敌;152师454团及配属之野司警卫团,在天津西北的丁字沽、里塔寺地区担任助攻。

  第115师的作战部署是以343团配属炮兵第5团第2营、独立迫击炮5营、师山炮营、344团迫击炮连、九二步兵炮连和一个工兵排、一个坦克连,在和平门北第19号至20号碉堡间突破。首先攻破华北制油厂,尔后向庆丰公司、天津西站和信义门方向发展,坚决击退大红桥方向反击之敌,保证师二梯队进入战斗。345团为师的二梯队,突破后随343团跟进,沿南运河北岸向金刚桥发展,与友军会合后,沿海河西岸向北发展,合歼子牙河以北之敌。344团为师第三梯队,总攻前担任扫除外围据点之任务。

  战斗准备工作极其紧张而有序。各级党支部都对部队进行了深入的思想动员,号召指战员“打好入关第一仗”。343团政委郭永昌、团长王扶之等领导,与尖刀连的干部战士逐个谈心,宣传队也到部队亲切慰问,坚定了指战员的必胜决心。担任突破的343团,召集干部讲解突破战术,搞了沙盘作业,还开展群众性的“想办法”运动,发动大家献计献策。师团营连各级干部反复到前沿侦察地形,爆破、突击连的战斗组长以上人员和轻重机枪、六〇炮、迫击炮射手,都交替看了地形,明确了爆破、突击的目标、任务和道路。为使突击队迅速接敌,减少伤亡,师组织344、345团冒着敌人炮火进行近迫土工作业,将突击出发阵地推进至距敌前沿百余米处,并构筑了火器发射阵地。后勤也积极支援,想方设法克服困难,保证供应。光是吃饭一项,在当时的寒冬季节,送饭三小时、行程二十里仍保证部队能吃上热饭。

  

2、扫清外围,完成突破

 

  第115师攻击正面的安徽义地和鲁西义地是天津外围敌两个坚固据点,各南北长约250米,宽约200米,守敌为国民党第62军第67师第199团第2营的6连和5连,每个据点均构筑了数十个永久性和半永久性地堡,并以交通壕和配备重火器的核心地堡构成子母堡群。115师决心以第344团担任扫除安徽义地和鲁西义地之敌的任务,第344团经过侦察后确定以3营攻打安徽义地,1营和团警卫连攻打鲁西义地,2营为预备队。1月9日拂晓,在第344团团长洪有道和政委封克达的率领下,突击队沿交通壕悄悄进至外围距敌两侧百米位置的攻击阵地,第1、3营的重机枪连分别占据了距敌障碍物三十米处的大坟包,做好了一切攻击准备。

  1月9日16时05分,炮火对安徽义地和鲁西义地实施了破坏射击。30分钟后,炮火延伸。担任爆破任务的9连1排和2连2排在机枪火力掩护下,分别对前沿障碍物进行了强行爆破。9连1、3班在连长邵洪奎指挥下,仅4分钟就炸毁了4道障碍物。突击排进入突破口后,遭到敌地堡火力的射击,邵洪奎命令一个战斗小组负责消灭该敌,主力继续前插。指导员李洪印也率领2排从右侧加入战斗,随即1排也在左侧加入战斗中,各排相互配合和支援,炸毁地堡大部,歼敌60余人。其余敌人见势不妙,欲逃回城内,被9连副连长率4、6班追击歼灭。一共只用了16分钟,9连就歼敌百余名,占领了安徽义地。

  向鲁西义地同时发起攻击的2连和警卫连冲击时遭遇突破口内侧一个大地堡机枪火力的拦阻,伤亡不断增加。5班长赵文机智地绕到地堡后侧出入口,连投3个手榴弹,将地堡之敌歼灭。到达东南侧敌支撑点后,令俘虏向敌喊话,并拉开设有地雷的棱形拒马,赵文和杜炳宽向支撑点内投弹数枚,毙敌一部,迫使敌排长带着其余5个地堡之敌一起投降,共俘敌35名。经1个小时的激战,2连攻克地堡25个,警卫连攻克地堡11个,攻占了鲁西义地,计毙敌120余人,俘敌78人,残敌逃回城内。

  为夺回失去的外围据点,天津之敌迅即展开了反击。由于鲁西义地距城垣较近,成为敌反击的重点。当天2连和警卫连就接连打退敌人的3次反扑。10日2时,由8连接替2连,与警卫连并肩固守鲁西义地。11日晨5点多,敌出动300余人向鲁西义地扑来,8连1排机枪手孙海山中弹倒下,20多个敌人趁机突入了3班的阵地。8连1排副排长用冲锋枪射击堵住敌人,战士王和则拉开手榴弹冲向敌人,英勇牺牲。由于警卫连连长和一名排长在敌人反扑下畏惧不前,造成敌人逼近了营指挥所,警卫连副连长和一副排长伤亡,战斗几乎要失利。在这一关键时候,3营营部和8连及警卫连7、10班的干部战士自发地与敌人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机枪手孙海山苏醒过来,忍住伤痛,操起机枪向敌人扫射,经过顽强拼杀,终于打退了敌人的反扑,巩固了阵地,并歼敌一百余名。

  第115师的突破地段是19号至20号碉堡之间,守敌为第62军第67师第199团之2营4连和3营9连。担任突破任务的343团决定以2、3营为第一梯队,1营为第二梯队,团、营、连干部分别到下一级随尖刀分队指挥战斗。副团长耍清川随2营,参谋长朱遂宁随3营,团长王扶之、政委郭永昌率团指挥所,突破后随第一梯队跟进。

  1月14日9时30分,第115师开始炮火准备。1个小时试射后,10时30分,山、野、榴炮停止正面射击,六〇炮、迫击炮向雷区进行3分钟的破坏射击。紧接着,担任开辟通路任务的5连、7连进入战斗,扫除残存的地雷,爆破障碍物。这时,敌人的火力开始猛烈射击了。进入第三道障碍时,连续3名爆破手都中弹倒下,已经腰部负伤的战士窦广善抢过3根爆破筒,机动迅速地冲向目标,将铁丝网炸开3米多宽的口子。5连仅用30多分钟,伤亡4人,就完成了爆破任务。

  7连的爆破地段,因敌火猛烈,更加惊心动魄。3营教导员陈砚田、副连长丁建锐亲临指挥。第一道障碍前,前2名爆破手冲出20多米就倒下了,第3名爆破手李明冲出不远也背部负伤,他爬向目标后将第一道障碍炸开。随后,他又以顽强的毅力乘烟雾向第二道障碍冲去,不幸又连中数弹倒下。后面的战士不等指挥员命令,就接二连三地发起冲击。好几名战士未能接近障碍就被打倒,2班长曹景森冲出战壕几十米后也被敌弹打中,头部和身上多处负伤,他躺在地上,将负伤的左臂夹在皮带里,艰难地向前爬行移动,接近目标后,又用头部和身体将炸药包推进到绊脚索下面,不知道他是怎样拉开导火索的,只知道炸药将第二道障碍炸毁了,他也英勇地献出了生命。随后,战士们又再接再励,爆破了第三道障碍。

  由于接连上去24名爆破手,一个也没回来,副营长丁建锐为了解道路是否被打通,护城河面能否通行,派了3班的战士纪毓生去查清楚并排除可能残存的障碍。丁建锐反复叮嘱,“一定要看清楚,一定要活着回来!”该战士不负所望,虽然负了伤,但仍胜利回到了指挥所,报告了障碍已经排除了冰面可以通行的情况。至此,7连延长了18分钟完成了爆破任务。

  11时57分,炮火延伸。虽然已经得知护城河可以通行,为慎重起见,指挥员仍令5、7连架桥队开始架桥。由于桥身笨重,目标大,遭敌侧射严重,伤亡极大。7连架桥队在指导员周玉富带领下,前赴后继,将芦苇桥抬到护城河并架设完毕,最后只剩下指导员和5名战士,且都带伤。两个架桥队一共伤亡70余人,终于架起一桥两梯,战后发现,一个桥梯的立柱上竟留下50多个弹孔。

  9连尖刀2班急速越过护城河,在坦克和九二步兵炮火力的掩护下,班长杨印山和金长贵、刘顺首先登上城墙,以手榴弹、冲锋枪打倒7、8个敌人,击退了反击之敌,全班紧接着登上城墙。红旗组组长高金理正欲插旗,中弹牺牲,战士高福田接过红旗,插上城头。

  后续梯队跟随尖刀班继续前进,由于敌侧射火力严重,2营长牺牲,部队被压制不能前进。团长王扶之跑步至4连突破口,指挥战防炮和重机枪,消灭敌暗火力点,掩护后续部队从突破口冲进城里。王扶之在此腿部中弹负伤,仍躺在护城河冰面上指挥战斗。下午3点30分,2、3营并肩向天津火车西站继续发展进攻,1营沿华北制油厂北侧向西站攻击前进。4点30分,2、3营攻克天津西站,俘敌1个连。2营沿铁路向东攻至子牙河上的铁路桥,而后沿河岸迂回攻击大红桥,协同1、3营于晚7点顺利拿下了大红桥,保障了师主力从右翼加入城区巷战。

  

3、纵深巷战,全歼守敌

 

  13时45分,第115师担任纵深作战任务的第345团以1、2、3营的战斗序列从343团的右翼加入了战斗,副团长程国璠带1营,团长颜文斌、政委尹培良紧随2营,师山炮营也随该团参加纵深作战。

  三星纽扣厂南靠南运河,是一个长宽各约百米的四方大院,由东西大小两院构成,四周由平房构成院墙,所有平房顶上都垒砌了沙袋工事,四角筑有地堡。守敌为第67师第199团直属队和2营一部,共370余人。

  19时30分,115师的炮火开始向敌人射击,敌人也依托房顶的工事拼命还击。几分钟后,三星纽扣厂西侧的敌火力点和河北岸的地堡大部被摧毁,4连6班和警卫连2排在我火力掩护下,先后爆破了铁丝网和房墙,打开了通路。警卫连2排冲进突破口时,遭到敌人火力的阻拦和一个排的反击。2排机枪手徐东明端起机枪扫射,战士白国培甩出两枚手榴弹,将敌人机枪打掉。1排长孙洪山指挥5班沿右侧墙边插到东院西门外,正遇上前来增援之敌,5班长周家言率领全班用手榴弹冲锋枪将敌人击退,封锁住了院门。之后在4连的配合下,对东南角房屋的敌人形成东西夹击的态势。通过政治攻势,迫使80多名敌人举手投降。19时50分,对东北院之敌发动全面攻击,经半小时激战,结束了三星纽扣厂的战斗,共毙敌40余名,俘虏330余人。

  2营结束纽扣厂的战斗后,继续向东发展,遭遇到酒精工厂之敌的火力拦阻。这部分敌人是第67师搜索连和第199团的一个残缺营,共约400人。21时30分,4连9班的爆破手鞠海清迅速向楼房送上两包约30公斤的炸药并实施爆破,将一楼炸开一个口子。突击8班立即发起冲锋,但遭到敌人火力的阻拦和巨大的酒精罐的阻挡,只好撤回阵地。2营营长刘景秀令9班另找爆破点。鞠海清这次仍然担任爆破手,用75公斤的炸药实施重量爆破。鞠海清带着两名战士在火力掩护下扛着三箱炸药冲向大楼,由于炸药的拉火绳被弄乱,一时无法理清,鞠海清让两名战士先撤下,他直接用仅四寸长的导火索拉火引爆成功。楼内之敌被炸得死伤惨重,4连、警卫连乘势发起冲锋,俘敌20余人。

  345团继续沿南运河北岸向东攻击,协同友邻116师控制了金华桥后,团主力沿泰昌胡同、子牙河向北发展,1营则继续沿南运河向东打,协同116师控制了金钟桥后,沿子牙河向北,与团主力在铁路桥会合,随后全团又向大红桥方向猛插,与343团胜利会师。

  1月15日下午3时许,天津战役胜利结束。第115师计毙敌115人,俘虏3534人,缴获六〇炮24门,山炮5门,迫击炮5门,火箭炮4门,战防炮2门,掷弹筒1具,电台1部,步马枪227支,轻机枪80挺,重机枪25挺,冲锋枪12支,子弹35万余发,手榴弹1820枚。

  天津大捷,使华北战局急转直下,迫使北平的傅作义集团接受了出城改编的和平条件,北平也宣告解放。1月23日,第115师撤离天津,在南蔡村召开了庆功大会,王良太师长做了战斗总结,李世安政委宣读了立功命令。第343团受到军通令嘉奖,4、5、7连荣立集体功,各授予“开路先锋”的锦旗;9连为大功连,授予“天津英雄”的锦旗;9连2班为大功班,荣获“猛虎班”的称号,班长杨印山荣立五大功,被授予“登城英雄”称号;4连3排为大功排,荣获“猛虎排”称号,机枪3班为大功班,班长张勋荣荣立四大功,授予“登城英雄”称号。344团2、8、9连、警卫连受军通令嘉奖,9连为大功连,授予“勇猛决胜”锦旗,连长邵洪奎被追击大功,授予“特等英雄”称号;2连5班为大功班,班长赵文荣获“特等功臣”的称号;九二步兵炮连4班为大功班,荣获“威震天津四班”称号,团授予“开路先锋”锦旗;4连9班战士鞠海清荣立两大功,被授予“纵深战斗第一名爆破手”称号。师山炮营为大功营,被授予“威震天津”锦旗。全师还有大批指战员都获得了各种荣誉。这是第115的经典一战,指战员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完全压倒了敌人,使敌人为之丧胆,也赢得了主力师的赫赫威名。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习近平:誓言铮铮这一年【一枝一叶总关情】习近平两会“惠”民生,习近平同代表、委员共商国是纪实

热门文章

篝火:中华民族最大的浩劫是人心变坏

梅子:中国出手,这一次来的太及时了!

毛时代迫害科学家?连任正非都被谣言忽悠了

鹤龄: 对华为总裁任正非“忆毛时代苦”的评说

美国历史课本中的蒋介石,形象竟然是这样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