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石:参与编撰《红军长征在泸定》的感言

作者: 双石 日期: 2021-10-18 来源: 双石茶社公众号

  协助泸定的史志文物部门编撰一本信息翔实可靠的史料汇编,是我很久就有的一个愿望。

  中央红军长征中的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是一场很重要的战役行动,是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前夕的一场至关重要的战事,泸定桥因此而成为万里长征中著名的历史地理标识,如今已闻名于世。然而,关于这场颇负传奇色彩的战役行动,多年后也产生了诸多的争议和置疑,甚至有人著书立说否认泸定桥曾经发生过决定其归属的战斗,凭有限的认知甚至想象推测认定“二十二名勇士攀铁索夺桥纯系子虚”。而迄今为止的长征史籍,对此役的文字也多流于宣传、颂扬和文学化的渲染,且因“攀铁索夺桥”的故事的传奇性而使很多受众的目光仅限于这座桥上,而对红军夺取这座桥的全面的、整体的作战行动的过程,以及夺桥胜利的诸多因素疏于考量和研究,因而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和否定面前显得苍白乏力……

  20多年前,正在研究长征史的我开始产生了一个想法,协助泸定的史志文物部门尽可能完备地收集作战双方的史料史证,实地踏勘当年红军的行军和战斗路线,用证据说话,用事实说话,勘校谬误,澄清史实,辅以地图作业,把这场战事的来龙去脉说道个清楚明白。为此,20年间,我和我的伙伴们在泸定县的同志的帮助下,多次进出大渡河两岸峡谷,用摩托轱辘,用自己的双脚,走遍了红军进军路线上的每一个村庄,踏勘测定了他们的战斗和进军路线。同时不断地收集、辩析和判读各方文电、文献、日记、回忆及当地群众的口碑资料,经过多年的努力后,形成这部史料汇编。

  编撰这部史料汇编的目的,是以客观的角度,用充分的证据——特别是来自敌方的证据,在冷静辩析判读的基础上,把这场举世闻名的战事的基本史实,做成无可置疑的铁证!这本史料汇编中,大量辑录了来自敌对一方的资料——比如国民党军战场将领与统帅部的往来文电以及国民党军统帅的日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首次刊印的。这些来自敌对一方的史料,从另一个方面确证了大渡河这场战事的存在和红军的作战行动及效果。比如,刘文辉及所部河防守将的往来部署文电,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镇压的官员杨仲华所撰写的关于这场战事的调查报告,都明明白白地证实了红四团“飞夺泸定桥”的英勇行为。

  因为红军当年在泸定是匆匆过境,当事人留下的文字不多,而且还有诸多对于当地地理要素、里程等的可以理解的认知谬误。如写入了诗句的“昼夜兼程二百四”,经我们实地踏勘,实为200余里。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红军奔袭泸定桥是在作战,不是搞测绘,不可能拉着皮尺一米一米地去测量,只能凭当地背着茶包往来于此间背夫们的告知来估量里程。另外还有手抄报表时的地名位置关系的错误以及里程误写讹写,其实都在合理的容错范畴之内。对这些认知谬误,我们都根据实地踏勘的成果作出了校勘。

  再者,“飞夺泸定桥”不仅仅是红四团一个团的作战行动,而是两岸红军在中革军委统一部署下的协同动作。比如东岸红军的石门坎、海子山、龙巴铺战斗,就对红四军的夺桥行动起到了有力的配合作用——东、两岸红军溯河并进的态势和战斗的胜利,极大的震撼了敌人,严重动摇了泸定守军的守桥信心,迫使他们在战斗的关键时刻作出了无可奈何的选择。这些战斗在以往的宣传中罕有提及,在这本史料汇编中,我们根据敌我双方和当地目击群众的口碑,都作出了客观的陈述,并配有相当详尽的战斗发展态势图。

  世人大多知道泸定桥之战,但红军在长征中曾经在泸定建立过一个生命期只有54天的“苏维埃”却鲜为人知。这就是红四方面军在执行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途经泸定时,在泸定城以北的岚安乡建立的“岚安苏维埃”。这本资料汇编中,也辑录这个苏维埃的史料。

  希望这部资料汇编对愿意深入了解和认识这场著名战事的史家和爱好者们有惊喜,有收益。

  这是一群引领中华民族走出黑暗低谷的人们创造的辉煌,泸定桥,与他们在万里长征中跨越的无数荆关棘道一样,都承载着通往共和国的希望。

  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