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鲜梅:黑格尔讲无奈,列宁道苦衷

作者: 徐鲜梅 日期: 2018-04-16 来源: 徐鲜梅的博客

  刊发原创博文,实在不易!要考量网管审查难度,要考虑俗群接纳程度,要顾及思想被窃测度,要顾虑文理逻辑弧度,要考察遣词辑意与旧标点抗击力度,五面俱到,的确难!哲学思想集大成者黑格尔与伟大导师列宁道尽无奈与苦衷!

  黑格尔忿忿不平,我黑格尔曾干过一件最不爽最无益最无趣最无聊的事情,正儿八摆毫无掩饰地揭露批评情绪化无知偏见与空虚浅薄蜚语谗言现象。自《逻辑学》第二版以来,出现了许多评判我哲学思想的意见,绝大多数评判者还表明他们自己是无力从事哲学思维工作。但鉴于自己经过多年透彻思考认真考察研究对象抱以科学态度之用心作品,却遭致轻浮百害而无一利的反驳与傲慢虚骄讽刺的恶毒攻击,必然身不由己鬼使神差地予以回击。

  黑格尔辩护道,哲学是以思想为研究对象的科学,是逻辑思辨思维,是苦心孤诣对外不宣长期艰苦劳作的事业。倘若要谴责哲学,就到众人中来,那里最有市场,而且对哲学的责骂愈缺乏见解不堪入目(彻底),愈会获得愈多的点赞!

  列宁无可奈何道:我写《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时,考虑到沙皇政府的书报检查,必须严格限制只作理论研究和经济分析,且不便明目张胆而不得不用暗示的方式表述必要的政治意见,也就是采用沙皇政府许可革命者表达意见的合法“伊索式”语言方式。在谈到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之前夜,社会沙文主义完全背叛了社会主义,完全转到资产阶级阵营,工人运动的分裂与帝国主义条件之客观联系性时,我不得已采用“奴隶式”的语言。为了既能通过检查,又能揭示回到资本家身边的沙文主义者是怎样无耻地在兼并问题上撒下弥天大谎,怎样卑鄙地掩饰兼并政策,我不得不拿……日本作为例子,实际上说的却是俄国,有心的读者是不难明白这一点的。不要说广大读者,就是我本人,在自由的日子里,重读这本小册子也甚感不悦,它在沙皇政府的检查压力之下走了样,并且吞吞吐吐的,就像被铁钳钳住喉咙一样令人十分难受。

  同胞,《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列宁系统论证资本主义制度本质与资本帝国实质的重要著作,也是马克思主义之理论原典。即便这种理论经典与列宁这样伟大革命导师,为了顺利通过沙皇政府的审查,不得不采用伊索式手法与奴隶式语言,难懂晦涩之意在所难免。鉴此,也请“嚼字者、标点群”对爱国者之作品隐晦之实予以适当理解并减少对其过分攻击讽刺和伤害,谢谢

最新推荐

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施一公没资格与钱学森相提并论

热门文章

扬州上千人围堵派出所 为强拆血案鸣不平

顽石:“55式军服”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1976年,中国到底“穷”成啥?

郭松民评新片《影》:中国进步了,张艺谋一点都没有进步

一场精心谋划的灭国行动:“抗战老兵”的故事没一个是真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