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委二局VS蒋介石,稳赢长征情报战

作者: 穆易 日期: 2020-07-31 来源: 星火游 点击:

  在长征的传奇经历中,有这么一支被毛主席称为“千里眼”、“顺风耳”的部队,他们通过破译敌人密电,为长征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就是军委二局。

  1935年5月2日下午,正在贵州督战围剿中央红军的蒋介石,接到了一份“云南王”龙云发来的电报,称在一名“共匪”身上搜到了国民党各方往来密电,而且全部翻译成了明文,这意味着国民党军无线电通讯体系对红军而言已无密可保。

  土的掉渣的红军竟能破译国民党密码,蒋介石大为震怒,回电说:“危险堪虞,耻莫甚焉”。

  此前,蒋介石在与各地军阀的混战中,早已建立破译机构,专门侦收破译各地军阀的密电,有力保证了他在军阀混战中的胜利。作为各路军阀中破译电报密码的佼佼者,蒋介石也曾想如法炮制,对付红军。

  1933年春,蒋介石高薪聘请荷兰人破译红军密码;同时,组建专门破译红军密电的机构,让密码破译干将黄季弼侦译红军密电。两个月过去了,破译工作“毫无头绪,实属无从着手”。

  那是因为,红军当时使用的密码体制,是那个时代最先进,最安全的。这种密码体制由周恩来(伍豪)组织制定,军中称为“豪密”,极为周密。这种密码体制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在电报中实现“同字不同码,同码不同字”,完全不给对手以分析的机会,从而保证了无线电报的安全。

  就在国民党破译机构一无所获、毫无头绪之际,中央红军军委二局已经在此前一年中破译了国民党军队的100种密码。

  事实上,红军早在中央苏区时,就开始了对国民党的无线电侦察。第一次反围剿时,红军缴获张辉瓒部的半部无线电台,并吸收原在国民党军中从事无线电通讯工作的王诤、刘寅等参加红军。从此开始建立自己的无线电通讯网,组建专门队伍对敌进行无线电侦察。

  1932年8月,红军在攻占宜黄县城,在一个缴获的敌军公文包中发现了一份已译出30多字的电报,从这30多个字开始,红军破译敌军密码,并以此为基础,逐步摸索出了国民党军队的密码编制规律,揭开了国民党军队视为机密的密码面纱。

  此后,红军的密码破译工作队伍逐步壮大,成立了专门破译敌军密码的中革军委二局,由曾希圣任局长,钱壮飞任副局长,下设破译、译电、侦收三科,破译工作走上正轨。

  第五次反围剿和湘江战役中,军委二局提供了大量的敌军动向情报,但是在左倾的错误军事路线领导下,红军进退失据,接连失利,不仅丢掉了根据地,8万多红军也锐减五万,剩下不到三万人。

  通道会议之后,毛主席逐渐成为中央红军的负责人,基于对敌我情况的了解,毛主席对军委二局的使用出神入化。通道力促转兵、苟坝反对进兵打鼓新场,在乌江直接用电文调动国民党部队,而后四渡赤水、巧渡金沙、长征作战好戏连连,叫人拍案惊奇。

  对于红军在长征中连续多次避实击虚,蒋介石也曾怀疑是无线电通讯被红军侦译的缘故,但他只是估计是其所部遗失的密码本被红军捡到,因而失密,所以,他在1935年3月3日致电负责追击红军的薛岳,要求查明有无遗失密码本,但最后不了了之。

  直到1935年5月军委二局工作人员掉队被俘,蒋介石才知道红军能够破译己方密码的秘密。

  国民党破译不了红军的密码,自己的密码反而被红军破译了,蒋介石怎能不恼羞成怒。

  紧接着,蒋介石马上调整,红军进入云南后,国民党军为了防止电讯被破译,开始编印多种密码,每部电台各发10种秘本,每日调换,每10日再另发10种密码。

  赤水河

  蒋介石更换新密码,看似安全,却未对密码体制做根本的改变,仍旧沿用过去使用的最原始的单表代替密码体制,这对于已经掌握了精湛破译技巧的军委二局来说,虽然带来了一定麻烦,但却没有触及破译工作的根本。

  很快,红军破译人员就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成功破译了蒋介石企图围歼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国民党军胡宗南部主力已在松潘完成集结等大量有价值的密电,照样源源不断地为中革军委提供情报。

  长征胜利结束后,军委二局曾有一个统计:从1934年10月离开中央苏区,到1935年10月长征结束,二局在万里转战中,相继破译了蒋、粤、湘、桂、黔、滇、川、陕等当面之敌的180余种密码。

  毛泽东对当时中央红军的情报工作有过形象的高度评价,他说:“长征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

  2020年9月10日,第六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大型红色旅游活动,将再次集结于瑞金。如果你也有同样的长征梦,那就一起出发吧!这份五年来不断更新的、近7000字的文案,已介绍了活动的方方面面。

---长征路上期待你我他一起同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