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媒:美国准备入侵委内瑞拉 南美洲有战争危险

作者: 伊萨克·比吉奥 魏文编译 日期: 2019-03-02 来源: 环球视野

拉媒:美国准备入侵委内瑞拉 南美洲存在一场全面战争的危险

  特朗普政府不断肯定正在准备入侵委内瑞拉的可能性,现在胡安·瓜伊多被美国承认为这个国家的“临时总统”。瓜伊多已经公开支持他可以接受或要求这个大国或其他的共和国如巴西或哥伦比亚的军队进入委内瑞拉。

  在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南美洲在它的历史上可能第一次认识一次具有下列三个特点的战争:一是双方使用导弹和超音速的轰炸机;二是美国直接干涉(也许对手的大国如俄罗斯等国介入);三是本大陆多数共和国参加这场冲突。

  一个不曾了解任何世界战争的大陆

  本文不寻求采取支持或反对马杜罗的立场,而是对可能发生在拉丁美洲的冒险进行推测。这是人类唯一没有储存过核武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它的土地上也没有进行过战斗的地区。

  南美洲经历了一些国内的战争,但是在最近130年国家之间没有更大的军事冲突。在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委内瑞拉—圭亚那之间确实发生过武装冲突,但是历时数年造成数千人死亡最后的战争是1932—1935年的查科战争(玻利维亚和巴拉圭之间),在两国人口众多的任何城市没有进行过战斗,它们是西半球唯一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家。

  与此同时,欧洲大陆的大多数首都在1939—1945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经历过外国的军事占领。南美洲最后被占领的首都是利马(那是130年前,1879—1884年在智利打败秘鲁和玻利维亚的战争期间)。当时智利到了秘鲁的北部,但是没有进入玻利维亚的主要城市,而是限制这个国家,夺去了它的海岸。

  “三角联盟”战争的光谱

  最后一场发生在南美洲的国际战争的结果消灭了一个特定国家的大多数男性居民,那是在1860—1870年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的“三国联盟”联合起来攻击巴拉圭。当时这个国家有一项独立的政策,它的总统索拉诺·洛佩斯直接与英国人冲突,那时在南美洲英国人是主要的帝国,后来是英国人决定了智利在太平洋战争中的胜利。在那里巴西是拉丁美洲本土唯一的帝国和君主国,集中了世界上大多数黑人奴隶。古老的巴西在那个时代是一个呑并了几乎所有10个邻国领土的大国,在美洲没有任何其他国家有过这个纪录。

  巴拉圭丧失了它一半的领土和人口,尽管有些人说它的居民的85%和90%的男人已经死亡,包括所有的男性成年人。在南锥体巴拉圭是很富有和有影响力的国家,遭受了一场可怕的屠杀和肢解。直到今天没有恢复它一个半世纪以前在本地区具有的地位。现在巴拉圭担心可能带来许多委内瑞拉的军人,它不希望在自己的共和国重复此事。

  如果存在一场反对委内瑞拉的战争可能发生的情况

  一场可能的战争,正如瓜伊多正在观察的战争那样,可能意味着比“三国联盟”反对巴拉圭的那场战争更糟糕。委内瑞拉最大的邻国是巴西和哥伦比亚,这两个国最近选出了强硬的右派政府,它们集中宣传要打败委内瑞拉所代表的危险,将选举的对手实体化,它们是本大陆人口最多的国家。一场仅仅委内瑞拉、巴西和哥伦比亚参加的战争意味着一场南美洲4亿人口中约2.8亿人卷入的战争。

  但是,美国在这里参与泡制,这个大国过去入侵过墨西哥(呑并了墨西哥北部国土的一半)、中美洲或加勒比的几个国家,但是从来没有入侵南美洲大陆。如果这还少的话,它施加压力让鼓励委内瑞拉反对派的“利马集团”所有的国家不承认马杜罗的第二届政府,宣布承认一个“平行的总统”,探索派士兵去委内瑞拉,如同今天运去食品一样。。

  一场在委内瑞拉的战争不可能以联合国的名义进行,联合国继续承认马杜罗是委内瑞拉唯一的总统。在所有的情况下俄罗斯和中国将避免联合国安理会支持这种干涉。

  如果利马集团的成员国,比如可能是智利、秘鲁、厄瓜多尔、巴拉圭、哥斯达黎加、巴拿马、洪都拉斯、危地马拉或加拿大派军队到委内瑞拉,那么古巴、玻利维亚或尼加拉瓜可能进入委内瑞拉,以便援助它们的盟国。

  中国尽管在本地区有大量投资(在这里很多方面正在超过美国成为主要的买主),它没有派战斗部队的习惯,因此它的压力可能在外交或经济领域出现。但是俄罗斯的情况不同。

  现在叙利亚的战争正在结束,在那里作战的同样角色现在在委内瑞拉占据位置。美国和以色列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在一起,与此同时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帮助马杜罗。

  美国“民主化的”战争没有带来民主

  在后冷战中以民主的名义发生的所有战争都导致大规模的破坏和国家破碎,这就是在南斯拉夫、阿富汗、伊拉克、索马里、利比亚或叙利亚发生的事情。在这些冲突中数千万人移居他乡,数十万人被拷打、强奸或死亡。

  委内瑞拉的危机一直在发生。与此同时美国和塔利班签署一项协议,接受他们逐步留在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区。在对当今天存在的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进行18年的超级轰炸之后,华盛顿刚完成的事情远不能说是胜利,现在应当与它要求取缔的人们达成协议。

  在这个时候唯一不断号召对话的是马杜罗政府。与此同时特朗普和瓜伊多保持不妥协,要求马杜罗下台或什么也别干。乌拉圭前总统佩佩·穆希卡要求马杜罗为了和平放弃他的位置,号召进行马杜罗和瓜伊多都不参加的选举。这是一个确认赢得去年5月委内瑞拉总统选举(获得68%选票,是世界上获得选票比例最高之一的选举)的政府不可能接受的事情。墨西哥认为应当尊重不干涉任何其他国家内部事务的原则,因为这是和平的关键。

  世界的公众舆论应当动员起来,如果想避免南美洲在它的历史上第一次认识人们在地中海东部看到的战争恐怖的话。(作者伊萨克·比吉奥是历史学家和国际分析人士)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2月13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链接:加勒比流域处在“人道主义”特洛伊木马和一场可能的战争之间

 

  米尔科·C.特鲁多  魏文编译

  美国和它的南美洲同谋哥伦比亚和巴西在利马集团的支持下,在委内瑞拉推动一支“人道主义的车队”的建议意味着对中立和主权的人道主义原则一种公然的违犯。与此同时一些分析人士对在整个加勒比流域一场可能的战争发出警告,因为尼加拉瓜和海地正在被制造不稳定。

  法国分析人士蒂埃里·梅桑说,这场战争将是从国外强加的。它的目的是将不是打败左派的政府以便用右派的政党取代它们,因为事件的发展将使这些团伙之间失去区别。社会所有的阶层逐渐受到威胁,对意识形态和社会阶级不加区别。

  在哥伦比亚和委内瑞拉之间建立“人道主义走廊”的建议使委内瑞拉的武装部队处于阻止或接受到达这个国家的食品和药品的地位。此事是一种明显的人道主义行动的机械化,它将被利用作为政治压力的机制,以便根据美国政府的愿望和利益从根本上解决委内瑞拉的问题。甚至意味着玻利瓦尔武装部队的一部分希望有可行的渠道让这些物品进入这个国家,结果很难预测这种“援助”如何、在哪里和用什么标准去实现。

  “一个外国的国家号召另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改变它的立场,事实上背叛它的誓言,这是对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前所未闻的干涉”。这是俄罗斯外交部拉美司司长亚历山大·斯切蒂宁星期一说的。他肯定委内瑞拉面对它遭受的政治危机没有要求俄罗斯的军事援助。

  斯切蒂宁表示,如果为了开展对话“国际的帮助是必要的的话,我们支持这种帮助,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祝贺墨西哥和乌拉圭以及加勒比共同体国家的倡议,但是我们坚信对话不应当寻求一种投降的命运,而是应当集中于和解和克服危机,这有利于这个主权国家的利益和委内瑞拉人自己”。

  梅桑认为,本地区的其他国家不能保持在局外,以便摆脱一场分阶段发展的战争。如同在非洲的大湖地区和中东发生的战争一样。战争意味着破坏主权国家的象征,是针对乌戈·查韦斯的集体觉悟和记忆的攻击。

  通常引入武器和资金的企图是为了组织示威,结果成为暴力活动,霸权主义的媒体系统地将此事归罪于委内瑞拉政府(从2014年到2017年反对派的街头恐怖活动中造成200多人死亡)。对梅桑来说,第三个阶段将是在整个国家进行血腥的袭击,美国曾经成功地用这种模式反对利比亚和叙利亚,并利用外国的雇佣军(13万雇佣军被派到伊拉克和叙利亚)

  “人道主义援助”是帝国的侵略行动

  “人道主义援助”的概念作为政策的选择几乎是任何大国进行的侵略行动,从侵略者的观点来说这是一种“人道主义援助”。美国知名的语言学家、政治学家和哲学家诺姆·乔姆斯基解释说,但是从受害者的观点来说,不是这样的。美国公开承认这一点,在传统的帝国的地盘上理解为“人道主义援助”。

  乔姆斯基将“人道主义援助”的一些事例摆到桌面上,比如1999年美国对塞尔维亚的轰炸(造成2000人死亡),2001年对利比亚的轰炸造成1万人死亡。他断言社会应当重新思考权力意味着什么。

  这位哲学家认为美国继续是超级的权力。它的权力是有害的,但是从寡头政治的观点来说,这种权力给了他们所要求的一切。仅从军事意义上说,这个国家操纵着世界经济的25%,在技术上也比世界上其他国家先进很多。

  他补充说,尽管美国的经济已经下滑,但认为它已经失去统治可能是一个错误。“美国的跨国公司是半个世界的主人,它们与国家结合在一起,包括所有的部门:工业、销售、商业和金融”。他解释说,从特朗普当选为总统起,他不仅代表着危险,而且是共和党全面的领导人。他否认全球变暖的现象,这只是提及一个问题。

  乔姆斯基认为,美国对委内瑞拉的政策几乎没有讨论,“这是我们面对的存在的威胁,这一代人必须决定人类的生存是否将继续下去,这不是个玩笑,是全球的升温或是一场核战争,特朗普的行动使这两件事情更加恶化了”。

  存在一些夺取拥有最大的石油储备的领土的方式,最舒适的方式是将一个“政府”强加于人—一种技术官僚的独裁,比如沙特阿拉伯—保护霸权主义大国的利益。

  时间在推移,华盛顿表现非常紧张,比如约翰·博尔顿建议将尼科拉斯·马杜罗囚禁在关塔那摩,或是唐纳德·特朗普坚持一次“入侵”(委内瑞拉),虽然这让国内拍手喝彩的人满意,但让他的欧洲伙伴们不舒服。

  葡萄牙人佛朗西斯科指出,他们还没有在委内瑞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是制造某种血腥的事件为美国的行动进行辩解。分析人士没有忘记在反对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之后,一些国家承认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与此同时政治犯在国家体育场被枪杀。

  国际红十字会不参加

  在哥伦比亚谈及“人道主义援助”到达与委内瑞拉交界的城市库库塔的时候,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在哥伦比亚的代表团负责人克里斯托夫·哈尼施表示,这个机构将不参加将从美国到达的“援助”,认为这是一个政府的“援助”,不是人道主义的援助。“我们不参加对我们来说不是一种人道主义援助的东西”。“我们说这是一个政府决定的援助”。他说明对于国际红十字委员会来说,“人道主义”一词应当受到这个国际组织的根本原则的保护,比如独立、公正和中立的原则。

  根据联合国1991年和2006年决议的规定,人性化、公正、中立和行动的独立是在国际援助行动中应当遵守的四项原则,以便被定性为人道主义的援助。

  实际上,当援助投向曾经有过或存在一个有比例的冲突的国家(科索沃、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是1999年至今很好的例子)的时候,富有的国家(美国占第一位)却负责将应当是一种声援的活动的事情变成一种厚颜无耻的宣传活动。

  委内瑞拉正经历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而不是“人道主义的危机”。“人道主义危机”决定作为一种产生的紧急形势要求大规模的援助,没有这种援助就可能变成灾难。特朗普和他的同谋们建议的“援助”似乎更多是对承认一个我宣布的“政府”担心的产物,这种承认可能保障抢劫委内瑞拉的自然财富,这关乎委内瑞拉人民的命运的利益。

  提供“脱水的食品”

  委内瑞拉反对派前记者和外交官莱奥波尔多·卡斯蒂利奥在迈阿密的一家电视台主持的“公民计划”提示了所谓“人道主义援助”的包裹。美国政府说将向2万委内瑞拉人提供,作为一场“表演”的一部分,以便为一次伪装成对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援助”的军事干涉进行辩解。

  这是“脱水食品”的包裹,“食品含有2500卡洛里的热量,足够生存一天”。将由美国国际开发署提交,它是美国国务院的一个金融机构。

  这项宣布使许多居住在美国南部的反对政府的委内瑞拉人感到失望,他们原等待一个“改善地方生产和供应委员会”或其他类型更传统的食品。在委内瑞拉这个委员会保障食品的分配。社区自己以向每家提供产品的方式供应和分配首要的食品。

  研究员卡斯托·奥坎多指出,该委员会提供棕色或桔黄色的食品,有肉和辣酱的面条。这种袋子有一系列化学调料,加水后几秒钟就可将食品加热。还带来某些甜食。一小袋伴面条的辣酱,紧急用水,不用冷藏可以保存5年。还有一块分成六份的蛋白质食品。(作者米尔科·C.特鲁多是纽约宏观经济研究观察机构的经济学家和负责人,美国和欧洲问题分析人士,与拉丁美洲战略分析中心合作)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2月12日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最新推荐

习近平会见美国哈佛大学校长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习近平:誓言铮铮这一年【一枝一叶总关情】习近平两会“惠”民生,

热门文章

岳飞墓前跪着五个人,现如今变成了四个,为何少了一个,少了谁呢

胡春华职务有新变动

到红色纪念馆扫墓须买门票95元……这也能私有化?

朝鲜急了对美发飙,中国亮明4大观点!

广东保姆杀害十名老人值得深思

返回列表