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金特会”,看看朝鲜外交有多广

作者: 记者 日期: 2018-06-07 来源: 环球网

  位于新加坡市中心“谐街中心大厦”15层的朝鲜驻新使馆看上去很低调,门口只有一块印着朝鲜国徽及朝英双语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新加坡共和国大使馆”字样的铜牌。赵觉珵摄

  【环球网综合报道】编者按:6月12日将在新加坡举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峰会已进入倒计时。在3月刚传出朝美领导人要会晤的消息时,瑞典、瑞士、蒙古国、俄罗斯等国有的表示可当“金特会”举办地,有的被看成是美朝磋商的“中立国”。这种局面既体现出国际社会对美朝关系改变的普遍关注,也表明朝鲜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并不孤立。韩国《韩民族新闻》此前报道称,在韩朝、美朝首脑会谈前,朝鲜正在扩大友邦外交,如持续发展与中、俄、蒙等友好国家的关系以强化自身地位。与此同时,从东盟到北欧、从非洲到拉美,朝鲜同160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其中还有不少是“铁哥们”。

  与160多个国家建交

  朝鲜外务省网站上有这样一段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对外政策理念是自主、和平与友好。朝鲜在对外关系中坚持自主性,与尊重朝鲜自主权的世界多数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朝鲜一贯坚持反对战争、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原则,并为此积极斗争……”。

  朝鲜与160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作为“七十七国集团”和“不结盟运动”正式成员国,朝鲜积极开展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交往。如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2016年访问赤道几内亚这样的国家,既出乎意外,也在情理之中。朝鲜1991年9月加入联合国,2000年7月加入东盟地区论坛,东盟10个成员国均与朝鲜有邦交。今年4月,朝鲜外相李勇浩出席在阿塞拜疆举行的不结盟运动部长级会议并访问俄罗斯。阿塞拜疆总统表示,阿愿意发展同朝鲜的友好关系。

  谈到朝鲜外交的特点,辽宁社科院研究员吕超认为:最高领导人亲力亲为,使外交政策能得以迅速实施;重视与发展中国家、弱小国家的交往;外交方针政策随时可以大起大落地调整,具有跳跃性;重视获取政治、经济实效。

  吕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冷战时期,朝鲜对外出售武器和相关技术,并派出人员为所售武器做维护和指导,朝鲜空军飞行员更是多次参与中东战争。在马里、索马里等非洲战乱国家都曾出现朝鲜军事顾问身影。这样的经历使朝鲜在遭受外交孤立时仍不时有声援国出现。与朝鲜和美国都有良好关系的瑞典、蒙古国则经常起到双方传话筒的作用。另外,朝鲜重视对外交官的培养,外交人员普遍素质较高,其中不乏朝鲜副外相崔善姬这样的“美国通”。

  与埃及“鲜血凝成的友谊”

  苏伊士运河的一个河心岛上,坐落着一座枪口朝天的巨型AK步枪雕像。该雕像由朝鲜援建,象征着朝鲜和埃及之间长久而持续的双边友谊。朝鲜与埃及正式建交于1963年,但双方的官方互动早在1956年就开始。当年,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为表达对埃及人民收回苏伊士运河斗争的支持,象征性地捐赠一笔钱,虽数额不多,但被当时的埃及总统纳赛尔视为反帝斗争的同路人。1973年中东战争开打前,由于苏联出于自己利益的考量,拒绝再向埃及提供战争物资,时任埃及空军司令的穆巴拉克邀请使用苏式先进装备的朝鲜飞行员直接加入埃及空军,与以色列军队作战。1973年6月,由1500人组成的朝鲜军事顾问团秘密开赴埃及,协助埃及防空军操作位于西开罗基地的地空导弹。穆巴拉克当选埃及总统后,还多次出访朝鲜。经济上,两国近来也有互动。埃及电信巨头Orascom公司自2008年持股75%,与朝鲜政府合作开通朝鲜3G手机业务后,有关该公司负责人受到朝鲜领导人接见等报道就屡见不鲜。

  “朝鲜与埃及的双边关系某种程度上说是‘鲜血凝成’的,既有价值观契合,也有现实利益交汇。”中东问题学者、美国密歇根大学艾森伯格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李骁越告诉《环球时报》,同为“不结盟运动”的重要成员,反对帝国主义的共同诉求,构成两国走近并一路相伴相随的价值基础。同时,埃及对同为苏式武器使用者的朝鲜有军事需求,朝鲜在相对孤立的国际环境下,有出口创汇的现实需要,让两国一拍即合。

  朝埃两国发展正常关系,自然让美国感到不爽。今年3月被“炒鱿鱼”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对埃及历届政府与朝鲜的往来一直耿耿于怀。去年,在他的建议下,美方削减对埃援助资金规模,理由之一就是埃及与朝鲜关系的不一般。

  从穆巴拉克时期开始,朝鲜就在埃及维持着较大规模的存在,朝鲜驻埃使馆据说有近百人。朝鲜驻埃使馆在开罗扎马雷克岛上的使馆区内,主建筑是座英国维多利亚时期建筑风格的楼房。《环球时报》记者经常开车路过那里,大多数时候使馆都大门紧闭。使馆外有宣传橱窗,展示着朝鲜三代领导人的照片。记者曾到朝鲜驻埃使馆咨询旅游签证的相关信息,负责看守使馆大门的埃及警察问明来意后,带着记者按门铃。大约两分钟后,一名朝鲜使馆的女工作人员通过一扇小窗,问记者有何事,当听到是要申请旅游签证后,她立刻指着身后的馆舍说“今天领导不在,下次再来吧”。当记者追问“下次是哪天”时,她表示无法确定,随后关上小窗。据附近的保安及大门口的埃及警察介绍,朝鲜使馆并没有固定的公众接待时段和办公时间,也几乎从不举行公开活动。

  蒙朝两国常互伸援手

  在蒙古国总统办公厅主任3月中旬表示愿做“朝美调停人”“蒙古国完全具备举办朝美首脑会晤的条件”后,有国际舆论说,蒙古国与朝鲜,一个是实行民主化和市场经济27年、被美国评价为“亚洲民主国家的典范”,一个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70年“相对封闭”的国家,但就是这样两个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国家,称得上是“铁哥们”。

  回顾历史,蒙朝建交时两国同为社会主义阵营,这是两国发展友好关系的政治基础。1948年10月15日,就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个多月后,蒙朝宣布建交。蒙古国首任驻大使桑布与金日成主席建立了深厚情谊,据说朝鲜战争期间,两人曾在掩蔽所里下过棋,算是生死之交。金日成1988年访蒙时专门接见桑布的后人,并多次邀请他们去朝鲜。

  朝鲜战争期间,蒙古国向朝鲜无偿提供22万余头牲畜,并支援肉食品、服装和小麦等物资。上世纪50年代,蒙古国8名教师还抚养过200名朝鲜孤儿,被称为“蒙朝人民友谊的历史见证”。蒙朝两国在遭受自然灾害时互相伸出援手。1954年朝鲜向蒙古国赠送20吨大米、10吨苹果。2003年蒙总理访朝时免除朝鲜部分债务。2004年蒙总统访朝时向朝方赠送4.6吨肉制品等。

  蒙朝建交以来,朝鲜有近40个代表团访蒙,包括1956年和1988年金日成主席两次访蒙。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多次访蒙,足以说明朝鲜对蒙古国的重视程度。

  蒙古国与朝鲜和日本都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因此朝日两国还派代表在乌兰巴托举行过工作组会议。

  朝鲜上世纪50年代在蒙古国设立大使馆,使馆1999年因财政问题关闭。2004年8月朝鲜在乌兰巴托举行复馆仪式。蒙古国外交部网站显示,朝鲜驻蒙使馆坐落在以蒙驻朝首任大使桑布命名的街道上。去年2月,朝驻蒙大使参加了以金正日命名的一所幼儿园的纪念活动。

  据蒙古国媒体消息,朝鲜务工人员主要在蒙古国的建筑、矿业、纺织、餐饮等行业从事劳务活动,但具体人数不详。十年前,《环球时报》记者在蒙古国工作时去过一家餐厅,点菜时服务员说着流利的蒙古语,后来才知道那是朝鲜人开的餐厅。

  “朝鲜和北欧间只隔着一个国家”

  今年3月,朝鲜外务相李勇浩访问瑞典,朝韩美三方非正式会谈在芬兰南部城市万塔举行。为什么朝美对话要选在北欧?北欧国家跟朝鲜之间有何渊源呢?有网民戏称,“在世界地图上,朝鲜和北欧之间只隔着一个国家,那就是俄罗斯”。实际上,政治上的倚重和经济上的互动,才是朝鲜和北欧国家往来的真实写照。

  从朝鲜战争结束到苏联解体前,朝鲜重视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交往。中立国家芬兰是苏联的“密友”,所以同朝鲜的关系也很密切。1973年,通过秘密沟通,朝鲜一举打破西方国家的外交封锁,挪威、瑞典、芬兰等5个北欧国家宣布与朝鲜建交。此举在国际上引发轰动,美国则表示强烈不满。此后,瑞典跟朝鲜互派大使,成为第一个在朝设馆的西方国家。瑞典驻朝使馆不但负责北欧国家在朝鲜的利益,也负责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在朝利益。即使后来一些国家因为核试验与朝鲜产生分歧,瑞典也一直保持着跟朝鲜的外交关系。

  朝鲜驻瑞典使馆坐落于斯德哥尔摩东郊利丁屿岛上。该岛通过一座跨海大桥与市区相连,环境优雅,闹中取静,很多国家的使领馆都位于岛上。据说朝鲜要求外交官外出必须两人以上同行,这给当地人留下深刻印象。朝鲜外交官胸前都佩戴着朝鲜领导人的像章,他们一起去岛上的超市购物,或者去岛中心的游泳馆游泳,有时候会带着未成年子女。

  由于长期受到美国的经济封锁,朝鲜希望通过跟北欧国家的特殊关系开展经贸合作,发展本国经济。而以贸易立国的北欧诸国,能与朝鲜保持长期交往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看重朝鲜尚未被发掘的经济潜力。上世纪60年代,在苏联等国资助下,朝鲜工业现代化发展迅速,经济年均增长率一度高达25%,大有追赶日本之势。瑞典看准机遇,一度鼓励瑞典各大公司开发朝鲜市场。朝鲜也利用跟北欧国家的关系,从欧洲市场上进口一些物资。挪威水产公司曾向朝鲜出售三文鱼苗,以用于水产养殖。

  由于美国、日本等国和朝鲜都没有外交关系,因此北欧国家就成为朝鲜跟相关国家接触的一个重要渠道,或明或暗的外交沟通持续进行着。朝鲜外相李勇浩访问瑞典时,会谈的一个重点就是“聚焦瑞典作为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保护国的领事职责”。有猜测认为,双方可能就释放3名被朝拘留的美国人展开过讨论。作为美国在朝鲜利益的代办国,瑞典代理到朝鲜的签证等美国领事业务。如遇美国公民在朝鲜被羁押,瑞典使馆要出面保护和沟通。

  其实瑞典早在朝鲜战争期间就开始介入半岛事务了。战后,没有参加“联合国军”的瑞典,作为中立国停战军事委员会成员之一,向板门店非军事区派驻军人观察员。2001年,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首相佩尔松代表欧盟,率领高级代表团访问朝鲜,帮助促进朝鲜半岛的和平进程。佩尔松作为第一个访问朝鲜的西方国家政府首脑,与朝鲜领导人“就双方关心的所有问题进行了实质性的会谈”。

  2018年2月以来,瑞典在美朝互动中作用愈发凸显。瑞典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曾表示:“我们在朝鲜的大使馆长久地维持着瑞朝关系,我希望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我们所处的特殊地位,缓解这一影响全球的国际冲突。”

最新推荐

王霙《血战湘江》中几乎演活了毛主席,神似形似兼具习近平向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致贺信在俄罗斯,听习近平讲昨天和今天的故事习近平发出深化改革动员令

热门文章

顽石:央视主持人有必要这么肉麻吗?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尹国明: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一叶知秋:从对国企和私企的态度看另一种“政治正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