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岔口黄土岭战斗详报

2022-06-29
作者: 网络 来源: 红歌会网

  三岔口黄土岭战斗详报

  1939年12月14日

  第一军分区 司 令 杨成武

  副司令 高 鹏

  参谋长 黄寿发

  一、战前敌我形势

  1.日军南路进攻的失败

  抗日战争相持阶段已经到来,在现阶段中,正面相持多,敌后相持少,日军要加紧对占领区域的军事“扫荡”,以达到其灭亡中国的企图。在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巩固抗日根据地的总任务下,我军区早已做好充分准备,以迎击日军的进攻,粉碎其“扫荡”。

  军区在粉碎日军冬季“扫荡”的作战中,第一个歼灭战是陈庄战斗,给了日军很大的打击。这次战斗是日军从南面进攻的第一次尝试,遭到失败后,我们估计到日军仍会有第二次尝试,并且从北面发动进攻的可能性极大。

  2.北进支队的派遣及日军北面进攻的开始

  涞源是日军从北面进攻军区的唯一支点,北口峪已有一条公路通涞源,目前日军正在九宫口峪修第二条公路。为打击北面日军,阻止其修路,经军区聂司令员同意,决定进行北面的战斗。

  掩护修公路的部队是李守信的伪军与日军一部,公路已修过摩天岭,沿路支点都有伪军驻守。根据报告,日军大部在摩天岭,约150余名,其它支点各有日军30~50名不等。北面战斗计划是以特务营及第1团第3营共2个营的兵力,由军分团参谋长黄寿发率领,北上会合邱支队,组织北进支队,以隐蔽、迅速、勇敢的动作给修路日军迎头痛击,以增加军区冬季战斗胜利的条件,保卫军区。10月14日,特务营及第1团第3营团第在苑岗、杜岗集结,秘密北上。

  10月18日,驻涞源日军以驻在走马驿、北城子之曾支队为目标,分三路进攻:一路200余人由杨家川、下庄进犯走马驿;一路200余人由泉塘、独山城迂回至北城子以北;一路由白石口、张家坟再经银坊迂回至走马驿东西会攻曾支队。我们立刻派遣部队应战,由于情报不确,误以白石口一路日军有千人左右,我们竟以第1、第3团主力及第2、第25团全部兵力准备消灭这路日军,结果因为日军兵力少,行动快,我们部队距离远,赶到后日军已窜至走马驿,我乃以第 1、第2、第3团各一部配合曾支队不断打击走马驿之日军,迫使日军退回涞源。

  19日夜间,北进支队袭占摩天岭,将伪军1个中队消灭,并打击了曹沟堡的日军。这次作战毙伤日伪军100名左右,缴获步枪5支、大衣10余件、战马20余匹。一部日军固守房屋,被我全部烧死,武器也都烧坏了。日军受此打击后,于21日从张家口增援兵800余名 ,进至中庄、上庄、曹庄子一带,企图进攻我北进支队,由于我军已撤退了,日军往返徒劳一次。

  24日,涞源、灵丘两路日军又向上寨、下关方向前进。涞源日军800余名进至井子会、水堡,灵丘日军300余人进至腰站,25日会攻上下北泉,26日,进攻上寨。同日,灵丘日军之一部经银坊配合进攻,与第715团稍有接触,当晚进至下关。26日,灵丘、涞源会合之日军又向上关进攻,并有日军一部经冉庄配合作战,下关民房多被烧毁。29日,经冉庄来的日军仍从原路退回,灵、涞二处日军也各向原驻地撤退。涞源之日军退至水堡,曾支队对其进行一次夜袭,杀伤其一部。30日,日军退回涞源。

  3.涞源日军向雁宿崖进攻的准备与我军的调动

  涞源、灵丘之日军向走马驿、上寨、下关的进攻,对我军虽然没有什么损失,对地方却是一次扰乱。25日,日军从蔚县开来涞源汽车90辆,大部载兵,使涞源日军增至约2000余人,独立混成第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亲临涞源指挥,所征骡马民夫均未遣散。根据以上情形,估计日军有可能向银坊、走马驿进犯,或向王安镇、五回岭方向前进。军区聂司令员明确指示我们:如果日军南犯,军区应坚决勇敢地消灭日军。我们遵照这一指示,一方面侦察日军的动作,一方面调整部队准备战斗:第3军分区第2团集结于川里、沙岭安附近,以应付走马驿、白石口、雁宿崖等处情况;第1团集结于宝石、桑岗、第杜岗一线,以应付白石口、雁宿崖、五回岭方面的情况,并可应付东边金坡方面情况;特务营在河西良岗向金坡活动,独立支队全部住在松山、北独乐、步乐之线向满城警戒;骑兵营在塘湖向姚村活动,游击第5支队驻训口向大王店活动,徐水游击队在东西釜山向大王店、姚村之间活动,曾支队驻走马驿向插箭岭、独山城活动。

  这是将主力集结于机动地域,根据敌情变动再机动的部署战斗。

  军区正筹备成立两周年纪念大会,召集各军分区剧社、篮球队进行比赛。为扩大纪念大会的影响,兴奋全根据地人民与部队,我们决心要打一个大胜仗,为大会献礼。为此,我们根据涞源的敌情在部队中进行深入动员,使全体指战员都跃跃欲试地迎接战斗的来临。

  11月3日以前,东面日军无变动。金坡有日军余人,姚村200余人,大王店100余人,满城300余人,户木50余人,这几处日军无进攻征兆,只有涞源日军积极准备行动。10月30日,由蔚县开往涞源汽车150辆,我第3团便衣侦察员遇到日军侦察白石口至银坊的道路。11月1日,我们接到情报,涞源之日军日军要分三路进攻银坊及走马驿。2日,日军300余人进至白石口,并封锁消息,这时我们断定日军必向银坊进攻。军区命令第2团归我们指挥,我们就以张家坟、雁宿崖附近地区为战斗地域部署部队。

  4.战斗部署

  (1)第3团第2营由吉河出发经南道神、北道神于日拂晓前占领雁宿崖西北高山阵地,并注意辛庄、白石口、沟门方面情况;第2团全部由沙领安经吉河进至南道神隐蔽集结。第3团第3团第2营归第2团团长唐 子安、政委黄文明指挥。

  (2)第3团团长邱蔚、政委袁升平率领第3营由银坊出发,进至银炉台占领该地以西高山(后因此山难下,改令占领西流水以西高地)。

  (3)第1团团长陈正湘、政委王道邦、副团长熊招来率领全团由宝石、杜岗、苑岗出发进至司各庄附近,拂晓前占领司各庄西北阵地,与第3团阵地衔接。

  (4)第25团团长宋学飞率2个营由寨子山南出发,经管头、口头、苑岗尾随第1团前进,为第二梯队,归第1团首长指挥;该团政委张如三率1个营仍在原地。

  (5)游击第3支队一部在三岔口、张家坟一线向白石口、鼻子岭侦察警戒,如发现日军,以诱敌为任务,节节抗击,引其进至张家坟以北地区,以便全歼。

  以上部署将主力埋伏在雁宿崖峡谷两侧,待日军深入后消灭之,各部队均于拂晓前占领阵地,力求隐蔽,指挥员亲自观察日军行动,准备战斗。

  二、几次主要作战的经过

  雁宿崖歼灭战

  3日晨,插箭岭之日军500余人向五门子、走马驿进攻,在走马驿驻防的曾支队与日军进行战斗;在水堡方面的第715团也与日军发生战斗。白石口之日军越鼻子岭向银坊前进,我曾支队1个队节节抗击,诱敌深入。由于日军藐视游击队,丝毫不知道我主力调动埋伏的情况,于是汹汹涌涌向前直闯。进至三岔口后,主力向上下台、雁宿崖前进,分出一路200余人向白石口、沟门、北道神、辛庄进犯。我第3团第2营已占领阵地静伏待机,日军发现后连续向该阵地冲锋5次,均被我击退,消灭日军一部,并有缴获。第2团赶到后向日军反攻,连续夺取几个阵地,把日军压下去。除雁宿崖西北高地外,其它阵地都被我们占领了。日军主力进到张家坟以北,我第3团以2个连的兵力从张家坟东南阵地猛击,日军不敢前进,第3团主力即从张家坟东南前进向张家坟压迫,另以一部配合第团夺取雁宿崖西北阵地,把日军全部压缩到张家坟以北雁宿崖、上下台一带。我第1团一部从司各庄占领黄家庄,另一部迂回到三岔口截住日军之归路。15时以后,我军已把日军全部包围。16时开始全线攻击,我第1团从北面及东北,第2团及第3团第2营从西面,第3团从南面及东南,各部互相衔接四面夹击,17时30分,将日军全歼,这是我军获得陈庄胜利后的又一个大胜利。

  雁宿崖的胜利,打破了日军分路进兵的“扫荡”计划,威胁了日军,由插箭岭向五门子进攻之日军及在下北泉与第715团作战之日军,于雁宿崖战斗后迅速撤退,井子会之日军退回涞源,向五门子前进的日军退回插箭岭,各路战斗均告结束。

  根据俘虏供称,日军这次大队向银坊进攻的是独立步兵第1大队主力,兵力为2个步兵中队、1个炮兵中队、1个机枪中队共520余名,伪军12名,伪察南政府工作人员一部分,民夫300余名,由辻村步兵大佐指挥,另有炮兵中佐1人,炮兵中佐以下官兵全部阵亡。

  过去的战斗经验告诉我们,日军每次战斗失败后必有一个更大的动作,一方面求得报复以泄忿,一方面打扫战场以收尸。因此,我们立即令卫生部组织收容所,到黄土岭收容伤员;令供给部组织运输队搬运战利品,地方政府及群众团体发动大批群众帮助搬运物品,躲在山沟里进行坚壁清野的群众,听到胜利的消息,也都主动出来搬运物品,一夜时间,大部分伤员及战利品都转运到后方。

  黄土岭伏击战

  雁宿崖战斗后,我们预料日军的报复举动是不可避免的,一方面令部队集结休息,一方面侦察敌情,准备再战。第1团集结在西流水、司各庄、张家坟、雁宿崖;第3团集结在下碾盘、银坊、北沟;第2团集结在吉河及银坊、南沟、团河底;第25团1个营进到三岔口向鼻子岭、白石口方向活动,掩护主力休息并侦察涞源之敌情;第715团1个营与曾支队一部积极向涞源、北石佛、插箭岭活动,以牵制日军,并侦察敌情随时报告。

  果如我料,日军的报复动作于4日开始了。4日晨,涞源之日军会合插箭岭之日军(插箭岭仅留约60人固守)开至白石口,与我警戒部队稍有接触。当晚,日军进至三岔口、雁宿崖,我令第25团一部与日军保持接触状态,我主力仍隐蔽休息,寻求有利时机出动,争取第二个胜利 ;宋团长率第25团第1营经五回岭前出兰家庄、浮图峪一带,向涞源活动并侦察情况。

  5日,日军继续前进,16时进至张家坟、西流水、雁宿崖宿营,先头部队进至司各庄以西1公里处。据查,日军约1500余名,民夫300余名。我主力仍集结待机,只有第1团一部与日军周旋。

  据分析,6日日军仍有可能向东推进,我将在黄土岭以西消灭之。6日,日军果然向东进犯,10时进到司各庄。我们的部署:令第1团1个营在黄土岭正面扰击,无论如何不让日军占领该地;2个营迂回到黄土岭西北,由北向南出击;第3团从大安、长祥沟以司各庄为目标,由西南向东北出击;第2团由吉河出动,占领张家坟以西阵地由西向东出击包围歼灭之。贺龙师长令第120师特务团由神南北上参加战斗。这一战斗计划,因第2团联络困难未出动,特务团未赶到,战斗未能照计划进行。日军以全力向黄土岭猛冲,天已昏黑不便决战,我遂改变计划,令第1团撤退,第3团停止出击。日军于17时以后进占黄土岭,先头部队200余人进至上庄子。我第1团主力撤至煤斗店,1个营在寨坨,第3团主力在大安附近,第2团赶到司各庄,特务团继续向目的地前进。战斗中,日军飞机3架助战,在黄土岭、上庄一带投弹,在宝石、煤斗店一带侦察。

  6日,日军主力仍在黄土岭,一部进占上下台。我第1 、第3团仍与日军保持接触,第2团于当晚进到张家坟、西流水村附近集结,曾支队进到辛庄、三岔口向鼻子岭侦察警戒,炮兵连于当晚进到煤斗店归第1团首长指挥。估计日军日可能继续东进,准备等日军先头进到寨坨以西、后尾离开黄土岭后,利用这一地带有利地形进行决战。以第1团占领寨坨以西、西北及西南阵地,第3团由大安出动占领黄土岭及上庄子以南阵地,第2团进至黄土岭以北、上庄子西北阵地,以四面围攻的态势求得消灭日军。当晚特务团赶到,跟随第3团前进。

  7日拂晓,日军主力向上下庄子运动。12时进到上庄子,先头部队进至距寨坨1公里多的地方。15时,日军后尾完全离开黄土岭。第1团迎头出击,炮兵连进到寨坨向日军以猛烈炮火射击,毙伤日军过半,并缴获骡马及军用品一部,将日军全部压迫到上庄子附近山沟里,但因联络困难,动作不协同,天又黑下来了,19时,日军向黄土岭方向突围又被我第3团、特务团击退。因黑夜不便进行战斗,我命令各部队坚守已占领的阵地,不放日军逃跑,夜间用小部队袭扰、疲劳日军,使其得不到休息,决定8日拂晓进行决定总攻击,解决战斗。

  8日晨,日军主力向上庄子西北突围,留200余名在上庄子掩护。第1团迂回到日军侧翼,切断日军联络,孤立其掩护部队。日军突围后,向司各庄方面逃窜,第2团、第3团、特务团在后尾追,一方面包围消灭上庄子日军之掩护部队,一方面求得再给逃跑之日军一次杀伤。7日晚,曾支队报告,日军从蔚县开涞源汽车17辆,我们估计日军必有增援。8日上午,第1团报告,三岔口方面出现枪炮声,断定是日军增援部队与在三岔口方面担任警戒的曾支队接触。战斗中,日军飞机架在煤斗店、甘河一带投弹,并在上下台附近用降落伞空投日军指挥官7名。由于新情况的发生,估计这一战斗不能继续进行,同时又顾虑到第2团有被日军截断的危险,因此将部队撤退,以观察情况的变化。

  据日军的民夫称,此战,日军共1500余名,死伤已达900余名,并有一个高级指挥官,是由张家口新来的,被打死后,日军非常恐慌(以后根据东京广播电台播音,日阵亡之高级指挥官就是日军 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

  我第3团缴获骡驴200余头,都驮的是军用品及给养,这是日军严重的损失。

  日军从北面向军区进行的“扫荡”战,一开始就遭受了两个大的挫折,受到了极大的损失,震骇了华北的日军。日军又从各路抽调部队,从四面八方向军区进攻,企图报复。从黄土岭逃窜之日军由于有后援部队的配合,又返回黄土岭,并派出一部到上庄子打扫战场,焚烧民房;涞源日军约1200余人进到雁宿崖,一部进到黄家庄;完县日军600余人沿唐河向葛公推进,唐县日军600余人进至王各庄,8日由神北分向杨家台、花塔两处进犯。我们遵照军区首长指示,将部队撤回集结待机。第1团与第25团1个营驻寨坨、宝石、煤斗店一带,第2团驻吉河,第3团驻银坊,1个营向花塔侦察警戒,第3团2个连向五亩地、曾支队1个队向黄家庄侦察警戒。由于完县、唐县进犯之日军继续北进,企图与黄土岭之日军会合。10日,军区令第3团1个营向玉皇沟门警戒,我以第26团1个营进至刘家台向杨家台警戒。

  是日,金坡日军步兵400余名、骑兵100余名向西进攻,经过大良岗进占宝石。第1团移至至苑岗、杜岗、上下群场,第2团移至川里,第3团移至山南,特务营移至甘河净,特务团返回原防地。

  11日,完县、唐县进犯之日军会合。这时宝石、煤斗店、寨坨、黄土岭、司各庄各地完全为日军占领,共有日军约2600人。我军分区特务营1个连及第25团、第1团各一部与宝石、煤斗店之日军战斗1天,敌我都无进退。

  12日,满城日军200余人进占土门,石头村亦到日军200余人,煤斗店、宝石日军向桑岗、苑岗进攻,占领桑岗、杜岗等地。这时,第1军分区东西南北的日军均出动了,形成了包围会攻的态势,同时日军飞机不断在各地侦察、投弹,尤其注意南北管头、桑岗、杜岗之线。我们预料日军的会攻目标可能是南北管头,企图向军分区腹地进行一次大“扫荡”,以实现桑木师团长肃清满城以北地区的计划。雁宿崖、黄土岭战斗时日军处内线,我处外线,日军受了很大的损失;现在的局势转变成我处内线,日军处外线,这时只有脱离日军的包围转到外线,以少数部队与日军接触求得杀伤日军,并寻有利的时机,消灭与打击日军。

  12日夜,转移命令如下:

  (一)情况:

  1.昨晚在五亩地宿营之日军今日进到银坊,以一部向银坊、南沟进攻,与第2团1个营激战后,占领该地。第3团在胡家峪、周家堡一带宿营。

  2.进到桑岗、杜岗之日军未动。

  3.今日由保定开满城日军汽车辆,满载给养、弹药,日军征用之大车百余辆,黄昏前,一部进到土门,另一部进到石头村。

  4.据传易县日军又增数百名或千余名,究竟有多少,现正派人继续侦察。

  5.今天政府捕获金坡派出的汉奸供称:该日军要于最近经东西田岗、韩家庄、沙岭向松山、管头进攻。

  (二)估计目前日军有进攻管头,“扫荡”我后方及我根据地之势,为了有计划脱离包围,并便于今后行动起见,我们决定部署如下:

  1.军分区直属队及供、卫两部并轻伤病员今晚转到刘家台以西隘门口、车场、白沙一带。

  2.第1团第1、第2两营今晚下半夜行动,拂晓 前集结于管头、上下隘刹待机,以少数部队监视苑岗附近之日军,由第1营派出1个连的兵力,地点自行决定,背靠陈家会,上下隘刹,寻机给日军以杀伤,阻击其前进。

  3.第1团率直属队、第3营及第25团第1营背靠大富车、大食堂、龙潭、刘家台方向,首先集结在大富车附近,前出水泉监视日军,利用山地相机给日军以杀伤,如日军向刘家台前进,坚决抗击之,以迫日军向管头前进为目的。

  4.独立支队、军分区直属队(司令部、政治部、供给部、卫生部、工炮连等,除骑兵营)经周家庄、沈家庄、屋子里到岭西以西之东西鸭子、峰泉集结。

  5.由第26团派1个营于拂晓前进到北台鱼以东、赵庄东南占领阵地,抗击土门日军前进,詹道奎所率之营立即出发进到岭西,接应北台鱼之部队,以上部队由韩庄、詹道奎指挥之。

  6.第25团留步乐之营及第26团之另个营(除由韩、詹所指挥之个营)、军分区骑兵营、独支骑兵营以及游击第5支队、徐水游击队、定兴游击队统由王建中、韩宝书指挥,在塘湖、白堡、东西山南、独乐地区向日军活动,于必要时可在姚村、大王店以东以西活动,特别注意联络。

  7.第25团第3营及特务营位于大良岗以北、王安镇以南地区向涞源及五回岭警戒侦察,并积极向金坡、大良岗、宝石之线活动,统归宋、张指挥之。

  (三)军分区指挥所位于白沙,各部队应注意联络。

  (四)所有行动部队除规定出发时间者以外,完全应根据路程远近,于明日拂晓前进至目的地,负责指挥之首长应向被指挥之部队取得联络。

  (五)近日飞机活跃,各部队应注意防空。此令。

  11月13日~21日的游击战

  日军“扫荡”军分区腹地、会攻管头的形势已布置好了,我们为避免日军夹击,军分区直属队于13日凌晨出发移至慈家台。12日夜,杜岗日军以夜行军向南北管头猛扑,企图乘我不备袭击军分区司令部、政治部。我驻口头的第1团2营于夜半转移时,与袭击管头之日军遭遇,双方一度混战,迟滞了日军的前进,拂晓后日军赶到南管头;13日,土门之日军向住在独乐的第26团进攻,第26团一部与日军稍有接触即全部转移至岭西,土门之日军与进攻管头之日军在岭东、独乐一带会合,第1团1个营在上下隘刹堵截日军;黄土岭之日军向银坊方向转移,与第3团稍有接触;石头村之日军进至魏庄,这时黄土岭至口头之间已无敌迹。次日,第1团主力进至宝石、水泉一带,第1营仍在上下隘刹,第3团主力在鹤峪口,1个营(缺2个连)在大洋地。

  14日,司令部移至宁家庄,特务营仍返回大良岗向东活动,军分区骑兵营及独支骑兵营在平汉路沿线活动,以牵制日军。

  15日,占领花塔之日军与东面占领管头、独乐之日军东西策应,再次形成夹击第1军分区的态势,军分区直属队又向西转移,通过唐河进住齐家佐,第3团已移至史家佐,卫生部转回水泉。

  16日,占领花塔之日军进占神南、神北,银坊仍有日军盘踞,走马驿日军分三路进占上下庄子、教场、安子岭。

  17日,神南、神北之日军渡河向葛公、史家佐、齐家佐进攻,与第3军分区第20团、第120师特务团发生战斗。10时,日军步兵在飞机掩护下,迂回至齐家佐、北山,我直属队与第3团当时已移至三道岗一带,即迅速退至稻园宿营。盘踞在独乐、管头之日军一部退回满城,一部退至台鱼。管头、独乐又被我军占领,第26团之一部进至林泉。进至史家佐、齐家佐之日军于18日向军城进攻。此时日军进攻方向已不是第l军分区了,我拟从黄石口方向渡河转回军分区腹地。

  18日晨,军分区直属队及第3团向黄石口前进,在岭北一带休息,准备黄昏时渡河。12时,接到前方情报,黄石口方向又发现敌情,不能渡河。昨天进至齐家佐、史家佐之日军,已进至娘子神,我军又居南北之日军公的夹击中,两面日军相距10公里。下午,军分区直属队及第3团从岭北小道越过两个高岭经南北白化转至日军侧后葛公、张各庄一带。

  19日,从葛公渡河在清醒休息1日。

  21日,转回南管头,除第3团遵照军区电令留在第3军分区准备进行战斗外,独立支队、直属队各返原防地。

  自13日以后的行动,主要是游击战,目的在于使主力脱离日军的包围,以小部队与日军接触,寻求有利机会打击日军,在找不到适当机会可战时,也不受日军的夹攻,以保持有生力量。

  这次行动3次突出日军包围圈,我部队未受损失,基本上实现原来计划,粉碎了日军对军分区腹地的“扫荡”。

  三、战果及我军伤亡、消耗统计

  1.日军伤亡:

  雁宿崖战斗歼灭日军500余名。

  黄土岭战斗毙伤日军900余名。

  甘河净、走马驿、寨坨等处作战毙日军150余名。

  2.缴获:

  武器:钢炮14门、野炮1门、步枪79支、无线电台2部、手枪11支、轻机枪5挺、重机枪2挺、掷弹筒3具、刺刀67把、重炮1门。

  弹药:轻机枪弹500发、重机枪弹5500发、步枪弹1.7万发、手榴弹360余枚、迫击炮弹2箱又69发、烟雾弹14发、炮弹21发。

  军用品:大衣177件、军毯60块、望远镜2具、电话机4部,皮鞋、钢盔、皮包、雨衣等物品一部。

  骡马:马9匹、骡17头、驴300余头。

  俘虏:日军士兵9名,伪军4名。

  以上统计不十分完全,有以下几个原因:(1)第2团的俘虏和缴获未计算在内,约有步枪50余支,轻重机枪6挺,其它军用品很多。(2)这次是连续作战,统计很难完全,尤其是第25团、曾支队、特务营一部未统计上。(3)特务团缴获未统计在内。

  3.我军伤亡、消耗:

  负伤372名。其中营级2名、连级21名、排级31名、班级52名、敌工干部1名、战士265名。

  阵亡136名。其中连级1名、排级12名、班级16名、战士98名。

  失去联络:37名。

  马匹损失:死马4匹、骡3头、驴4头。

  4.消耗及遗失:

  消耗:弹药近10万发 。其中六五弹2.5万余发、七九弹3.1万余发 、轻机枪弹3万余发、重机枪弹2万余发。手榴弹2100余枚、迫击炮弹190发、手枪弹350发。

  遗失:步枪88支、轻机枪2挺、手枪2支、刺刀42把、工作器具2件、马刀12把。

  以上统计遗失步枪项内含第3团在稻岗被飞机炸坏48支。

  四、这次作战的经验教训

  1.各部队接受任务时,必须明确任务的范围与上级的意图。作战部署是根据实际情形,经过上级深思熟虑而决定的,如果对上级所给予的任务与上级意图没有弄清,不能做到恰当的程度,不仅没有完成任务,还可能破坏整个部署。如第1团第1营在上下隘刹的任务是堵击由管头西进的日军,掩护后方部队的安全。在接受任务时未将任务弄清,结果撤至刘家台,如果日军深进,驻慈家台的部队就有受袭击的危险。又如独立支队2个营留在塘湖一带,任务是与骑兵营在敌后活动,牵制日军,该部自己转到大良岗,致使骑兵营失掉了配合的部队。所以各部今后接受任务时要将任务弄清,并明确该任务的作用与重要性,这样战斗中才能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

  2.侦察敌情、判断敌情、正确了解日军的企图,对于争取作战胜利是至关重要的。雁宿崖战斗,战前将日军的行动与企图侦察确实、判断准确了,以先发制人的手段,将3个团的兵力埋伏在银坊附近有利的地形上,静待日军进入我们的“口袋阵”。又如在口头防堵日军的第1团第2营,发现日军在杜岗一带烧房子,当时日军向东退有两个可能,一个是经大良岗退回金坡,一个是到管头“扫荡”,然后退回满城一带。该营只估计到日军向大良岗退,没有估计到日军先向管头“扫荡”,后向满城撤退,以致警戒疏忽,夜间转移时与日军遭遇,混战了一场,部队几被冲散,如果不是地形熟悉,这次是很危险的,应该作为今后的教训。今后估计敌情要特别周密,要从各方面来估计情况发展的可能性,同时自己亦要有机动的准备,处理突然情况时,才不致慌张失措。

  3.通信联络是组织战斗的重要环节。雁宿崖战斗的胜利,黄土岭战斗没有彻底解决战斗,除黄土岭日军多,不易解决战斗的原因外,前者通信联络畅通,后者通信联络不畅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根据这次经验,为保证今后通信联络上的顺畅,决定建设军分区电话网,以水泉与管头为中心,分开几路架设电话线,将来作战时,一路电话线被破坏,还有其它线路可以通话。第26团两个营在岭西一带有一天没有和军分区联络。所以今后应注意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通信联络,相互的通信联络也非常重要。

  4.警戒是保障部队安全的唯一手段。在这19天的战斗中,第2营夜间在口头与日军遭遇,1团第2营在行军中与日军遭遇,都是因不派出警戒部队造成的。派遣警戒应根据情况、地形、兵力等种种条件而定,原则上是应该派出三分之一到九分之一的兵力担任警戒。驻军时军士哨由连级干部配备,小哨由营、连级干部配备,连哨尽可能的由团级干部去配备。行军时按战术原则派出游击警戒,有遭遇可能时,加强第一梯队火力,负责干部在前面主持部队战斗时,一定要派出侧翼警戒,以防日军迂回。

  5.关于打扫战场的问题。这次打扫战场又有过指示,但成绩仍不十分好,组织性仍不够,有的将炮身拿回没有拿炮架,有些东西不完整,有的先去发洋财,不顾收集战利品,有的将收集到的东西又丢了,如辻村大佐的大衣没有肩章。今后应派一部分兵力由干部领导打扫战场,第一先收集武器,第二收集有意义的东西,第三私人用品。各部队指战员应该了解缴获的意义非常大,不仅限于用日军的物品补充自己,同时还带有宣传作用,我们使用缴获的战利品我们使用缴获的战利品,可以对外扩大我军的影响,打击顽固分子对八路军的诬蔑等等。

  6.此次行动证明后方宜轻便。后方轻便,在日军围攻当中转移才能便利。大体上说,我们的后方尚觉精干,但独立支队后方太大,一有情况便觉无法处理。以后应注意笨重东西的安置,不要留在部队里,平时应经常检查,不常用的东西送到一定的地方存起来。团供给处不要存枪支,不用的枪支送供给部保存。此次第3团供给处被炸,以至将枪支损失就是一个教训。不应有后方的部队不要设后方,有了伤病员应送卫生部,如独支的电台通信连不应设后方。

  7.在这次战斗中,日军的飞机配合非常好,飞机第一天到某地侦察,第二天日军就向该地前进,尤其是在战斗中日军飞机和步兵的配合很默契今后应引起我指战员对防空的注意。(1)部队到一个地方就要指定防空区。(2)防空时各带自己物品,以免发生紧急情况时丢掉东西。(3)干部要分散,不要挤在一起防空。(4)战斗时防空,前梯队仍执行战斗任务,后梯队组织防空。(5)驻军时在高山上射击。应有防空武器。

  8.黄土岭战斗中,炮兵给了日军很大地杀伤,根据大龙华、黄土岭战斗的经验,包围战斗、预期伏击、消灭支点,使用炮兵效果很大,今后遇到这样的战斗,应注意炮兵的使用。战后统计非常重要,一方面可以解部队战后情形及缴获实数,一方面可作为对外宣传的根据。这次战斗,下级对上级报告得太慢,今后要快、要确实,战后赶快统计,立即报告。

  9.战后统计非常重要,一方面可以解部队战后情形及缴获实数,一方面可作为对外宣传的根据。这次战斗,下级对上级报告得太慢,今后要快、要确实,战后赶快统计,立即报告。

  10.此次战斗消耗太大,子弹消耗9.9万余发。我们以前虽反复号召节省子弹,但仍没有引起全体指战员的注意,现在特别提出来,抗战到相持阶段,坚持抗战是艰苦的,是长期的,补充是困难的,必须节省子弹,这不仅是军事上的要求,也是政治上的责任,干部应特别注意射击指挥及射击纪律。

  ----- 全文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