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中毛泽东度过的四个“七一”

2022-07-02
作者: 张嘉升 来源: 党史博采公众号

  1941年6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中国共产党诞生二十周年、抗战四周年纪念指示》,实际上将7月1日郑重规定为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纪念日。此后,每年的7月1日,就成为了中国共产党最神圣的日子之一。翻阅《毛泽东年谱》等文献能够发现,在解放战争中,毛泽东始终全身心地致力于新中国的解放事业,为彻底推翻“三座大山”源源不断地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和方案。即使在“七一”这样特殊的日子里,毛泽东也都如平日那般,在纷繁忙碌的工作中度过。

  1946年的“七一”:积极应对蒋介石发动的内战

  1945年10月,经过艰苦的重庆谈判,国共双方正式签署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著名的“双十协定”。在中国共产党的争取之下,国民党当局口头上承认了“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这是人民力量的一个胜利,中国人民似乎见到了和平民主的曙光。

  但此时的蒋介石却仍在加快筹划内战阴谋,企图依仗其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完全消灭中国共产党。然而现实的情况是,中国共产党早已远非昨日那样弱小,她经过革命的锻造,在各方面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成为了一个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因此,在蒋介石的一系列战争部署面前,毛泽东等党的领导人始终拥有清醒的头脑。早在8月26日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对党内的通知中,就科学分析国内外形势,十分有信心地强调:“我党力量强大,有来犯者,只要好打,我党必定站在自卫立场上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不要轻易打,打则必胜),绝对不要被反动派的气势汹汹所吓倒。”并确定了“不论何时,又团结,又斗争,以斗争之手段,达团结之目的;有理有利有节;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等项原则”,在关键时刻给了全党以及时正确的指导。

  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我军接连成功粉碎了国民党军进攻解放区的多次军事行动,保卫了人民抗战的胜利成果,同时也极大地锻炼了人民革命力量。但蒋介石仍坚持武力消灭中国共产党的方针,至1945年12月初其用来进攻解放区的总兵力已达190万人以上。随着国内局势的继续恶化,毛泽东在1946年6月19日作了如下判断:“观察近日形势,蒋介石准备大打,恐难挽回。大打后,估计六个月内外时间,如我军大胜,必可议和;如胜负相当,亦可能议和;如蒋军大胜,则不能议和。”事情果如毛泽东所料,6月26日,蒋介石在完成内战各项准备后,动用22万兵力悍然向我中原军区部队集结的以宣化店为中心的方圆不足百里的地域发动进攻,中国的内战硝烟再起。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蒋介石为洗刷发动内战的罪名,仍发布所谓的命令,借以迷惑人民大众。7月1日这天,蒋介石通过广播演说公开发布给各战区长官命令。他在命令中声称:“如共军不进攻我军,则我军亦不进攻共军。”为揭露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的阴谋,使其陷入被动,同时争取可能的和平局面,7月1日当天,毛泽东和朱德针对蒋介石的这条命令,公开发布致我军全体战地司令员的命令,要求“在任何地点,如国民党军队不攻击我军,我军即不应主动地攻击国民党军。但如被攻击,我军将坚决采取自卫手段,以保护人民之生命财产,并维持民主政府的法令”。能够看出,即使在全面内战爆发后的初期,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仍从大局出发,竭力争取实现国内和平的局面,以满足广大群众期盼已久的安定团结的愿望。

  毛泽东在“七一”这天对于和平的争取,与蒋介石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内战的罪恶行径形成了鲜明对比,人们不能不从事实中得出结论:中国共产党无愧于是维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坚定支持中国共产党、跟着中国共产党走。

  1947年的“七一”:谋求政局与战局的新局面

  从1946年6月到1947年6月,经过一年的艰苦鏖战,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先后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国民党军的总兵力已从战争开始时的430万人下降为373万人,而我军则由原先的127万人增加到195万人,并且武器装备也得到了很大改善。解放战争又来到了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上。在毛泽东的精心布置下,6月30日夜,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12万人出敌意料地南渡黄河天险,转战鲁西南,打乱了国民党军在南线的战略部署。从7月开始,我军由战略防御阶段正式转入战略进攻阶段。

  这年的“七一”,新华社发表了经毛泽东修改的社论《努力奋斗迎接胜利——纪念中国共产党创立二十六周年》。社论正确分析了当前的国内政局,强调指出:“人民的力量较之以往任何时候可为强大,蒋介石所遭到的危机也比以往历史上任何卖国贼和独裁者在其统治时期所遭遇的危机来得更深刻更严重。”社论还为中国人民指明了通过解放战争走向胜利的光明前景:“这个胜利将不是别的,而是百余年来我国志士仁人抛头流血牺牲奋斗的目标的实现,就是祖国的独立与民主的实现,就是孙中山志愿的实现。”

  毛泽东在修改这篇社论时加写了三段话,其中两段是:“我们有个伟大的民族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包括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小资产者、爱国的民族资本家、开明绅士、少数民族及海外华侨,这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前进的道路上还会有困难,我们一定要正视这些困难,宁可作长期打算,不要有速胜论,有困难我们一定要克服,也一定可以克服。同胞们,同志们,勇敢前进,努力奋斗,迎接胜利。”他希望借助这篇纪念建党26周年的社论,鼓舞全党、全军和广大人民群众继续团结奋战,彻底打败蒋介石反动集团,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后胜利,实现中华民族的解放。

  与此同时,毛泽东也一直心系战场。“七一”这天,他发电文给朱德、刘少奇、晋察冀野战军以及东北民主联军的领导人,传达近期的作战安排,并阐明了我军在作战中所应遵循的一些重要原则。全文如下:(一)现时距雨季尚有一个时期,漕河、北河店间战役结束后休整数日。如定兴、北平间有好仗可打,即集中全力向该段薄弱之敌进击,否则应即转移至永定河以北,向平津路进击。(二)每打一仗后,如损伤不大时,休整数日至十天即打第二仗,目前不要作整月休息计划。(三)每次作战计划,以歼灭孤立分散之敌为主,必须对敌方增援有充分之事先准备,但不要将计划重心放在打增援上。因在目前情况下,敌方往往畏惧增援,若决心增援,又往往集中兵力使我不易歼击。(四)占领之地能守者(如正太、青沧),以地方部队守之,不能守者则不惜立即放弃,让敌重占,以利我再度、三度、四度之歼击。总之,我军必须完全主动,不要有任何被动。(五)速令杨罗台与军委台通报。这些军事作战的战略战术,是毛泽东从战斗实践中提炼出的有效经验,是人民军队克敌制胜的良策,对取得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1948年的“七一”:指导华野决胜豫东战役

  1948年6月,毛泽东的目光聚焦在了豫东战场上。17日,经毛泽东批准,粟裕率领华东野战军出其不意攻打开封,吹响了豫东战役的号角。在毛泽东的精心指导和粟裕的正确指挥下,从17日到22日,华东野战军只用5个昼夜,就攻克了蒋介石吹嘘“绝可确保无虞”的开封,全歼守敌3万人,并在阻援方向歼敌1万人,共歼敌4万余人,取得了豫东战役第一阶段——开封战役的胜利。

  是月26日,毛泽东给中原和华东野战军领导人发去电报,指出:蒋白似均判断我粟陈张南进与刘邓会合打18军等,故令邱区从民权、兰封、开封之线向西南急进,以期合击我军,邱军又以一部守开封。在此情形下粟(裕)陈(士榘)张(震)部署在睢杞通许之线(或此线以南)歼敌一路是很适当的。如能歼灭75、72两个师当然更好,否则能歼灭75师也是很好的。可见,此时毛泽东和粟裕已相机做好在睢杞地区进行第二阶段战斗的准备。

  27日,粟裕及时抓住战机,不待查明敌军的具体部署,就指挥隐蔽集结于睢杞地区的华野主力部队,迅速插入敌邱清泉、区寿年两兵团之间,与其展开了激战。战场的局势瞬息万变,睢杞战役期间毛泽东十分关心前线的局势,并及时给予指导。7月1日,党迎来27岁生日之际,毛泽东仍忙碌于军事指挥。他在为中央军委起草的致粟裕等的电文中指出:“25师艳日开始车运,估计本日可达商丘、柳河之线,许、谭拖住该敌已来不及。你们于完全解决6旅及新21旅之后,应速以一部防御25师,主力则继续歼灭区兵团。”至6日,我军已彻底歼灭了国民党区寿年兵团部、整编75师和整编72师一部,共计5万余人。在我军基本达到预期的战役目的后,粟裕率领华野果断地撤出战场,睢杞战役以我军的胜利告终。

  睢杞战役连同之前进行的开封战役,被合称豫东战役。豫东之战,是我军在外线战场上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攻城打援战役。在战斗中,我军大大发展了攻防作战能力,歼敌数量由过去一次战役歼灭一个整编师增加到两个整编师以上的集团,创造了一个战役歼敌9万余人的空前战绩。此役导致国民党军完全失去了在中原地带对我军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直接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场的战略态势。中共中央在贺电中高度评价道:“这一辉煌胜利,正给蒋介石‘肃清中原’的呓语以迎头痛击,同时也正使我军更有利地进入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第三年度。”

  当然,豫东战役的战斗剧烈的程度,也都超过华野以往进行的各次战役,充分体现出野战兵团强大的战斗威力。后来,粟裕在其回忆录中也深情地感慨:“这次战役的胜利得来不易。它是全体指战员坚决执行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英明决策,英勇奋战,以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是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主力,以及冀鲁豫军区和豫皖苏军区参战部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下协力作战的结果;是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引下的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在战斗中,毛泽东给予前线将领以充分的军事指挥权,使得粟裕等人灵活精准地把握住战机,最终取得了辉煌战果。六七月间的豫东战役,也可算作是中央和前线指战员们献给中国共产党建党27周年的一份大礼。

  1949年的“七一”:与北平军民共庆建党佳节

  时间来到1949年的7月。此时,战场上的国民党军败局已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野战军部队正乘胜追击歼灭国民党军的残部。党的中央领导机关和领导人也已进驻北平,正稳步推进筹建新中国的各项工作。

  “七一”这天,毛泽东和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出席了中共中央华北局、北平市委在先农坛运动场召开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大会。1949年的“七一”建党纪念活动,少了战火的纷扰,加之新中国即将诞生,因此较之以往显得更加喜庆热烈。参加纪念大会的人员包括了党政军民机关、工厂、学校的党员、青年团员和干部,他们来自华北一级及北平市委一级的76个单位,共计3万余人。除了中国共产党的普通党员和干部之外,一些著名的民主人士李济深、沈钧儒、何香凝、张澜、罗隆基、谭平山、蔡廷锴、章乃器、章伯钧、李达、陈其尤、陈其瑗,以及茅盾等文化界人士亦被邀出席。

  纪念大会于晚上8时40分在庄严的国际歌中正式开始。大会的主席台上高悬着毛泽东、朱德的巨幅画像,对面悬挂着马、恩、列、斯的画像,右边的指挥台上还有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三位领导人的画像。大会一致通过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为大会名誉主席团,董必武、彭真、薄一波、聂荣臻、叶剑英、吴玉章、刘澜涛、李葆华、王从吾为大会的主席团。夜晚,闪亮的灯光照射在画像上,使每幅画像中的人物都神采奕奕。场中还有一个用数百盏电灯联结成的大五角星,十分引人注目。

  毛泽东在晚10时10分进入会场。在场的3万多人看到毛泽东来了,便一齐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欢呼声掌声历久不息。毛泽东接连向大家两次答礼,他站在台上,领导全场高呼:“全中国人民团结起来”“成立中国人民民主共和国”。

  “七一”庆祝晚会更是精彩纷呈。《人民日报》在新闻报道中曾对这次晚会进行过生动描绘:焰火放出各种颜色的虹彩。一种焰火过后,空中显出“毛泽东同志万岁”的火红大字。字在跳动着,燃烧着。人们的心、人们的热情也跳动着,燃烧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的歌声唱起来了。这是三万多人的声音,震天动地。空中出现了“中国共产党万岁”的火红大字,“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唱起来了。空中出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的火红大字,《解放军进行曲》唱起来了。万千声音,一起朝向中国的光明,中国的希望。这时,万道火箭划破黑暗的夜空,全场欢呼,掌声大作。

  “七一”这天,《人民日报》还刊载了毛泽东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所撰写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文章对人民共和国的性质、新中国各个阶级的地位与相互关系、国家的前途等问题作了系统的论证和阐述,为新中国的诞生指明了方向。

  此外,这一天新华社还发表了经毛泽东修改审定的中共中央给将于7月2日在北平开幕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贺电。贺电说:“我们中国是处在经济落后和文化落后的情况中。在革命胜利以后,我们的任务主要地就是发展生产和发展文化教育。人民革命的胜利和人民政权的建立,给人民的文化教育和人民的文学艺术开辟了发展的道路。我们相信,经过你们这次大会,全中国一切爱国的文艺工作者,必能进一步团结起来,进一步联系人民群众,广泛地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使人民的文艺运动大大发展起来,借以配合人民的其他文化工作和人民的教育工作,借以配合人民的经济建设工作。”

  6日,毛泽东更是意外地亲临代表大会的会场。他勉励代表们说:“同志们,今天我来欢迎你们。你们开的这样的大会是很好的大会,是革命需要的大会,是全国人民所希望的大会。因为你们都是人民所需要的人,你们是人民的文学家、人民的艺术家、或者是人民的文学艺术工作的组织者。你们对于革命有好处,对于人民有好处。因为人民需要你们,我们就有理由欢迎你们。再讲一声,我们欢迎你们。”毛泽东的话语,使大家深受鼓舞,全体代表又报以长时间的鼓掌和欢呼。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