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澄:3000多万委内瑞拉人的出路在哪儿?

作者: 徐世澄 日期: 2019-03-02 来源: 华语智库

  导语:应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2月26日召开委内瑞拉问题公开会。

  尽管存在分歧,与会国家代表均表示应妥善处理委内瑞拉相关问题。欧盟、多数“利马集团”成员国等方面近日也均表态反对诉诸武力。

  马杜罗作为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指定的接班人,在2013年4月的大选中以微弱优势胜出,当选总统。

  然而执政6年来,委内瑞拉危机不断加剧,今年1月马杜罗开启总统第二任期,形势更是急转直下,国内外矛盾激化。国内反对派、美国等西方国家及拉美不少国家不承认马杜罗为委合法总统,之后甚至出现了反对派领袖自封为临时总统这样“一国二主”的局面。

  委内瑞拉是怎么一步步走到当下情势的?危机将如何进一步发展?和平抑或战争,3000多万委内瑞拉人的前路在哪里?

  

徐世澄:3000多万委内瑞拉人的出路在哪儿?

  图为联合国安理会审议委内瑞拉局势

  正文

  委内瑞拉是南美洲重要的国家之一。它曾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国家,也是世界重要石油生产与出口国之一。

  1998年12月,查韦斯作为左翼玻利瓦尔运动候选人在大选中获胜,打破了委两大传统政党长期交替执政的政治格局。

  1999年,查韦斯就任总统,被认为是拉美左翼崛起的标志。随后,拉美先后有十多个国家的左翼通过选举,纷纷上台执政。

  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因患癌症病逝,副总统马杜罗任代总统,并在之后的大选中险胜。然而仅2年后,马杜罗在国会选举中遭遇惨败。瓜伊多参与创建的反对派-人民意志党控制了国会三分之二的席位。

  2016年初新国会成立后,反对派控制的国会与政府的“府院之争”愈演愈烈,反对派先后企图通过煽动民众抗议、进行罢免性公决和谋求美洲国家组织、美国等西方国家和拉美右翼国家的支持来推翻马杜罗政府,却都没有奏效。

  2018年5月,委内瑞拉举行大选,主要反对派政党抵制这次大选。马杜罗以67.84%得票率的绝对优势获连选连任,但反对派和美国等国家不承认这次选举的结果。

  

徐世澄:3000多万委内瑞拉人的出路在哪儿?

  

  一、内外交困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称,2018年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达到1370000%,预计2019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为负18%。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称,2015~2017年,委内瑞拉有370万人营养不良。婴儿死亡率近年来翻了一番。

  超过3000万委内瑞拉人都受到恶性通货膨胀和实际工资崩溃的影响;食物、药品和基本用品短缺,水、电、交通和城市服务等基础设施恶化。农业、制药和其他部门生产能力的大幅下降加剧了供应状况的紧张局面。

  事实上,委内瑞拉国内政经危机愈演愈烈与内外部多个原因有关。

  主要内因包括:

  政府治国理政无方;

  没有及时调整单一经济结构;

  党内政府内腐败现象严重;

  对私人部门政策偏激,动辄国有化。

  主要外因包括:

  国际油价的下跌影响委外汇收入;

  美国的制裁,自奥巴马政府起,美国就对委进行经济制裁,特朗普上台后,对马杜罗本人及其高官已先后进行了数十次制裁,明目张胆地要搞垮马杜罗政权;

  近年来,拉美政治生态发生“左退右进”的不利局面。

  今年以来,马杜罗政府为了应对经济危机,积极推进经济金融改革,发行“主权玻利瓦尔”、推行“石油币”;竭力恢复石油生产和使石油出口对象多元化,努力保障居民的基本生活物资供应,提供教育、医疗等社会福利,实施“移民返乡计划”,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二、一国二主

 

  经济危机的应对立竿见影,然而,政治危机却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2019年1月23日,瓜伊多在反对派控制的小区大街上自封为“临时总统”,美国特朗普政府立即予以承认,并宣布马杜罗总统为非法。

  委最高法院随即宣布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违宪。

  同一天,马杜罗指认瓜伊多自封“总统”是反对派和美国一手策划的一场政变,宣布与美断交。

  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与拉美多国快速承认“临时总统”瓜伊多为合法政府,激化了原属于委内瑞拉内部事务的政权危机,致使委政府与反对派之争上升为地缘政治与国际安全冲突,使委内瑞拉危机成为国际热点问题,也就有了委“一国二主”的局面。

  1月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应瓜伊多请求,美国承诺将提供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1月28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制裁委国有石油公司,冻结其在美国的分公司西铁戈公司70亿美元的资产,这将使委在石油出口方面损失超过110亿美元。

  美国政府企图掐断马杜罗政府的经济命脉和外汇来源,将委向美国出口的石油款转到瓜伊多的账户上。特朗普还多次扬言,不排除对委进行军事干涉的可能性。

  美国大力扶植瓜伊多为“临时总统”,明目张胆地对马杜罗政府采取政治施压、内部策反、经济制裁、舆论造势、军事威胁和外交孤立等手段,加剧委经济衰退、金融动荡、发展停滞及民生凋敝,就是千方百计企图迫使马杜罗下台。

  

  三、关键日子

 

  2月中旬,随着美国的“人道主义”援助物资陆续到达哥委和巴(西)委边境地区,瓜伊多呼吁委军队“网开一面”,允许援助物资入境。他承诺,2月23日,“人道主义”援助物资无论如何一定会入境并分发给民众。

  但是,马杜罗一再拒绝这些物资入境。他指责美国一方面制裁委,另一方面却“强行援助”,“极其虚伪”。马杜罗揭露,美国和瓜伊多是试图以援助为幌子,为美国的军事干涉开道。

  因此,援助物资能否在23日入境,成为马杜罗与瓜伊多斗争的一个新的爆发点和关键日子。

  22日,瓜伊多不顾最高法院不准他出境的禁令,设法越过了边境,抵达哥伦比亚边境城市库库塔,和哥伦比亚总统杜克、智利总统皮涅拉、巴拉圭总统阿布多、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和美国委内瑞拉特使艾布拉姆斯等一起,出席了在库库塔举行的支持瓜伊多、反对马杜罗的音乐会。

  由于委国民卫队和警察以及民兵的阻拦,23日那天,瓜伊多强行将运载“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车辆越过委哥和委巴边境进入委境内的图谋没能得逞。当晚,哥当局和瓜伊多被迫宣布撤回运输物质的车辆。

  马杜罗政府顶住多方压力,在军队和民众的支持下,比较稳妥地处置了美、哥和瓜伊多联合策划和导演的强运“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事件,维护了主权和尊严,未让瓜伊多实现其目的,从而赢得了“关键日子”的较量。

  事实上,马杜罗政府在23日前曾接受了通过联合国向委提供的人道主义技术援助物资。但美国、哥伦比亚、瓜伊多之所以绕开联合国和国际红十字会,想直接将“人道主义”援助运入委境内,很显然是想以援助为名,为军事干涉开道。

  美国、哥伦比亚和瓜伊多的企图虽然失败,但这并不意味着危机的结束,相反,美国和瓜伊多在拉美一些右翼政府的支持下,绝不会善罢甘休。

  对此,马杜罗政府也正在做各种准备。他明确表示欢迎“蒙得维的亚机制”的倡议,准备与反对派对话;反对欧盟“联系小组”的声明主张,但准备接待“技术使团”的访问。马杜罗强调不会重新举行大选,但正在考虑提前举行国会选举。委副总统罗德里格斯则将于3月1日访问俄罗斯,寻求俄罗斯的援助。

  注:

  1月31日,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宣布成立由欧盟8国和拉美5国组成的“联系小组”,限期90天内要求委对立双方创造条件,实现和平进程,举行“自由透明和令人信服的大选。”

  2月6日,墨西哥、乌拉圭和加勒比共同体共同提出建立“蒙得维的亚机制”的倡议,该倡议提出“立即对话、开展谈判、做出承诺和予以实施”四个步骤以解决危机,它与“联系小组”主张的主要区别是,没有提出委必须要重新举行大选。

  2月7日,关于委内瑞拉的国际会议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召开,乌拉圭总统巴斯克斯和莫盖里尼共同主持会议,会议通过一项声明,决定派一个“技术使团”访委,与委对立双方会见,使委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排除使用武力,推动国际社会就委举行自由、透明、可信的选举,以和平、政治、民主和委人民自主选择的方式解决危机形成共识。

  

  四、三种态度

 

  今年以来,围绕委内瑞拉危机的外交斗争不断加剧,各种促和的斡旋也频频出台。

  1月26日,应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磋商委内瑞拉局势。中国、俄罗斯、南非和赤道几内亚原本反对召开此会,但安理会最终在9票赞同、4票反对、2票弃权情况下,通过召开此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会上要求各国承认瓜伊多为委合法“临时总统”,并切断与马杜罗的财政联系。与会的委外长阿莱亚萨谴责美国公开和明目张胆地支持委反对派政变。

  中俄代表则呼吁委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寻求解决办法,反对外部干涉委内政。由于中、俄等代表反对,会议没有通过决议。

  当前,国际社会对委内瑞拉危机大致有三种态度:

  第一种是承认马杜罗为合法总统,不承认瓜伊多,与马杜罗政府保持关系。主要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中国、伊朗、土耳其、古巴、尼加拉瓜、玻利维亚、墨西哥、乌拉圭等;

  第二种是亚洲、非洲和中东大多数国家,虽没有明确表态,但仍继续保持与马杜罗政府的关系,不与瓜伊多发展往来;

  第三种是承认瓜伊多为合法“临时总统”,不承认马杜罗为合法总统,主要是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拉美多数国家。

  第三种国家中的立场也不完全一致。美国强调各种选项都有可能,包括军事干涉或入侵委内瑞拉,但拉美国家和欧盟国家反对动武。欧盟还与委政府协调,双方就通过联合国向委提供“人道主义技术援助”达成协议,对委提供了援助,并为委政府接受。西班牙等国外长都明确表示,反对军事干预委内瑞拉。

  2月26日,在美国的要求下,联合国安理会再次召开会议讨论委内瑞拉危机。

  美国准备的一份决议草案,要求各国承认委反对派控制的国会为委唯一民主选举产生的机构,要求各国支持委重新举行“自由、公正和可信的”总统选举,并要求允许“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进入委境内。俄罗斯也向安理会提出一份决议草案,反对采用武力干涉委内政。

  事实上,除了美国之外,无论在看待和处理委内瑞拉问题上持何种立场,从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到委内瑞拉的拉美地区近邻,大多都有一个主流意见——“别动手”。

  

  五、出路何在?

 

  当前,委内瑞拉形势确实十分严峻,但在短期内,马杜罗政权崩溃的可能性不大。

  在美国和反对派的高压和利诱下,委军队的个别高官和少数中下层军官和士兵发生哗变,个别驻外外交官如委驻美使馆武官也有倒戈现象。但总体来说,除国会控制在反对派手里外,委五权政治的其他四权:行政、司法、选举和公民权仍掌握在马杜罗手中,占总人口的20%-30%的中下层民众仍支持马杜罗政府。

  马杜罗执政的第一要务是动员军民为可能发生的外来入侵做好准备。他要求军人忠于祖国,“决不当叛徒”。今年1月,委三军200多位将军在国防部长帕特里诺带领下宣誓效忠马杜罗。2月,马杜罗还在米兰达州进行了委内瑞拉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军演,展示一些最新式的武器装备以对抗美国可能的军事入侵。只要军心和民心基本稳定,马杜罗政权仍能继续执政。

  然而,美对委直接动武或间接动武的可能性却不能排除。因为,特朗普和美国高官曾多次扬言,任何选项均为可能。

  2月25日,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举行的利马集团第11次外长会议上,尽管美国副总统彭斯和瓜伊多要求不排除军事干涉的选项,但与会不少拉美国家的外长都反对军事干涉委内瑞拉。从通过的最后文件来看,明确排除了用武力解决委内瑞拉危机的可能性,但成员国将加强对马杜罗的外交孤立和经济制裁。

  从近期情况来看,美国对委内瑞拉马上进行军事干涉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美国会尽可能通过要求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加强经济制裁和贸易封锁等其他手段来迫使马杜罗政权垮台。但特朗普政府一直在为对委进行武力干预进行军力调动、武器采购等各种准备工作。

  有评论认为,马杜罗难以执政到2025年任期届满,笔者认为,马杜罗政权的前景有几种可能:

  美国直接进行军事干涉或利用拉美亲美右翼政权出兵进行军事干涉,但目前可能性不大,拉美国家包括右翼哥伦比亚、巴西政府都不愿意出兵军事干涉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发生大的内乱或军事政变,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目前来看,可能性也不大;

  马杜罗主动退位,让其他领导人接替他继续执政;

  朝野双方在国际社会(联合国、联系小组、蒙得维的亚机制、中俄等)调停下,通过对话和谈判达成协议,克服危机。

  由委内瑞拉人民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当然是最理想、最好的出路。

  作者:徐世澄,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

最新推荐

800万“救命钱”到底装进了谁的口袋?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习近平要求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习近平:毛主席用兵如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