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的孩子们:无权无势无闻

作者: 记者 日期: 2018-02-11 来源: 解放日报

打不开?戳这里

  ■本报记者安峥

  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一位带有神秘色彩的领袖。在古巴,没有任何街道或建筑以他的名字命名,也鲜有媒体会报道他的妻子、孩子的消息。但随着长子自杀消息的传出,这个惯例被打破了。本月初,古巴官方媒体证实,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长子自杀身亡,终年68岁,此前他已因抑郁症接受数月治疗。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这一消息震惊古巴。中国前驻古巴大使徐贻聪说,“我跟他有过几次接触,请他到使馆吃过饭。他突然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命,多少让人难以理解。”

  学者范十足的长子

  “他的外表跟父亲老卡斯特罗很像,高个子,留着大胡子,”徐贻聪说,古巴人习惯叫他“小菲德尔”。

  据美国《迈阿密先驱报》报道,他是卡斯特罗与第一任妻子的独子,出生于1949年9月,在古巴长大。有评论称,他是卡斯特罗唯一一位在媒体镜头下长大的孩子。1959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次采访中,穿着睡衣的他与父亲一起出现在节目里。

  “上世纪70年代,他赴苏联学习核物理,回国以后,他领导古巴核电项目的开发工作。”徐贻聪说。BBC称,1980年,他被任命为古巴原子能委员会主席;1992年,苏联解体和莫斯科对哈瓦那的财政援助终止后,古巴核电站项目建设被暂停。同年,他被父亲撤了职。据《纽约邮报》报道,当时,卡斯特罗对外界称,“不是他辞职,是他不胜任。”

  “后来很长时间,他一直担任古巴基础工业部部长顾问。大约在1994年,他以这一身份接受邀请,来使馆吃饭。”徐贻聪说,“印象中,他话不多,举手投足都是学者的模样。”

  BBC报道称,在卡斯特罗去世时,小菲德尔担任古巴科学学院副院长,同时也是国家委员会的科学顾问。古巴媒体称,“在职业领域,他完全致力于科学,赢得了国际和国内的认可。”

  不惧父亲的叛逆女儿

  美国新闻网站Heavy.com报道称,卡斯特罗的独生女名叫阿琳娜,出生于1956年,是个敢于反抗的孩子。

  《迈阿密先驱报》称,当她14岁时,这个崭露头角的叛逆少女宣布离开古巴的计划。当时,菲德尔并不在意。

  20世纪80年代,年轻漂亮的阿琳娜成为一名模特。现居美国的卡斯特罗前保镖胡安・桑切斯在《纽约邮报》上写道,有一天,卡斯特罗的副官向他展示一本古巴杂志,在第二页的一则哈瓦那俱乐部的朗姆酒广告中,阿琳娜穿着比基尼泳衣站在帆船上。“这到底是什么?”卡斯特罗怒斥道,“叫阿琳娜,马上!”两个小时后,她走进他的办公室,一点也不害怕。接下来的争论让人印象深刻。卡斯特罗的喊声在整个房间回荡,“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女儿!穿着比基尼摆造型很不得体!”

  胡安・桑切斯透露,几年后的1993年,卡斯特罗通过秘密渠道得知,阿琳娜正在计划逃离古巴,他立即召集护卫队负责人,让他们高度警惕。两个月后,戏剧性的新闻还是出现了:“在圣诞前夜,我们发现阿琳娜已经成功地秘密离开她的祖国,戴着假发,拿着假西班牙护照,在一群国际同伙的帮助下。”《纽约邮报》称,人们很少看到卡斯特罗的暴怒。当助手把这个不愉快的消息告诉他时,他气疯了,突然站起来,跺着脚,用食指指着地板,挥舞着双手。“真是一群无能的傻瓜!”他喊道,“我需要一个报告,我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后来,阿琳娜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撰写自传《卡斯特罗的女儿》,并成为南佛罗里达州的电台主持人。胡安・桑切斯说,2008年,他在迈阿密见到阿琳娜。“当提到那个片段时,她笑了,流露出世界上每一个流亡者眼中都能看到的那种淡淡忧伤。”

  平凡低调的五“A”

  多年来,卡斯特罗一直对他的第二段婚姻保密。“他和第二任妻子共有五个儿子,”徐贻聪说,“我在古巴那几年从未见过。去年,我去古巴时见到了年纪较大的两个孩子。”

  《纽约邮报》称,这五个孩子的名字都以字母A开头――亚历克西斯、亚历山大、亚历桑德罗、安东尼奥和安吉尔,有三个是“亚历山大”的变体,意在纪念卡斯特罗当游击队员时使用的笔名。

  法国《快报》称,这五个孩子在远离权力、远离公众,甚至是远离亲戚的环境中长大。阿琳娜接受采访时回忆称,“五兄弟都是懂事、聪明的孩子,但我为他们感到难过。”因为他们被警卫紧紧盯着,而其他古巴人又对他们抱有极大的好奇心。古巴没有媒体报道过他们的生活,不过,当人们看到一个年轻人和很多保镖时,他们便开始猜测那是谁的儿子。

  据古巴内部人士透露,亚历桑德罗和亚历克西斯都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凭借家族人脉资源做起了IT生意,生活闲适。

  安东尼奥成长为古巴棒球队的一名医生,性情温和。他从不谈论父亲或透露任何秘密,但曾提到他很享受自己的生活。有评论称,他曾是人们心目中的“大众女婿”,堪称“哈瓦那王子”的代表。然而,他却没有任何政治意识。

  亚历山大是一名摄影师。2012年,他在墨西哥举办了一场画廊展览。据报道,他也是卡斯特罗的官方摄影师。2015年初,他邀请可口可乐公司和麦当劳公司到古巴开展业务。

  最小的儿子安吉尔对汽车很有兴趣,他是唯一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孩子,据称从事奔驰汽车公司在古巴的代理业务。

  徐贻聪说,这些孩子在古巴没有政治职务,也没有什么身份和地位,几乎都默默无闻。“从这点看,我很推崇卡斯特罗的做法。治家严谨,自我要求、对孩子要求都比较严格,办事从工作角度出发,不想着为自己孩子争取利益。”

最新推荐

习近平:全面加强新时代我军党的领导建设工作以生命的名义——献给首个“中国医师节”划重点!重温习近平8·19讲话精髓《红歌会周刊》0802期:“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热门文章

“8·19”沉思:是谁解体了苏联?

郭松民: “中国空军”鲜为人知的故事

郭松民 :纪念抗战,最重要的是总结国民党抗战失败的教训

吴铭:再说上将受降图

刘源谈刘少奇和毛泽东关系:“深厚密切、相契相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