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到底在哪里?巴金一语道真情!

作者: 李爱萍 日期: 2021-10-21 来源: 知乎

  作者注:本文是作者于1994年春,在董其高老处长、陈广生政委和郭文宗战友的支持协助下采写的。曾发表于《解放军报》1994年6月18日周末版头条、《人民日报》海外版1994年9月6日、《中国青年报》1994年5月19日、《中国电影报》1994年9月10日、《战友报1994年5月28日、《现代旅游报》1994年5月10日、《星期天》1994年5月14日、人民日报旗下《时代潮》杂志1994年第6期等;被《作家文摘》1994年6月10日、《北京晚报》1994年5月31日、《文摘报》1994年5月26日、《文摘周刊》1994年7月3日、《每周文摘》1994年7月6日等20多家文摘类、晩报类报纸转載;被解放军报评为“分金亭杯”大视野征文二等奖、《战友报》评为季度优质稿和年度好新闻。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之际,我特意翻出来重新发表于此。愿王成精神永存!中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精神永存!

  (以下是正文):

  “我是英雄连队的传人,要做新一代的勇上。让我们踏着英雄的足迹,再创一片灿烂和辉煌。”

  阳春三月,笔者前往驻张家口怀安某“大功团”采访,正赶上被誉为“王成连”的六连官兵在作家巴金题词的“王成式的战斗英雄一特等功臣赵先友”烈土的塑像前宣誓。豪迈的誓言,回荡在山城军营,也立时拨动了我那根职业神经:我在报刊上曾看到不少关于王成原型的报道,怎么这里也有一位?

  1.王成原型何其多

  在团政委陈广生办公室里,陈政委掩饰不住自豪的表情,概要地介绍了特等功臣赵先友烈土的事迹,忽而叹道:“唉!王成被人抢走了”。陈政委打开抽屉,给笔者拿出他近年来有心保存下来的一堆资料:

  《中国青年报》1993年8月12日第7版《秦建彬——王成后传》一文说,王成的原型仍然健在,“他就是一级人民英雄,原内长山要塞区某团副参谋长秦建彬。”

  而《解放军报》1994年2月26日第8版《英雄是怎样走上银幕的?》一文说,王成这一艺术形象是根据南京军区某师名叫王万成的志愿军烈土塑造的,并从该师资料室发现了王万成照片。

  翻看其它资料,我看到有关王成原型的报道还有一些,如1991年6月《人民政协报》的一篇文章中说:“反映王成这个主人公的背景人物叫王英,是被志愿军总部授予的一级战斗英雄。《英雄儿女》的作者,主要是依据王英的事迹撰写而成的”……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2、抗美援朝时的老团长如是说

  那为什么这个团的特等功臣赵先友烈士成为“王成式的战斗英雄”了呢?团领导告诉我,抗美援朝时的老团长、原河北省军区张振川司令员最了解这段历史。于是,我乘车到石家庄,见到了这位驰骋疆场、身经百战的老首长。他笑声朗朗,一见如故,热情地接待了我的采访。

  作为历史见证人,谈起赵先友烈土的英雄事迹和当年作家巴金采访的情景,张司令员激动不已,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

  那是在开城保卫战中,当时,我在志愿军某团当团长兼政委。我团防御正面,敌人有两座突出的高地,一座叫西场里北山,一座叫67高地,离板门店谈判会场只有五公里。为了教训敌人,我团曾两次攻占西场里北山,歼灭了敌人。战斗中,敌我反复争夺,战斗非常激烈,双方炮火将山包打成一片火海,草木全被烧光,山变成了红色,战士们称此山为“红山包”。美方谈判代表哈利逊多次吹牛说:“我们打了大胜仗,要打进开城了!”面对嚣张的敌人,军首长决定由我团再次攻打“红山包”和67高地,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守阵地。五连担任了攻打六七高地的主攻任务,经过认真准备后,一举夺回了阵地。于10月3日将坚守阵地任务交给六连,副指导员赵先友在指导员、副连长负伤下去后,指挥全连坚守在新占领的阵地上,到第四天,也就是1952年10月5日,敌人发疯了,在美国坦克支援下,冲上我军阵地。我军与敌人顽强地搏斗,最后只剩下他和通信员刘顺武同志,赵先友用步话机向团指挥所报告,敌人已冲上我军阵地,要求炮兵直接向自已阵地的敌人射击,大声喊“向我开炮”!我在德物山上团观察所,看到赵先友他们与敌人拚杀的身影:当我看到他俩在防空洞口处与敌人拼杀牺牲后,下决心命令炮兵开炮,掩护我反击小分队冲上阵地。夺回阵地后,我们发现防空洞内静静躺着已牺牲的赵先友和通讯员。这次战斗,我们获全胜,六连立特等功,被授予“英勇顽强守如泰山的钢铁连”光荣称号,赵先友烈士被追认为特等功臣,其遗体后与黄继光、杨根思等烈士一起安葬在沈阳烈士陵园。

  攻防“红山包”和67高地战斗结束后,一天,师政治部主任陪着巴金来我团。巴金当年不到50岁,白净的脸上戴着近视镜,身穿志愿军的马裤军装。他微笑着对我说:“我听代表团说,你们团三打红三包、攻防67高地,打得很漂亮。美国人武器强,我们士气高。”我给他介绍了那次战斗和赵先友牺牲的经过,巴金同志听了很感动,决定到英雄的六连采访。老作家巴金,在我们反击作战前后曾来过两次,与我们当时的军、师领导都很熟悉。反击作战后,曾参加过我们军的庆功大会,还在我们师住了两个多月,积累了不少创作素材。

  我很爱看根据巴金小说《团圆》改编的电影《英雄儿女》,每当主题歌“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两脚熊熊趟烈火,浑身闪闪披彩虹……”一响起来,我就心潮澎湃,一次次想起赵先友烈士。

  3、巴金一语道真情

  既然电影《英雄儿女》是根据巴金《团圆》改编的,那谁是王成的原型,只有巴金最清楚。我听说这个团政治处原副主任戴秀斌专门拜访过巴金,就找上门来。戴秀斌同志向我详细介绍了拜见巴金的情景:

  1991年夏天,部队党委为了给部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决定在营区给赵先友烈士立一座3米多高的塑像,想请巴金题词。8月18日我和另外两名同志受团党委委托,带着张振川司令员和李真将军(曾在65军任过军政委、后任总后副政委)写给巴老的信到了上海。上海文联介绍我们先找到巴金的女儿李小林。李小林说父亲年老体弱,正在住院,而且写字手有点抖,写得不一定流畅,往碑上刻怕不好看。经我们恳求,李小林才把信转给巴老。第二天、我们再去见李小林,她说:“我把信给父亲看了,他很高兴。父亲说:‘我到过朝鲜战场许多部队,英雄们的事迹使我激动,我写了几篇真人真事的散文,以后又集中概括了许多英雄形象,创作了小说《团圆》里的主人公王成。《团圆》以后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父亲还说,他还记得军政委李真、师政委陈亚夫和团长张振川,还记得你们部队的番号。”接着,李小林带我们走进巴老的病房。巴老坐在小沙发上,慈样地看着大家。我代表李真将军和张司令员向巴老问好,巴老听力有些弱,由李小林“翻译”。之后,巴老就给题写了“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赵先友”,落款是:“巴金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日”。

  至此,我才明白、原来王成这个艺术形象,是朝鲜战场志愿军众多英雄人物的“集合体”,并非实指具体的哪一个人。鲁迅先生曾说:“所写的事迹,大抵有一点见过或听到过的缘由,但决不全用这事实,只是采取一端,加以改造,或生发开去,到足以几乎完全表达我的意见为止。人物的模特也一样,没有专用过一个人,往往嘴在浙江,脸在北京,衣服在山西,是一个拼凑起来的角色。”可见,在近年来发现的众多王成的“原型”中,有的或许有类似王成的英雄壮举,有的或许是巴金当年“有一点见过或听到过的缘由”,有的则只是王成的“脸”或“嘴”。这真是“英雄的部队英雄多,朝鲜战场王成多。”对于这一点张振川司令员也这样认为。近年来,他针对社会上的“抢王成”现象,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文章阐述自己的看法。

  4.抢英雄不如学英雄

  有的部队竞相用“王成连”或“王成生前所在部队”的名义撰写文章,旁征博引地证明王成出在本部队。与其抢英雄,倒不如学英雄。运用英雄人物的不朽业绩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激励广大官兵像英雄那样工作、学习和生活,立足本职岗位争创一流成绩,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北京军区某大功团正是这样做的。

  1991年夏天在营区树起了“王成式的战斗英雄一特等功臣赵先友”烈士的塑像,确定《英雄赞歌》为团歌。在团党委“一班人”的带动下,学英雄、争先进的一系列活动迅速在全团展开:

  ——新兵入伍,看的第一部影片,是《英雄儿女》,拍的第一张照片,是与英雄塑像的合影,唱的第一首歌是《英雄赞歌》,上的第一堂传统教育课是攻防“六七高地”战斗。老兵退伍,仍然要进行这些内容的教育。

  ——为方便起见,团里将电影《英雄儿女》录制下来,每当逢年过节、抗美援朝纪念日和赵先友烈土牺性的10月5日这天,就通过闭录电视,给全团官兵放《英雄儿女》录像。

  ——在全团性的军人集会、训练动员和参加上级组织的军事比武前,团党委总是忘不了在英雄的塑像前组织集体宣誓,用王成精神激发官兵的斗志。

  ——每当官兵立功受奖、比武夺魁或被评为训练标兵、优秀教练员时,他们就会给这些官兵披红戴花,在英雄塑像前摄影留念,并将照片贴进团队的荣誉室。

  “王成精神铸团魂,风卷战旗旗更红”。在王成精神鼓舞下,这个团由1990年前的中下游团队一跃成为军、师先进团。

  王成到底在哪里?王成在广大官兵的心中,王成精神已溶进全团官兵的血液。

  来自: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391908868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