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石:“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

作者: 双石 日期: 2019-03-11 来源: 双石茶社

  关于衡阳守军军长方先觉由守将变降将的事由,双爷找了来了湾果版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和湾果“国史馆”新编抗战史综合对照阅读一哈,赶脚很富有喜感,干脆贡献出来,供三老四少审读且图一乐和。

  先看2011年湾果国史馆版的《蒋中正总统档案 事略稿本第58册》中8月7日~9日的记载及双爷评析:

  

一、2011年湾果国史馆版的《蒋中正总统档案 事略稿本第58册》中8月7日~9日的记及双爷评析载

 

  

8月7日

 

  【晨八时,国民政府礼堂举行中枢纪念周,公领导行礼后,重庆市党部主委方治暨全体执监委宣誓就职,公致训词,指示应遵照本党党章及誓词,践履笃实,以身作则,努力工作,为同志表率,使重庆党务成为全国之模范。

  ……

  十时出席四联总处会议,电衡阳方军长先觉曰:援军明日必到衡阳,决不延误。

  正午回黄山。

  下午三时接空军电话转报第十军军长方先觉连同同参谋长孙鸣玉、师长周庆祥、葛先才、容有略、暂编第五十四师师长饶少伟等来电称:“敌人今晨由城北突入,以复即在城内展开巷战,我官兵伤亡殆尽,刻再无兵可资堵击,职等誓以一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职,决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等语。

  公忧心如焚。

  四时接衡城电台报称:“情势暂行转佳”;五时又报称:“在混战中”;最后则称:“敌炮猛攻中”。据黄昏时空军侦报称:惟城西北角小区内似有战争,其他符号则仍指向西南方面,示敌在进攻之意。公谓“综核各报,城北一部虽被敌攻破,但其他范围未曾扩大,尚非绝望之局。只有督促援军明日能如期急进,以势论之,此次战车之参战,应可如期成功也。”

  ……

  考虑衡阳攻防战曰:本夜前后起床祷告三次,午夜后衡城电台不断告急,情势危殆,自在意中。此种存亡大事,必有天父宰其间,如以天理与人事,以及余对主基督之信心而论,当有转败为胜之可能,然而危殆极矣,惟天佑之。】

  【双爷评析】从该记录看,衡阳方军长的电台与重庆统帅部的电台8月7日这天是通畅的,是吧?当日下午3时的“最后一电”,并非真正的最后一电。而且,而且的而且,有何理由要经空军电话转报耶?

  

8月8日

 

  【晨四时起床,公谓如此光风霁月之景,久未领悟矣。向天父默祷,保佑我衡城及方军长等之能转危为安也。五时衡城电台犹能通报,五时十五分以后,电台忽告中断,自此即不复通矣。九时出席行政院会议,决议任命顾毓琇为国立中央大学校长,朱经农为教育部政务次长。

  十时接空军侦察报告称,今晨未见衡阳城内我军符号,且城内亦不见人迹。乃知衡阳已失矣。公悲痛之,切实为从来所未有。勉强接见魏亚特将军。后即回黄山,研究衡阳失陷后之作战计划。

  ……】

  【双爷评析】各位瞅清楚明白没?直到8日清晨,方军长的电台与重庆统帅部的电台仍然是通达的哈。而这个时候,方军长已派人与太君接洽投降事宜了哈,这事儿嘛,方军长显然没有对统帅部言明哈。

  

8月9日

 

  【上午批阅公文。

  下午修正方先觉事略入后,在岁寒亭听取公子纬国谈部队积弊及士兵痛苦实情同,此时公之心神较为淡定。又对俄对共与对新疆各事,皆有所考虑。公谓国事固不可不有整个全般之计划,但不可求其各部分同时如意之解决,只可做一段算一段,能做者即做,不能做者缓做。若以整个全局着眼,而以全局不利为忧,则天下无可办之事矣。

  ……

  公曰:悲伤忧戚,愧悔状羞耻,至无以自解之地,儿辈不知其父之蒙辱如此,而余亦不能向之声言,此为最痛苦之事。余妻如在家中,彼或能知我忧患之一二,然则彼必因此悲伤更甚矣。但处此逆境之中读孟子养气章:“其为气也,至大则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句,精神为之一振。】

  【双爷评析】这段是常公发的感慨,也是最能打动如杨教授天石或一票本岸小清新玻璃心的渣果们的心灵鸡汤哈。

  ——以上材料摘自叶惠芬主编《蒋中正总统档案 事略稿本第58册》第31~第39页,国史馆2011年10月印行。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二、湾果国史馆2015年12月出版的《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第7册》8月7日~9日记载及双爷评析

 

  

8月7日 日军突入衡阳,双方展开巷战

 

  【今晨,日军由北城突入衡阳,即在城内展开巷战,国军官兵死亡殆尽,衡阳遂于8日陷落。先生以衡阳战况告急,特督令战车部队急进增援,并电第十军军长方先觉,告以“援军明日必到衡阳城,决不延误”。不料下午3时突接空军电话,转报第十军军长方先觉率同参谋长孙鸣玉、第三师师长周庆祥、预备第十师师长葛先才、第一九〇师师长容有略、暂编第五十四师师长饶少伟等来电称:“敌人今晨突入以后,即在城中展开巷战,我官兵伤亡殆尽,刻再无兵可资堵截。职等誓以一死报党国,勉尽军人天职,决不负钧座平生作育之至意,此电恐为最后一电,来生再见。”先生阅后忧心如梦。旋于4时许,据衡阳电台报称:“情势暂时转佳”。至5时又报称:“在混战中。”继又报称“敌炮在猛攻中。”迄黄昏时,据空军侦察回报:“城西北角似有战争,其他符号则仍指向西南,表示敌正进攻中”。

  先生记曰:“综核各报,城北一部虽被敌突破,但其范围未曾扩大,尚不致不能挽救之势局。只有督促援军明日如期急进,以势论之,此次战车之参战,必可如期成功也。”

  ……】

  

8月8日 得知衡阳陷落,至感悲痛。

 

  【先生以衡阳会战,守军苦斗,至此历时凡四十七昼夜。故于凌晨4时即起,默祷能转危为安。至5时犹得衡阳电讯,讵15分钟之后,电讯中断,自此即绝不复通矣。旋于10时许接获空军报告:“衡阳城内已不见人迹。”于是乃确知衡阳已陷矣。先生因记感曰:“悲痛之切,实为从来未有也。”

  经观此次衡阳会战:先是,国军于6月18日撤出长沙后,旋湘东、湘西各线,亦先后放弃。至23日,日军窜至衡阳近郊,国军遂与日军展开决战,27日,日军主力进抵欧家町、黄茶岭一带,形成包围之势,嗣即步兵协同向国军主阵地,猛烈进犯,并全面施放毒气,守军在空军支援与炮兵密切配合下,英勇苦战,寸土必争,予敌重创,激战至7月1日,日军步炮攻势顿挫,乃以大批飞机不分昼夜轰炸,迄5日止,城内昼夜大火,国军屯积之粮弹,亦遭波及,方先觉军长乃重新调整部署,迅速完成第二线工事。9日,日军先以小部队攻击,入夜,开始猛攻,自此又激战不止。迄至18日驰援衡阳之第六十二军进抵城郊,以主力钻隙突击,配合空军炸射,一度克复火车西站,几与城内守军连成一气,而日军以连受挫乃由蒸水方面急调第四十师团南下,向国军后援侧背进袭,如是相持至29日,日军又得其第五十八师团加入,再向城内猛犯,阵地争夺,异常惨烈,仅西禅寺一处,失而复得者即达三次。本月2日,守军得先生电令,知第二次增援部队,已达二塘、贾里渡、水口山、陆家岭、七里山预定之处,次日拂晓,城内已闻枪声,但日军以飞机炮兵支应,迂回阻截,而受命急援之战车部队,又为地形所阻而延迟,至是,解围之攻败于垂成。唯衡阳守军方先觉部,孤军喋血,苦战历四十余昼夜,击毙日军六万六千余众,虽至4日,阵地全毁,7日衡阳终于陷敌,然城陷之后,方先觉军长犹复率部与敌剧烈巷战,直至力尽,自戗不及,为日军所俘,显其持久苦战,已足以震烁中外也。】

  (8月9日无记载)

  ——以上材料摘自吕芳上主编《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第7册(1942~1944)》第711~第73页,国史馆、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财团法人中正文教基金会中华民国104年12月(2015年12月)第1版。

  【双爷评析】这段对方军长投降之事仍然讳谟,称其为“自戗不及,为日军所俘”——也就是果喉舌多年一贯制的说辞。而且大赞其“孤军喋血,苦战历四十余昼夜,击毙日军六万六千余众”。然而,2015年,湾果“抗战历史文献研究会”根据美国斯坦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公开的蒋中正日记刊印了《蒋中正日记》,又透露出了2011年出版的《蒋中正事略稿本》和同为2015年出版的《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第7册(1942~1944)》所藏匿的更多的信息量。

  后头还有耶!同样在2015年出版的、同由吕芳上先生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史新编》中,对“惟衡阳守军方先觉部……击毙日军六万六千余众”给予了毫不留情地狠狠一记耳光——子之矛,陷子盾,自己打自己的脸儿!还稍带上了本岸渣果、渣史家乃至地方渣萱部门一张张肿脸儿!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三、《蒋中正日记(1944年)》1944年8月7日~9日日记记录

 

  

8月7日 星期一 气候晴

 

  【雪耻:内外情势既激变迁,则对内对外之政策,亦不能不重加考虑,而且有变更之必要。对俄、对共政策之转变与实施,与其假手于人,不如由我自动发动。此时转变则操纵自如,不致立于被动之地,应切实研究与推行办法。

  上午到纪念周后,会见西藏代表。礼卿(吴忠信)恐英、苏在和会时,要求西藏与外蒙代表出席和会,是不能不防。十时到四联总处会议,正午回黄山。下午三时前接空军电话称,方军长率各师长具名,以城西北被敌突破,我兵力已尽,无法堵击,惟有来生相见等语,悉此不胜忧焚。及至四时,接衡城电台报称情势暂佳,五时又报称在混战中,最后则称敌炮猛攻中。据黄昏时空侦报称,惟城西北角小区内似有战争,其他符号则仍指向西南方面,敌在进攻之意。综核各报,城北一部虽被敌突破,但其范围未曾扩大,尚非不能挽救之局,只有督促援军明日如期急进。以势论之,此次战车之参战,必能如期成功也。】

  

8月8日 星期二 气候晴

 

  【雪耻:昨夜前后起床祷告三次,请求衡城战事能转危为安,转败为胜,使余不受羞耻也。午夜后衡城台电台不断连络,不断告急,情势危殆,自在意中。此种存亡大事,必有天父主宰其间,如以天理与人事,以及余对主基督之信心而论,当有转败为胜之可能,然而危殆极矣,惟天佑之。

  今晨四时起床,光风霁月之景,久未领晤矣。向天父默祷,保佑我衡城及方军长等之能转危为安也。及至五时衡城电台犹通,至五时十五分以后,电台忽断以后,即不复通。九时到行政会议,十时接空军侦察报称,今晨未见衡城内我军符号,且城内不见人迹,乃知衡城已无望矣。悲伤之切,实为从来所未有。强见卫亚特将军后,即回黄山研究衡城失陷后之作战计划。下午又接经儿电称,共匪五百人,由粤向其三南攻城云,更为悲愤忧患,至无以为生之想,耻辱苦痛极矣,仍拟宣传要旨,阅读圣经与孟子养气章。】

  

8月9日 星期三 气候阴雨 温度四十六度

 

  【雪耻:悲伤忧戚,愧悔羞耻,至无以自解之地,儿辈不知其父之蒙辱如此,而余亦不能向之声言,此为最痛苦之事。余妻如在家中,彼或能知我忧患之一二,然则彼必悲伤,更不堪矣。在悲观之中读义气章“其为气焉,至大则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其为气焉,配义与道,无是馁也”句,精神为之一振。

  预定:一、军需署局应设检察处,负各连物品、伙食是有否如期实收之责。二、不收缴旧被服,但检查其保存之数。三、每连多发预备被服三套。四、发给各连粮数,帅部不得扣降各费。

  上午批阅,下午修正方先觉事略与校阅事略后,在岁寒亭与纬儿谈部队弊端与士兵苦痛实情,心神较为淡定。对俄、对共与对新疆各事皆有所考虑。国事固不可不有整个全般之计划,但不可求其各部分同时如意之进行,只可做一段算一段,能做者即做,不能做者缓做。若只以整个全局着眼,而以全局不利为忧,则天下无可办之事矣。

  今日敌寇广播称:衡阳方军长自动树白旗乞降,其方式如新加坡英军乞降时相同等语,此等污辱乃为终身不能湔除之羞耻,余深信先觉决不至乞降,但其不能以身殉国,竟为敌所俘所屈,使我军誉与军校皆蒙此不白之污辱,殊所不料也。】

  【双爷评析】8月9日日记最富喜感——这是此前湾果常公史籍中长期隐匿的一段,而且直到这部日记公布之时,仍然在隐匿。可这个日记“真本”却一个不留神儿给透露了出来。看来,因为此前有了方军长的“最后一电”,常公很难接受活着的方军长出现在敌营的事实,虽然还作了“为敌所俘所屈”的遮盖,但也承认且明言了这是“此等污辱乃为终身不能湔除之羞耻……使我军誉与军校皆蒙此不白之污辱,殊所不料也。”

  言下之意,你方军长,咋就不能“以身殉国”让本校长有脸面儿耶?

  ——以上材料摘自《蒋中正日记(1944年)》第111~第113页,[台湾]抗战历史文献研究会,根据美国斯坦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公开的蒋中正日记刊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四、湾果“国史馆”《中国抗日战争史新编㈡》中关于衡阳之战最后几天的陈述

 

  【……

  日军完成衡阳攻击准备后,于7月30日发出进攻命令,第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且亲临衡阳指挥。8月4日,日军第六十八师团向衡阳南部阵地,第一一六师团向西南阵地,第五十八师团向西北、北部阵地,第十三师团自湘江东岸以炮兵及游击部队向衡阳东部阵地进攻。日军此次围攻,兵力雄厚,攻势强大,却未获满意进展,乃对衡阳南面集中兵力猛攻,却仍仅夺得部分阵地。7日,日军又发起全线攻击,依然不得进展,估计战斗仍要持续数天。实则此时衡阳国军得不到援军支援,已伤亡殆尽,阵地全毁,无法维撑持。7日傍晚,一部国军向日军投降,日军判断国军业已动摇,便发动全线进攻,入夜,逐渐突破第一线,进入市街,国军陆续投降。8日黎明,方先觉带领4名师长向日军投降,长达48天的衡阳保卫战至此结束。

  是役日军攻取长沙、衡阳等战略要点,击溃大量国军,国军死伤8万6千人左右,失踪逾2万人[国防部史政编译局《抗日战史——长衡会战》];日军亦颇有伤亡,计战死约3千8百人,受伤8千余人,病死7千人。国军遭此重大挫败,美国总统罗斯福甚而电蒋中正交出军事指挥权给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此事最后虽以史迪威离华告终,中美关系却遭肥重大挫折。】

  【双爷评析】嘿嘿嘿嘿,湾果“国史馆”,终于“扔下芘芭不遮面”,终于道出了实情——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本岸渣果口中的“民族英雄”,就是一降将!!!终于道出了“惟衡阳守军方先觉部……击毙日军六万六千余众”是个子虚乌有的“乌龙神话”,终于道出了本岸渣果那个“衡阳之战导致倭国内阁垮台”纯系子虚,实际的效果是:“国军遭此重大挫败,美国总统罗斯福甚而电蒋中正交出军事指挥权给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此事最后虽以史迪威离华告终,中美关系却遭肥重大挫折。”

  本岸渣果们,还不去捂着自己的小脸儿回家吃奶去?还为方英雄架个神马秧子起个神马哄耶?嗯?

  ——以上材料摘自《中国抗日战争史新编㈡》第276~第277页,[台湾]国史馆2015年7月第1版,吕芳上主编。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双石 | “抗日名将”方先觉真的抗日吗?——台湾“国史馆”新编抗战史打脸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双石茶社”,原标题《常公事略稿本、年谱长编、日记和湾果“国史馆”新编抗战史关于衡阳守将方先觉的不同记载》。】

最新推荐

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台湾一高人精辟分析中美博弈:美国大局已定!包钢白云铁矿建设与草原英雄小姐妹礼赞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收复主权、工业化、世界一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