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日记》永远为芙蓉转兵会址作证

作者: 吴永治 日期: 2020-08-03 来源: 铁血网 点击:

  1934年12月12曰中央军委两个纵队分别由绥宁[今属通道]县下乡流源村和马龙辰口村出发,陆续到达芙蓉与金殿之间宿营,这些说明根据时任中央军委要职的张南生. 陆定一. 伍云甫等的长征日记里获知,当时伍云甫还带有三部电台留宿在芙蓉。依照绥宁县大事记中的"芙蓉古庙"记载,中央军委领导人毛泽东. 朱德. 周恩来. 博古. 李德. 张闻天. 王稼祥等在芙蓉古庙会议完毕后,于当天19时半的"万万火急"军委电报上看可以确认是从芙蓉木林庵发出的。说到这里,会有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12月12日那天,中央红军前锋纵队红1军团1师宿营于牙屯堡,右翼有红1军团2师在县溪地域,15师还在由地连. 菁芜洲赶往县溪地域冲坪的路上,芙蓉左边的黄土[今叫皇都]有红三军团,作为后卫军的红5. 红8军团在临口. 流源. 马龙等一线,芙蓉地域在中间,军委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开会自然很安全。转兵会议后的第二天,伍云甫在长征日记上这样记录: "12月13日,晴,自芙蓉出发,经芦溪到播阳......" 所以确定芙蓉村木林庵是通道转兵会议会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3556946_1.html/ ]

  要是按现在那些不负责任的伪史学者定址于县溪恭城书院的说法,完全属强权歪理。通过历来宣传转兵会址是恭城书院的文章上看,都不敢提到红军长征通过通道的路线和中央一二纵队的宿营地名。不敢提红军通过通道路线和中央一二纵队宿营地,就是造假常见的缺点所在。以前文史明文透露: 中央红军从广西分三路向湖南西南地区进军.......,在会址指恭城书院的众多文章中很少提到"分三路"三个字了,更不见到"左翼右翼纵队"的说明,中央军委领导人毛泽东. 朱德. 周恩来. 博古. 李德. 张闻天. 王稼祥等人从来不离军委两纵队,怎么会出现在离芙蓉几重山外的县溪恭城书院呢? 这样造假的文章也被编入文史库?真是太不可思意了吧!

  可想而知,如果当时中央领导负责人在县溪,右翼保障部队在哪儿,县溪与驻有敌重兵的靖县近在咫尺,没有右翼部队保护,中央领导人在县溪恭城书院开转兵会议安全吗? 文献研究室出版,逢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和多数史专家学者研究后确认,“通道转兵”会议会址在恭城书院,那请问: 有哪部文献史料支持? 有哪些文史能胜得过当事人写的《长征日记》更真实?

  怎么长征日记中没有"军委二纵队到县溪或通道,野战司令部到县溪或通道"呢? 为什么只见写"军委二纵队到芙蓉寺附近,野战司令部到芙蓉"?

  怎么长征日记中没有 "13日,从县溪或通道出发,经**到**"?

  为什么只见写 "从芙蓉出发,经芦溪到播阳"?

  所以,本楼只好反对到底,党史军史是不容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用偏离事实来歪曲篡改 "转兵会址" 的! 因为《长征日记》永远为芙蓉转兵会址作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从萧锋13日的日记上看,人们都认为萧锋在牙屯堡见到周恩来,以为转兵会议在牙屯堡老寨召开,实际上是周恩来对攻占黎平的前锋部队不放心,特意在13日天还没亮,带着警卫员连夜从芙蓉顺着金殿河岸往上赶到牙屯堡,只为交待攻占黎平战略。

  曾担任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的翻译的伍修权曾经明确指出:“一纵队是指挥机关,二纵队是随军委行动机关,我没有过县溪浮桥,在通道老县城召开通道会议是不可能的。在播阳开会也不可能,因为播阳离贵州很近,如果在播阳开转兵会议,从时间上讲也迟了。”

  事实就是事实,不能歪曲事实。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和习近平主席教导我们的"实事求是",怎么不依不彻底落实呢?之前党和政府花了十多年考察认定芙蓉木林庵是通道转兵会议会址是有史可依有文字凭证,只过十余年间就被歪曲篡改了,篡改到无证可依的县溪恭城书院,完全违背党的实事求是核心!难道不追究责任吗?这样的行为污浊了党和政府名声与威望,百姓认为党和政府出尔反尔的行为是不对的,特别是转兵会址的例子,因为通道县争会址地方出示的证据没有芙蓉那么真实文史证据可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