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大罢工| 京汉铁路工人反对帝国主义的英勇斗争(二)

作者: 郑州大学政治历史系编著 日期: 2019-01-10 来源: 红歌会网

  二、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成立

  一九二○年七月直皖战争后,京汉铁路铳治权就落在直系军阀吴佩学手中。同时京汉铁路长期以来又为法国资本家所管理。因之京汉铁路工人在帝国主义的长期压榨和军阀们的直接统治下,生活困苦,更无政治权利可言。工作时间长,工资低,铁路工厂里还规定了许多和监狱一样的清规戒律,如:限制工人自由往来,剥夺工人集会结社的自由等,就是监工和段长也是经常把工人当牛马看待,任意驱使,在数九的严冬,工人们冻得手烂脚肿,而监工们却身着皮友手执皮鞭进行监视。京汉铁路管理局局长赵继贤不管工人死活,竟把京汉铁路全部收入给吴佩去效劳;另外还把他贪污购买枕木的价款和修建黄河大桥的工程费三千多万元交吴充作军阀混战的费用。对工人则多方施以榨取,工人每月工资不过数元,在他们剥削工人的规章制度的条款下,动辄罚款,克扣工资,以致到工人领工资时,不是全部扣光,就是所剩无几,使工人难以度日。在工作中不论生老病死,无人问,工人们的生活与生命都得不到任何保障,所以他们对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真是恨入骨髓。

  “五四”运动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颌导下,反抗压迫的斗争日益扩大和开展。据一九一九年交通部的统计仅中国国有铁路就有工人七万零八百一十一人;但据邓中夏同志所著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一文指出,实际人数决不只此。说明在“五四”时期,中国铁路工人已成为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铁路工人运动虽开始于一九二一年,但在一九二一年以前,五四”运动时期,京汉铁路长辛店车站的工人就会举行示威游行,此时该站已有工人“十人团”的红织。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后,又在长辛店开办了劳动补习学校,邓中夏同志所主持的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常派人到长辛店给工人讲演。据长辛店“二七”老工人纠察队蒋振亭的回忆:“二七”以前,夜校在长辛店南头老爷庙成立,当时有北京大学党员学生吴汝铭、吴宝昌等教算术和国语,常对工人进行阶级教育。该校曾发展到一百多人。除上课外,还订有报纸到物可见。当时党是以多种方式来对工人进行宣傅教育的。所以长辛店工人党悟迅速提高,正如“共产党月刊”(一九二一年七月七日出版)上说的:“工人求知识的机会越多,各人的脑袋也比前清楚,开会的方法,结团体的能力也渐渐地训练好了。”

  一九二一年“五一”长辛店站工人正式成立了工人俱乐部,工人有了自己的组织就更有利于斗争的迅速开展。同年八月该站工人就发起了加薪运动,当时“工人周刊”上也常刑登长辛店工人的活动情况,长辛店工人的组织和斗争大大影响并推动了京汉铁路沿线工人组织的发展。但也必须了解党在京汉铁路上的一切活动不都是一帆风顺的,而是与帝国主义、封建势力作斗中向前发展的。

  一九二二年直奉战争前京汉铁路长期为以梁士诒等为首的官僚集团交通系所把持,铁路就是他们的私人财产,在京汉铁路上由于长辛店工人斗争的迅速开展,不能不引起他们的憎恨。为破坏工人的团结,抵制工人的斗运动,他们曾在京汉线上的长辛店、郑州分别设立“职工学校”与“交通传习所”,并蓄意分散破坏在党颌导下的劳动补习学校和工人俱乐部的影响。

  京汉铁路自归吴佩孚把持后,他一方面畏惧铁路工人,而另一方面又与交通系作着勾心斗角的尖锐斗争。党就在这时趁机通过李大钊同志与吴系要人孙丹林(当时北京政府的内务总长兼吴的秘书长)、白坚武(吴的参谋长)以及高恩洪(交通总长)联系,张昆弟(后在湖北牺牲)、安体城(后在上海牺牲)、陈为人(病故)、何孟雄(后在上海牺牲)等数人介绍到交通部,分配在京汉、津浦、京绥等路工作。名义上为密査员,即根据高恩洪的要求调查交通系在铁路上的小组纤和骨干人物,以便拼斥异己,清洗交通系在铁路上的势力。党的计划是要他们在铁路上以公职身为掩护,秘密进行工人的组织工作。这样他们就以交通部密查员的名义为掩折,在各路各站积极开展了活动。于是到一九一年底,不到半年时间,京汉路各站成立工会组织(当时又称俱乐部)的已有长幸店、琉璃河、江岸、郑州、广水、信阳、郾城、许昌、高碑店、保定、正定、顺德、彰德、新分等十六处。组织原则是每一百人成立一分会,不足者附属于附近的分会中。

  京汉供路工人在党的领导救育下,以及参加实际斗争的锻炼中,已清楚认识到不仅要改善自己的生活必须起来斗争,同时为保持经济斗果实,为争得集会结社的自由和举行罢工的合法权利以至求得自身的解放,必要努力争取政治权利。为此不但要有各站的组织,也迫切需要又便于公开进行斗争,比那与统一指挥的全路的统一组织。于是一九二二四月在香港海员罢工的影响下 ,由长辛店工人俱乐部发起会召开一次全路总工会等备会,这次会议对全路工会组织作了初步的整顿。同年八月又在郑州召开了第二会曦,会曦开了三天,正式成立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委员会,决定筹备委员会的负责入为杨德甫(任筹委会委员长)、凌楚藩、史文彬(任副委员长),项德龙(即项英)、吴汝铭分任正副总于事。

  当时还决定京汉铁路全路共分十五个大站,每站设筹备委员一人,积极进行总工会的组织筹备工作。一九二三年一月五日总工会筹备委员会复在郑州开会,通过这次会议将原来交通系用以对抗工人俱乐部而设立的“交通传习所”解散,所属工人全数加人了工会,总工会统一的局面到此已经形成。会议拟定京汉铁路总工会章程草案,并决定二月一日,正式举行总工会成立大会。筹备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后,长辛店工人俱乐部为要求增加工资和开除工人事件曾举行一次同盟罢工。当时赵继贤虽采取武力压迫手段,但由于工人坚不屈服,赵怕罢工继续扩大,被迫答应了工人自九月至十一月每段工人每月先后加薪一角及工人俱乐部有推荐工人之权等九项要求。本来劳动组合书记部已计划在各路先成立总工会,然后再成立全国总工会,以加强对铁路工人斗争的颌导,而长辛店罢工的全部胜利,又更促进了全路工人对成立总工会的迫切要求,于是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成立已成为刻不容缓的事了。

  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成立,纯粹采取合法的形式,当时将开会宗旨及地点,登载各报,并向铁路局局长赵继贤报告。赵继贤却采取了阴险凶恶的两面手法:一方面,赵表示允许,并且还特准下列二事,以示优待:一、一月二十八日之星期例假,准其改在二月一日,俾便工人赴会;二、开会时,北段赴会者,准其发给免票,南段赴会者,准予挂头二等车各一辆,以便运送代表及来宾。但另一方面赵继贤却造谣诬陷,向反动军阀吴佩孚告密。他在一月二十五日向吴打电报说:“…本路全体工人将在郑州开成立大会,各路与会者甚多,亦未经地方官厅许可集会,竟敢明目张胆,聚众招摇!不特影响所及,隐患堪虞,即此目空一切,荒谬绝伦,将来群起效尤,愈演愈烈。……务祈麾下迅速饬预为防范,确切监视。”

  果然,一月二十八日,郑州警察局局长黄殿辰到工会恫吓,说“吴大帅禁止开会”。至此,吴佩孚的奸狡凶恶的面目便逐步暴露出来。

  自一九二○年直皖战争后,直系即开始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奉行其“武力统一”政策,直奉战争后,就更变本加厉地奉行“武力一”政策了。当时为了进行政治欺骗,为了收买人心,曾通电发表所谓“四大政治主张”,共中有“保护劳工”一项。这完全是一种欺骗宣传,实际上吴对党颌导下的工人运动是疾首痛心的。因为京汉铁路收人是吴佩学军饷的主要来源,仅就一九二二年八月长辛店工人罢工的胜利看,吴佩孚每年损失达七十二万元(每人每月增工查元,全路约二万人)。再者由于工人党悟的日益提高,工会组织的日益完善,工人的团结和反对他们的斗争,也就日益威胁着他们的利益和生存,所以他对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成立大会就要“预为防范,设法制止”了。他对付工人的方法是织“学兵队”学习开车,以对抗工人。另外还唆使京汉铁路南段段长冯沄组织“同人通谊会”来分裂瓦解工人的诅织与力量。但是吴佩孚学的这些方法并未收到多大效果,于是在京汉铁路全路工人公然要组织总工会的时候,他就撕下“保护劳工”的画皮,代之以残酷的镇压了。

  一月二十八日郑州警察局局长黄殿辰来到总工会筹备会,声称奉吴佩孚命令,禁止在郑州召开总工会成立大会。当时总工会闻此,非常愤慨,决计不顾军阀干涉,大会仍按原计划进行。但一月三十日忽然又接到吴佩孚致总工会电,召代表赴洛阳与吴亲自谈钊。在群情愤激下,派出杨德甫、凌楚藩、李震瀛、史文彬、李焕章五人即日赴洛阳与吴交涉。代表到洛阳,吴避而不见,到三十一日才派了个副官徐某及其政务科长白坚武代见,该二人一味敷衍恐吓。最后由吴佩孚接见,他开始时说得很漂亮:“你们工人的事,我没有不赞成的,你们想,什么事我不帮助你?”可是接着就么说:“不过郑州是个军事区城,岂能开会?”这就等于说如果乃的你们在郑州开会,就是违法的事,就要以军法处理。另外他还假装商谈似的口气说:“你们不开会不行吗?你们改期不行吗?你们改地方不行吗 ?其实会个餐也能开会,在屋子里也可以开会。”欺骗代表们说:“我是宣告保护你啊,岂能和你们为难。”当他说了这些骗人的鬼话以后,终于还是要制止开会”,“若是非要开会不可,我也没有办法…”这我也没有办法”实际上就是要以武力压了。显然,封建军阀的险恶毒辣的手法是一下子就被识破了。当时工人管据理力争,提出的理由是:一、根据约法人民有集会结社的自由。二、“保护劳工”的通电是吴佩全的“四大政治主张”之一,而又是他所发表的,不应出尔反尔。三、大会筹备已久,并经铁路管理局局长同意,各地代表已齐集郑州,大会势在必开。代表们提出以上几项理由后,吴佩孚无言以对,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一面冷笑几声,就扬长而去。在他这段谈话中,显然是杀气腾腾,,预示着惨案的即将来临。

  赴洛代表交涉无效,遂于三十一日晚返抵郑州,当即召集到郑代表开会,报告交涉经过及吴佩孚的奸狡态度。当时在郑的各路代表计有京奉、津浦、正太、道清、京绥、陇海、粤汉等路共六十余人。京汉路分会计有长辛店、琉璃河、高碑店、保定、正定、顺德、彰德、新乡、黄河、郑州、许州(许昌)、郾城、驻马店、信阳、广水、江岸等各分会代表六十五人。另外有汉冶萍总工会、信阳钢铁厂工会、扬子机器厂工会、武汉输驳工会、粤汉铁路总工会、湖北蛋厂工会、武汉电话工会等三十余团体,来宾一百三十余人。还有北京、武汉及各地男女学生及新闻界人士三十余人,各地代表及来宾共计二百多人。

  据参加大罢工的栖梧老人回忆说:当时会上有三种意见:一种队为成立大会的方式可以改变,节目少些,时间短些,可以早开早散,以便息事宁人。这是杨德甫等人的主张。另一种队为:交涉还没有办好,不如改期开会,再派代表分别去请愿和交涉。这是凌楚潜等人的主张。再一种认为工人要组织工会,就是武装自己,求得解放,是要付出相当代价的。吴佩学、靳云鹦、赵继贤、冯澐、黄殿辰以及大小员司都是压迫我们的人。如果我们成立工会还一定要得到他们的批准,那就只有不开了。因此,要求坚持斗争,如期开会。这是顼德龙等人的意见。他并大声疾呼地说:“谁说个“不”自,谁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就同他干!”这时大家对军阀的压迫,本来已极端愤恨,又加这样大声一呼,真是群情激昂,一致同意项德龙等人的意见,坚决向军阀进行斗争,当场议决次日在郑州普乐园剧场如期召开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

  二月一日清晨,郑州全城内外紧急戒严,在吴佩孚的电今指使下,其驻郑爪牙十四师师长兼警畚司令靳云鹗,郑州誉察局长黄殿辰(人们叫他黄狗),沿街布置军詟,荷枪实弹;商店关门,行人断绝,紧张森严,如临大敌。但工人们认为工人开会是理直气壮的事,因此不因任何威胁而有所惧。上午十时,全路各站工人代表,和各铁路各地区工团代表齐集五洲大旅馆,整队出发,以军乐为前导,各地赠的礼品、牌匾、对联等次之,代表和来宾们在军乐和口号声中顺序前进,显示着工人阶级的雄伟气魄。这时郑州铁路工人也向会场聚集。但行至距会场不远的钱塘里(现为钱塘路)附近,代表和工人大队均被军警拦住,举枪威吓,阻止前进。全体愤怒,羣情激昂,高呼“工兵学商联合起来!”“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军阀,打倒贪官污吏!”等口号。代表和来宾的队伍在街上和军整相持二小时,多方交涉不但无效,军警反将代表手中的旗帜、牌匾等物捣毁,任意践踏为虎作伥的黄殿辰大营不惭地说:“我黄殷辰在郑州一日即一日不准工人开会。”当时工人激愤万状,情不可遏,拚死前冲,奋不顾身,憝于突破包图,奔向会场。而会场大门已为黄殿辰下锁,代表们把门冲开,迩涌进会场,立即放鞭炮,宣布大会正式开始。首先由主席宣布组织总工会宗旨及这大被军阀强权压迫的可恨,接着即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的正式成立。众高呼“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劳动阶级胜利万岁!”这时全场四周已全被武装军警包园,但工人代表们斗志昂扬,代表湖北全省的武汉工会联合会法律愿开施洋同志会在会上以激昂的语调无情的抨击了军阀摧残工会的野蛮行动,羣情愤慨,高呼口号,声震无屋。此时黄殿辰急忙赶至会场,百般恐吓,竟限大会于五分钟内迅速解散,工人纷纷怒斥,坚持继续开会,至下午四时,始宣布散会働出重圆。

  下午,军警又将代表们所住的旅馆包围,不准来宾和代表自由走动和交谈,连原来在万年春饭馆所订的饭菜也不准去吃,总工会和郑州分会的会址都被封闭占颌,并将工会文件、什物抢劫一空。

  各路代表于当天晩上在万年春饭馆召开紧急会曦,决定发动全路总罢工,以抵抗军阀及其走狗的武力压迫,并立即成立总罢工委员会,具体组织分工如下:京汉铁路总罢工委员会由杨德甫任委员长,凌楚藩、史文彬任副委员长,项德龙任总干事。郑州罢工负资人为高彬、姜海士(现名姜海世)等。江岸罢工负责人为林祥谦、会玉良等。长辛店为堤汝、史交彬等。傅达罢工命令负责人为彭占元。在罢工组讥中,总工会向全路工人提出了庄严的号召我们为争自由起见,谨决定于本月四日午刻宣布京汉路全路总同盟大罢工,同时,为事实上的便利起见,总工会决移江岸办公,全验一切事务,于总罢工期内,全视总工会命令而定,我们是为争自由而战,为人权而战,决无后退的。

  全路代表等一致响应这一号召,并为避免大家遭受无谓牺牲。还决议从速离开郑州。南路方面的代表于当晚自郑州南下,北路各地代表于二日搭车北上。各路工团代表临行,无不愤恨军阀官僚的朋比为奸,说:京汉铁路总工会能否健全,实全国工人的共同问题,我们应讨论帮同京汉总工会争回人格及自由---此乃我们今后的重要使命!……”

  总工会发表了特别紧急启事和大罢工宣言,号召全路工人,团结一致,为争自由,争人权而战,为争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而战。同时提出五点要求:

  一、要求由交通部撤革京汉铁路局长赵继贤和南段处长冯云,要求吴巡阅使靳师长及豫省当局撤办黄殿辰。

  二、要求路局赔偿开成立大会损失大洋六千元。

  三、所有当日在郑州被军阀扣留之一切牌额礼物,要求郑州地方长官,用军乐队再送至总工会;占领郑州总工会所的军警应立即撤退;郑州分会匾额重复挂起,一切会中损失,由郑州分会开单索偿,并由郑州地方长官到郑州分会道歉。

  四、要求每星期休息,并照发工资。

  五、要求阴历放年假一星期,亦照发工。

  京汉铁路工人决议举行罢工的正义举动和要求是完全必要的,中国共产党坚决地领导京汉铁路工人以工人阶级的大无畏精神与强暴势力继续进行斗争,号召各地工人积极行动起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于二月二日在北京发出通电,号召全国工人“本阶级斗之精神,切实拨助”。于是震动全国的京汉路工人大罢工就如火如茶地爆发起来。郑州自四日上午九时起,江岸自十时,长辛店自十一时起,前后三小时,京汉全路一致停工,至十二时,所有全路客车、货车、军车一律停开。长达两千余里的京汉铁路静静地“象一条死长蛇”,有力的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纪律与伟大力量。但是,仅仅经过三天,穷凶极恶的军阀布置的大惨杀就在各地同时展开了。

  相关文章:二七大罢工| 京汉铁路工人反对帝国主义的英勇斗争(一)

最新推荐

习近平在天津考察 参观南开大学校史展览一个叫卖鸡鸭蛋的女人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家政工:颠沛流离,家在何处?

热门文章

何新博客: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共济会已形成

郑州李爷:是时候给茅于轼正名了

私人老板的狂欢节,劳动人民的屈辱日!

火荣贵被双开,睡出来的女干部更值得警惕

中国存放美国的600吨黄金是否需盘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