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和斯大林这“两把刀子”丢不得

作者: 奚兆永 日期: 2020-07-23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篇题为《苏联不亡,天理难容》的文章,公然反对十月革命后诞生的苏联,公然反对列宁和斯大林,为赫鲁晓夫的现代修正主义辩护,很值得我们注意。

  该文认为,从苏联成立之初,腐败现象就大量存在。文章以1923年10月公布的一个反对浪费的通告信为据说明当时腐败的严重,其实,这个通告信正好说明,以列宁为首的联共(布)中央从苏联成立之初就立下了反对腐败的决心,怎么能够用它作为当时腐败严重的证据呢?这不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吗?我们知道,十月革命后,全世界的反动势力都想把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扼杀在摇篮里,但是,它也得到了全世界无產阶级和进步人类的欢迎和支持,甚至连资产阶级中的有识之士也给予了客观的评价。比如英国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就是其中一个。他在1925年曾经访问苏联,所见所闻使他大为振奋。他把共产主义视为一种宗教,这当然未必恰当,但是他认为共产主义抬高了普通人的地位,具有相当大的力量,并认为这一条在抓住群众方面是屡见成效的真理,而资本主义是做不到的,所以资本主义是缺乏内聚力的。他在苏联曾与时任共产国际执行主席的季诺维也夫进行过会见,有两个具有共产主义信仰者也参加了会见,当时这两个人曾预言,十年以后,俄国的生活水平将超过战前,而欧洲其他国家将低于战前。对此,凯恩斯表示相信,他说,难道我们能够断言这两个同志的预言只是夸夸其谈吗?(見凯恩斯:《预言与劝说》第四章)事实证明,凯恩斯的判断是正确的,十年以后,苏联在三十年代就巳赶上和超过了所有欧洲其它国家。

  这篇文章还引用苏联的败家子之一的“叶利钦的《我的自述》里的′话说,在斯大林时代,特殊化达到了颠峰,官越大就越特殊化。按照这种说法,最特殊化的应该就是斯大林了。但是事实却是,在斯大林逝世时竟没有他有任何私人财产,他的子女也没有任何特权。我们知道,他的两个儿子在卫国战争时都当了飞行员,在战场上为国家尽忠效力,女儿也没有亨受任何特权。

  文章诟病苏联发展飞机、坦克、大炮、军舰,我们要问,在帝囝主义的包围之下,没有这些武器,没有原子弹、氢弹和导弹,能保卫国家吗?二战中,苏联如果没有强大的红军能够战胜德日法西斯吗?至于说斯大林独裁,应该说,斯大林是很讲原则的。比如他坚持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方针,这难道错了吗?如果不优先发展重工业,苏联能迅速工业化并赶上和超过所有欧洲国家吗?能取得二战的胜利吗?

  需耍指出的是,优先发展重工业,並不是不关心人民生活。实际上,在斯大林时代,苏联人民享受的物质福利也是令人羡慕的,人民享受着免费教育、公费医疗、低价交通水电和住房的待遇。仅仅在二战后到1953年,苏联就七次降低物价,使广大人民获得真正的实惠,可以说,这是任何国家都不敢做的,

  至于说斯大林粗暴专制,应该说,这与当时苏联所处的环境有关。帝国主义总是想方设法刺杀欺大林,对此当然应有高度警惕,处置不当的事当然也会有,误杀无辜或扩大化的错误也不能完全避免,这些常常会被别有用心者所夸大。实际上,斯大林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他待人和蔼可亲,常请下属到他家里谈工作和吃饭,对同事一一政治局成员,也常请到家里聚歺研究问题,还通过书信和他们讨论国际问题和国家大事。这像一个独裁者吗?丘耶夫在《莫洛托夫访族录》里曾经述及斯大林战胜托洛茨基的原因,是他能团结中层干部。斯大林很重视干部的作用,他说,“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毛主席也很赞成这一观点,曾经加以引用,可惜林彪主持编的《毛主席语录》未能注明出处。在这此些事实面前我们又怎么能说斯大林是独裁者呢?

  现在有人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之于列宁和斯大林,这星然是说不通的。列宁是1924年逝世的,斯大林是1953年逝世的,而苏联解体是在1991年,怎么可以把列宁逝世67年后发生的事、斯大林逝世38年后发生的事要他们負责呢?

  实际上,早在1956年10月,毛主席就在党的八屆二中全会上清楚地告诉我们,“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被俄国人丟了。”“列宁这把刀子是不是也被苏联一些导人丢掉一些呢?我看也丢掉相当多了。十月革命还灵不灵?还可不可以作各国的模范?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的报告说,可以经过议会道路去取得政权,这就是说,各国可以不学习十月革命了。这个门一开,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掉了。”

  这里说得很明白,赫鲁晓夫大反斯大林,否定十月革命的道路,已经把两把刀子丢了。毛主席还强调,“马克思写了一那么多东西,列宁写了那么多东嘛!依靠群众,走群众路线,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不依靠群众进行阶级斗争,不分清敌我,这很危险。”毛主席讲这话就是说赫鲁哓夫的修正主义路线很危险。这句话实际上巳经言预言了35年后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就是由赫鲁晓夫开其端的苏联现代修正主义。这也说明,今天有人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归之于列宁斯大木木,其实质就是为赫鲁晓夫开其端而由戈尔巴乔夫终其尾的现代修正主义进行辩护!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在今天,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已经深入人心,成为世界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手中的锐利武器。在前苏联,有人要推倒列宁铜家,立马就有人排成人墙加以护卫;有人拼命否定斯大林,但是斯大林的威望不降反升,甚至超过了列宁和彼得大市及现任总统普京。毛主席讲的两把刀子虽然被有的人丟掉了,但是革命自有后来人,这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

  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

  本文作者奚兆永是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他1954年入厦门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1958年毕业。曾在党政机关工作,并任中学教师多年。于1979年调南京大学经济系任教,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曾兼南京市政协委员、常委,并任中《资本论》研究会理事、全国马列主义经济学史学会理事。

  他长期从事政治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曾开《政治经济学》、《资本论》(1、2、3卷)、《<资本论>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等课程。发表论文90余篇,并与他人合作完成译著一部,其研究成果曾经多次获得奖励。

  附:

  苏联不亡,天理难容

  人物传记7月6日

  苏联在巅峰时期,是全世界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是全世界军费开支第一的国家,坦克、战机、军舰、潜艇等数量远远超过了美国。但就是这么一个“打个喷嚏都会让世界颤抖”的超级大国, 从1922年成立到1991年解了体,仅仅存在70年的时间,就轰然倒下。作为唯一在国家军事力量异常强大却突然衰败的大国,苏联的解体原因,有经济上的,也有政治上的,更有军事上的。

  “强大的堡垒容易从内部坍塌”,苏联统治集团的腐败问题,从这个政权一开始建立到灭亡,始终无法解决,且愈演愈烈。在列ning时期,取消货币和自由贸易,资源由国家统一收支,但这一政策被中央和地方的官员利用,大规模的腐败就开始出现。这些腐败的种类主要包括:公车腐败、住房腐败、饮食腐败、医疗腐败、贪污受贿、权钱交易、盗用公款等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这帮蛀虫做不到。1923年10月,俄共发布《关于同浪费作斗争》的通告信中,列举了众多官员利用国家公款“玩赛马”、“装修住宅极度奢华”、“去赌场”,官员们的太太在疗养院一住就是大半年,而工人们却虚弱多病无钱治病。在官员中特别普遍的现象是去国外“疗养”,去德国治病,甚至派自己的亲戚陪同。

  而到了斯大林时代,干部的特权腐败更是开始制度化、合法化,所有人民委员会和其他权力机构,都开始建立只供指定的少数人使用的内部食堂、商店、小卖部、医院、疗养院和休养所。在当时,一位中央某部部长月薪是27000卢布,这大约比教授的薪水高6-7倍,比工程师、医生、熟练工人的工资高20-25倍。斯大林时期高级领导干部除正式工资外,还会与工资同时收到一个装有很多钱的大信封,这就是臭名昭著的“钱袋制度”。因为不便于无限制地提高干部的工资,于是当局想出了发“红包”这样一个巧妙的办法。所谓“红包”就是一个封好的装钱信封,这里头装了多少钱,按什么样的秘密名单发放,是出自于哪里的钱,普通老百姓是无从知道的。

  叶利钦在《我的自述》一书中,回顾了特权化在斯大林时代大肆蔓延的情形:“你在职位的阶梯上爬得越高,归你享受的东西就越丰富……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全莫斯科享受各类特供商品的人总共有4万人。国营百货大楼有一些柜台是专为上流社会服务的。而那些级别稍稍低一点的头头们,则有另外专门商店为他们服务。一切都取决于官级高低。”

  高层领导已经堕落如此,上行下效,整个干部集团的腐败随之泛滥,以至于在苏联社会,处于社会顶层的高官们形成了一个互相勾结的利益链条,他们享用免费的餐食,住着高档别墅,更有几十佣人每日伺候着。谁敢动他们的“奶酪”,他们就要干掉谁。赫鲁晓夫上台后,曾试图限制斯大林时代泛滥成灾的干部特权腐败,但最后大败,而他本人也因那些不甘心放弃腐败特权的官僚们的反击而下台。而勃列日涅夫的上台,恰恰是得力于“在赫鲁晓夫手里失去腐败特权”的干部们的支持。作为回报,勃列日涅夫为这些干部们创造了苏联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极好的腐败环境。

  如果说苏联的党的垮台是改革的结果,不如说是它没跨越腐败陷阱,割断了与人民的联系,在人民不满和冷漠中失去了支持,是自己打败了自己。也就是说,苏联早就已经是个空壳子,外表看上去很强大,但其实已没有什么实在的东西了,灭亡是理所应当的事。1991年,苏联人民没起来保卫苏联那个党,各级党组织也没抵制,军队甚至分裂和倒戈,原因就是这个党早已名誉扫地,臭名昭著,失去民心了。

  转自春天书屋,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文章版权在作者,并不代表本公众号的观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